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10.甦醒

    疼啊......

    斯嘉麗齜牙咧嘴地醒過來,她覺得自己身上好像被一匹馬跳過踢踏舞一樣,胳膊和腿都快斷了。

    “您終于醒了!”

    一道身影撲向她,斯嘉麗下意識伸手一擋,她的小侍女慘叫一聲,捂著鼻子蹲下去。

    呃.....這可不是她的錯啊。

    “我怎麼在這里?”

    斯嘉麗環顧四周,發現自己躺在一間陳設簡陋的房間里,牆上貼著泛黃的壁紙,四腳桌的一角缺了半塊,還有不知道堆積攢了幾年灰的壁爐。隨後她一回頭,看到自己的枕頭上居然還有一個被蟲蛀過的洞,在她臉旁邊耀武揚威。

    無法忍受.....這簡直是折磨她的神經!

    斯嘉麗立刻掙扎著要爬起來,被萊拉按回去了,“您可小心點,燒剛剛褪下去呢。”

    斯嘉麗自欺欺人地把枕頭翻一個面,露出完好的枕面躺下,“這里是哪里....我們怎麼會到這里的?”

    其實她想問的不是這些無關緊要的問題,父王母後還好嗎?羅斯真的謀反了嗎?還有約瑟芬老師,想到她了無生氣的臉龐,斯嘉麗心里一陣抽痛,她真的死了嗎?

    現在她躺在這里,穿著干淨的衣服,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那座昏暗的城堡,那個蒼白的吸血鬼,就仿佛變成了一個縹緲的夢。

    萊拉絞毛巾的手頓了一下,不知是否是她覺得萊拉講話有些結巴,“我....我也不清楚,只是殿下和我都暈過去了,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到了這里。這里好像是一個靠近邊境的小鎮,我看您還有熱度,就先找了旅店好照顧您。”

    邊境......她們怎麼會從黑森林到了這里?斯嘉麗挪到窗邊,一邊攤開手讓萊拉幫她擦拭胳膊,一邊看向窗外。

    現在接近正午,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很多,吆喝著販賣的,提著瓦罐走的......斯嘉麗沒怎麼出過宮門,自然也沒見過民間集市的熱鬧景象,不過她看了一會就有些受不了把窗關了。

    新鮮是新鮮,可是灰是真的好大,牛馬蹄子泛起的土塵簡直要讓她窒息了。

    “我們怎麼....”斯嘉麗想了想,覺得說“沒有死”好像太奇怪,就換了說法,“那吸血鬼不是說要殺了我們麼?”

    說到這里,她又開始後悔,自己怎麼沒有爭點氣,多給那個魔鬼劃一道口子出來。也是氣血攻心一時反應慢了的緣故,傷不了那個百毒不侵的怪物,好歹她也可以剪了他頭發嘛!打擊報復不限于一種手段,她就不信,把那吸血鬼剃了光頭,他還不跳腳不成?

    “也許他害怕了吧,”萊拉看樣子只顧著替她擦手,視線緊緊盯著斯嘉麗的手臂,“您可是帝國的公主呢....”她突然停頓,一副說錯話懊惱的樣子,不過斯嘉麗看不到就是了,“對了!您餓不餓?我現在就去拿些吃食進來。”

    “嗯,你去吧。”斯嘉麗收回手,把自己的袖子放下來,她猶豫了一下,說道,“今天不太合適,我們明早準備回帝都。”

    “ ——”的一聲,是萊拉撞到桌角的聲音,斯嘉麗被嚇了一跳,有些惱火,“你在搞什麼?!”

    “對.....對不起!”萊拉慌忙扶起桌子,“可是.....可是您看,您才大病初愈,不適合顛簸,我們還是在這里停留幾天,把身體修養好了再回去吧,反正錢也是夠的。”

    “我已經決定了!”斯嘉麗沉聲道,她想起不停要求她啟程的約瑟芬老師,心下又是不免刺痛,身體上的痛倒是不在意了,“況且我很擔心父王母後的安危,那吸血鬼....雖然可能只是他信口雌黃,但是我這一次出門太久了,再不回去他們也該著急了。”

    斯嘉麗說完,也不看萊拉還想說什麼的表情,扭頭轉向牆壁,單方面結束了話題。

    其實她沒有把話說完,一般來說,她這次偷跑出去,前前後後將近一個多月了,照道理上父王早該急了,就算沒有找到她,她也應該听到一些風聲才對,怎麼.....

    斯嘉麗按耐下心中的驚疑,看了眼貼著牆紙的牆壁。

    “..........”

    她堪堪壓下涌到嘴邊的尖叫,默不作聲的朝遠離牆角的方向挪過去。

    蜘蛛!!!

    好大一只蜘蛛啊!!!!!

    萊拉送來的飯很不近人意,銅制的托盤上還可以看到兩個袨部A這還是萊拉擦了許久的成果,一塊干得掉渣的面包,幾條帶油渣的培根,土豆濃湯沒有土豆,黃油塊薄得像是用尺子量過一樣。斯嘉麗審視果醬許久,把它推到一邊——她嚴重懷疑里面一塊草莓其實是蒼蠅的尸體。

    這樣的食物,別說是吃了,放在平時斯嘉麗光是看一下都覺得要瞎了眼,然而現在是非常時期,自然只能勉強自己吞下.....勉強個鬼啊!!!她推開餐盤,覺得自己的喉嚨要被粗糙的面包刮出血了,“萊拉!你就給我吃這種東西嗎?”

