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15.出門

    今天會是忙碌的一天。

    萊拉面對鏡子調整自己衣服上的頂針,她總是會被這些小東西戳到。

    她一邊重新抽出那根不听話的針,一邊想到,殿下這幾天一直沒有出房間,也不許她去打擾,所有的飯菜都只能放在門口,不可以進房間。

    不過她也會下來幫忙,做些簡單的活,比方說端端盤子,或者幫櫃台的女孩子發發房間鑰匙。

    只不過不管做什麼,斯嘉麗都顯得死氣騰騰的。有一次萊拉甚至看到斯嘉麗在收拾桌子時,被一根骨刺劃傷了手指,血流了滿手,但是這個素來怕痛的小公主居然連疼都沒有喊,只是呆在原地愣愣看著自己的手。

    萊拉終于放心不下,接過斯嘉麗的活,讓她呆在房間里再修養一段時間。

    一開始阿姆大娘還擔心她,過了一個禮拜後便忍不住了。

    “你姐姐怎麼了?”她逮住一個機會,在廚房後邊抓住了落單的萊拉,“感冒那麼久也該好啦!怎麼能把事情都交給妹妹做呢?姑娘家不能這麼懶!”她們對外宣稱是一對姐妹,現在“姐姐”成天躲在房間里,“妹妹”不辭辛苦任勞任怨,這才有了阿姆大娘的打抱不平。

    因為擔心錢不夠用,在付了三天的住宿費後,萊拉就表明自己願意幫忙做事來抵消費用,阿姆大娘當然樂見其成——畢竟一個干活麻利,廚藝絕贊又不抱怨的勞動力還是很難找的,她甚至還會每天給萊拉十個銅幣當做額外的工錢。

    這幾天萊拉已經被阿姆大娘抱怨的耳朵都要起繭了,但她素來逆來受順,對于公主的尊敬與憧憬的心態也一時無法調整,只是覺得斯嘉麗不僅失去了家人,還沒了以往的富貴生活,消沉一會也是理所當然的,而她當然要盡一個侍女的責任照顧好她的殿下了。

    “姐姐還是覺得身體不舒服,還是讓她再休息會吧,”萊拉拎起水桶,水裝的太滿以至于沉得她差點摔倒,“我幫忙做些事也是應該的。”

    阿姆大娘還想再說什麼,卻最終沒有說出口,她再怎麼熱心怎麼打抱不平,那也是人家的家事,提點一下也就夠了,至于听不听,那就輪不到她管了。

    終究還是于心不忍,阿姆大娘轉身進了廚房,給萊拉準備好的午飯里多加了塊炖肉。

    而房間里斯嘉麗早就起了床,卻仍舊窩在床上沒有動彈,她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出過房門了,放在以前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誰不知道佩爾公主最熱衷于參加各種社交活動呢?每個舞會都可以看到她旋轉的身影。

    可是現在,斯嘉麗興趣缺缺地看向窗外,據說通往帝都的驛站還沒有開放,而且自從夢到母後後,她那股不顧一切的沖勁也變淡了,做什麼都提不起勁,有的時候簡直動都不想動。斯嘉麗自暴自棄地想,不如就一直待在這里算了,回去有什麼用呢,被叛軍看到抓起來?那還不如躲在這里安全。

    突然她肚子發出了“咕——”的聲音,斯嘉麗才後知後覺想起自己還沒有吃早飯,她披好衣服下床,連束胸和罩裙都沒穿——沒辦法,萊拉不在她不會穿,那層層疊疊的衣帶可以把她搞得發瘋。

    然而房門口並沒有放著早餐的托盤,斯嘉麗想或許是她起的比往常晚,早飯被不知情的人收走了的緣故。沒辦法,她只好回去規規矩矩地穿好衣服,下樓去找些吃的安撫自己的肚子。

    “請問.....”望著來來往往的人,斯嘉麗發現她很難插上話。

    現在正值飯點,旅館里上上下下全是忙碌的店員和客人,她好不容易逮住一個空檔,問櫃台在清點零錢的幫佣麗卡,“請問可以幫我送點吃的到我房間嗎?”

    “什麼?”麗卡忙得滿頭大汗,偏偏斯嘉麗又毫沒有眼力見,自然她的態度也好不到哪去,“想吃什麼自己去廚房,現在這里忙得很,你不要過來添亂了。”

    斯嘉麗皺皺眉頭,但她空蕩蕩的肚子使她盡量忽視那個口出不敬的女孩,自己摸到廚房門口。

    廚房也是鬧哄哄的,不時能听到廚娘大喊“約翰娜!你這個死丫頭又把面包烤焦了!”還有可憐的約翰娜忙著道歉的聲音,大家都忙得團團轉,斯嘉麗左顧右看一番,發現誰都沒有搭理她。

    “你在這里做什麼?”

    感謝老天,一個胖乎乎的中年婦女看到她,做了個皺眉的表情,“來找萊拉嗎?”

