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4.爭執

    人倒霉起來,喝口水都會塞牙縫。這句話套用在斯嘉麗身上,那就是她倒霉起來,萬年不生病的健康體魄也會因為一場小小的感冒而倒下。

    “咳咳咳!”在第二十八次示意萊拉去拿瓖著瑪瑙的陶瓷痰盂後,斯嘉麗頂著一只通紅的鼻子,萬分氣急敗壞地用被子重重蓋住自己。

    什麼鬼什麼鬼!

    她怎麼偏偏這種時候感冒了!

    她是永遠想不通王都的審美潮流了,什麼比起玫瑰花般粉紅嬌嫩的臉蛋,貴族們更加青睞微微泛白的雙頰,弱不禁風的身姿,走兩步咳三聲,若是那緊捂住嘴的手帕中帶著一絲若隱若現的血絲就更好了........

    等她回家了,斯嘉麗陰郁地想道,就要殺到最推崇病弱美的伊頓伯爵家,非逼著他改口喜歡一頓飯吃一頭小烤豬的悍婦不可!

    金枝玉葉的公主生病了,萊拉自然是沒有拿出昨天那套哪里都透風的長裙,而是去找了金要了一些可以保暖的衣物。

    听聞斯嘉麗得了感冒,金冷哼一聲,“斯嘉麗小姐可別是想借生病的借口,賴在主人家就好,早點好趕緊早點回去吧!”說罷一股腦塞過來一堆御寒的衣物,整張的銀狐皮,手工編織的毛毯,倒是一些連帝都都很少有的好貨。懦弱如萊拉自然不敢維護主人的名譽而和金吵嘴,他那冷嘲熱諷的神情讓萊拉只想趕緊躲回主人的房間,好叫她不去面對金的責難,只好忍氣吞聲地抱著一堆東西灰溜溜地挪回了客房。

    她走得太急了,以至于金在後面的一聲“你們最好不要到處亂跑”的囑咐也沒有听到。

    跑這麼急做什麼?難道他還吃了她不成?!金站在原地懊惱地頓了頓足,目光一轉發現不知何時德古拉公爵站在了走廊轉彎口,“大、大人.......”

    “金,你很喜歡她們呢。”德古拉摘下了斗篷,露出一張微笑的溫和臉龐,大衣下一席套服襯得他臉色更為蒼白。

    “我...我.....”不知為何金看起來似乎有些害怕,聲音也無法抑制顫抖,“請您寬恕我…..”

    公爵冷哼一聲,“別忘了我對你的恩情.你要明白是誰饒你不死,又是誰保護你到了今天。”他甩下這句話,身影一扭竟然瞬間消失了。

    徒留金立在原地,他低下頭,看到面前紅毯上所倒映出的自己小小的影子,扭曲卑微地趴在地毯上,“我,我明白的。”

    他不該這麼做,不該染指主人的獵物。

    可是他卻仍舊抵不過自己抗拒的內心,為那些生命將走到盡頭的人們。

    猶豫的源頭卻只不過是一塊記憶里早已發霉的面包。

    一塊不比巴掌大的面包。

    一塊堅硬的,發酸的,難以下咽到令人發指的黑面包而已。

    與此同時,在客房里,約瑟芬又發火了。

    “我不是說讓你服侍公主起床嗎!”她消瘦的臉上難得因激動的情緒而浮起淺淺的紅暈,“現在的侍女都是這麼好當嗎?!我倒是不曉得伊利亞總管什麼時候連你這種怠慢懶惰的人都收了!”

    面對約瑟芬的怒火,萊拉嚇得話都說不出來,只是哭著跪倒在地,嘴里不斷哀求約瑟芬的原諒。

    斯嘉麗被她吵的腦殼痛,“約瑟芬老師!萊拉又不是故意的!”她緩了口氣,覺得自己粗啞的嗓音簡直是撒旦派惡魔來折磨她的工具,像塊粗糙的石頭來回刮著她的耳膜,“你難道要我拖著一副病軀上路嗎?!”

    約瑟芬斥責萊拉的聲音頓了頓,竟是不作否認,“您答應過我今天就啟程的。”

    斯嘉麗聞言大怒,莫不是王都下金幣雨了,抑或是那號稱舉國第一美男子的羅斯小子爵要站在國王劇場的舞台上跳脫衣舞,才惹得這破大娘春心芳動,尋思夢縈得趕著回去,她現在可是命垂一線地倒在病榻上(並沒有),難不成約瑟芬還要架著她跑不成?!

    “我不!”斯嘉麗的倔脾氣也上來了,“你好大的膽子!敢對堂堂一國公主做出如此無禮的要求!”她原是欲吊著嗓子來一曲高音小夜曲,起了個頭才後知後覺發現自己的硬件不太符合要求,只好退步進行低音軍隊儀仗樂,“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出門!”說罷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約瑟芬也沒料到素來遵紀守法的公主這次將潑婦貫徹的如此徹底,她正欲板起臉來上強硬手段,門口卻傳來一陣敲門聲。

    “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嗎?”德古拉彬彬有禮的聲音從門後傳來。

    該死!不會被听到了吧?斯嘉麗漲紅了臉,無助的看向約瑟芬,這時候曉得依靠家庭教師了。

    約瑟芬一擺手讓還在地上罰跪的小可憐替公主殿下拉上帷幔,又迅速走到門口,側身拉開一條縫隙,“沒什麼,不過是發現了一只小蟲,惹得小姐嚇了一跳。”

    “那便好,”德古拉公爵似乎松了口氣,臉上掛著恰到好處的關心,“只是斯嘉麗小姐的病......”

