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12.造訪

    她哭了很久很久,久到眼楮都哭疼了,竟然就這樣靠著門板生生睡了過去。

    然而沒過多久,因為自中午以來便滴水未進,斯嘉麗又被自己給餓醒了。

    她的腦袋還昏昏沉沉的有些發疼,斯嘉麗迷迷糊糊地揉著眼楮,目光往窗台一掃,差點沒把自己嚇死。

    不知何時,窗沿上竟斜靠著一個巨大的身影,因背光的緣故,斯嘉麗看不清他的臉,只能通過傾斜而下的月光勉強看到來者有個尖尖的下巴。

    “醒了?”那人帶著笑意問道,聲音居然莫名有些熟悉,斯嘉麗想起自己以前有個很喜歡的鐲子,敲撞在大理石面的桌上便是這樣好听的清脆聲音,“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嚇到你了?”

    斯嘉麗很冷靜。

    事實上,她既沒有尖叫,也沒有驚慌失措,而是很果斷地拎起桌上的花瓶砸了過去。

    德古拉︰“.......”

    他側身躲過那個花瓶,用兩根手指將它勾住,隨手放在一邊。

    “怎麼一上來火氣就這麼大呢?”

    “你這個變態!你還過來干什麼!還不快給我滾!”斯嘉麗像一只被吹響的小號一樣激烈大叫起來,“你.....你怎麼敢出現在我面前!”

    似乎仍不解氣,她又一股腦扔過來好多東西,杯子,書,甚至還有一只羊毛筒襪,全都被公爵大人一一接住了,見自己砸不到他,這讓斯嘉麗更為惱怒,她一邊怨恨自己丟出的東西都被德古拉公爵抓住了,一邊又埋怨自己現在的樣子活脫脫一名潑婦,還偏偏被最討厭的人看到了,一來二去的心生委屈,竟硬生生把自己的眼淚又給氣憋出來了。

    “你....嗚.....怎麼會有你怎麼討厭的人.....”斯嘉麗拼命用手抹去臉上的淚水,覺得自己這幅樣子太傻,卻偏偏又止不住眼淚,矛盾心急之下反而眼淚流的越發洶涌澎湃。

    德古拉公爵也很頭疼,他還什麼也沒說啊,怎麼這小公主哭的像是天塌了一樣?

    “你先別哭,再哭明天臉會腫的和豬一樣的。”

    “你.....嗚....你才像豬!嗚......嗝!.....你全家都是豬!”斯嘉麗哽咽間,還艱難地打了一個嗝。

    被迫換了一個種族的公爵感覺自己的耳朵要被轟炸成渣了,只好舉白旗投降,“好啦,再哭把其他人吵醒的話,事情會變得更復雜不是嗎?你先別哭了,要不然你再砸我一下,我保證不躲?”

    然後他被斯嘉麗迅速懟回去了,“誰稀罕!而且我想哭就哭!他們睡不著是他們自己的事情!”

    以前只要她心情不好了,所有人都會放下手上的事情先來安慰她,遞蜜餞的遞蜜餞,送毛巾的送毛巾,甚至還有一支專門的雜耍團來表演特技哄她開心。

    只不過現在斯嘉麗哭了許久,眼前除了那可恨的吸血鬼盯著她看,就沒有別的人來觀賞她了。

    又過了一會,斯嘉麗漸漸止住哭泣了,她其實還想再多哭一會,因為看的出來,德古拉公爵雖然表面上態度溫和,但是偶爾攢起的眉頭和眼里一閃而過的不耐都說明了他其實很厭煩她的大哭大鬧,要不是眼楮痛得一滴眼淚都擠不出來了,斯嘉麗絕對不介意多膈應他一會的。

    隨後樂天派的小公主甚至在止住眼淚後,還不忘習慣性地安慰自己,德古拉公爵是吸血鬼不是人,自己哭的樣子被看到了也不算違背母後的教誨。

    這算是她為數不多的優點之一了。

    “不哭了?”

    德古拉公爵好整以暇地看著斯嘉麗,“我以為你看到我後會有許多問題想問我,而不是坐在那里拼命大哭。”

    斯嘉麗敏感地感覺到他想要說什麼,她快速兩手一撐地站起身,轉身想要開門。

    德古拉公爵哪會讓她如願?只是眼楮一眨的功夫他就瞬移到斯嘉麗面前,高大的身影不偏不倚擋在門前。

    “走開!”

    “害怕了?”

    斯嘉麗咬牙:“我有什麼好怕的?!”

    “那你為什麼要急著走?”即使看不清他的臉,斯嘉麗也能感覺到德古拉公爵的視線投在她臉上,細細審視她的神情,“你不想知道我怎麼處理你的老師的尸體嗎?還有你父母的消息?”

    “閉嘴閉嘴!”斯嘉麗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跳起來,如果說先前她還是噓聲漲勢,那麼現在她臉上的害怕完全是顯露無疑了,“你干什麼老纏著我!快走開!這里不歡迎你!”

    “那麼害怕听到他們的消息嗎?”

