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11.破碎

    斯嘉麗哪被人吼過,一張臉頓時漲得通紅,“你.....這是該對一個淑女的態度嗎!”

    約克布把牙簽一扔發出一聲嗤笑,“態度有個屁用,錢才是頂頂要緊的,”他說道,“你到底要不要打听消息啊?”

    “打听!我們打听!”眼看斯嘉麗要被氣得爆炸了,萊拉連忙掏出一枚銀幣,及時阻止約克布繼續說下去。

    約克布掂量掂量錢,才總算拿正眼瞧了她們,“我看阿姆對你們也不錯,就不坑你們了,告訴你們一些獨家消息吧,”他拉了把椅子坐下來,“最近帝都被攻略了,羅斯男爵篡位——你們都知道吧?”

    最糟糕的猜測被證實了。

    斯嘉麗霎時臉變得蒼白。

    約克布沒發現她的不對勁,自顧自說下去,“這個消息誰都知道,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他左右看看,神神秘秘地壓低聲音,“你說一個男爵,只有那麼小塊封地,他哪來的兵力和錢財攻打帝都?”

    “你....你快說啊!”斯嘉麗顫抖道。

    “催什麼嘛,”約克布不滿地皺眉,“我听說,他是和惡魔做了交易,逼死了老國王!”

    騙....騙人.....斯嘉麗仿佛被抽去了全部的氣力,完全是依靠著萊拉撐著她手臂才沒有倒下去。

    她現在已經什麼都不想听了,只想回到她的房間里,拿被子蒙住腦袋,好像那樣就可以自欺欺人的把一切都隔絕在她的世界外。

    偏偏約克布還在喋喋不休,“不光是國王,就連王後都難逃一劫呢!其實據說羅斯男爵,哦不,現在應該叫他新任國王陛下啦!國王陛下本打算放她一馬的,誰知王後在接到佩爾公主在西部失蹤的消息後,毅然從天鵝堡最高的鐘樓上跳了下去!”他講到激動處,還意猶未盡地砸吧嘴,“倒真是有膽量啊,要我說那佩爾公主也不是失蹤,說不定是羅斯公爵求了那惡魔,用什麼黑魔法把公主給神不知鬼不覺地殺了。”

    “什麼惡魔.....羅斯和惡魔做了交易?”斯嘉麗輕聲問道。

    約克布倒沒有發現她對“國王陛下”沒有用尊稱,態度很好地回答,“可不是嘛!據我朋友說,那天羅斯——國王陛下根本就沒有動他自己的騎士隊,是一群穿黑甲的兵隊攻的城堡,那些魔法師發出的攻擊對他們根本不管用!這不是惡魔是什麼?”

    然而斯嘉麗已經渾然不在听了,她的腦袋渾渾噩噩的,只有一個念頭充斥了全部。

    “我要回去.....”

    “啊?”

    “我要去帝都!”斯嘉麗抬起頭,眼楮亮的驚人,和她蒼白無色的臉頰形成鮮明對比。

    對啊....她現在在這里做什麼呢?為什麼要坐在這里,和眼前這個廢話連篇的平民浪費時間,明明有更重要的,更急迫的事情要去做。

    回去這個念頭,比在吸血鬼城堡時,比以往任何一個時候都要來的強烈。就好像一個溺水了的人一樣,這個念頭像求之不得的空氣,緊緊佔據了她的全部大腦。

    斯嘉麗像抱住一塊得以喘息的浮木,緊緊抱住這個念頭。

    從病愈以來那種迷茫的狀態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清晰目的︰她要回去,回到那生活了十六年的帝都,回到有著美麗清晨的城堡,回到她那被細細天鵝絨覆蓋的臥室......

    就好像離了母親的小羊要回到羊群那樣理所當然,她也要回去,仿佛這樣又可以重新躲避于庇佑之下,再沒有東西可以傷害她了。

    “你在說什麼傻話喲!”一陣毫不留情的大笑打斷她。

    斯嘉麗錯愕地瞪著哈哈大笑的約克布。

    “回去?哈哈哈哈!”約克布仿佛斯嘉麗說了一個絕世大笑話一般,“小姐啊,你是不是沒睡醒啊?”

    “現在諸侯領主們都自掃門前雪,誰趕著去趟這趟渾水!更不用說我們平民百姓啦,去帝都的道路都被封鎖了,大家都急著逃出來,免得卷入戰爭掉了腦袋,誰還想去帝都哇!”

    許是斯嘉麗的表情過于絕望,這個嘴不饒人的男人也不得不放緩了語速,以免刺激到斯嘉麗,吶吶道,“你要是真想去帝都,等過了這陣風頭也不遲啊.....”

    這句話像一句最為重烈的一擊,狠狠打在斯嘉麗抱著僥幸的心上。

    “不.....沒事的,謝謝你了.....”斯嘉麗擋開萊拉攙扶她的手,輕聲道,“我....我有點不舒服,先回去睡了....”

