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2.城堡

    那是一張漂亮的臉,比起王都貴族子弟們居然也絲毫不遜色,美中不足的是少年似乎有些營養不良,臉色有些泛白,圓潤的唇倒是像涂了漿果汁一樣泛紅。

    好看是好看,還是比不過我的。公主默默打量了一番,心底下了評語,她有個壞習慣,不管是男是女,第一次見面總是要暗搓搓比較一番,若是比不過她自然歡喜,若是比她美,好吧,基于公主不客觀的自我評價,這種情況還是很少見的,否則她又要鬧騰著央求國王去找有價無市的東岸珍珠粉,或者騷擾魔法學院的一干人熬煮魔力藥劑了。

    約瑟芬瞄了一眼,便知道公主又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而那可憐的年僅十二的侍女更是抖抖索索地把重量壓在了她身上,約瑟芬心底里再次嘆了口氣,挑了眉打量眼前的少年。這孩子出現的詭異,身份不明不白,在偌大的林子里也不害怕,看他衣著簡便,腰間只掛了一把短劍,似乎也不是會懼怕野獸襲擊的樣子,結合那車夫剛剛喊叫的樣子,莫非這孩子看著年紀輕輕,其實.....

    而公主的腦袋轉了幾圈,終于把思緒放回了眼前,她好歹也不笨,覺得眼前的少年盡管看似文弱,卻也是可疑的很。講不定是什麼妖魔鬼怪,不是說惡魔通常會把自己變成美貌的樣子出來騙人嗎?雖然現在在四大陸上從來沒有人見過惡魔的身影了,母後總是帶著一臉無奈地強調那些都是傳說,但是傳說里面也有魔法師啊!而且那靠近荒蕪群島的地方也總是有著吸血鬼的傳聞,講不定在這最西邊的王國角落里也住著其他的惡魔.....想到這里,公主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思緒卻又歪了邊,不無嫌棄地想到,當然,如果她是惡魔,絕對不會給自己變出一個這麼塌的鼻子。

    那少年眼楮一晃,似乎猜到公主在想什麼,笑嘻嘻地摸了摸鼻子,倒是讓公主心里一陣緊張氣短。

    “我說,你們是被鄉下人坑了吧,”他拿著燈一晃一晃的,“不過看你們都是一副好騙的樣子,腦子自然比不過狡猾的生意人啦。”

    這少年看著漂亮,講出的話怎麼這麼沒禮貌,智商被嘲諷的公主立刻皺起眉頭,惡狠狠瞪了他一眼。

    說什麼鄉下人,你自己看著也不像是有頭餃的樣子,我可是王國的公主!你們這種平民怕是終其一生也見不到我一面!

    “我們的確一時大意被騙了,”定力足夠的家庭教師開了口,平穩的語調也提醒了公主,讓她收斂難看的表情,“可否請教這附近有什麼能借宿的地方?”約瑟芬靜下心來,倒也認為惡魔這一說法不太可能,指不定是人家見錢眼開,怕把人帶回去發現其實他抬高了價格,要把車錢要回去,所以干脆演出戲把她們丟在了這里,所以她也就放下警惕詢問少年,畢竟這里也找不到其他人了。

    “唔....我不曉得唉,應該沒了,”少年眼珠滴溜溜轉了兩圈,仍舊嬉皮笑臉的模樣,“不過你們沿著向東的方向走,按照人的腳力不出五個小時應該能到最近的村鎮咯。”

    公主听了這話,氣得不打一處來。這不是廢話嗎!她們原本就是坐了三個小時馬車過來的,可是要她靠著自己的一雙腳再走回去,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況且她還穿著新買的緞面鞋,那可是一眾貴族小姐都眼紅的來自東方的絲綢制成的啊!

    “你家住在哪里的?能不能讓我們借宿一晚?”事關心愛的衣物,公主也顧不得許多,無視了家庭教師的眼色道,“現在讓我們回去非得走到第二天早上不可,可否請個方便讓我們暫住一晚,我可是.....”看到約瑟芬警告的眼色,表明身份的話被她生生咽了下去,話一轉道,“我....我可以給你錢....”

    好嘛,這下把“人傻錢多”給貫徹到底了。不過公主也明白自己的身份敏感,身邊也沒有護衛,她也只好委委屈屈地當一回智商缺的富家小姐了。

    好吧,其實她曉得自己也不是很聰明。

    少年發出一聲意義不明的笑聲,眼底閃過一絲不為察覺的嘲諷,“您這讓我很為難啊,我們家主人不喜歡被人打擾的。”

    主人?莫非真有魔法師住在這里?

    身邊常年圍繞著一堆專屬魔法師,公主自然知曉那些裝腔作勢的老學究喜歡培養一些年輕的魔法學徒或者侍從,眼前的少年說不定就是!“請務必讓我見見你的主人,我們遠道而來就是為了拜訪她!”她摸摸裙子側,窘迫地發現自己的手袋被落在馬車上,那用香片燻上茉莉花香的羊皮紙拜訪函當然也隨著被綁架走了。

    光明女神在上,這可惡的馬車夫!

