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13.偶遇

    金抱起酒杯,把自己的身體藏在一名喝醉的大漢身後。

    從大人一進門便發現了他的存在。但好在大人沒有理他的打算,德古拉公爵只是淡淡掃他一眼後,就帶著公主坐到一個較為清淨的角落。

    金松了口氣,他還不想渾水。

    另一面,斯嘉麗捏著鼻子嫌棄地往里挪了挪,好躲避隔壁桌的人身上傳來的酒氣,一邊憤怒地嘶嘶說道,“你帶我來這種地方干嘛?!”

    德古拉公爵不理她,揮手叫來店員後,他用兩根手指拎起菜單,淡定看了兩秒,目光又移向隔壁桌,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後,對女店員說,“把他們菜都照樣給我們上一遍。”

    “啊?”充當服務員的女孩子年紀不大,許是沒見過這種豪邁的點菜方式,她愣了兩秒後才拿起炭筆開始記,“好.....好的,請問就這些對吧?”

    “嗯。”

    待女孩拎著那張滿滿當當的紙跑向廚房後,一直乖巧裝淑女的斯嘉麗立刻亮出她的小尖牙,“你到底想要干什麼?!”

    說來也奇怪,明明她那麼在意自己的淑女形象,一踫上公爵就立刻把那些條條框框忘諸腦後。

    公爵終于沒有再無視她,“不是問你餓不餓嗎?”

    “我!不!餓!而且我也不要和你一起吃飯!”斯嘉麗幾乎是從嘴里磨出這幾個字。

    這很奇怪好嗎,為什麼她會和這個逼死她老師,還差點一度掐死她的惡魔其樂融融地坐在一間滿是酒鬼的地方吃飯?

    “咕——”

    誰知好死不死,她的肚子在這個時候發出一聲抗議。

    公爵笑眯眯的看著她。

    斯嘉麗大澹  ξ孀《親櫻 槿醯亟票紓 安皇恰我這是之前吃太多有點鬧肚子!”

    “恩,絕對不是你肚子餓了。”

    “你!”

    听出公爵話語里的取笑,斯嘉麗想要抗議,誰知這時剛好服務員端著菜上來了,她只好暫時收起自己張牙舞爪的表情。

    一道....兩道....三道.....

    斯嘉麗看著女孩子把菜堆滿整張桌子,最後吃力地把兩大杯詭異泛著泡泡的金黃色液體放在她手邊,對她笑笑走掉後,整個人沉默了。

    她該不會是來到了非人類的集中地吧?為什麼這些菜她都沒有見過呢?

    她想起自己每次用餐時,侍從都會替她倒好一罐加了蜂蜜和果露的牛奶,還有烤羊腿和黃油烤魚,各式各樣的澆了糖漿的新鮮水果和一大籃加了白脫油的面包。

    可是....誰能告訴她那左手邊固體不是固體,液體不是液體的米黃色糊狀物是什麼?听服務員介紹好像是什麼“粥”,還有那一小碟干巴巴的肉,有這麼小的禽肉嗎?他們為什麼不抓只火雞呢?而且這里的人都不喝葡萄酒的嗎?啤酒是什麼東西?現在流行的飲品?

    她茫然地看著德古拉公爵,發現後者雙手交叉,胳膊肘撐著桌子正看著她。

    “你不吃?”

    雖然德古拉公爵只是語氣平平地問了一句,斯嘉麗發誓她絕對听出了威脅的含義。

    斯嘉麗艱難地咽了下口水,用勺子撮起一點粥,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

    .....光明女神在上!她以為之前萊拉給她的那頓就夠難吃了,原來這還可以創造新高度的啊?

    她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端起酒杯想要借水把那奇怪的口感沖淡,剛把泛著泡泡的液體含進嘴里,一股意想不到的氣泡卻沖上來,刺激地她猛打一個噴嚏!

    一直在旁邊觀察的金捂住臉。

    就知道會出意外....主人根本不了解普通百姓和貴族在飲食方面的差異,可憐那小公主被啤酒刺激地猛打好幾個噴嚏,鼻子都泛紅了。

    他躊躇片刻,還是決定替主人解圍。

    “沒見過喝啤酒還會喝成這幅樣子的人,”金走過去,斜著眼白了斯嘉麗一眼,“貴族小姐和我們就是不一樣,這種平民的粗食怎麼入的了您的眼。”

    “是你!”斯嘉麗驚訝看著他,被她揉的紅彤彤的鼻子看起來有點搞笑。

    公爵仍舊不語,只是坐在那里充當壁畫,嘴角抿成一條筆直的線。

    金暗暗擦汗,招手又叫服務員過來,快速在菜單上點了幾下,“就這幾個,還有甜酒多放些牛奶。”

    終于听到一個自己知道的單詞了,斯嘉麗精神一振,說她不餓是假的,畢竟她連早飯也只是寥寥吃了幾口,到現在胃都餓的有些抽痛起來。

    許是看在德古拉公爵和金秀色可餐的臉蛋上,比起其他桌的客人大聲嚷嚷抱怨上菜慢,這家小酒館的服務員很快幫他們把菜都上齊了。雖然仍舊比不上斯嘉麗以往的精雕細琢的美食,那盛在木碗里的牛肉,土豆泥和散發甜味的牛奶倒也令人食指大動。斯嘉麗早已顧不上儀態,舀起一勺土豆泥立刻放入嘴中,當絲滑中帶著一點奶香的土豆泥滑入她腹中後,她才滿足得眯起眼。