    “不.....殿下!萊拉不敢!”

    看到萊拉又忙不迭跪下,斯嘉麗揉太陽穴,“不是有錢的麼,你去買些好的,不用和我平時吃的一樣,起碼面包給我換成白面包。”

    萊拉哆哆嗦嗦看她一眼,才擠出一句話,“可是殿下....這里只買的到這種....”

    “你說什麼?!”斯嘉麗簡直要懷疑自己的耳朵。

    怕她不信,萊拉連忙解釋,“因為我們住的是平民旅店,所以只提供這種東西,但是如果去住貴族的旅店的話.....我們錢可能不夠,還要出示身份...”她的聲音慢慢小下去了。

    斯嘉麗沉默了,她明白萊拉不說下去的原因,即使不相信德古拉說的話,以防萬一,她們也不能冒冒失失地跑去跟別人說自己是公主,還是先打听下情況的好。

    “可是錢怎麼會不夠?我們不是帶了錢袋嗎?”

    萊拉望著斯嘉麗純良的眼神噎了一下,也是,這位大小姐怎麼會對金錢有概念呢。

    “這次出來帶的錢雖然不少,但是不夠用來維持殿下平時的消耗的,”萊拉費了好大勁才沒有說出奢靡這種詞眼,“比方說只夠吃得起十次左右紅酒燴牛排,或者只能買十二瓶雪梨酒.....”

    “也沒有肉桂糖霜卷嗎?”可憐。

    “沒有。”斬釘。

    “....隻果派也沒有嗎?”掙扎。

    “沒有的。”截鐵。

    斯嘉麗挫敗地趴倒在桌上,“如果約瑟芬老師在就好了......”話說出口,她自己就先愣住了。

    哪有什麼如果呢,約瑟芬老師早已長眠于那座吸血鬼城堡,而她連再見她一面的機會都沒有了。

    如果她沒有任性地跑出來就好了。

    驕傲的公主第一次體會到了後悔的滋味。

    “殿下....”萊拉望著臉上寫滿失落的斯嘉麗,不知該如何安慰。

    “我沒事,”斯嘉麗強打精神笑笑,“你陪我下去打听一下吧。”

    萊拉租的房間在四樓,最高一層,所以斯嘉麗听不到大廳的聲音,然而當她走到一樓,差點沒被嚇得腿軟。

    實在是太吵鬧了,放眼望去,大廳里叫叫嚷嚷的什麼人都有︰穿著沾滿泥土的鎧甲的佣兵團,鬼鬼祟祟穿梭在人群里的少年,斯嘉麗發誓她絕對看見少年從走過去的人身上掏走個錢袋,還有衣服上到處打著補丁的魔法師,和穿著暴露的可疑女人....斯嘉麗眼楮一晃就過去了,她曉得這是“那種女人”,貴族小姐一般是不被允許談論她們的,連看一眼都有失身份。

    “光明女神保佑!”一個胖胖的女人艱難地從人群中擠過來,“這位小姐醒啦?”

    斯嘉麗驚得後退一步,她也不想失禮啊,只是突然把一個髒的像泥里打過滾一樣的女人扔到她面前......誰都會嚇一跳嘛!

    你看看她裙子上還有破洞,還有那左一個補丁又一個污漬的圍巾,還有老天啊!她都不洗澡的麼?!

    反觀萊拉倒是坦然自在,“真的是謝謝你了阿姆大娘!殿.....小姐她已經好多了!”

    這位壯碩的大娘揮揮手,很爽朗得笑了,“哈哈哈哪里哪里,只不過是一些普通的藥罷了,便宜的緊,幸好那些貴族老爺不屑用這些土藥,否則哪輪得到我們這種平民小百姓!”

    斯嘉麗正東張西望一番,全然不知自己被罵進去了。

    “哦....哦阿姆大娘,你知不知道帝都的消息啊?”嚇得萊拉趕緊扯開話題。

    “帝都?”阿姆大娘突然變了神色,神神秘秘道,“現在帝都可不太平呢!”

    這句話成功扯回了斯嘉麗的注意力。

    萊拉也是緊張的表情,“怎麼說?”

    “唉我說不清楚!你讓約克布告訴你們吧!”阿姆大娘大手一揮,把一個矮矮小小的中年男子拉到她們面前,“約克布!給這兩位小姐說說帝都的消息。”

    “阿姆你扯掉我扣子了!”約克布大聲抗議,扶住他搖搖欲墜的衣領,“帝都現在亂得很勒,哪家小姐想知道啊?”

    他用一根髒兮兮的方巾束攏衣領,才上上下下打量起斯嘉麗和萊拉的緞面裙子,一邊拿牙簽剔牙,“嘖嘖嘖,有錢小姐嘛,怎麼想不開來住這種貧民窟?”

    斯嘉麗恨不得大聲附和他,但還是及時想起了主要目的,“阿姆大娘說你知道帝都的消息。”

    “帝都現在的事情誰不曉得!”

    “那麻煩你跟我們講講吧。”

    “喏!”

    約克布伸出一只手晃了晃。

    斯嘉麗疑惑不解,“呃...?”

    “錢啊!我約克布的消息能是免費的?!”約克布似是對她的不上道恨鐵不成鋼,“我說大小姐,你該不會是想空手套白狼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