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下堂農婦養家日常

番外二

    大妞身形一僵, 眼眸分明依舊清透, 卻又好像有什麼東西碎掉了。

    在大妞無聲勝有聲的目光下, 趙冬陽嘴唇緊抿, 一言未發。

    大妞驀然起身, 微抬下巴, 臉上甚至掛著一絲笑, “冬陽哥,你突然說這個干啥,我當然也當你是哥哥啦, 咱們之間不必說這些。”

    趙冬陽半垂著頭望著地面,扯唇笑了一下,“那就好。”

    大妞深深忘了趙冬陽一眼, 放緩動作呼出一口濁氣, 而後還是將鞋子遞給趙冬陽,“如果你還當我是妹妹, 這個鞋子一定要收下。”她擺出一副無奈的模樣, “做都做好了, 陸大叔又穿不上, 你不要的話只能浪費了!”

    大妞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趙冬陽要說的話全部被堵住, 剛好這時有人進來, 大妞將鞋子塞給趙冬陽, 打了一聲招呼後便飛快奔去後廚。

    趙冬陽的目光一路隨著大妞的身影離去,臉上沒有表情, 只是臉色泛著青白。

    大妞忙活一整日,在廚房里和幾個大廚以及婆子有說有笑,表現得跟以往並沒有區別。待她回到自己屋中,心中的難過便跟卸了閘的洪水一般,一發不可收拾,眼淚更是像斷了線的珠子不斷往下掉落。

    二妞三妞本想跟大妞一起睡,結果一進屋子就看到自家大姐趴在床褥上,哭得無聲無息,卻身體都在抖。

    二妞姐妹倆被大妞的樣子嚇到,忙跑去找林杏花。

    林杏花很少見大妞哭,更別說哭得身體都在抖,這下子心也跟著糾起來,忙穿上鞋子去往大妞的屋。

    林杏花腳步匆匆,陸郁北跟在後頭一臉焦急,時不時叮囑林杏花走路慢一點,小心肚子之類。

    林杏花沒心思理會他,懷孕又不是殘廢,更何況才三個月而已,肚子都沒顯。

    四個人很快到達大妞房間門口,還沒進去,便見大妞端著洗臉水從屋里出來。

    她看到林杏花擠出一抹笑,“娘,你跟陸大叔這麼晚還沒睡呢?我剛洗好臉,準備睡了。”

    林杏花的目光在大妞臉上轉了一圈,若不是大妞眼皮還腫著,她還真當大妞沒事呢。

    林杏花側頭跟陸郁北低聲私語兩句,將陸郁北打發走,而後隨著大妞進了屋子。

    屋里只有母女四人,林杏花坐下後直接問道︰“怎麼了這是,眼楮都哭腫了!”

    大妞將臉盆放回木架,腳尖在地上碾了一下,而後故作隨意地走過去,回道︰“沒什麼,就是今天在街上看到一位老父親為自己女兒出頭,然後我就想到自己那個親爹,一時心里難受,沒忍住就哭了。”

    二妞三妞姐妹倆面面相覷。

    林杏花不太相信這個說詞,擰眉道︰“大妞,是不是誰欺負你,你直接說出來,娘一定給你討回公道!”

    大妞無奈一笑,攤手,“娘,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那種被人欺負還忍氣吞聲的人嗎?我真的就是情緒上來了,沒忍住。”

    林杏花被點醒,大妞個性有點強勢,確實不是那種會忍氣吞聲的小姑娘。

    她定定望了大妞一會兒,心中仍半信半疑,“你就是為了劉仲文才哭得那麼慘?”

    大妞一把抱住林杏花的胳膊,撒著嬌道︰“哎呀,娘你就別說了,說得我都快沒臉見人了!反正都過去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林杏花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說什麼,畢竟大妞也大了,每個少女都有自己的心思,而且還很敏,感,過多的管束可能會激起她的逆反心理,反而不好。

    最後林杏花只能道︰“你也大了,娘不能事事管著你,但是如果遇到什麼事,一定要告訴我,知道了嗎?”

    大妞頭靠在林杏花肩上,輕輕地點一下頭,“我知道的,娘。”

    待林杏花她們離開,大妞臉上的笑瞬時消失得無影無蹤,眼神也暗淡下來。

    被喜歡的人說當她是妹妹,任誰听到這話都會心生難過,大妞的心情又怎麼會好?

    但是她是個姑娘家,怎麼能主動說喜歡誰,更何況對方說只當她是妹妹?她的自尊心不允許她將這種事說出來,說出口只會讓她難過又難堪。

    所以她在娘親以及兩個妹妹面前裝作一切安好的樣子,其實她的內心真的很難過。

    大妞的難過延續到了第二日,大妞在廚房切菜的時候一個愣神,把手指頭切了一道很深的傷口,當時流了不少血,看起來有些滲人。

    大妞起初臉色微微發白,包扎後便是一副沒事人的樣子,甚至紗布滲出血,她仍舊無動于衷,仿佛受傷的並不是她。

    劉掌櫃見她手指頭傷得不輕,不敢再讓大妞繼續干活,當即讓她回去休息,過幾日等手指徹底好了再回來。

    大妞想了一下便點頭同意,隨意收拾一下便回家去了。

    趙冬陽這日剛好休息,所以並不知道大妞傷了手指頭的事情。可連續三日沒看到大妞,趙冬陽沒忍住,還是跑去跟酒樓里的人打听,這才知道大妞切傷手指的事情。

    好在大妞只是切傷手指,並沒有出什麼大事,趙冬陽只能這樣安慰自己,才能讓自己狠下心來不去想大妞的事情。

    轉眼又過了三天,大妞還是沒回酒樓,趙冬陽再也忍不住,便去找劉掌櫃打听,然而卻只得到一句“我正納悶呢”……

    自從被喜歡的人說了一句“我拿你當妹妹”後,大妞的運氣便沒在好過,先是切菜切傷手,後來又莫名其妙發高燒,導致她渾身骨頭發軟,根本沒辦法回酒樓干活。

    大妞很喜歡在酒樓忙活賺錢加“偷師”的日子,現在她沒法干活,心情自然不美。並且她身體不舒服只能躺著休息,腦子空下來,她便忍不住想起趙冬陽,這下子心里就更難受了。

    大妞被林杏花強迫躺在床上休息,百無聊賴之際,趙小蕊突然來訪。

    大妞一听趙小蕊來看望她,心里又是開心又是愧疚,因為這半年來趙小蕊身體越來越不好,而她自己又忙,所以她和趙小蕊已經許久沒見面。

    可是讓身體孱弱的趙小蕊專門上門看望自己,大妞著實過意不去。

    可是趙小蕊卻並不在意這些,反而看起來心情不錯,縱使她臉色蒼白,可是一雙眼卻如同一汪清泉,清澈又暖人。

    她咳嗽了兩聲,完了笑眼盈盈地望著大妞,柔聲問道︰“大妞,雖然我大哥不讓我說,但我還是想問,我大哥是不是做了惹你生氣的事情?”

    大妞笑容凝固了一瞬,隨即裝作隨意的態度,道︰“沒有的事情,冬陽哥人那麼好,怎麼會惹我不開心?”

    趙小蕊無奈的搖搖頭,好笑道︰“你這樣說我就更納悶了,我大哥明明已經到了陸府門口,可是偏偏不願進來,只讓我叮囑你好好休息,養好身體?你說,他怪不怪?”

    大妞眼神逐漸失去焦點,也不知在想什麼。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