    德古拉公爵用手撐著下巴,目光里帶起一絲隱隱約約的好奇,好像坐在對面大快朵頤的斯嘉麗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而是一只珍稀動物一樣。

    主人的老毛病又犯了,金撇嘴,雖然他嘴上不承認,但在狄修斯侯爵的影響下卻對人類世界抱有很大的興趣。可是偏偏他還要表現出一副不在意的神情。

    金對此表示不屑並且很想翻個白眼,但他怕主人揍他,也只好看著斯嘉麗吃飯。

    斯嘉麗再怎麼餓,在兩人炯炯有神的視線下也吃不下東西了,她咽下一口牛肉,覺得那一小團肉在自己的喉嚨口難分難舍,只好硬著頭皮開口,“你們不吃麼?”

    金發出一聲冷哼,“你叫吸血鬼吃人類的食物?我們不需要吃東西,當然,如果你不介意分給我們一些‘合適的食物’,我想主人會很願意與你共進晚餐。”

    合適的食物……

    斯嘉麗目光從金的臉上滑到德古拉公爵的嘴角,後者剛好彬彬有禮向她一笑,露出嘴里的兩顆尖牙。

    斯嘉麗︰“!!!!!!!”

    她再也不敢多話,埋著頭一通猛吃。

    吃太多的後果是,她積食了。斯嘉麗抱著肚子痛苦地□□,倒也沒計較德古拉公爵倒提著她的衣領把她帶回了旅館。直到兩個吸血鬼離去,她躺倒在床上才迷迷糊糊想到,德古拉公爵為什麼好端端的要來找她,還莫名其妙帶她去吃飯……

    困頓的思緒不允許斯嘉麗想太多,一晃眼的功夫,她已沉沉入睡。

    窗口處,那原本已看不見身影的兩個吸血鬼又去而復返。

    “主人……”金忐忑地看向德古拉公爵,說到底他還是個孩子,對自己喜怒不定的主人還是抱有一絲恐懼。

    就好比主人曾經那麼想殺掉斯嘉麗,現在卻站在她的床頭,高大的身影甚至讓他有一種像是沉默守護公主的石像的錯覺。

    然而幾天前主人卻差點扭斷她的脖子。

    他真的是一點都猜不透主人的心思。

    德古拉公爵看向斯嘉麗沉靜的睡容。和她平時張牙舞爪的樣子不同,她熟睡的樣子乖巧極了,像只听話的貓咪,甚至帶了一絲稚氣,散開的亞麻色長發像是水中彌漫的海草,映襯她的臉越發白皙起來。

    他伸出手,金以為主人要觸踫女孩嬌嫩的臉龐,結果下一秒,公爵兩根手指一拉,把斯嘉麗的嘴巴扯開來。

    金︰“!!!!!”

    主人在做什麼??!!

    德古拉公爵慢吞吞地像檢查牲口的牙一樣看看斯嘉麗的口腔,喃喃道,“也沒有很尖利啊……”

    他想起之前斯嘉麗為了反抗咬過他一口,現在手臂上還有兩個淺淺的小圓坑。

    金淚目,他不想主人英明神武的形象在他心目中倒塌。

    “金…..”德古拉終于收回手,又突然問他一個听起來很匪夷所思的問題,“你以前哭過嗎?”

    沒有想到會被主人問這種問題,金愣了下才回答,“當然哭過。”

    在他還身為人的短暫歲月里,眼淚曾是一個很有用的道具。他曾經偷竊時被捉住過,在那個小鎮,偷竊是要被砍去雙臂的,為了騙過那可怖的屠夫,好逃過偷竊法,他拼命掐著自己的胳膊,硬生生擠出了兩滴鱷魚的眼淚,編造出家中老母病重,自己不得已去偷東西給母親的鬼話。

    然而屠夫的回答卻是一頓劈頭蓋臉的毒打。

    遇到德古拉公爵時,他已餓了三天,全身軟綿綿的毫無力氣,每走一步都眼冒金星,死神的氣息從來沒有那麼近過,似乎下一秒他就會被死神的鐮刀無情地收走生命。

    然後德古拉公爵拯救了他。他把自己的血賜給了金,讓他褪去那軟弱的皮囊,成為一名強大的暗夜強者。

    他有多恨人類,就有多感激公爵。

    然而如果不是那一夜,那一場戰爭,那個女人伸出的手,金還可以自欺欺人的將滿腔的怒火與憤恨全部傾泄在人類身上。但是他錯誤地估計了自己,認為自己可以像主人——一個真正強大的吸血鬼那般,不放任自己的感情控制自我。

    然而他錯了。

    不管怎麼變化,在他的內心深處,他還是呢個軟弱的人類孩子,只要別人給了他點溫暖,他就會死心塌地。

    明明自己曾經那麼恨人類,然而只不過是僅僅一個人,在恰好的時機做出了恰好的舉動,就讓他推翻之前所有的成見,轉而開始幫助人類。

    “我們的金真是個好孩子呢,要不是親眼看到主人咬了你,我都要懷疑你是不是吸血鬼了。”在金再一次拒絕喝人血而是殺了一頭牛來取代後,芬克斯笑眯眯地打趣他。

    金冷冰冰地舉起還沾著血的刀,“閉嘴,否則把你舌頭割下來。”

    “唉我好怕啊~”芬克斯賤賤的說著,倒不再打趣他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