    “小姐思家心切,我們還是按原計劃回去。”約瑟芬冷冰冰打斷。

    房內,萊拉連忙一把按住暴起的斯嘉麗,免得她只穿一條睡裙跑到門口給公爵觀賞。

    德古拉公爵眨眨眼,光滑的額頭因皺眉而刻出幾條痕跡,讓人忍不住想要為他人撫平,“這怕是不妥吧,雖只是感冒,小姐還是要注意身體的好。況且,”他輕輕抖了抖自己的外套,約瑟芬才發現公爵的衣服下擺竟然全濕透了,“不巧的是外面在下大雨呢。”

    在種種阻力下,斯嘉麗推遲了回去的計劃,整個城堡內悶悶不樂的似乎只有兩個人,一個是約瑟芬尚可理解,斯嘉麗覺得約瑟芬認為自己的權威地位受到了挑戰,另一人則是金,這就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但是管他呢,她也不會一直待著不走,只要這該死的感冒好了,她就二話不說立刻回去,畢竟算算日子,一年一度的打獵季就要開始了,她可是為了這次費盡心思地準備了許多東西呢。

    只是這連綿不斷的大雨持續了整整一周,而斯嘉麗的感冒也一直糾纏著她,直到了禮拜四,她才能夠下地了。

    約瑟芬早就平息了怒火,只是她整天一副愁苦的表情,眉眼間透出一股散發不去的沉重。這一個禮拜她一直讓萊拉守在斯嘉麗床邊,自己則去取各種必需品,連飯菜也是端了托盤到客房里吃。

    斯嘉麗有些疑惑不解,照理來說即使她這個主人生病了,約瑟芬和萊拉也不能生根了般窩在房間里,這對城堡主人來說是多麼失禮的一件事啊,然而一向糾結于此的約瑟芬這次居然破了戒,讓她有些吃驚了。

    不過自約瑟芬前天晚上出去了趟,回來後臉色就怪怪的,斯嘉麗一邊想著,一邊就著萊拉遞過來的白面包咬了一口。好吧,她也好的差不多了,今晚就屈尊紆貴問問約瑟芬吧。

    誰知到了晚上,那傾盆大雨都有了變小的跡象,說著出去拿餐點的約瑟芬卻遲遲沒有回房。

    萊拉偷偷瞄了一眼斯嘉麗,發現公主殿下屈著食指一下一下敲著桌面,她了解殿下,這是她心情不好的跡象。萊拉暗暗著急,怎麼今天約瑟芬小姐這麼慢啊?“公主.....要不我去看看,約瑟芬小姐可能有事耽誤了。”

    “你扶我去。”斯嘉麗的聲音還沒有完全恢復,她抬起一只手臂讓萊拉握住,另一只手則縮在手筒里,找約瑟芬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去向德古拉公爵表達感謝之情,畢竟連她都沒有料到自己會住那麼久,公爵卻一直表現得彬彬有禮,每天還來問候她的情況。雖然斯嘉麗有心感謝他,每次卻都被約瑟芬擋了回去。

    想到這里,她不禁暗暗磨牙,她們的大齡家庭教師不會真的萌發少女心了吧,絲毫不放過任何一個和公爵接觸的機會。好吧,有追求是很好,可是從外貌上講兩個人就明顯不配呀!

    心思單純的萊拉哪知道公主殿下想了那麼多,兩人蝸牛爬似地走到了書房,剛好遇見了開門而出的金。

    金看到她們,一雙眼楮驚訝地瞪圓了,倒讓斯嘉麗想起表姐養的波斯貓來,叫什麼名字?牛奶?還是咖啡啊?

    “我說,公爵大人在里面嗎,我們想.....”她開口道,一邊心里抱怨這偌大的城堡居然找不到其他的僕人,也虧得萊拉和她瞎貓撞上死耗子,順著樓梯摸了上來,否則非要找死不可。

    “你們!不是讓你們不要出房間嗎!”金氣急敗壞地說道,奇怪的是他刻意壓低了聲音,搞得斯嘉麗不得不仔細听才明白,平白生出了幾分做賊心虛的感覺。

    “我們也要準備走了,我想著向公爵大人道謝,畢竟....”

    金听到她的話,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氣般,然而下一秒房間里傳來的聲音卻讓他的臉色一秒之內變得更加雪白,“斯嘉麗小姐?”

    原來他那張本來就白如雪的臉真的可以更上一層樓啊,要是叫帝都一干夫人看到又該掀起一陣嫉妒的狂潮了。斯嘉麗默默看了一眼,回答道,“是我,公爵大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