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7.自白

    我是弗拉德.采佩什.德古拉公爵。

    我已經不記得自己活了多久了,但是時間的流逝在我的身上是停止的,這很正常,任何一個強大的吸血鬼都老得記不得他們年輕時候的歲月,即使他們的外表依舊風度翩翩。

    我也是其中之一,甚至可以說,我是這群強者之中的強者,黑暗世界的三巨頭之一。

    這個愚蠢得不能再愚蠢的稱號來自于我的朋友----或者以他的說法-----摯友,同樣身為三巨頭的狄修斯侯爵,他堅持像我們這樣的吸血鬼應該有一個威風凜凜的稱謂,所以秉持買一贈一的原則,他又擅自替我封了公爵這一人類爵位。

    至于為什麼不是和他一樣的侯爵,狄修斯萬分不情願地表明,他的實力的確遠遠不如我,所以他只好大義凜然地把公爵這個位子讓給了我。

    好吧,這個理由能讓我接受,我也就勉為其難地默許了他的過家家游戲。

    吸血鬼的生活是十分乏味可陳的,我們無需睡眠,也少有天敵,除了那幾個行將就木的光明女神的走狗之外,能與吸血鬼抗衡的人類在這片大陸上屈指可數。因此,為了給自己無聊的人生找一些樂趣,我們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

    食物與領地,這是吸血鬼永恆不變的兩大追求,鑒于領地已經被我們三大巨頭瓜分了,大部分的吸血鬼只好將他們無限的想象力放在了食物方面。

    莉莉絲就是這樣一個吸血鬼,就算我渡過了千年之久的漫長歲月,也沒有見過哪個吸血鬼如她那般對血液吹毛求疵。莉莉絲不滿足于喝純粹的血液,她喜歡加入無數的調味料:鹽,葡萄酒,蜂蜜.....甚至為了創造出更好的配方她還偽裝成人類,偷偷拜師于一個有名的人類廚師門下。出師之後她扭下那個人類的頭,忠實地將自己所□□用在她的老師身上。

    “這叫有始有終。”莉莉絲說道,並將她的成品獻給我。

    我不得不承認,味道的確不錯。

    人類的食物對于吸血鬼來說是黑白單調的,我的意思是,吸血鬼嘗不出那些味道,因此莉莉絲所調出的各式各樣味道的血液對我來說可謂是及時雨,于是我允許她待在我的城堡里,躲避于我的庇佑下。

    莉莉絲扛著她大包小包從那已故老師處打劫來的香辛料和調味品到我的城堡時,正是芬克斯住下的第一百個年頭整。

    芬克斯是一個意識流美學者,他喜歡在他的人類獵物身上鑽研各式各樣的手法,譬如用怎樣的刀才能最干淨利落地割斷獵物的脖子,或者以哪個角度才能使血噴到兩米高。

    我對于他的研究嗤之以鼻,芬克斯再怎麼鑽研也不會在那些尸體上鑽研出一朵花來,但我還是留下了他。

    我的生命實在是過于漫長了,莉莉絲和芬克斯,至少他們能為我帶來一些小小的樂趣。

    “得了吧,你就是一個需要消耗血液的活死人而已。”狄修斯對我的想法不屑一顧。

    我不得不指出他的錯誤----吸血鬼都是已死之人。

    “那不一樣,”他翻了個白眼,“我們只是身體的死亡,你是心已經死了。”

    我不想和另外一個活了一千年的老頭子討論“心”的問題,這實在是讓人作嘔,因此也就沒有反駁他。

    這讓狄修斯錯誤地認為自己在這場單方面的口角中佔了上峰,更加喋喋不休起來,“你看看你,每天除了巡視你的領地,進進食,再殺兩個人,還有別的追求嗎?”

    最後他總結,“你就是一塊冷漠的石頭。”

    我不知道他這“熱氣騰騰的尸體”有什麼可以貶低我的。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的身邊都是一些不走尋常路的奇葩,而狄修斯可就是那奇葩中的奇葩了。

    試問吸血鬼最怕什麼,不是人類吹的天花亂墜的十字架和和大蒜,答案理所當然的是陽光。只要被照到一點,那一塊的皮膚就會立即燃燒起來,把吸血鬼直接扔到陽光下的話,力量弱的吸血鬼甚至會直接化為灰燼。

    偏偏狄修斯就不走尋常路。

    他宣稱自己有一個偉大的夢想。“總有一天我要站在陽光下!”狄修斯對我賭誓,“到那時候,你一定要與我一同見證這偉大時刻!”

    自然我拒絕了。就算我的人生再怎麼無聊,也不代表我會樂意陪他自焚。

    狄修斯對我表示強烈的譴責,他認為我不懂他的浪漫。

    我一腳把他踢出了城堡。

    然而我沒有想到,狄修斯會真的把他的自殺浪漫付諸行動。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他穿戴整齊,甚至噴了一些“玫瑰人生”的香水,精神抖擻地邀請我去附近的小鎮。