    斯嘉麗自然也是知道萊拉幫忙的事情,也就順水推舟,“嗯,我今天沒有看到她。”她記得這個婦人,好像是叫阿姆吧。

    阿姆大娘看看外面,“她去給住在橡樹街的格林送面包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然後她又故意嘆口氣,“萊拉今天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我要叫她去東市催賬呢。”

    “是麼?”出于禮貌,斯嘉麗回了一句,但她發現這個胖乎乎的大娘還立在原地,插著手氣鼓鼓地看著她,她才後知後覺地想,這是叫自己幫忙的意思嗎?

    可是她還是提不起精神啊…..

    “佩爾,你要鼓起勇氣活下!”

    耳邊突然回想起皇後的聲音,斯嘉麗閉上眼楮,即使她現在打心眼討厭和人接觸,只想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里,一想到皇後的教誨,她還是狠下心強迫自己,對阿姆大娘說道,“那我替您去吧。”

    正巧此時萊拉也進來了,阿姆大娘便告訴萊拉,斯嘉麗會替她走一趟。

    “這怎麼行?!”萊拉嚇得聲音都變了調,幸好她及時在阿姆大娘面前掩住自己的失態,“我....我是說,你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好,萬一病情復發了該怎麼辦?”

    “沒關系。”

    “可是我很擔心您….你啊!”

    “我說了我來幫你!”不想多听下去,斯嘉麗眉毛一橫,語氣強硬道。再看到阿姆大娘責備的眼神後,她才不情不願,盲羊補牢地加了一句,“總不能讓你一個人做活。”

    不!她很樂意的啊!!!

    有個小人在萊拉心里默默吶喊,然而面對斯嘉麗和阿姆大娘的兩面夾擊,萊拉不堪抵抗,只要讓出自己的一部分工作,拜托斯嘉麗去東市的綠樹林裁縫鋪催賬。

    “姐姐,千萬別忘了看到紅頂的房子後要左拐,還有遇上騎馬的貴族要低頭行禮,哦!千萬記住不能抬頭看那些貴婦人!”在斯嘉麗披上斗篷準備做外出準備的時候,萊拉一邊幫她整理羊皮靴子,一邊喋喋不休地念叨著。

    斯嘉麗翻了翻白眼,她怎麼沒有發現萊拉居然也和那些女侍官一樣,像個老母雞似得念叨個沒完。

    “知道了!我怎麼可能會出什麼差錯嘛!”她不耐煩地拉緊斗篷,又拍拍萊拉的手臂以示安心。

    就是因為你才擔心啊!萊拉略帶擔憂地望著這個大小姐走出旅館的背影,平民的生活可和貴族完全不一樣,稍微頂撞了下那些老爺貴婦們就要被加罪,甚至處刑,也不知道斯嘉麗能不能平平安安地走完這一趟。

    然而她再怎麼擔心也不能站在這里變成一塊望夫石,在被阿姆大娘催了第三遍後萊拉這才收回目光,憂心忡忡地進了廚房。

    另一邊,斯嘉麗暗暗在心里默背著綠森林裁縫鋪的路線,在誤闖進人家的後院,一腳踏進一個大水坑,差點和擦肩而過的牛車撞上後,總算是有驚無險地摸到了目的地。

    “也沒有那麼難嘛!”她得意洋洋地想著,踏進掛著寫有“綠森林裁縫鋪”的木板的一座木質小屋。

    粗看這座小小不起眼的房子,倒是比阿姆大娘的旅館還要干淨一些,起碼地上沒有那種粘著地板的灰塵,櫃台也被擦的一塵不染,斯嘉麗的視線順著一只搭著櫃台的手往上,裝作不經意的樣子觀察起那個把頭發高高束起的女子。

    綠森林裁縫鋪的老板娘是個大美人——這在這座小鎮里已經傳得不能再傳了,一貫自負于自己美貌的斯嘉麗老毛病又犯了,她總是喜歡把自己和其他美人做比較,自然不能放過這個比美的機會。

    她以一副挑剔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老板娘,在確認對方年紀比她老,皮膚上有雀斑和皺紋,五官長得沒她精致,反正總體水平遠遠比不過她之後,斯嘉麗帶著一副莫名其妙的得意洋洋的態度,把阿姆大娘委托給她的欠據放在櫃台上,“瑪麗夫人,我是來替阿姆大娘催錢的。”

    看看,就連名字也是泛濫大街小巷的“瑪麗”。

    而這位瑪麗夫人也眯著眼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小姑娘,在確認這只面帶青澀的小雛鳥遠遠比不過彪悍的老母雞阿姆後,便放下心來,輕描淡寫地拿手指彈彈打卷的羊皮紙,“小姑娘,話可不能亂說,我可沒欠阿姆錢呀!”

    “收據都擺在這里!你難道還想抵賴?!”斯嘉麗急了,一把扯過羊皮紙攤開,“你看這里!去年八月瑪麗向阿姆借錢兩個銀幣!”她用力地戳著寫有瑪麗夫人簽名的地方,力度之大差點讓瑪麗夫人趴下去檢查自己的櫃面有沒有被戳出兩個洞。

    嘖嘖嘖,小姑娘還是太年輕。瑪麗夫人轉轉眼珠,道,“你可別給我看這個,我又不識字,誰知道你亂寫一通拿什麼糊弄我。”

    “你!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要臉?!”斯嘉麗哪里見過這種耍賴皮的方式,氣得說話都在顫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