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1.誤入

    前記︰

    我曾經怨恨過,如果我身上的悲劇未曾發生過,那我如今仍是個不諳世事的公主,一輩子呆在金碧輝煌的天鵝堡中醉生夢死。

    我曾經害怕過,如果我的伙伴都離我而去,這世上將只剩下我一人,那我應當如何活下去?寂寞的洪流會將我埋葬。

    我曾經設想過,如果我沒有遇見過他,我的人生又將會是怎樣一番光景?也許在失去他的那一刻,我便會將匕首刺入胸膛。

    然而他從未離我而去過。

    小時候,母後讀的床前童話里說過,每個公主都會有個守護她的騎士,他英俊瀟灑,騎著翩翩駿馬,手持鋒利寶劍,為公主斬荊披棘。

    那麼,你會是我的騎士嗎?

    雖然他從未單膝跪下,以他的生命向我起誓過。

    但我知道

    即使所有人都與我為敵

    只要他站在我身後

    世界便無所畏懼

    *************************************************

    崎嶇不平的小路上,傳來馬車的滾輪壓過路面時發出的吱呀聲。天色已漸昏暗,車夫全靠馬車上掛著的一盞孤苦伶仃的小燈才得以看清方向。

    “真搞不懂這些有錢人....”車夫用手壓住帽檐,嘀嘀咕咕地側頭掃了眼身後,他當然看不到乘客的身影,只能從搖擺的門簾中摸索出三個影影綽綽的人影,一高兩矮,那高個子的人似乎察覺到了他的視線,狠狠掃過來一眼,車夫只覺臉上刀剜似的一疼,他罵罵咧咧道,“臭娘們真凶....”卻還是老老實實移開了視線。

    他是在路邊休息時候接到了這筆生意,老實說,在得知客人的目的地後,這見錢眼開的生意人竟也打起了退堂鼓,但耐不住那三人給的錢多,上帝啊,那可是實實在在的三塊金幣!他漢斯一輩子也沒摸到過一塊刻著光明女神頭像的金幣,現在只要把這三個嬌滴滴的,腦門上刻著“人傻錢多”字樣的大小姐們送到莫里德黑森林入口,這筆巨財就可以落入他的腰包。至于那村里的神父一直念叨著“不要靠近黑森林”的囑咐,他反正沒有進入黑森林的地域,那“住在黑暗中的魔鬼”自然不會找上門來啦。

    此時車內的人哪里知道漢斯的如意算盤,只見一只芊芊玉手撩開門簾,卻很快被另一只大的多的手捉了回去。

    “公主殿下,您難道忘記了我教的禮儀嗎?”那高個子的女性出聲道。車內昏暗的燈光在她臉上籠下一層陰影,這是一張平平無奇的臉龐,眼角隱隱約約的細紋透露出她的年齡,然而那一雙銳利的綠色眼眸卻不怒而威,讓人在她面前絲毫不敢放肆。

    那穿著繁復刺繡的克里諾林裙的小公主不耐地擰起了她縴細的眉毛,卻還是耐住脾氣細細回答,“我當然沒有忘記,約瑟芬老師。”

    話雖這麼說,這嬌生慣養的公主其實早已氣炸了肺,完全是靠著她十六年來公主的修養才忍住沒有把這破爛不堪的馬車頂給掀開來。

    這群辦事不利的庸人!公主咬了牙,目光掃過車墊上的一處黃斑,心里更加惱怒了。

    她本算盤打的美美的,據她的老對頭,那總是要與她攀比的里德爾郡大公爵的女兒安妮所說,地處最西端的莫里德森林里住著一個法力強大的魔法師,她擁有舉世無雙的美貌,心念一動就能讓朽木開出艷麗的玫瑰,一揮手就能讓清水化為香濃芬芳的葡萄酒。當然,這些安妮是不會老老實實告訴死敵的,我們高貴的公主只好屈尊紆貴地扒著大理石雕刻的門把,偷听牆角得來的消息。

    “可是,去莫里德森林拜師的人那麼多,也沒人見到大魔法師的人影,”安妮如是對她的女伴說道,“我也偷偷讓我們家的騎士去過,如果能找到大魔法師,讓她為父親效力......”

    後面的話公主沒有耐心听下去了,她早就陷入了自己的幻想。在她的想象中,她順利地找到了那神秘的魔法師,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她帶到了王都,讓她成為了父皇王的首席魔法師。公主美滋滋地想著,都沒留神她蕾絲手套上的蝴蝶結歪了,到那時候,安妮怕是只能羨慕嫉妒地咬著手帕啦,而我呢,一定要穿那套裙擺最長的紅綢裙,還要拿那把孔雀尾的扇子,在安妮面前多晃兩圈,氣死她最好!

