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3.初見

    公主沒來由的一慌,險些沒站穩。她裝作無事地輕咳一聲,抬眼去看來人。這一眼,卻讓她更為慌張,心跳加速,咕咚咕咚地在胸腔里跳動著。她慌慌然挪開了視線,卻又忍不住側了眼偷瞄來者。

    該死!她看起來肯定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姑娘!

    也不怪公主八百年一次地失了儀態。這實在是她有限的十六歲生涯中遇見過最巧奪天工的人了。那人身影在地上投下一層陰影,他披著黑色的斗篷,倒顯著越發的修長勁瘦。一頭黑發被松松束在腦後,垂下的絲帶與灰色的眼眸相映相襯,偏薄的嘴唇與金同樣的紅,涂了石榴汁一樣妖艷地閃著魅惑的光澤。公主想到一句吟游詩︰阿波羅,阿波羅,你僅僅只是站在那里,卻叫想將整個天下為你奉上。

    不過這位魔法師看起來可不像光芒萬丈的太陽神,倒更接近哈迪斯。

    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萬分悲傷地承認,這個人就算披著一塊破窗簾布,也比自己好看千百遍,而她這張帝都頗為吃香的臉蛋,和他一比較簡直就是灰撲撲的打雜廚娘!

    幸好三人都是見過世面的人,在一番詭異的沉默過後約瑟芬先開了口,“想必您就是這里的主人了。”她瞄了眼公主,發現後者臉上帶著一股難言而喻的表情,似乎是在鬧別扭,不過倒也沒有忘記儀態,慢吞吞行了個屈膝禮。另一面,萊拉漲紅了一張小臉,抖得更加厲害了,好在她也沒有忘記規矩,勉勉強強跟著自己的主子鞠了一躬。

    要說公主在糾結什麼呢,自然是被別人比了下去,還是輸得體無完膚的那種,城堡主人的身份此時似乎也無關緊要了,女魔法師突變帥哥也只是浮雲。畢竟公主雖然喜歡看美男,也樂于欣賞美色,但是那臉若不是長在自己臉上,她倒是寧願天下個個都是丑八怪。

    那人優雅的一欠身,單手覆在左胸口,“不知三位小姐大駕光臨,真是失禮了,”他微微展開一絲笑意,灰色的眼眸盯著公主,“我是這座城堡的主人,德古拉公爵,請讓我為我僕人的失禮而表達衷心的歉意。”

    德古拉公爵?公主想了想,自己似乎不曉得王國內有這號領主,不過也有可能是鄰國的貴族,畢竟這里地處兩國的交界處。

    “您不必如此多禮,”約瑟芬連忙跟著行禮,“我們才是,本是要拜訪您的,卻連登門涵都疏于準備了,希望您不要介意。”說罷視線轉向公主。

    公主眨眨眼,知道該輪到自己說話了,她撩起頰邊的碎發別到而後,故意做出一副不慌不忙的姿態,擺足了架子,“我是佩.....咳,斯....斯嘉麗.斯圖爾特,這是我的家庭教師約瑟芬.斯通和我的侍女萊拉,感謝您允許我們借宿一晚。”她頓了頓,又道,“德古拉公爵,我听聞這里隱居了一個實力強悍的魔法師.....”

    “啊...這真是個令人遺憾的誤會,”德古拉公爵略帶夸張地嘆了口氣,“您看,這里除了我,金和四五個侍從,並沒有其他人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引眾人往起居室走去,“不過之前我也曾接待過一些相信謠言的騎士與冒險家,然而無一例外的,他們並不相信我的言辭,不約而同地決定往更深處走去,”講到這里,他側過頭看向另一邊,嘴角掛起一個風輕雲淡的微笑,“我想他們會失望的,這座森林即使是我也不敢隨意冒險,這里還居住著許多凶猛的野獸,除了金因為熟悉地形,其他人都要在天亮時才敢進入森林呢。”他嘴上雖然透露出遺憾的意思,情緒卻沒有傳到眼底。

    公主,不,斯嘉麗打了個激靈,莫名地不敢看德古拉公爵,只好喃喃敷衍,“那幸好我們遇見了金.....”

    “確實是呢,”德古拉公爵牽起她的手,突然說了一句,“紅色似乎會很適合您呢。”

    “啊?.....感謝您的夸贊。”斯嘉麗有些摸不著頭腦,怎麼對方突然跳出一句無關緊要的話來?

    公爵又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放下斯嘉麗的手。斯嘉麗只覺得被他觸摸過的皮膚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雖然對方帶著手套,但是那柔軟皮革下的冰冷卻還是掩蓋不住,這時她也不計較公爵竟直接戴著手套就去扶她的手了,只是心底越發涌上不安。

    一晚,我們只住一晚,我第二天還是走回去吧.....難得的,斯嘉麗盡管萬分不情願,卻還是暗自下了決心。

    然而有些地方,豈能是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呢?

    甜美的羔羊啊,一度進了地獄,又怎麼可以妄想著離開?