    “小姐....”萊拉擔憂地看她。

    “我沒事,”斯嘉麗勉強勾起嘴角,卻發現沉得像壓了塊石頭,“你還沒有吃飯吧,先不用急著回房間,去吃點東西吧,我....我自己先睡了。”

    說還沒說完,她就急急回頭,三步並作兩步地上了樓梯,把不知所措的萊拉和納悶的約克布拋到身後。

    一回到房間,她就猛的甩上門,把身後那要掀開屋頂的熱鬧都攔之門外。

    該怎麼辦....斯嘉麗跌倒在地,望著桌上搖曳的燭燈發呆。帝都回不去了,約瑟芬老師沒有了,就連父王母後都離她而且了,一時間這世界上仿佛只剩下她一個人,他們都拋下她了.....

    她靠在門上枯坐了許久,久到腳發麻了都沒有動彈,直到一陣敲門聲傳來,斯嘉麗才像被驚醒一般,茫然抬起頭。

    “斯嘉麗小姐,是我阿姆啊,”門外傳來阿姆大娘略帶擔憂的聲音,“我好像看到你臉色不好,是不是熱度又上去了?萊拉小姐也真是的,叫我不要來看你,這怎麼能不看呢!發燒搞不好會落下病根的...斯嘉麗小姐?斯嘉麗小姐你在听嗎?”

    “我....我沒事...”斯嘉麗急促打斷她,“我沒事的,您忙您的吧。”

    她捂住嘴,堵住翻涌上來的一聲哽咽。

    原本一顆疼痛到麻木的心,在听到阿姆大娘一聲“斯嘉麗”後突然開始猛烈作痛。

    不知是沖擊過大,還是沒有親身經歷,那听來的一切對于斯嘉麗來說就如同他人的故事一樣,她甚至隱隱期盼這都是一場可怕的噩夢。

    直到這時,那由約克布口中述來的,像是隔著霧的事實,才突然掀開它的面紗,擺到遂不及防的斯嘉麗面前。

    像是一個被敲碎美夢的孩童一般,她驚愕地,絕望地發現,再也沒有人會叫她佩爾公主了。

    沒有人會替她穿上綢面軟羊皮的高跟鞋,沒有人會攙著她走過漫長的宮廊,沒有人會在她看書睡著時用小教鞭在她手心輕輕打上一擊。

    那個公主,那個被極盡寵愛的女孩的一切,那些愛著她的人們,從此都將被遺忘,由新的帝國所掩蓋。

    直到這時,她才撕心裂肺,痛徹心扉得哭出聲。

    門外的阿姆大娘一下子慌了神,想要進門的要求卻被拒絕了。

    斯嘉麗用手捂住臉龐,即使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卻還是支撐著婉言謝絕了阿姆大娘的好意。

    因為母後說過,身為一名高貴的公主,不管何時何地,都應該自恃身份,不可做出有失儀態的舉動。

    所以不管再怎麼悲痛欲絕,也絕不能在人前哭泣。

    ********************************新年分割線*************************************

    新年特別番外︰

    檸檬君︰今年是大年三十!各位都來說說自己新一年的目標吧!首先有請第一位嘉賓——原公主斯佳麗小姐!!!!

    斯佳麗︰原公主就別加上去了......咳咳!新的一年里,希望我能成功拔下德古拉公爵的牙做成項鏈,剔光他的頭發做成假發,再割下他的腦袋當皮球踢.......

    檸檬君︰卡——!我問的是新年目標不是白日夢!(擦汗)好吧下一位!

    萊拉︰希望新的一年里能長高!

    檸檬君︰真是可愛天真的目標呢!好的有請下一位!

    約瑟芬老師︰希望能找到志同道合的異性

    檸檬君︰看來單身問題果然還是普遍民眾的首要問題呢?感謝約瑟芬老師非常現實的發言!下一位!

    金︰希望能把芬克斯那張煩人的嘴縫起來

    檸檬君(不停擦汗)︰卡——!我們這是未成年頻道!宣揚暴力可是要被封的!下一位!

    德古拉公爵︰希望新一年大家能叫我尊貴的公爵,拒絕大蝙蝠、老蚊子等侮辱人格性稱呼

    檸檬君︰真的是很有針對性的發言呢!現在進入下一環節——發壓歲錢!請各位拆開各自的紅包,並且公布具體的金額∼

    金︰600

    約瑟芬︰300

    萊拉︰2.....2000!!!

    斯佳麗︰等等!為什麼我只有一個硬幣?!

    檸檬君(冷漠臉)︰根據帝國相關規定,給予皇室成員過多金額會被認定為違法賄賂行為,請您諒解。

    斯佳麗︰!!!!

    檸檬君︰好的以上就是我們的特別環節!觀眾朋友們我們下期.....

    德古拉公爵︰等等,為什麼我沒有壓歲錢?

    眾人︰閉嘴!你一個上千年的老妖怪要什麼壓歲錢!不害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