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8.真相

    “你也下去吧。”

    金皺起他的鼻子,雖然以人類的年齡來說,這種扮嫩的舉動實在是有些勉強了一些,但是金的心理卻仿佛停留在了百年前。他仍舊像個斤斤計較的孩子,不肯處于弱勢。

    但是今天我並不想關心我這幾個手下的愛恨情仇,我有更重要的事情-----替我那塊純金懷表上蠟。

    然而很快我又停下了手頭的工作,無處不在的風兒總是會為我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透過空氣,我可以聞到人類香甜甘美的氣息,沒想到我這片鮮有人跡的森林今天也迎來了客人的拜訪。

    今天似乎是個好天氣,這幾天來一直是晴日,難得天空被幾大片烏雲遮住,看樣子過不久就要下雨了,微風拂過寬廣的平野,卷起空氣中一股微弱卻甜膩的氣息。

    啊......看我發現了什麼。

    三個人類。

    然而我小小的侍從似乎在打著鬼鬼祟祟的主意,試圖將這幾個美味的甜點餡餅放走。

    這個孩子,真以為我已經老得分不清楚食物的香味了嗎?

    “金,帶他們進來。”我走到窗口,對著沉默的黑森林說道。

    以金的耳力,自然能听到我的聲音,只要我下了命令,他就不敢違抗。

    果不其然,約摸一刻鐘的功夫,金就僵著一張臉帶著三個女子進來了。

    也許是有了難得的樂子,或者是我終于不用喝那些低劣的血液的關系,我能感到興奮的情感涌上心頭,順著我那早已空涸的血管流遍全身。

    畢竟,每天面對這一成不變的生活實在是過于無聊,那三個新鮮的活物所可能帶來的樂趣也似乎遠遠超過了他們的食用價值。

    我迎著那三名女子走上前,借著壁燈細細打量她們。

    嚴謹得扣住衣領最上一格的中年婦女------這大概是她們中唯一擁有大腦的人類。

    用腳尖蹭著地走路的小女孩------她簡直像誤入狼群的可憐羔羊,我可要留神不能讓她嚇死了。

    即使在荒郊野嶺也要用蕾絲與綢緞裹住自己的少女------我向來敬佩這些富家小姐的勇氣與愚蠢。

    她們中間,屬小女孩味道最甜美,中年婦女其次,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那細皮嫩肉的少女身上簡直聞不出人類香甜的氣息。

    好吧,根據我對于一些帝國貴族的了解,我相信她身體里除了血液,有相當一部分流動的應該是脂肪和酒精,這也就解釋了她淡的幾乎聞不到的血味。

    那中年婦女開口了,她倒是保持著警惕,口風嚴實得不透露一絲細節,我想要不是她坐鎮,那物無知的貴族少女怕是要把自己的家底要報完了罷。

    可惜,她們還是不慎踏入了地獄。

    想到這里,我的步伐越發輕快起來,因為要糊弄那個嬌生慣養的小貴族,即使心里已生出些許不耐,我還是露出笑容,注意讓自己的舉動得體,還給她們安排好住處,甚至略施魔法,用一場雨來絆住她們回程的腳步。

    如果演員半路退場了,那我這一場好戲又要叫誰來唱?

    待安頓好她們,回到書房後,等候已久的芬克斯帶給我一個出乎意外的消息。

    “主人,方才的那是帝國的佩爾公主。”

    “哦?”我微微睜圓眼,上次見到的皇室似乎是這小公主的祖父吧?看來佩爾公主倒沒有遺傳到她祖父海盜般的鷹鉤鼻,真是可喜可賀,畢竟女孩子家要是長了這麼一個叫人倒胃口的鼻子就悲劇了,“如果她們出了岔子的話就叫人難辦呢。”

    芬克斯笑嘻嘻地說道,“您也就是說說吧,莉莉絲已經在準備食材啦。”

    “不行!”金大聲抗議,“主人!您不會想殺她們吧?!我們放她們走吧。”

    芬克斯立刻對他怒目而視,他已經被迫喝農夫血很久了。

    “放她們走了,你去替我找代替品嗎?”我輕輕說道,手指劃過金的頸部,“金,我不需要你的指揮。”