    在奢侈的晚飯後,德古拉公爵為她們安排了一間客房,此時斯嘉麗帶著沉重的肚子,也不顧什麼儀態,直接靠在了散發著燻香的中東軟墊上。這不能怪她呀,她實在是太餓了,所以才一時沒有忍住,想到這里,斯嘉麗意猶未盡地舔舔嘴,那個約克郡布丁堪稱她吃過最好吃的菜,當然作為主菜的迷迭香烤牛肋排也很好,她費了好大勁才忍住沒有在執事布菜時候拿第二份。不過每次侍從端著菜到德古拉公爵身邊時,他總是揮揮手示意不需要,面對斯嘉麗疑惑的目光,這位美麗的令人窒息的青年只是輕輕一笑,“我不是十分餓呢。”

    這時斯嘉麗又開始為自己之前懷疑他的小心思而感到羞愧了,她進了城堡才知道已早過了晚餐時間,公爵必是為了讓她們感到自在才讓廚房重新做菜,又親自陪她們再吃了一頓飯。只是.....斯嘉麗揉著自己的肚子,感受她的胃被束胸勒得有些難受,她還是決定明天立刻啟程,畢竟,畢竟她失蹤了父王母後也會擔心.....

    “公主殿下,”從晚飯時候一直沉默到現在的約瑟芬開了口,“如果您不介意,我想我們明天不如回去吧。”

    “唔,當然。”斯嘉麗示意萊拉幫她解開束胸的扣子,她實在有些吃多了!

    萊拉細小的手指靈活地穿梭著,“殿下,我們也可以問問德古拉公爵是否願意送我們一程,”她細細的嗓音還帶著一股青澀,“畢竟像公爵那樣有紳士風度的人,肯定是不會讓我們.....”

    “不行!”約瑟芬猛的打斷了她,罕有地帶了一絲嚴厲,“明早我們立刻出發,而且不許去勞煩那位大人!”

    斯嘉麗也吃了一驚,說實話她雖然背後總是調侃斯通小姐又固執又冷酷,簡直與她的名字如出一轍,其實約瑟芬只是不善言辭,再加上她對于僕人們一貫是溫和的態度,這麼生氣可是很少見的。

    萊拉嚇了一跳,惶然睜著眼不敢說話了。

    斯嘉麗頓時心下有些不爽,好歹這是她的貼身侍女,你一個身份低微的家庭教師橫什麼呢?“約瑟芬老師,雖然我敬重您是我的導師,但是萊拉好歹也是宮里的侍女,我想你也沒有權力對她發火吧?”

    約瑟芬愣了愣,半響,她神情復雜地開口,“是我越矩了。”

    斯嘉麗哼了一聲,也算是個回應。她也沒有深究的打算,伸展一個懶腰,就鑽進暖和的羽絨被中了。她今天一天可真是太勞累啦,希望趕緊睡一覺,第二天一切能恢復正軌就好了。

    然而德古拉公爵準備的客房雖然帶了個小套間,卻一共也只有兩張床,一張巨大的雙人床已經被斯嘉麗佔領了,只剩下一個單間里的小床,而嬌縱的斯嘉麗是絕對不能忍受與其他人共享一張床的。約瑟芬看看不知所措的萊拉,再次嘆口氣,“你去睡吧。”

    萊拉慌了神,絞著衣角不知所措,“斯通小姐,這怎麼行呢!我只是個婢女.....”

    “沒有事,我還不太困,”約瑟芬閉了閉眼,“你去吧,明天別忘了早上服侍公主更衣。”

    “好...好的!”

    萊拉一疊聲地應下,一步三回頭地去了隔間。

    約瑟芬找了把椅子坐下,她沒有熄滅燭台,只是盯著乳白色的蠟燭許久。

    “約瑟芬老師,您不睡嗎?”從那掛著深紅帷幔的四頂床上傳來斯嘉麗的聲音。

    約瑟芬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你先睡吧,我幫您守夜。”她知曉斯嘉麗怕黑,在宮里一定會點盞燈留著,寢室附近也有值班的侍女守著。

    “唔,那麻煩您了。”斯嘉麗才不會考慮到她那不再年輕的老師也需要休息,說實話,沒人為她守夜,她還有些忐忑不安呢,不過她翻來覆去也沒有睡著,倒是引得約瑟芬開口問,  “ 公主殿下,我可否冒昧問一個問題?”

    “嗯?”

    約瑟芬躊躇了一會,臉上也罕見地出現了猶豫的表情,“您為什麼....脫口而出那個名字?”

    斯嘉麗想了一會,才明白家庭教師是在說假名的事情,“斯嘉麗嗎?我听賀博里總管說過,老師您以前好像要給我取個教名是這個呢,不過母後說這名字不夠穩重而作罷了,我自己倒是挺喜歡的。”她嘟噥著,久違的睡意終于襲來,談話也戛然而止了。

    約瑟芬靜坐了一會,伸手撥了撥蠟燭落下的燭淚。

    還要過多久,天才會亮呢?

    漫長的,似乎等不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