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14.夢境

    “金?”

    主人的呼喚把金的思緒拉回來,他連忙應道,“什麼事?主人?”

    “你說她為什麼總是哭呢?”

    “她”指的是誰,答案不言而喻,金想了想,不太肯定道,“也許她很傷心很絕望,所以才總是哭吧?”

    金把自己代入斯嘉麗的處境想了想,覺得面對家破人亡的慘境,自己若還是個人類,估計也會像小公主那樣無助吧,“一般人類在很傷心的情況下會哭泣,公主大概是覺得自己的人生失去了希望吧?”

    他忐忑不安地說完自己的答案,公爵卻沒有再接著問了。

    失去了希望嗎?

    公爵松開手,可是為什麼他卻覺得不是這樣呢?

    莫名的,他有些無法想象變得絕望的小公主。

    她看起來總是那麼生機勃勃,即使再怎麼難過,只要稍微干涉一下,便能讓這個女孩很快轉移自己的注意力,重新精神抖擻起來。

    “走吧。”

    得了主人的旨意,金立刻從房間里唯一的窗口跳了出去。

    德古拉公爵原本也打算跟著金出去,但他目光掃到小公主時卻停住了,他頓了頓,走上前去,把她露在被子外面的胳膊放了進去。

    房間里只剩下兩人,一睡一醒,一生一死。

    德古拉公爵不知出自什麼原因,明明天就要亮了,他也應該回黑森林了,可是沒有來由的,他就想在這里多待會。

    回去也沒有有趣的事情。

    他想起城堡里那雞飛狗跳的三人,決定在這里稍微享受難得的清淨。

    不過也僅限于斯嘉麗醒來前。

    就在這時,他感到自己的手指被抓住了。低頭一看,原來是斯嘉麗睡夢中下意識抓住了他。

    她的手指有些出汗了,黏黏的扣住他的指節處,素來有潔癖的吸血鬼立刻想要抽手,誰知剛一動,少女立刻帶著哭腔夢囈了一句,“等等......”

    德古拉公爵一驚,斯嘉麗嘴里吐出的剩下半句才讓他放下心來,“母後.....”

    原來做夢了。

    他沒有猶豫,很果斷把自己手從八爪魚的掌控中解救出來,末了,還夾起斯嘉麗的裙子擦擦手。

    而斯嘉麗失去了“母後的手”後,兩只手不甘地掙扎兩下,孤零零的垂下去了。

    隨後德古拉公爵就看到這個小公主兩扇長長的睫毛顫了顫,流下兩行晶瑩的淚珠。

    她簡直像個一擠就能出水的海綿。

    公爵如是想,不就是不給她拽著手,至于嗎?

    剛剛也是,一個人哭了那麼久,他听著都嫌累,難道人類都喜歡哭嗎?

    說起來第一次遇到金,他也在哭,一張臉髒兮兮的,臉上的污泥被淚水沖刷成一道一道的。

    公爵默默地一邊看著斯嘉麗淌淚花,一邊開始思考這對于他來說不失為世紀難題的問題來。

    *************************************************

    斯嘉麗做了一個夢。

    夢到她回到了五歲,正在後花園里玩。然後她看到一個坐在池邊哭泣的女人,女人很好看,比她的母後還要好看,可是她的手受傷了,流出來的鮮血是那麼紅,刺得她眼楮疼。

    斯嘉麗奇怪自己怎麼會做這種夢,她記得那時她還年幼,絲毫沒有戒心地幫那個神秘女人包扎傷口,她甚至處于好奇還舔了舔粘在手上的血,隨後便被聞訊而至的母後斥責了。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母後發那麼大火,她被嚇到了,呆呆的連哭都哭不出來,耳朵里只剩下母後威嚴的聲音“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你的性命!身為公主,最基本的職責就是要時刻保持警惕心,不得與可疑之人來往!”

    想到這里,她又傷心了,這麼多年過去了她還是沒有半點長進——和可疑的吸血鬼去可疑的酒館吃可疑的食物。

    隨後畫面一轉,那喋喋不休的母後和哭泣的小女孩不見了,原地只剩下一個女人站在那里,臉上有著細細的皺紋,被精心掩蓋在妝容之下,一襲得體的高襟長裙,高高挽起的雲鬢長發服帖地束在腦後。

    斯嘉麗立刻挽起裙子奔向她,像一只歡快的小鳥撲進鳥巢,“母後!!”

