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17.子爵2

    此事既已告一段落,周圍看熱鬧的人也紛紛離去,斯佳麗把略帶涼意的錢幣收到口袋里,剛想回旅館,一抬頭發現柯南道爾子爵還站在那里,笑眯眯地看著她。

    她只好問道,“您還有什麼事嗎?”

    說實話,柯南道爾雖然不丑,但他硬是要裝出一副風度翩翩的樣子,結果反而弄巧成拙,倒是更像套了個不合身套裝的小丑,斯佳麗拼了命才忍住沒有笑出來。

    “斯圖爾特小姐初來乍到,想必對這里還不熟悉,不妨我帶您到處轉轉?”

    “這....”對方打著什麼算盤,十四歲起便在社交圈里混的公主殿下自然是心如明鏡。想必這偽子爵,怕不是想找個小情人吧?這在上流社會中並不少見,甚至有些人還會以情人的身份地位,甚至人數來標榜自己的手段高明或是社會地位,畢竟高人一等才會被追求嘛。

    不過斯佳麗雖然也有追求者,但在皇後和斯通女士的緊密看管下,她那株想爬出宮門外的小嫩苗還沒冒出頭就被掐死了,反倒是自己的一干閨中密友都各個有藍顏知己,每每想到這里,虛榮心極強的公主殿下就氣的咬壞了好幾副手帕。

    于是,現在看到這裝模作樣的柯南道爾子爵,她不僅沒有嫌棄,反而饒有興致起來,原本拒絕的話也在嘴里轉了個彎,“如果不勞煩您的話.....”

    “哪里哪里!這是我的榮幸。”見魚兒上鉤,柯南道爾按耐住自己快要合不攏的嘴角,他听聞過貴族們的社交圈,哪個富家子弟不是坐擁一干小情人?他倒是也想效仿,苦于實在是沒有合適人選,長得好看的談吐不夠,談吐不凡的又地位過高,一番交談下來他怕不是要露陷,現在老天送給他一個不諳世事的小貴族,這等好機會他再不抓住就可算白活了!

    “那就還請子爵帶我漲漲見識了。”斯佳麗抿嘴微笑,擺出她昔日在社交晚會上的做派。

    柯南道爾子爵自是義不容辭,揮手叫來了自家候在一旁的雙人套車,伸手請斯佳麗上馬車。

    斯佳麗嘴角抽了抽,這人空有一顆攀效權貴的心,怎麼連功課都不做做好,行禮動作都是錯誤的,但她當然不會指出,而是撩起略顯寬大的裙擺,在柯南道爾子爵的攙扶下上了車。

    待二人坐定,車夫便一甩鞭,吆喝馬兒起步,兩匹駿馬長鳴一聲,踏著小碎步離去。

    “金,你還在磨蹭什麼!”

    德古拉公爵忽然對金冷聲道,金被他語透的嚴厲嚇了一跳,頓時倍感無辜,一開始停下來看熱鬧的可不是他呀!

    但是聰明如他,可不會自己踏雷區,于是便笑嘻嘻道,“您饒了我這回吧,我剛剛看到那小公主了呢!”

    德古拉公爵淡淡恩一聲,屈尊降貴表示他听到了。

    “那小公主——斯佳麗小姐,怕不是要被騙了呢,不過我看她也是沒有大腦的樣子,想來好騙得很。”

    德古拉公爵如古井般無波的眼罕見地泛起一陣漣漪,卻還是如平常道,“管她做什麼,你今天似乎話特別多。”

    裝!主人你就繼續裝吧!明明關心得要死,金暗暗翻白眼,勉強笑道,“您知道我素來話多....”

    話音未落,德古拉公爵已經一個旋身,消失在了人群中。

    金︰“......”

    唉,每次出門到最後主人都會把他一個人丟下,他習慣了。

    ********************************************************************

    一連幾天,斯佳麗都接受柯南道爾子爵的邀請,白天乘著馬車四處觀光,晚上參加各種宴會聚餐,雖然檔次比以往降了不止一點,但那熱鬧的氣氛,嬉鬧的人群,對這思家的小公主來說倒也頗有昔日在王都的感覺。

    只是阿姆大娘和店里幫工的女佣們對她開始指指點點起來。就連萊拉也變得有些詭異起來,每次當她踏著拂曉的露水回到旅店時,叫萊拉幫她脫下那因連續幾個小時的舞蹈而皺起的衣裙和鞋子,她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都會讓斯佳麗煩躁起來。

    她干嘛這幅樣子啊!斯佳麗想,我從前也都是跳舞跳到凌晨啊!現在和當初又沒什麼兩樣,怎麼萊拉總是一副擔憂的表情?店里那些人也討厭,總是嚼她舌根,當她听不到嗎?這些人就是嫉妒她!她才不會在乎呢!