    約瑟芬也明白公主必是不達目的不休的,況且她肯定寧可下一秒去和撒旦喝茶也不願意讓自己的裙子粘上黃泥,也只好去求少年,“雖然這實在是過于失禮,但是我們也是無計可施了,待我們回了家,必會親自登門拜訪以示感謝。”就連萊拉也鼓起了勇氣,怯生生地看了眼少年。

    “所以說就是麻煩啊....”少年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語道,一副不情願的樣子,“真的不行,惹惱了主人我要挨打的。”他說完,似乎是怕公主等人再糾纏,急急轉身竟是打算往林子深處去了。

    “哎呀!”公主急了,怎麼有這種不懂騎士精神的家伙,竟然放任三個淑女可憐無依地待在野外。哪知那少年藍色的身影還沒消失在她們視線中,突然又一個急轉彎拐了回來,“算了,我就帶你們回去吧。”他臉上還是一副笑容,絲毫不見尷尬。

    雖然公主很想嗆他一句她們不去了,但是在有屋頂的住宿環境和天為頂地為枕的純天然派的二選一中,她的自尊也只好咽下一口氣,不情願地讓步了。

    一言九鼎的殿下都發話了,剩下二人自然不會提出反對,即使約瑟芬還是對此抱有遲疑態度。公主看出她的猶豫,安慰道,“老師您也不要那麼驚弓之鳥了,如果他要害人的話一開始又怎麼會趕我們走呢?”

    然而公主畢竟還是涉世未深,不曉得欲擒故縱其實也是一種手段,不過這里的少年最初倒也是真情實意地不願意帶她們回去,至于為什麼變了主意,這又是不可言說的了。

    畢竟這世上都是帶有了目的,才會無緣無故地待人好。

    一路上,少年自稱他叫金,卻也沒問公主等人的名諱,公主也不會眼巴巴地告訴他,畢竟人家沒問,自己湊上去自報家門也是一件有失風度的事情,更何況她還要隱瞞自己的身份。

    金帶著她們七扭八拐地繞著小道,居然不出一刻鐘眼前便出現了一座巍峨的城堡,威嚴精致絲毫不輸于王都的天鵝堡,這讓公主更加確信了自己的猜測,看看!果然有魔法師!不然人家怎麼建造這麼一所巨大的城堡,而且還把它巧妙地掩藏于森林中,她居然真的找到了魔法師!公主情不自禁露出一絲略帶白痴嫌疑的笑容,腦海里已經在編造安妮羨慕嫉妒恨的扭曲表情了。

    遂不及防金停下了腳步,公主連忙收起臉上的神情,故作鎮靜地看向他。金破天荒的沒有笑,口吻中帶了一絲囑咐,“一會見到主人,你們可不要作出失禮的舉動。”

    失禮的舉動?!公主揚起眉毛,她開始學習皇家禮儀時,你小子怕是還沒咽下第一口牛奶呢!雖然這麼說有些夸張,但公主的確是自小就被灌輸一堆禮教規矩,所以在儀態方面即使與她活潑好動的性格相違,她倒是也做的不錯。“你不必多慮,帶我們去見你的主人吧”

    金聳聳肩,伸手屈指敲了敲大門旁的暗門,“是我。”

    暗門被“唰----”地拉下,一張與金同樣蒼白的臉露了出來,“我老遠就聞到啦!你小子真行啊,作為獎勵,主人說上次你提的要求他可以考慮考慮。”說話的人看著比金年長好幾歲,是一個金發的青年,他似乎沒有睡好,眼下有著濃重的黑眼圈。

    看門人都很辛苦啊,她倒是沒留意王都的天鵝堡的侍衛也是這一副睡眠不足的尊容嗎?公主默默想到。話說他講著聞到了什麼,莫不是他們準備吃飯了?公主苦于出門只帶了一袋子金幣,無法得知現在的時間,不過肚子的確有些餓了,她開始思考這里的主人會不會宴請她們吃一頓飯,只能期盼他們還沒有開始進餐了.....

    相較于青年的歡天喜地,金反而越發的面無表情,“你趕緊開門吧。”

    很快冬青木的門板被放下來,公主一行人尾隨著金踏進了城堡。

    出乎公主的意料,與陰森森的外表相比,城堡內倒是一派暖意洋洋的氛圍,貼著繁復花紋的天鵝絨壁紙的牆上掛著金色的壁燈,地上還鋪著厚織的毛毯,一腳踩下去只覺得整個腳掌都被軟綿綿地裹住了。金左右張望了兩眼,彎腰向著一個方向鞠了一躬,“主人。”

    “你回來了。”空蕩的大廳里突然響起一個聲音,清澈的帶著一絲酥酥麻麻的磁音,好像將一杯甜奶酒一口氣喝掉,甘醇甜美中又透出一股醇意濃厚的醉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