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18.第 18 章

    科登山位于小鎮西部,整座山被柯南道爾子爵買了下來,屬于私人領地,除了夏天子爵來此避暑之外,這里罕有人跡,因此斯佳麗一路上都在納悶,怎麼想都不像是有“驚喜”的樣子,這個子爵葫蘆里到底賣了什麼藥?

    這座山說大不大,說小卻也不小,斯佳麗坐著接她的馬車,馬兒一路小跑,也約莫過了半個小時才抵達山頂的府邸。

    柯南道爾子爵早就在前廳等候了。今天他穿著一套得體的燕尾服,還在胸口插了一朵玫瑰。

    “您終于來了。”他彎下腰,接過斯佳麗戴著白手套的手。

    “讓您等候多時了。”斯佳麗回道。她眼楮掃過他的胸口,在那朵盛開的玫瑰上停留片刻。

    唉,她討厭黃玫瑰。

    “哪里,旅途奔波一定讓斯圖爾特小姐感到疲憊了吧?”柯南道爾子爵將她迎進門,“我帶您先去起居室休息片刻。”

    斯佳麗倒不是特別累,但主人的邀請,她也不好多加拒絕,也就順水推舟答應了子爵。

    穿過掛滿畫的回廊,斯佳麗發現整個府邸似乎沒什麼人,便隨口問道,“其他人是還沒到嗎?”

    “您是指?”

    “唔,光明教會的波爾女士啦,或者我們前天一起野餐的巴斯頓夫婦啦。”

    “哦哦哦,”柯南道爾子爵搖搖手指,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今晚是我特意為您準備的神秘之夜,可沒有邀請其他人呢。”

    “好吧,”斯佳麗有些困惑,“不過我今天可要早些回去,我妹妹一直等著我呢,總是讓她熬夜等我,我心里有些過意不去。”

    柯南道爾子爵沒有回答,他側身打開起居室的門,示意斯佳麗進屋。

    這是一間不大的屋子,不同于裝潢的富麗堂皇的正廳和宴會廳,起居室相對于有些簡陋,房間內只擺放了一張小小的沙發,一張梳妝桌和幾個四腳凳,地上倒是鋪了能裹住人腳的波斯地毯。

    “好啦斯圖爾特小姐,”子爵拉著她坐下,“今晚是只我們二人的夜晚!”

    “您連男僕也沒帶嗎?”斯佳麗驚訝,“那誰來服侍我們進餐呢?”

    她其實是很認真地提問,因為斯佳麗賭氣,出門前愣是一口面包都沒吃,她滿心以為到了宴會便可大快朵頤,誰知自己的算盤好像打空了。

    可是柯南道爾子爵卻仿佛她講了一個驚天大笑話,哈哈笑道,“您真是風趣呢!”

    什麼?她哪里開玩笑了?

    斯佳麗差點翻個白眼,還好臨到關口掩飾為眨眼,“我沒有開玩笑啊。”

    柯南道爾子爵卻是一副“我懂你就不要再說了”的表情,笑嘻嘻道,“哎呀,您也知道,咱們這檔事,怎麼可以大鼓旗張地叫人看了去呢?”

    斯佳麗心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您是指?”

    “您是我的情婦這件事呀!”

    “什麼?!”斯嘉麗大吃一驚。

    見她一副大驚失色的表情,柯南道爾子爵稍微收斂了點表情,沉著臉道,“怎麼,您同我出去,又收我的禮物,難道不是默許了我的追求嗎?”

    “可是!可是你從來沒有說過....”

    “這還需要說?”子爵不耐煩地揮揮手道,“您出自上流社會,難道還不懂嗎?”

    斯佳麗“刷——”地站起身,拉開與子爵的距離,“你不要自作多情了!我可從來沒有答應過要做你的情婦!”

    她怎麼可能真的當這種人的情人?!呸!白日夢也不是這麼做的,這鄉下人怎麼不先拿鏡子照照自己!

    斯佳麗一邊倒退,心中翻江倒海,不停暗罵著柯南道爾子爵。

    然而她心中有另一個小小的聲音響起,反駁她的心聲。

    不對。

    不是這樣的。

    其實......

    其實是她一直在打擦邊球不是嗎?

    其實她是隱隱約約明白的,只是裝作不知道罷了,所以才會不想和萊拉把這個話題繼續下去。

    她心底一清二楚,自己在做什麼。

    這和她那一幫狐朋狗友干的可不是相等的事情,她們那是空暇時的娛樂,是有錢人獨有的放縱方式,是華貴衣服上的錦上添花,所以即使是年輕人間的暗通款曲,也是被人們——被貴族們默許的。

    而她現在呢?

    她在出賣自己的面貌,把自己明碼標價給了子爵,換來一些可有可無的首飾和帽子,就像是商店里賣的精致娃娃——你有錢?那就賣給你吧。

    不不不!

    她怎麼能這樣!

    一陣前所未有的後悔與痛苦絞住斯佳麗的心,她這是在做什麼呀!母後....母後看到了會怎麼說?父王又會露出怎樣的表情?她堂堂一個公主,怎麼可以做出如此叫人唾棄看輕的事情?!

