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5.死亡

    “請進吧。”

    斯嘉麗依言走進了房間,奇怪的是書房內的落地窗明明關得很嚴實,牆壁上還掛著厚厚的獸類皮毛,她還是感到一陣莫名的寒意,不由得抖了抖,不過奇怪的是,明明不是開花的季節,房間里卻彌漫著一股奇妙的暖香,像是玫瑰的香氣,又帶了異國的甜美。

    心思細膩如德古拉公爵自然也發現了她稍顯單薄的衣著,笑道,“是我的不妥了,居然忘記生火了。”

    看著他漂亮的臉龐,斯嘉麗寬宏大量決定大人不記小人過,“無妨,我來是向公爵大人表達我由衷的謝意,畢竟叨擾您這麼久,給您添了不少麻煩”

    德古拉公爵自然表示這點小事不值一提,只是不知是否是錯覺,還是書房的光線不太明亮,斯嘉麗覺得公爵臉上少了一直以來明朗暖意的笑容,倒是生出幾分春寒料峭的冷意。她不安地用手□□著自己的裙擺,暗暗想到還是今晚趁著雨停就回去吧,雖然公爵平易近人,但她總不敢直視公爵灰色的眼眸。

    “我們打算今夜就動身回去了,”她勉強揚起一絲微笑,又想到一事,“對了!我想冒昧問下公爵大人,您是否有曾看見我的家庭教師......”

    “唔,當然,如果你是指這個的話,”公爵打斷她的話,一個響指間點亮了巨大紅木桌上的燭台,“還有很遺憾的是,我想您大概回不去了。”德古拉公爵就著燈光揚起臉,灰色的眸奇異地劃過一絲寶石般的紅光,他語調輕盈,似乎非常愉快,目光炯炯卻又略帶不懷好意地看向發愣的公主,那神態竟是似乎在期待她的反應。

    在看清桌上黑色巨大物件的一剎那,斯嘉麗只覺得腦內劈下一刀天雷,又好像無數的人在她耳朵邊吵架,打打鬧鬧吵吵嚷嚷。

    一邊的萊拉猛的抓緊了斯嘉麗的手臂,發出一聲小動物般的哽咽,又古里古怪地半路胎死喉嚨口。斯嘉麗迷迷糊糊地想到,她那麼嬌嫩的皮膚,這一下估計要留下四個紅彤彤的手指印了,說不定等下萊拉又要被約瑟芬訓斥,而她還要去勸架.....

    不,沒有什麼責罵了。

    因為她的老師,臉色青白地躺在桌面,再也不會醒來了。

    而盡管面前有個死人仰面朝天的躺著,德古拉公爵依舊保持著怡然自得的態度,好像他是坐在擺著銀色燭台,三米長的宴會桌前與人共進晚餐,。他探出一根細指,撥弄兩下約瑟芬手腕處一顆歪掉的紐扣,看它滴溜溜滾到地上,“雖然我對此深表遺憾,可是正如您所見,您尊貴的家庭教師--------她已經死啦。”

    斯嘉麗只覺得自己十幾年所學的語言在那瞬間都離她而去了,否則她怎麼會覺得說話是如此艱難的一件事情?那些曾經熟記于心的單詞,全都爭先恐後地逃離了她的大腦,只留下她一人傻愣愣地面對一片迷茫的空白,“可是.....怎麼會....”

    德古拉公爵用一種悠揚的,甚至可以說是輕快的語調,仿佛宣布一樁喜事一般輕飄飄說道,“我想,從通俗上來說,她自己服毒自盡啦。或者您如果不願接受這個說話,我也可以承認謀殺的罪名,畢竟她的不幸離世也有一份我的出力。”

    斯嘉麗機械地轉動眼珠,德古拉公爵所說的話像是隔著一片水域傳來,模模糊糊的叫人听不清楚,不知怎麼,他那舉世無雙的臉也變得令人可憎起來。

    許多想法一擁而上,擠擠攘攘的堆在她那本來就不大的腦容量內。斯嘉麗拿不準接下來該做什麼,她急切地想要上前去查看約瑟芬的狀況,又打不定主意是否應該揪住德古拉的衣領,沖那張令人惱怒的臉上來一拳,她現在突然羨慕起那些神經脆弱的貴族小姐們,可以動不動就嬌軟地驚呼一聲暈過去。