    艾斯德爾皇後寬容地張開雙臂,將她攏入懷中,“還是不懂穩重。”

    斯嘉麗滿肚子的話急吼吼地都一股而上,“他們說帝國覆滅!父王和您都走了!還有吸血鬼......還有約瑟芬老師!”

    她說的顛三倒四,害怕母後听不懂又再復述一遍,誰知說的沒有絲毫邏輯性,讓人更加難以理解。

    幸好艾斯德爾皇後臉上露出一個了然的表情,斯嘉麗心下一松,可是皇後下一句話又把她的心掛在了懸崖高空處,被冷颼颼的大風鞭刑,“我們的確死了。”

    斯嘉麗從她母親溫暖的懷抱中抬起頭,驚慌失措,“不!這不可能!”

    艾斯德爾皇後不言語,只看著她,看到斯嘉麗不由自主低下了頭,她才道,“但是我的孩子,你心里是明白的吧,否則我們也不會在此相見。”

    “這.....這只是一個夢!”

    “是的,一個夢,”皇後輕嘆,“但誰又能否定夢不是真實呢?”

    “可是....可是我還沒有做好準備,離開了你們,我什麼都不會做啊....”斯嘉麗惶惶道,而她的母後卻始終一副淡泊的表情,好像斯嘉麗的恐懼也不能讓她情緒起伏,這讓她忍不住惱火起來,“你們不能這樣!你們不能丟下我一個人!”

    艾斯德爾皇後只是伸出手替她梳理有些亂的頭發,卻被斯嘉麗揮手打開了。

    “你們太過分了!”她鼻子和眼楮紅通通的,看起來下一秒又要哭出來了,“您和父王說過要陪我一輩子的!”

    “佩爾,你听我說......”

    “我不要听!”斯嘉麗憤怒地嚷嚷,“您根本就不在乎我!他們說....他們說听到父王的死訊後您就自縊了!您難道沒有想過我嗎?”

    “那是.....”

    大滴大滴的眼淚順著斯嘉麗的臉龐滑落,“我又不會掙錢,你們都走了誰來照顧我?”

    “佩爾,”艾斯德爾皇後溫柔地替她拭去眼淚,“你總要離開我們,一個人試著活下去的。”

    “一……一個人嗎?”斯嘉麗哭著拽住皇後的衣袖,“母後…..可是我一個人能做什麼呢?!我沒有辦法養活自己的啊!”

    “你這孩子…..”皇後嘆口氣,摸摸斯嘉麗的頭,“是我們不好,過于寵溺你了,結果讓你變得對我們太過依賴。”

    “我喜歡和父王母後在一起不好嗎?我希望永遠和你們在一起啊!”

    斯嘉麗還要說什麼,皇後卻打斷了她,“孩子,你听我說……”皇後話一頓,突然加快語氣起來,好像有什麼逼迫著她一樣,“你一定要振作起來,接下來的路還很長,你要一個人走下去!”

    “什麼?等等!母後您怎麼了?!”

    斯嘉麗驚慌失措地發現,她的母後從腳底開始化為一片片的碎片,碎掉的部分很快融化成一點點的塵埃,消散在空氣里,而她很快也抓不住的呢只袖子了——它也飄散而去了。

    “時間不夠了!”皇後的聲音里終于透出了一絲急切,“佩爾,雖然對你來說會很辛苦,但你一定不要放棄,要勇敢地活下去!”

    “可是!等等啊母後!”

    像被打壞的玻璃雕塑一般,皇後的身影一塊一塊碎裂,漸漸淡去,只剩下一雙明亮的綠色眼眸,她張張嘴,“佩爾,不要害怕,因為你還有….”然而沒有等她說完,皇後便徹徹底底消失在了空氣中。

    “母後!!!”

    斯嘉麗伸出雙手想要擁住她的母親,卻已無濟于事,呢個帶給她溫暖的人已經不在,整個空間里只剩下她一個人,一望無際的地平線延伸到遠方,一切都是那麼寂靜,冷清的可怕。

    “不…不要啊…..”

    “求求您……求求您不要走……”

    她倒在原地痛哭流涕,整個小小的身軀團成一團,像個受傷的小獸。

    “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我不想一個人啊……”

    然而無論她怎麼哀求痛哭,那個溫柔的聲音也沒有再響起過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