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16.子爵

    “我怎麼不要臉啦!”瑪麗夫人一下子亮開了喉嚨,“我可不想付冤枉錢!你說我欠阿姆錢,有本事你叫她來啊!”

    因為她們二人的喧嘩,周圍漸漸圍起了看熱鬧的人們,把二人團團圍在中間。

    一個好心人看斯嘉麗漲紅了臉手足無措的樣子,上前勸她,“我說小姑娘,你還是讓阿姆來吧,瑪麗夫人這債可欠了好久啦,只要不是阿姆,誰都討不回瑪麗夫人借的錢。”

    斯嘉麗被眾人圍觀,正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聞言立刻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然而她剛起了個念頭,轉又想到自己連這種事都辦不好,不是說明自己連萊拉都不如嗎?想到這里,她又打消回去的念頭,心一橫道,“你別想胡攪蠻纏!你不還錢我就呆在這里不走了!看看誰能堅持到底!”

    老滑頭的瑪麗夫人哪里是省油的燈?她眼楮一瞪,立刻從風韻猶存的婦人化為張牙舞爪的街頭潑婦,亮出自己五個尖尖的指甲,一把拽住斯嘉麗的手臂往外拖,“哪里來的小丫頭,還想妨礙老娘做生意?還不快滾出去!”

    圍觀的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觀眾,一看眼前有免費的兩女混打,立刻起哄叫好。

    此時人群里站了兩個身穿斗篷的高挑身影,雖然斗篷作為人們防寒的工具隨處可見,然而這兩人卻拿斗篷嚴嚴實實遮住了身上所有的部分,不禁使人側目。

    “主人,您看....”身形偏矮的一個湊近偏高的那個,兜帽下赫然是金那張猶猶豫豫的臉。

    另一位,顯而易見——德古拉伯爵皺著眉推開一個快撞上自己的人,很是挑剔的彈彈斗篷上不存在的灰,“嗯?”

    見主人絲毫沒有插手的意思,金無語,那他們從剛剛開始干嘛鬼鬼祟祟地混進人群啊?他還以為主人要英雄救美,可是看主人現在一副仿佛自己站在豬圈里受氣的樣子,好像剛才喊住他的不是自己一樣。

    此時人群又一陣起哄,兩人不約而同抬頭去看,卻見斯嘉麗手指見亮光一閃,瑪麗夫人像被燙到一樣尖叫著散開手。

    自古以來圍觀人群中不乏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淵博學者,此時有人立刻作現場解說,“那是火系魔法的火焰球!”

    說是火焰彈,其實有些夸大,畢竟斯嘉麗因為魔力不足,只能堪堪讓火焰包住包住手指,“球”絕對說不上,拼盡全力也就能發出個指甲蓋大的“珠”。

    一般貴族皇室哪里見過這種扯衣股撕頭發的“民間風俗”,早就被嚇得恨不得兩眼一閉暈過去了,然而斯嘉麗與一般貴族皇室不同的地方立刻就體現出來了。

    問她怕不怕瑪麗夫人這種二話不說立刻擼袖子開架的潑婦?自然是怕的,可是瑪麗夫人那尖尖的指甲偏偏好死不死在斯嘉麗的手臂上掐出了五個彎彎的血月牙,我們那對自己皮膚呵護至極的小公主立刻像個□□一樣被點燃了,“你快給我松手!”

    被火球燙到手,瑪麗夫人自然如斯嘉麗的願立刻撒開手,但她迫使瑪麗夫人松了手還不夠,又在手心處燃起一朵火苗,放在瑪麗夫人的下巴下面作威脅狀,“你到底交不交錢!”出于私心,斯嘉麗還假裝不小心燒糊了瑪麗夫人兩撮頭發。

    瑪麗夫人被迫揚起頭,嚇得涕淚縱橫,吊起的嗓子宛若尖叫的老貓,“救命啊!殺人了!誰快去叫衛兵啊!”

    圍觀人群亂哄哄的,大家左看右看,居然沒有人去喊巡邏兵。

    這倒也不是因為人們對瑪麗夫人落井下石,而是這年頭能學魔法的非富即貴,別看這小姑娘穿著一身布衣,人家腳上可套著羊皮靴子!那是貴族才能用的東西!他們只是過來看看熱鬧,犯不得得罪人把自己搭進去。

    然而喧嘩終是引來來了巡邏兵,“都給我讓開!”隨著兩桿銀槍粗暴地把人群劃開,兩名帶著頭盔的士兵擠進人群,清理出一片空地後,恭恭敬敬對身後鞠躬,“子爵大人請。”

    隨之便是一雙白皙卻略顯粗糙的手推開人群,一個面容清秀的人走了出來。

    子爵?斯佳麗一瞬間想要拿東西捂住臉,雖然這是個偏僻的小城鎮,子爵這種階層也一般覲見不到皇帝面前,但她一個假死的公主,還是小心謹慎的好。

    不過她還是大著膽子對這柯南道爾子爵瞧了瞧,發現自己對這張臉既沒有印象,對方也一副不認識自己的樣子,一顆吊著的心也就稍稍安放下來。

    也是,這種小地方怎麼可能會有子爵嘛,指不定是哪個鄉紳自己給自己加的爵位,畢竟天高皇帝遠,她父王的手也夠不到這里,想當初她瞄過一眼首相寫給父王的信件,說是偏遠地區的假冒官爵現象很是嚴重呢。

    不過說實話這柯南道爾還不如普通人呢,安心當自己的鄉紳不好嗎?非要好高騖遠謀求不屬于自己的東西,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呸!