    斯嘉麗的內心不禁掀起一陣無法阻擋的後悔。

    如果她沒有收下禮物……

    如果她沒有參加舞會……

    如果她沒有接下那雙手......

    柯南道爾子爵發現斯佳麗神情不對,表情也冷了下來,“我說斯圖爾特小姐,您別事到臨頭才想反悔,”他冷哼一聲,“東西都收下了,我勸你最好乖乖听話,否則我柯南道爾叫你在這個小鎮里活不下去!”

    說罷他猛地上前,竟一把擒住斯佳麗細弱的手腕!

    “你!”

    斯佳麗當然沒有浪費口舌讓他松手,立刻開始拼命掙扎起來。然而饒是她使出了全部力氣,甚至又抓又踢,卻無法掙開柯南道爾的控制。

    畢竟子爵不同于瑪麗夫人,一個成年男性的力量是斯佳麗這般十六歲的少女無法抵抗的。

    “你還是乖乖听話吧,”柯南道爾笑了,他現在的臉稱不上清秀了,甚至在昏暗的壁燭下顯得猙獰起來,就像傳說里面目恐怖的夜魔,“畢竟這樣才能少吃點苦頭不是嗎?”

    “滾!”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您還是個烈性子!”柯南道爾仰天大笑,突然他笑聲一頓,整個人悄無聲息地栽倒在地上,緊抓住斯佳麗的手也松開了。

    “蠢貨!”斯佳麗拂開黏在臉上的頭發,順帶抹去自己臉上不知是汗還是淚的液體。

    剛剛她掙開左手,趁柯南道爾得意忘形,使了個雷電術,雖然不夠猛,但是砸在一個人的太陽穴上,足夠叫人昏過去了。

    “麥考拉夫老爺子...真是感謝您了……”斯佳麗喃喃自語,一邊扯下窗簾的系帶,把柯南道爾的手腳捆起來。

    剛剛那手可是在她連續一個禮拜的死纏爛打下,身為王國最高魔法首席官的麥考拉夫才扛不住煩才教給她的防身術。

    原本只是因為好玩才試著學了一下,沒想到反而在這里派上了用處。

    把柯南道爾嚴嚴實實捆了三層還不夠,斯佳麗想了下,掰開他的嘴往里面塞了塊布,又拽又拉地把他拖進衣櫃,然後把燈全部滅掉,鎖上門,粉飾出柯南道爾已經歇下的模樣,才急急忙忙逃出這座快讓她吐出來的別墅。

    夜色早已降臨,斯佳麗像一只沒頭蒼蠅一樣跑出來,奔了沒幾步,就累得停下來大口喘氣———她今天只吃了一塊黃油水果撻,方才心慌意亂下斗篷也不知道落在哪里了,現在真是又餓又冷,心還砰砰跳個不停。

    夜色早已降臨,面對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她不禁感到迷茫。

    回旅館嗎?

    不不不....她立刻打消這個念頭,她現在暫時不想看到萊拉。

    斯佳麗強撐著往前走了幾步,哪只腳下一軟,便像個皮球一樣順著陡峭的山路骨碌碌滾了下去,還好到半路被一塊凸起的樹根攔住了,滾出五六米便停了下來,饒是如此,她護著臉的手臂和身體都被樹枝石子蹭出無數傷口和刮痕出來。

    斯佳麗維持著最後的姿勢躺了一會,想撐著手臂坐起來,一動發現自己的手臂大概脫臼了,弄不好還是骨折。

    斯嘉麗沒有處理過這種情況,沒有常識的她下意識想要去摸抽痛的地方,卻反而扯到筋骨,手臂更加劇烈疼痛起來。

    “呃!”

    她立刻不敢動了,原本想著忍一會,等痛意過去了再說,可是好死不死的,偏偏這時汗水又混著她因疼痛而冒出的淚水一起,順著臉龐滑下,濕濕嗒嗒,還癢得她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擦。

    又癢又疼。

    又冷又餓。

    “........”

    斯嘉麗靜坐片刻,內心突然泛起一陣悲傷。

    “嗚哇哇哇!”

    她單手捂著臉,大哭起來。

    很悲傷的是,她還得不停用左手費力地去擦右邊臉…….因為右手動不了。

    不知哭了多久——大概也沒有多久,因為哭也是件費體力的事情,而她已經餓的眼冒金星了,就算是有天大的委屈,她也哭不動了。

    而當斯佳麗抽著鼻子停下來,打算重新爬起來時,眼前突然出現一雙腳,柔軟華貴的緞面,包著結實的羊皮靴——看起來就很價值不菲,她頓時石化了。

    柯南道爾?!他追過來了?!

    現在可沒工夫矯情了,心急之下,她爆發出自己的小宇宙,一下子跳了起來。誰知爆發過頭,頭後仰撞到了身後的樹干,痛得她發出一聲滑稽的哽咽。

    “真是沒有見過你這麼笨的人類。”

    那是她熟悉的聲音,斯佳麗抬頭,看到月光下德古拉公爵略微發白的臉龐,雖然自己現在看起來十分狼狽,但面對這張冰冷的臉蛋,她還是頭一次感到了欣喜。

    她現在可真沒把握再能反抗成功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