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9.斷手

    斯通小姐死了,在她說完那番話後,她就腦袋一歪,無聲無息的倒在了椅子上。

    “服毒自盡。”仔細掰開她青色的舌頭看過後,莉莉絲做出了判斷。

    這可傷腦筋了,我沒有喝過被毒死的人的血液,那會對吸血鬼有害嗎?

    我讓金把斯通女士橫放在桌上,說實話,這位女士推翻了我之前對人類的看法,雖然她自我犧牲的精神叫人不敢苟同,但比起那些貪生怕死之徒,這位看似文弱的小姐還是叫人不禁為她欽佩。

    然而沒等我感嘆完,那位百無一用的小公主就闖了進來。

    即使我一直認為自己的忍耐度很高,但是面對這吵鬧的公主殿下,也差點揪著她頭發把她扔出窗戶。

    斯嘉麗----原佩爾公主毫無形象地蹲在地上,她約摸是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傷到我分毫,滿腔的怒火立刻轉為了悲憤的動力,以眼淚與鼻涕的形式宣泄而出,“你!像你這種卑鄙、狡詐的惡魔怎麼還不去死!!”

    我抱歉地攤手,“我也很苦惱呢,吸血鬼的壽命總是長的令人無可奈何。”

    啊.....她看上去氣得快翻白眼了。

    雖然她的表情很有趣,我還是感到微微有些乏味,這位小公主怎麼能如此吵鬧?即使是悲傷也被她生生演繹出雞飛狗跳的氣勢,讓我那脆弱的神經有些承受不住。

    我不禁想故意挖苦她幾句,于是道,“您先別動怒了,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

    抱著幾分期待,我告訴她了帝國的覆滅。

    人類在走投無路時,到底會有怎樣的體現呢?

    斯通小姐選擇了死亡,她以一種一廂情願的方式,詮釋了自我犧牲,或者說,自我成全。

    佩爾公主麼.....我想她估計會奔潰大哭吧,她連握住匕首殺人的勇氣也沒有,更不用提刺進自己的胸膛了。

    然而我又再一次錯了。

    在听了我的話後,佩爾公主先是不自量力地想要襲擊我,在沒有傷到我分毫卻反而摔倒後,她又自暴自棄地坐在地上不動了。

    她不動,我自然也不動,我沒有示意,金更是不敢輕舉妄動,那個小侍女麼,可以忽略不計,房間里一時陷入詭異的沉默。

    牆上的擺鐘滴滴答答的走著,在我數完第五塊壁爐里爆裂開的碳塊後,佩爾公主終于抬起頭,握住她的小侍女,低低的喃言一句。

    “抱歉....您說什麼?”

    饒是吸血鬼卓越的听力也無法听清楚小公主的話語,她更像是在對自己說話。

    她抬起頭,“我要回家。”

    我不由懷疑自己的耳朵,只好再次重復一遍問句。

    “我說......我要回家。”她又重復了一遍,顯得比剛才堅定一些了,雖然臉色還是很蒼白,下巴上還有片可笑的紅印。

    我的笑容有點凝固,即使不看鏡子,我想也能看出其中的勉強,“您在說些什麼呢,我並沒有打算讓您走出這座城堡。”

    佩爾公主搖晃了一下,看得出她在竭力抑制自己的顫抖,她還是不厭其煩地重復了一遍,“不行.....我必須要回家了。”

    “您.....”

    “我都說了我要回家!!!”她突然尖叫起來,像個任性的的孩子,不達目的不罷休,臉上因憤怒而暈染上淺淡的紅,“我不管你的打算!我不在乎!我現在就要回去!”她還重重用腳碾了下地,好像這樣就可以加重氣勢一樣,“誰會信你的狗屁造謠!我的父母怎麼會死!我可是王國的公主!你敢這麼對我不敬,王國的鐵騎會直接踏破你的狗窩!”

    她重重吐了口氣,胸口劇烈起伏著,“你要是敢攔著我.....你可以試試看,就算砍斷我的腿,我爬也要爬回去,如果你要殺了我,”她瞪著猩紅的眼楮,“我就先一把火燒了你的城堡,讓它給我陪葬。”

    她話音剛落,我就快速襲向她的細頸,摁住她縴細的脖子一把將她提了起來。

    “你以為我不敢嗎,”我輕聲說道,“你以為我只是說一說,並沒有殺你的打算嗎,公主殿下?”