    “來吧,你不會後悔的。”他信誓旦旦道。

    即使披了波絲綢的斗篷,毒辣的陽光仍讓我感到行動疲乏。如果不是狄修斯保證將他那塊瓖紅寶石的純金懷表送給我,我也不會鬼迷心竅地答應他的邀請。

    隨後我便後悔自己的決定了。

    該死的狄修斯,他選了正午這一陽光最為猛烈的時刻,在小鎮中央廣場的噴泉下,他扯下了自己的斗篷。

    彼時我隱在鐘樓的陰影下,听到他的喊我的名字,回過頭時狄修斯已經毫無遮蔽得沐浴在了陽光下。

    我想我很難忘記這一幕︰火苗迅速地舔舐著狄修斯裸露在外的皮膚,他那消瘦的,蒼白的臉頰被陽光鍍上一層吸血鬼無法想象的金光,他的眼中也閃爍著同樣耀眼奪目的光芒------我發現我竟不敢直視他。

    他仿佛是浴火重生,卻又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耗他的生命。

    “永別了!我的摯友!”狄修斯以詠嘆調的方式向我告別,低沉的男音在我的耳膜中震蕩。他施施然行了一個脫帽禮,在烈焰熊熊中化為一捧灰燼。

    熾烈的,耀眼的,奪目的。

    然後又歸于平靜。

    他走了。

    撇下我和因目睹這一切而驚慌失措的人類。

    “主人.....主人!”

    斗篷被扯住,我低下頭,是莉莉絲。

    “侯爵他....侯爵他.....”千言萬語,最終全匯成一句低低的哽咽,“您為什麼不阻止他.....”

    啊....是了,我想起來了,莉莉絲喜歡狄修斯。

    多麼可笑,一個吸血鬼宣稱喜歡另一個吸血鬼。

    就好像腐爛黑暗中試圖靠近的兩團怪物。

    “怎麼,你是在對我進行指責嗎?”我稍稍移動腳步,讓我的衣擺從她手中脫出。

    “不....我不是.....”

    我撇過頭,沒有再理會這個跪倒在我腳邊的女人。

    “芬克斯,出來吧,”我說道,“清場。”

    如我所料,身後建築物的陰影里走出了我那棕色短發的侍從,他臉上一點也沒有跟蹤被發現的尷尬,而是寫滿了躍躍欲試-------他好久沒有大顯身手的機會了。

    狄修斯可真是留給我一筆爛攤子,不把這些目睹吸血鬼自燃的人處理掉,我可以料想不久之後這里將會成為多少吸血鬼獵人的旅游勝地。

    芬克斯仍寶刀未老,他幾秒就能干淨利落地解決掉一個人-----並且不帶重復手法,我欣賞了一會,發現這是一個有效沖淡剛剛那一幕對我的沖擊的好辦法。

    我下意識地回避它,想要將它淡忘。

    仿佛這樣就可以掩蓋掉一些東西,一些能夠讓我趨之若鶩的,毀滅掉我的東西。

    一個,兩個,三個......我百無聊賴地監督著芬克斯,直到目光在第13個人身上駐足。

    那是一個小孩,準確說是一個穿著破爛的小乞丐,他似乎都沒有反應過來四周的人們為什麼連一句慘叫都沒有就倒在了血泊之中,隨後芬克斯帶著血色的手指已經觸上了他細嫩的脖子。

    “你听我說,13是我的幸運數字。”

    腦袋里突然回想起一個熟悉的低沉男音,我鬼使神差地叫住了芬克斯,“等等。”

    芬克斯立刻停住了動作。

    “跳過他。”

    無需理由,只要是我的命令,芬克斯連一句詢問也沒有,立刻將死神的鐮刀揮向下一個目標。

    “你叫什麼名字。”我低頭看向這個男孩。

    他看起來最多不會超過10歲,不,也許會更小,因為他的身高甚至都沒有超過我的腰。

    他蹲在我的陰影下瑟瑟發抖,似乎也明白自己僥幸撿回來一條命,結結巴巴道,“湯.....湯姆.....”

    “不,從今天開始,你的名字....是金。”

    我蹲下身,伸手撩開他髒兮兮糾結成一團的頭發。說完話,便伸出了獠牙,刺進他柔弱不堪的脖頸。

    金是我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眷屬。

    我將我的血液賜給了他,那是許多吸血鬼夢寐以求的。芬克斯不止一次得抱怨我“不按常理出牌”,“我跟隨了您這麼久,卻什麼好處也沒得到。”

    通過注射自己的毒液,強大的吸血鬼可以將自己的力量分給眷屬,這也是為什麼金明明只有百歲不到,卻能在打斗中輕松勝過芬克斯。

    “是麼,那你去把西塔樓的地板擦了吧。”我淡淡道。

    芬克斯的表情就好像剛剛吞了一塊石頭下去,卻又不敢違抗我,只好悻悻拿了塊抹布跑了。

    “活該!”金做了個鬼臉,“弄巧成拙了吧。”

    “無聊的家伙們。”芬克斯走時不慎把莉莉絲放在桌邊的高腳杯刮到了地上,惹得她狠狠瞪了金一眼,在收到對方事不關己的笑容後,大概覺得沒有必要和這兩個人糾纏,莉莉絲踩著她趾高氣昂的步伐,頭也不回的走了。

    自從那天以後,她就像進入更年期的人類婦女一樣,有的時候我都不得不避讓。

    特別是面對天生缺根筋的芬克斯,莉莉絲簡直是下一秒就能一炮轟了他的臉。

    “主人!”金是個機靈討巧的小家伙,他會直截了當地向我尋求庇護。不像一些吸血鬼,分明是有求與我,卻不肯開口尋求幫助,好像吐出一個字就同掀了他們的假發套一樣要命。

    我對這種撒嬌的態度感到很新鮮,自然樂于給我的小眷屬一些甜頭。

    只不過現在我沒什麼心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