    任何人都不能挑戰我的原則,即使我親手創造出的金也一樣。

    我不管五十年前那場戰爭中發生了什麼,既然已經成為吸血鬼,金就應該拋棄他曾為人類的一切。

    金的額頭沁出一層汗,很明顯,直接面對我的威壓讓他膽怯了。他總是固執地保留著人類軟弱可憐的同情心。我望著他掙扎的臉孔,默默思考是不是應該讓芬克斯開導他一下。

    最終還是吸血鬼的本能佔了上風,金咬著唇退下了,但看起來仍不死心。

    就在我還在思考如何安排這幾位的命運時,書房的門被敲響了。

    看著斯通女士強忍不安的臉龐,很明顯和我單獨處在一室內使她變得更加緊張了。我微微笑了,她可真是一位敏感的人啊。

    “斯通小姐,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我雙手交叉,微笑著看向她。

    她很沉得住氣,視線停在我面前的書桌上,似乎那里有著吸引她的東西。表面看起來還是沉穩的感覺,但是抿緊的嘴角和握住的手指卻泄露了她的緊張,“我來是想問您一個問題.....”

    我笑得更加和善,如果狄修斯在這里,一定會大聲指責我“像一匹老奸巨猾的狼”,不,現在不是緬懷他的時候,“正巧,我也有事想問您呢。”

    她終于抬眼看我。

    “也許您的心里已經生出了懷疑,我究竟是不是吸血鬼呢?對吧?”

    斯通小姐驚地瞪大了眼,好像我講了一串超出她知識的語言。

    我偶爾也喜歡不按常理出牌。

    “別那麼驚訝嘛,你我都心知肚明,畢竟您看起來對我們很警惕呢。”

    就算現在有一只狼人在這里跳舞都不會讓斯通女士更為震驚了,她看向我的目光里帶著滿滿的害怕,她退縮了。

    我耐心地等了一會,只是斯通小姐的聲帶似乎無法正常運作,久久沒有出聲。我只好遺憾地替她把話接下去,“好吧,正如您猜想的那樣,我以吸食人類血液為生,雖然閣下等是誤入我的領地,但是吸血鬼從不會有白白放走獵物的道理。您可別見怪——不吸血我們也是會死的呀。”

    她囁嚅了許久,總算找回了自己的聲音,“那麼,您是打算殺死我們了?”

    我調整姿勢,不出意外的話,她接下里就該為自己求饒了,沒想到斯通小姐卻說出了我意料之外的請求,“那……我們就算了,可否請你放小姐走?”

    見我不做聲,她一下急了,連身體都微微前傾,“我....我知道這是很無理的請求,但是...但是小姐她還年輕啊!她才只有16歲....”她似乎選擇性忽略了更為年輕的萊拉。

    我慎重思考了一番,這時笑出聲是不是有些過于刻薄失禮。

    “實....實在不行.....我可以告訴您附近小鎮的士兵分布...這樣您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

    我看看她面如死灰的臉,終是不忍心告訴她那小鎮的騎士營地宛若我的後花園。

    “不過您怎麼會知曉騎士營的分布?”我問到,“況且身為佩爾公主的家庭教師,我以為您會以身作則,將人民的安危與帝國的榮耀放在首位呢。”

    听到我的問題,斯通小姐就好像一下子被抽掉了全部的氣力,一直筆直的脊椎也不堪重壓似得彎曲了,“帝國....帝國已經完了.....”

    如果說之前的斯通小姐已經到了奔潰邊緣,我剛剛的那番話就是將她扯下深淵的手了。

    她沒有在意我為何會得知她們的身份,“我事先做了調查,偷出了騎士團的兵力分布圖,又騙了殿下,把她帶出了帝國的控制範圍.....”她咽了咽口水,像是喉嚨里哽著一根刺,“因為在我們拜訪西邊領主時,我接到密報,說是帝都淪陷了,羅斯男爵謀權篡位,陛下....陛下與王後自縊了。”

    听到這里,我不得不佩服眼前這位女士的果敢與勇氣,難為她一個人拖著顫顫巍巍的小侍女和手無縛雞之力的公主逃出去了。

    只是她以為這樣便是救了那懵懵懂懂的公主嗎?金絲雀關在籠子里太久,自由反會成為扼住它生命的巨手。

    想到那不諳世事的公主,心底里突然升起一絲好奇,如果我將這一切告訴了那位曾經最受寵的小公主,她會做出什麼反應?

    我開始期盼起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