    另一邊那柯南道爾“子爵”倒是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被斯佳麗貼了“下等人群”的標簽,裝模作樣的整理了下衣襟,才架勢十足地開口,“你們在此喧嘩什麼?”

    斯佳麗倒也沒猜錯,這柯南道爾先生原本只是一介商人,他年少時和朋友搭伙買了條小貨船,運輸了些貨物倒也誤打誤撞發了小財,更是因生意走遍了全國,還到了首都見識了一番,近幾年他也算是賺夠了錢衣錦還鄉了。在和鎮上足不出戶的平民的襯托下,他便覺得自己是高人一等了,小小的“柯南道爾先生”已經滿足不了他水漲船高的虛榮心,而皇帝和封地領主們更是很少管理邊遠小鎮,他便吃了豹子膽給自己加了個某領地主約克男爵私生子的身份,四舍五入也算是個子爵了。

    而見識淺短的農民們哪里想得到柯南道爾先生和那位約克男爵最大的共同處大概僅是兩人都養了條比克犬,便對這假冒產品畢恭畢敬了起來,三年過去了到也沒有露出馬腳,現在舊王朝都被推翻了,柯南道爾更是肆無忌憚起來。

    本來大吵大鬧的瑪麗夫人在這“子爵”面前居然也不敢放肆,安靜如雞地收起亂揮的爪子,唯唯諾諾道,“午安吶子爵,本來我在這里做生意也沒什麼事,這小姑娘突然不分青紅皂白對我動手,還拿了火燒了我頭發,我可是冤枉的很呢!”

    她三言兩語,居然把整件事情顛倒了個黑白,斯佳麗在一旁听著,差點沒氣得把手指戳進瑪麗夫人那轉來轉去的眼珠里去,但她也不是蠢人,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動手,就算是有理也變得虛起來,于是她換了副姿態,兩手抹抹眼楮,再抬起頭來居然已經淚眼盈盈,“親愛的子爵大人!您可不要听她胡說八道!我一小小女子手無縛雞之力,這老....瑪麗夫人又那麼凶悍,真要打起來也只有我吃虧的份啊!再說了,我是來替開旅館的阿姆大娘催債的,這瑪麗夫人不僅不還錢,還對我動粗……您明察秋毫,可千萬要為我做主啊!”

    她一番話下來,未語先淚,巴掌大的小臉上掛滿了委屈,兩只杏仁眼通紅通紅,倒是叫周圍的圍觀群眾們紛紛打抱不平,集體忽視了剛剛幾乎一邊倒的局面。

    金眼尖,發現德古拉伯爵微不可見地抖了抖。

    斯佳麗這一番話明顯有效果,柯南道爾子爵空有一顆自命不凡的心,然而人和有了,天時地利俱不全,讓他蠢蠢欲動擠入上流社會的念頭在周圍鄉巴佬們的摻合下不得不隱忍負重,現在突然冒出一個金雕玉琢的小美人,還楚楚可憐地喊他“親愛的子爵大人”,他自然要瞻顯一番派頭。

    “你是?”柯南道爾打量一番斯佳麗的臉。

    斯佳麗連忙行了個端正的屈膝禮,“我名叫斯佳麗•斯圖爾特,和妹妹從漢莫斯地區過來投奔叔叔,但是哪知道他老人家已經去世多年了,走投無路之下借助在阿姆大娘那里。”這番說辭她和萊拉先前也糊弄過阿姆,不怕露出破綻。

    “漢莫斯?”柯南道爾子爵眼楮一亮,怪不得看她談吐不凡,那可是靠近皇城地區的全國第三大城市!眼前這女子定是此次謀反中逃出來的貴族子弟,雖說新任國王並沒有對舊貴族趕盡殺絕,但羅斯國王還是回收了大部分領主的土地和財產,想必眼前的斯佳麗也如同其他落魄貴族,顛沛流離到這座小鎮上來。

    他思考一番,心里有了打算,一轉頭對瑪麗夫人嚴厲道,“既然是你欠人錢,就應該好好還錢才是!更何況你居然對一個弱女子動手,現在我罰你去市役所幫工十五天,並把所欠之錢都繳還掉!此番處置你可有不滿?!”

    他態度明了,瑪麗夫人哪敢說不?心里暗暗叫苦,卻又不敢反駁,只好摸著自己殃及池魚的發辮,心不甘情不願地把錢還給斯佳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