    她也好想兩眼一閉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啊。

    可是同時她又明白,德古拉公爵怕是不會給她造次的機會,而她那一直引以為豪的粗神經,除了給她腦袋帶來隱隱約約的疼痛外,並無其他作用了。

    斯嘉麗將目光放在桌上。那真的是約瑟芬老師嗎?否則那躺在桌上,四肢略顯僵硬的人,又怎麼會如此陌生,好像只要閉上了眼,嚴厲的女教師就是另外一個人了,和斯嘉麗這幾年來朝夕相處的約瑟芬.斯通毫無關系。

    “我親愛的小姐,您別沉默啊,”德古拉公爵站起身,施施然走到她身邊,冰冷的臉上透出事不關己的淡然笑意,“想必你一定很是疑惑,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就請允許我為您解密吧。”

    公爵似乎打定主意不給斯嘉麗歇口氣的機會。他甚至不給斯嘉麗一把椅子,就開始講述起來。如果放在往常,驕縱的公主一定叫人用抹布堵住這胡言亂語之人的嘴,把他攆出去,甚至打斷雙腿,讓他再也不要出現在她面前。然而她卻現在只能沉默著,交替站立她發麻的雙腳,靜靜听著這個荒誕的故事。

    原來在這世上惡魔確實是存在的,吸血鬼,又或者按他們自己的稱呼----暗夜的貴族,一直生活在人類世界的陰影中。

    德古拉公爵自然是這一撮異類中實力強健的佼佼者,他是公爵,掌管了一大片領域,而這黑森林便是他隱秘的棲息地之一,至于安娜所說的“強大的魔法師”,身為王者的德古拉公爵,其法術能力自然是不在話下的。

    最初約瑟芬只是抱著狐疑的態度,畢竟出門在外,尊貴的公主若是有了閃失,結果對誰都是不好的,她自然也多了幾分謹慎。但是隨著對城堡和城堡主更多的接觸,她漸漸證實了自己的最為擔心的想法:德古拉公爵絕非善類,而一派天真的公主並不知道自己的危險處境。

    其實這一切還要歸功于金,這個少年每天擺著一副下一秒就要昏過去的營養不良的臉色,不經意般在她面前走來走去,出于好奇與警惕,在約瑟芬去幫斯嘉麗取藥的頭一天晚上,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她跟蹤了金,然後這可憐的老姑娘便看到了她人生中最為恐怖的一幕--------幾個身材高大的黑影,圍著一張圓桌聚集在一起,而端坐中央的正是年紀輕輕的公爵大人,舉著晶瑩剔透的高腳酒杯,神情自得地喝著什麼,房間里彌漫著一股濃厚甜膩的氣息,約瑟芬沒來由地感到作嘔,下一秒,一道劃過落地窗的閃電為她做了解答。

    只見那圓桌上捆著一名男子,尸體早已冰冷僵硬,他面目可怖的臉上還停留著死前的驚恐與痛苦,嘴角掛下一串黑紅色的印記。

    而那被閃電照亮的酒杯中,赫然盛著鮮紅凝稠的液體!

    約瑟芬簡直是用盡了最大的自制力,才克制住涌到喉嚨口的尖叫,她盡量不動聲色地向後退去,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樣子,鎮定地走回了明亮溫暖的客房。然而她沒有注意到的是,她身後的公爵,在一片黑暗中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微笑。

    “主人,”一個身影靠近他,跪了下來。“是否要將她…….”那斗篷下掩著一張熟悉的面孔,是那個看門的金發青年。

    “不著急,”德古拉公爵好整以暇地抿了口猩紅色的液體,像一只飽食的貓兒滿意的眯起眼,“我們可有一場好戲要看呢,金,你說對嗎?”

    金聞言瑟縮了一下,其余幾人似乎對他抱有極大的不滿,一個男聲道,“金,你可要搞清楚自己的陣營,萬萬不要做出丟大人臉面的事情。”說話人一把掀開自己的兜帽,露出一張俊俏的臉蛋,柔順的金發讓他看起來如同阿波羅再世。他咧開嘴,嘴邊兩顆尖利的獠牙沖金威脅般的一亮。

    “還是管好你自己吧,芬克斯,你那愚笨的腦袋還沒有讓你吃盡苦頭嗎?”金淡淡看他一眼,扭過頭去不想與他多糾纏。

    “你!”

    “夠了,都退下吧,”德古拉公爵打斷他們,他一口飲盡杯子的液體,從位子上站起,“金,你跟了我那麼久,應該明白我的。”

    他話音剛落,又是一道閃電劈下,將整個房間照的慘白,而那站在圓桌附近的幾人,卻早已不見了身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