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6.沖動

    大風在窗外凌冽地呼嘯而過,撞得緊閉的窗戶發出不堪重負的吱呀聲,也把公爵的思緒從回憶里拉了回來。

    “誰知道,你們听從了斯通小姐的話,這整整一個禮拜都沒有從房間里出來,倒是叫我頗有些掃興,”德古拉公爵款款講道,“所以我萬不得已,只好把這思維敏捷的女士請到了書房來與我一敘。”

    說實話,斯嘉麗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還能夠狀似平和地站在這里,听著這個狗屁公爵天馬行空地扯謊。眼前這張漂亮但又不近人情的臉蛋,不知怎麼讓她聯想到了城堡里的石像。在御花園酷愛藝術的皇後命人擺放了許多的出自名師的雕塑們,或坐或站,那些偉岸的雕像無一不是擁有著精雕細琢的臉龐,孔武有力的身軀,氣場比她這正兒八經的公主還要來的強大,而眼前的公爵也是同樣的漂亮,完美,他的臉上覆蓋著一層將他從這個世界隔絕的面具,給她的感覺就如同那些雕像,其實扒開那些白色的泥土外殼,里面露出來的石頭卻是冰冷沉默的,她想,吸血鬼如果有心,破開公爵的胸膛,那里跳動的會不會就是一顆大理石的心髒呢?

    而在斯嘉麗走神的空檔,德古拉公爵的講述仍在繼續,他講到,今天晚上,也就是幾個小時之前,他在回廊上叫住了約瑟芬,並把她帶到了書房。

    “聰明剔透的斯通小姐似乎早就料到接下來的發展了,”他感嘆一聲,“即使我度過了這麼多的歲月,也沒有見過如此聰慧的女性,”話畢,還瞄了眼斯嘉麗,露出一個微妙的表情,“她說她願意拿自己的命換您的性命無憂呢,”講到這里,他滿意地看到斯嘉麗的身體晃了晃,好似迎面挨了重重一擊,“不得不說,就算是再有個一千年,人類還是無法改變他們的愚昧天真,”他仿佛是回憶起什麼有趣的事情,嘴角噙著一絲笑容,“你們三人的性命早就牢牢地握在了我的手中,既然如此,我為何還要讓出早已屬于我的獵物呢?不過為了照顧這位小姐脆弱的神經,我還是決定撒一個善意的謊言…..”他話沒說完,就被斯嘉麗一個縱身撲倒了。

    一時間房間里的三人都瞪大了雙眼。

    金是因為沒有料到居然能有人對自己畢恭畢敬的主人做出如此冒犯的舉動而震驚了,萊拉則是早就從一開始就處于一個膽戰心驚的狀態,而德古拉公爵,他只是單純地被斯嘉麗突然放大的臉和她涕淚縱橫的慘狀給嚇到了,以至于沒有躲開這小兒科般的襲擊。

    “你他媽的給我閉嘴!”

    什麼公主儀態,什麼狗屁公爵,她統統都不想去管了!斯嘉麗的腦袋里什麼都沒有考慮,只有一個被無限放大的聲音在她的腦海里回蕩,叫囂著讓眼前的人閉嘴!閉嘴!

    再敢吐出一個字,她就要扯下他的舌頭!

    再敢笑一下,她就要劃開他的嘴巴!

    他怎麼敢,他怎麼能,不過是一個龜縮在陰暗角落的低賤惡魔,也敢對她的人動手!她可是公主!大帝國的長公主!光明女神庇佑的皇家血脈!這臭烘烘的,只能靠吸食人類血液的齷齪蝙蝠居然還對她的家庭教師大放厥詞?!

    如果他能去死就好了!

    連一只雞都沒有殺過的公主,瞪著一雙通紅的雙眼,破天荒的有了暴虐的想法。

    她捏緊了一直藏在口袋里的銀剪刀,手中扣了一個紅色法印就對準德古拉公爵的脖子扎了下去。

    作為皇家的一名成員,除了那永無盡頭的禮儀,斯嘉麗還要學習許多其他的文化和知識,這其中也包括著魔法。來自阿加森魔法協會的高級導師在她五歲開始就指導斯嘉麗學習魔法了。只是我們天之驕子的小公主雖然在對魔法元素的領悟和親和度方面在帝都內無人能及,但是她體內所擁有和能借用的魔法元素卻少的可憐,在無數次嘗試和失敗後,那幾個白發蒼蒼的老頭子也只好無奈承認,擁有難得天賦的小公主最多也只能是用光系魔法放一個像模像樣的煙花,要麼就是幫園丁澆澆花而不傷到花瓣,她最高的造詣也不會高過一個能精確掌握火候的廚子了。

    但此時斯嘉麗卻無師自通地想到了另一種方法,她暗誦著火系攻擊法術,在銀剪的表面覆蓋上一層超高溫的火焰,誰知道這個裝模作樣的吸血鬼皮是不是比豬皮還厚,她要一剪子下去戳穿他的脖子,送他下地獄!

    然而初生牛犢的斯嘉麗卻終是小看了吸血鬼,德古拉公爵只是稍加思考便明白了斯嘉麗的小念頭,他伸出手一抓,就輕輕松松扣住斯嘉麗縴細的手腕,“您這是做什麼呢?”

    “看不出來嗎?!我來幫你留個紀念啊!”斯嘉麗啞著嗓子惡狠狠道,她知道現在自己不會比一個撒潑罵街的瘋婆子好多少,但是已經沒有人管她了,“把你這骯髒的蹄子給我松開!”

    可氣的是無論她怎樣掙扎,那鐵鉗般的手就是毫不受影響,自是一番巍然不動。

    可惡!為什麼他的力氣這麼大?!

    斯嘉麗開始後悔自己的一時沖動,她想要抽回手,卻受于德古拉公爵的控制而無法抽手,折讓她氣急敗壞之下更加拼命地掙扎,誰知公爵似乎是厭倦了這幼稚的游戲,突然把手松開,斯嘉麗一個用力過度,身體隨著慣性向前沖去,重重摔倒在地上,發出令人牙痛的沉重聲音。

    “殿下!殿下您沒事吧?!!”

    萊拉驚呼一聲,沖了過去,想要扶起以臉搶地的公主。

    疼…….因為在倒地的那刻,斯嘉麗下意識拿手擋了下地,導致露在衣服外的皮膚被直接蹭掉一層皮,火辣辣的疼,她的下巴也不幸磕到了,痛得她說不出話。

    一時間,身體上的痛感、約瑟芬死去的事實帶給她的沖擊、還有被德古拉公爵羞辱的憤怒全部涌了上來。她可是公主呀,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淚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轉,這些橫沖直撞的感情在斯嘉麗的胸腔化作壓抑的一團,在看到萊拉的那一刻,便如同瀑布一般傾涌而出。

    “萊拉…….”

    “殿….殿下…..”

    斯嘉麗抓住萊拉比她還小的手,卻仿佛握住了主心骨︰“我想回家…….”

    “我想回家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