    斯佳麗把頭埋進枕頭里,似乎想要把這些煩心事都擋在被褥外,現在她不到中午是不會起來的,除了見柯南道爾子爵打發過來邀請她的小僮,斯佳麗每每都是睡到中午一點起床。

    說起來那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吸血鬼了呢,斯佳麗在床上轉了個身,眼楮漫無目的地看向天花板,哎呀,她去想這些討厭的大蝙蝠做什麼,她可沒忘記老師的仇和自己受到的委屈!

    就在這時,門被輕輕敲了三下,斯佳麗從鼻子里哼了一聲,示意萊拉進來。

    她知道這是萊拉,畢竟這里的人不是直接推門闖入,就是像和門有仇一樣重重打門,也只有萊拉能按照宮中的規矩,用手輕輕扣門三下。

    門被推開一條縫,探進萊拉瘦瘦的身體,“殿下,”萊拉走進來,交叉握著手,臉上帶著小心翼翼的表情,“我想和您說件事。”

    “嗯?”

    見斯佳麗無不良反應,萊拉長吁一口氣,仿佛給自己打氣一樣,把要說的話一個字一個字從嘴里擠出來,“您最近....我是說....大家都說您....”

    “你想說什麼?”她那副吞吞吐吐的樣子實在叫斯佳麗心急,便打斷她。

    萊拉一咬牙︰“大家都說您在當柯南道爾子爵的情婦!”

    “哦,這件事啊。”斯佳麗漫不經心地看自己的手指,食指上有一道劃口,好像之前打橋牌時被劃傷的。

    “您真的....”

    “怎麼可能,”斯佳麗皺眉,“那個柯南道爾,先不說他是不是子爵,就他的長相,我也不會自降身份好嗎?”

    “可是您最近一直和他來往...”

    “那是他邀請我!”斯佳麗一拍床柱,“萊拉!你是不是管的有些寬?我和什麼人交往還需要一一向你匯報嗎?”

    萊拉慌忙解釋︰“不不不是的!我只是覺得您和他交往有些不太好...”

    “哪里不好了?我又沒有違法,而且你看!”斯佳麗手一勾,把自己的貼身布袋拿起來,“子爵每次都送我些首飾,雖然不上檔次,但你拿去換錢給阿姆,不就保證了我們的生活消費了嗎?”說到這里她又開始洋洋得意,“這可比你天天幫工賺的多了呢!”

    可是這樣不就是被包養的情婦嗎?萊拉在心里默默道,身為宮女的她自然懂得上流社會的那一套習俗,她也習以為常,然而放在這里卻覺得有哪些不對勁的地方。

    斯佳麗卻已經不想和她繼續交談下去,“我困了,你別打擾我休息了。”

    其實她不困,精神飽滿的很,只是萊拉的詢問仿佛無聲的指責,讓她有些不敢面對,而且最近做夢總是夢到母後和老師,每次當她她激動地想要沖上去抱住她們,卻總被冷淡地推開。

    她一定是沒睡好太累了,斯佳麗抱緊枕頭,心里這樣下結論,也許她該退掉一兩個晚會?

    斯佳麗雖不自知,但她這番舉動在旁人眼里便是逃避,她在下意識地避免別人和她談到柯南道爾子爵,也許本人雖然信誓旦旦地表示這是正常的來往,可是她的心中真正所想又是怎樣的呢?

    這便是無人知曉的秘密了。

    這時門又被敲了幾下,這很明顯只是象征性的示意,因為沒等屋里人出聲,阿姆大娘就一臉沒好氣的表情進屋了。

    “你的請柬。”她拖長聲音,把一卷帶著薄荷香味的羊皮紙扔到斯佳麗床上。

    真是說什麼來什麼,斯佳麗解開捆扎的綢帶,發現這是一張柯南道爾子爵邀請她參觀他位于附近科登山頂府邸的請柬。

    “子爵大人說,他準備了秘密驚喜,請斯圖爾特小姐務必賞光呢。”阿姆大娘怪腔怪調地說道。

    斯佳麗原本打算回絕,听她一番怪強拿調的話,心里立刻竄上一股無名火,又在暗暗針對她!便眉毛一橫道,“那我可不能拒絕,否則就要辜負子爵一番美意了!”

    “隨你的便!”阿姆大娘也是氣沖沖的模樣,看到萊拉猶豫磨蹭的表情,氣道,“你管她做什麼!我看她開心得很!還不和我走!”

    “對啊!不要打擾我了!我還要準備晚上的梳妝呢!”斯佳麗也不甘示弱,即使阿姆和萊拉的身影已經消失在走廊盡頭了,她還探著頭大喊。

    過了一會。

    “....萊拉!等下幫我穿衣服!咳咳咳...!”

    ....被口水嗆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