    然而如何找到那神龍不見首尾的魔法師,以及人家願不願意答應她的要求,那就不在公主考慮範圍之內了。

    而要論整個王國中,公主絕對是想到做到之人中最首屈一指的那位,半個月後,借著拜訪西邊郡地格林侯爵的機會,公主帶著她的小侍女萊拉,偷偷摸摸避開了浩浩蕩蕩的皇家親衛隊,跑了出來。

    至于這順便捎上的家庭教師,咳,若不是她爬牆時滾了下來,也不會被逮到。幸好公主雖不見得有多麼聰明伶俐,論蠻橫嬌縱那是安妮拍馬一縱也望塵莫及的,她拿出不讓走她就從要攀侯爵臥室窗戶的氣勢,饒是嚴厲的約瑟芬也束手無策。

    但約瑟芬老師也不是吃素的,公主也只好退一步答應老師,出門在外要全權听從約瑟芬的安排,不可隨著她的性子亂來。

    等我找到了大魔法師,公主眨巴著眼楮,不服氣地盯著約瑟芬線條分明的側臉,就要立刻辭退了這個惡魔般的家庭教師!

    只是這一趟在公主假設里本應該順利輕松的旅程,很快就被老舊的馬車,炎熱的天氣和被蟲蛀了無數個小洞的馬車墊給顛覆了。

    至少車里也應該備好冰鎮的杏仁漿啊!公主氣呼呼地想著,她能感覺到自己的汗水劃過臉頰,可是又不敢去擦,怕擦花了臉上的□□。

    不過我們的小公主怕是不知道,對于衣食短缺的平民,木杯子盛的啤酒才是常見的飲品,那水晶高腳杯的甜酒當然是只配出現在官老爺桌上的東西啦。

    在公主的耐心快要耗盡時,漢斯終于停了馬車,“小姐們,到目的地啦。”

    他的發音略微帶了點鄉下的口音,公主愣了愣才反應過來,心里更是煩躁,放在平時她是決計不會和這種人說話的,貴族們都追求帶一點弗拉斯國的語尾略略翹舌的發音,她哪里听到過這種古里古怪的語調!

    更加雪上加霜的還在後面,她們三人一下馬車,公主愕然發現觸目的是一片黑壓壓的森林,方圓百里只有她身後馬車燈發出的微弱的光亮,面前的森林似乎散發著一種可怖莫名的氣息,引得她膽小怕事的侍女萊拉退了兩步,躲在她身後瑟瑟發抖。

    不不不!

    她想象的可不是這樣!

    不是說法力無邊的魔法師嗎!難道都不會給自己建造一座法師塔嗎?就像現任皇家魔法教師團的那群老頭子那樣,實在不行,那種故事書里隱居法師的“古樸的森林小屋”也是完全可以委屈一下的啊!

    但是現在她都要懷疑森林里有沒有人住了。

    約瑟芬掃了公主仿佛吞了個隻果的臉,嘆了口氣,她早就料到天真的小公主肯定把事情想的過于簡單了,“公主,我想我們還是回去吧,您看這森林也不像是會住了人的樣子,況且再待下去也會有威脅.....”她轉過身,很是禮貌地對車夫說道,“不知是否能麻煩你再把我們送到格林堡,當然價錢好商量......”

    誰知她話還沒有說完,漢斯卻突然驚恐地大叫起來,那張因風吹雨淋而滄桑成老樹皮的臉擰巴到一塊,竭盡全力擠成一團,“魔鬼!是魔鬼啊!”

    他一邊活像被燙掉了皮一樣哀嚎,一邊狠狠抽了馬一鞭子,那老到皮上左一塊禿右一塊掉的老馬倒也不負眾望,嘶鳴一聲撒開蹄子掉頭而去,倒是比來時快了個幾倍的速度,頗有一番絕塵而去的架勢。

    只是可憐公主三人遂不及防,被迫塞了幾口馬蹄揚起的土灰炮彈。

    “咳咳咳.....跑什麼?!”公主恨不得把自己的口水都吐出來,卻礙于家庭教師,在喉嚨癢到爆炸的情況下居然還是保持風度,拿了羽扇掩著嘴弱柳垂風般細咳了幾聲。

    一抬頭發現約瑟芬和萊拉的神色都不太好,她才後知後覺發現,那膽大包天的賤民居然把她們丟在了這荒無人煙的森林入口!

    其實歸根結底要怪于她自己突發奇想,非要跑來觀摩人家魔法師,不過公主即使明白自己不對,道歉的話還是在嘴巴婉轉了好幾圈,最後磕磕絆絆地擠出幾個字,“我下次不會自己偷跑出來.....”

    常年與她斗智斗勇的約瑟芬怎麼會不懂公主的死性,她揉揉發疼的腦袋道,“您有哪次規規矩矩認過錯嗎?”

    但現在與公主計較也是無濟于事,她們三人該如何回去,而且那馬車夫走的也是蹊蹺,莫非他坐得高,看到了什麼詭異的東西?她們手無縛雞之力的,遇到危險該怎麼辦?

    身邊有個身份排名全國範圍第三尊貴的公主殿下,已近四十的約瑟芬只想吃些皇家醫師開出的藥,卻無奈發現她的編織包被留在了百里之外的格林堡。

    “約....約瑟芬小姐!殿下!”一直沒有說話的萊拉突然顫顫巍巍地開口,“有人....”

    公主嚇了一跳,條件反射地拉住了約瑟芬的衣袖。

    “啊呀....被發現了。”一顆樹後面突然傳出了一個獨屬于少年的清澈聲音,嗓音里還帶著點稚嫩,緊接著從後面亮起了一盞燈,一張白淨的臉躲在後面,暖色的燈光照亮了他精致的眉眼,宛如童話中迷路的小王子,又或是教堂壁畫上捧著弓箭的天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