    “我沒有害怕!”

    “那為什麼不讓我說下去呢?”與德古拉公爵柔和皎好的臉龐相對的卻是他平淡甚至有些冷意的語氣,“是因為怕我說出了真相,你心里抱有的僥幸便無以繼存了嗎?”

    斯嘉麗額上冒出了汗,卻死梗著腦袋嘴硬,“我听不懂你說的鬼話。”

    而事實上,德古拉公爵說的一點也沒錯,現在斯嘉麗感覺他就像拿了一把小刀,精準到甚至有些殘忍的,把她的心破開來,將她那天真愚昧的小心思大白天下。

    德古拉張了張嘴,但他即將脫口而出的話卻在看到斯嘉麗的神情後,鬼使神差地停住了。

    那是怎樣一張臉啊。

    從他遇到斯嘉麗以來,這位任性到有些無法無天的小公主什麼樣的表情他都見過了,從她走進城堡時的探頭探腦到看見約瑟芬的遺體,甚至在他掐住她脖子時,斯嘉麗的臉上都沒有透出過一絲示弱。

    然而現在她的臉上卻分明寫滿了驚慌失措,甚至還帶了些許卑微的祈求。

    祈求他不要撕破她裝飾出來的活力,不要將可怕的現實展示在她面前。

    就好似他將一個孩子生生扯入一個她害怕著逃避著的噩夢。

    于是那即將脫口而出的話也就突然一個急轉彎,“你餓了嗎?”

    “哈?”

    斯嘉麗也沒有料到他會突然地問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目光呆愣地看向德古拉伯爵。

    然後這位一向像是戴了一副笑臉面具的伯爵大人居然露出了一絲懊惱的表情,雖然只有一瞬,斯嘉麗還是清清楚楚看到他眼里閃過的不自在。

    然後......

    然後伯爵一把攬住她的腰,直接從窗口跳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

    要死了要死了!

    這是四樓啊啊啊啊啊!

    “你干什麼啊!!”斯嘉麗條件反射摟住德古拉公爵的脖子,好吧,掐住他的脖子。

    “松手。”

    “你當我傻啊!松手我就要摔死了!”

    “撲通——”公爵松手,斯嘉麗五仰八叉地倒在地上。

    “你!!!”

    “你想我一直抱著你嗎?”公爵笑眯眯地看著她。

    自然是不想,斯嘉麗默默把張口即出的指責咽下去,再默默從地上爬起來。

    “走吧。”公爵往前走兩步,示意她跟上。

    切——臉夠大,自封公爵還真給你喘上了!

    一點給公爵面子的意思都沒有,斯嘉麗轉身朝旅店的方向走去。

    隨後她只覺兩眼一花,人已經趴在公爵背上了。

    “你!這樣成何體統!放我下來!”

    這.....這種不雅的姿勢!她的襯裙都露在外面了!

    不反抗給你看,你還當我是病貓了?!

    斯嘉麗覺得滿腔的血都涌到頭頂了,她下意識雙手合攏聚起一小朵火焰,想要襲擊公爵的後頸,卻被公爵兩根手指摁胎死腹中。

    “老老實實待著,否則把你扔到狼人堆里。”

    “哈!你以為我會傻兮兮的信你嗎!哪會有狼人這種東西!”

    “哦?你想看看?”

    當然……不想......

    對上德古拉公爵似笑非笑的眼神,斯嘉麗立刻就像被錘子打過一樣,耷拉著腦袋癟了下去。

    吸血鬼的速度就像風一樣快,斯嘉麗掛在公爵背上,只覺得他幾個縱跳,那間小小的旅店就被甩在了身後。當她從飛速變化的風景中回過神來時,兩人已經站在了一個熱鬧的飯館前。

    雖然已是深夜,飯館內倒也算人來人往,人們都在注意自己的酒杯——或那用頭巾將自己頭發裹起來的女老板的芊芊細腰,誰都沒有注意到這詭異的二人組。

    除了靠在內座的一個少年。

    “噗——!”

    金一口酒全部貢獻給了牆壁,他哧哧咳嗽著,不敢相信自己眼楮一般猛看門口兩眼。

    他喝太多了嗎?怎麼會看到大人和那勞什子公主的身影?

    金曉得自從放走斯嘉麗後,德古拉公爵就一直耿耿于懷,心心念念要扳回一城。

    雖然他也不懂大人在糾結什麼,但他沒有想到自家大人會直接上門去找茬。

    也不對.....雖然大人不願意承認,但是他的勝負欲一向很強,曾經和狄修斯侯爵進行過誰能一口氣喝下最多的葡萄酒等諸如此類的無聊賭注,他記得雖然是大人贏了,但大人一等狄修斯侯爵被人扶回去後就立刻讓他們把地窖里所有葡萄酒都倒了,後面連著幾個禮拜連看到莉莉絲供上的鮮血都會臉色大變......

    這樣一想,也許大人因為沒能讓公主示弱討饒而耿耿于懷,才特意帶她來這種魚目混珠的地方給她找不痛快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