    回答我的是她死死扣住我手的指甲。

    我看向她的臉,說實話,那張因缺氧而憋得通紅的臉並沒有什麼好看的,特別是公主殿下還難得的一臉涕淚縱橫。

    只是她的眼楮卻死死瞪住我,兩只手死死拽住我摁住她脖子的手,她是抓的那麼緊,以至于我都可以看到她皮膚下縴細的血管。

    “放開我…..”

    她惡狠狠道,一雙綠色的眼死死瞪住我。

    那雙眼中仿佛燃著一團火焰,一團灼熱的,永不熄滅的火焰,絢爛而又奪目。

    鬼神使差的,我想起那個陽光燦爛的下午。

    像被燙到一樣,我移開視線。

    我改主意了。

    我要現在就擰斷她的脖子,放光她的血,讓她為冒犯我弗拉德.德古拉而作出代價。

    她的小侍女尖叫著想要撲過來,卻被金阻止了。

    因為有人在她之前作出了行動。

    莉莉絲——我想她一定是一直躲在哪里盯著事態的發展,否則怎麼會踩著時間點,在我扭掉不可一世的小公主的脖子前一秒,剛剛好沖出來,砍掉我的右手。

    是的,為了救那勞什子公主,她居然敢以下犯上。

    “你這是在做什麼。”

    莉莉絲“撲通”跪在地上,“主人,我懇求您放她們走。”

    “所以你砍了我的手臂。”我毫無起伏的聲音在房間里回蕩。

    “我可以幫您重新接上,”她看著地面,“這是形勢所逼,我懇求您的諒解。”

    去他媽的形勢所逼,憤怒的火焰在我幾百年來一直波瀾不驚的胸腔里翻滾,想來是我平日里對他們過于放縱了,這一個兩個倒是趕著策反給我看,“我現在更想把你們都殺了。”

    “您會後悔的,”莉莉絲說,“您不會想再一次犯下錯誤。”

    沒殺掉你們才會讓我後悔,我把目光轉向佩爾公主,她正劇烈地咳嗽著,把我的手臂從她脖子上扒拉下來,一副隨時要昏過去的樣子。

    “主人.....”莉莉絲低低的哀求,把我的視線又拉了回來,“您已經失去過陽光了。”

    她拽住我的衣服,一根銀色的墜鏈從她領口處掉下來,滴溜溜滾到我腳邊。那麼小一個中空的吊墜,里面能裝些什麼呢。

    “對于吸血鬼而言,我們沒有陽光。”我淡淡說道。

    “您知道我指的不是這個,”她拾起吊墜,緊攏的指間一遍死白,“您不快樂,這一百年來您一直很孤單。”

    我發出一聲嗤笑。

    莉莉絲這個家伙,憑什麼以一副了解我的樣子對我下評論,好像她把我的心挖開來過,把每個角落都仔仔細細掃蕩過一遍一樣。

    我怎麼會孤單,我開心的很,擺脫了狄修斯,那個會誘導我走向毀滅的蠢貨,他就是一個危險的□□,再和他走近的話,總有一天我會像那靠近燈光的飛蛾,扭曲的,丑陋的撲向火焰。

    所以我走了,在他掀開斗篷的那一刻,我選擇轉身離去。

    可是,為什麼莉莉絲卻仍舊執迷不悟,跪在這里為一個人類請求呢?

    這三個人中,我最討厭的就是這個小公主——無知卻不自知,目中無人,一看就是被寵大的花瓶。

    她和狄修斯沒有丁點相似的地方,非要說的話,他們同樣得讓我厭惡。

    就像一團澆不滅的火焰,灼熱得讓我窒息。

    “不.....”我想要回絕莉莉絲,剛踩住她的手,佩爾公主那邊的動靜就把我打斷了。

    “殿下!殿下您振作一點!!”

    我們同時回過頭,發現那大病初愈的公主昏倒在她侍女的臂彎里一動不動。

    “她發高燒了。”金用手抵住她的額頭,不知所措地看著我。

    我感到太陽穴一陣疼。

    這年頭,想好好吃一頓飯就這麼不容易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