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19.再回

    “小公主,許久不見,你怎麼還是這麼狼狽?”德古拉公爵攏攏他萬年不變的斗篷,好整以暇地蹲下來,還用手指一推斯佳麗的額頭,叫她重新跌坐下去。

    “你干什麼!”斯佳麗痛的捂住額頭———還是左手,“請別再叫我小公主了。”

    “哦?”雋美的吸血鬼眯了眯眼,“看來您不滿意呢,那我稱呼您子爵夫人可好?”

    斯佳麗揉額頭的動作頓住了,一時間空氣都如同冷凍的水般凝固了。

    等了許久,德古拉公爵揚眉,怎麼不見她反擊?

    “那個也請不要.....”低低的聲音從斯佳麗低著的頭下傳來,她的聲音里帶著可疑的哽咽,叫人疑心她是不是又哭了,可是她再一抬頭,除了眼眶微紅,又是一副無懈可擊的表情了。

    她紅彤彤的鼻子在公爵臉前晃,莫名叫這喜歡踩人痛處的吸血鬼失了捉弄人的興趣,干脆蹲在一旁,托腮看斯佳麗掙扎要爬起來。

    “我說,勞駕您能否高抬貴手幫個忙嗎?”斯佳麗奮斗了許久,除了吃進幾口土外並無實質性進展,身旁又有個礙眼的觀眾,不禁惱羞成怒起來。

    “不行,你太髒了。”冷冰冰的拒絕。

    “我還不想踫你呢,髒兮兮的大蝙蝠!不知道從哪個墓里偷了尸體過來的!”

    德古拉公爵咧開嘴︰“公主殿下真是聰慧呢,您怎麼知道我是覓食回來的?”說罷故意惡心斯佳麗似的,抬起手刮了下斯佳麗的臉蛋。

    “!!!!”

    一想到他的手說不定踫過尸體,斯佳麗惡心的連忙要去擦臉,卻忘記了自己正撐著地面,眼看就要重新摔地上了,下墜的身體卻被一雙冰冷卻牢靠的臂彎攏住了。

    “再笨手笨腳也要有個限度啊,”從她的角度只看得到公爵雕刻完美的下巴,他的聲音遙遙從頭頂傳來,帶著一絲笑意,“我都看不下去了。”

    “那你別看了,快放我下去!”

    “哎呀呀,也對,是我唐突了,那我松手了。”

    “別別….”斯佳麗沒出息地拽住德古拉公爵的袖子,忍辱負重道,“我胳膊好像骨折了……腳也很疼....”

    她說不下去了,她為什麼要向公爵倒苦水?他們又不是可以心平氣和坐下來聊天的關系,她有難處德古拉公爵也不會幫她,不順便踩一腳就要慶幸了。

    她想來想去,決定在被公爵摔下去前,還是自己主動跳下去的好,但是她剛扭了下腿,德古拉公爵就騰出手拍拍她,“不要動,你是活潑的小豬嗎?”

    豬?!居然說她是豬?!!!

    斯佳麗氣的連疼痛都忘記了,面對這種“污蔑”,她可無法忍受繼續窩在公爵懷里,拼命掙扎起來,“不行!我要下去!”

    公爵以行動給了她回復,他突然以人類無法企及的彈跳力高高躍起,快速在漆黑的森林間穿梭,待二人停下來時,公爵奇怪地發現斯佳麗緊緊捂著自己的臉。

    難道她又哭了?

    公爵心里泛起一股說不明的感覺,好像被人狠狠踩了兩腳一樣,但不疼,感覺有些在意。

    “怎麼了?”他決定發揚紳士精神。

    斯佳麗顫抖著放下手,“森林里這麼黑,我好怕你撞到樹干....我的鼻子已經夠塌了……”

    德古拉公爵冷著一張俏臉松開雙手。

    “啊———!”斯嘉麗狼狽倒在地上。

    “噗嗤”黑暗里傳來一聲笑聲,嚇得斯佳麗連腿都來不及揉,像一根筆直的針一樣彈起。

    “你真是膽小死了。”金故作不屑的聲音響起,他諂媚地接過德古拉公爵的斗篷,“主人,我在這里等候多時了。”

    “你等在這里做什麼?”德古拉公爵越過他,直徑走向前方,隨著他的腳步,周圍不斷有漂浮的燭台亮起,斯佳麗才發現不知何時他們居然回到了黑森林的城堡!

    金被噎了一下,看向斯佳麗時自然沒了好氣,“你愣著干嘛,要我抬您進去嗎?”

    “啊....哦哦哦……”斯佳麗眨眨眼,才搞清楚現在的狀況,她小心翼翼扶住右臂,猶猶豫豫地跟著主僕二人走進城門洞。

    進了城堡後,德古拉公爵便再也沒有和斯佳麗說過一句話,徑直走上二樓,只留下大廳里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那個....現在該怎麼辦?”到底是吸血鬼凶殘的印象留得太深刻,扶著手臂的斯佳麗就連說話也不敢靠近金,只是遠遠挨著門口,一副情況不明立刻轉身逃跑的模樣。

    “我怎麼知道!還有你站那麼遠做什麼?我要是想吸你血,不管你跑多遠都沒有用!”

    突然被迫接下斯佳麗這個大麻煩,而他還摸不清主人的打算,金感到十分煩躁,怎麼攤上倒霉事的總是他呢?

    “哈嘍∼金∼你怎麼又遲到了……嗯?你?!”一個走路搖搖晃晃的身影從左側扶梯上傳來,在看到斯佳麗後,這個身穿黑色短上衣的金發青年嘴巴張大得足以塞下一個雞蛋。

    被他灼熱的目光緊緊盯著,斯佳麗尷尬地後退半步,想來也是,如果是她看到原本放生的“烤雞”再次蹦到面前,她可能會比眼前的青年更加驚訝吧?

    “閉上你的嘴吧芬克斯,看起來太蠢了。”

    “可是...她不是....?!”

    金別扭地扭過頭,用看大件垃圾的眼神盯著斯佳麗︰“主人在路上順手撿的,要你照顧下她。”

    不是,你甩鍋怎麼可以這麼熟練?!你家主人分明什麼都沒說吧!

    望著半信半疑靠過來的芬克斯,斯佳麗這下顧不得掩飾自己的不信任,立刻後退好幾步,妄圖維持他們之間岌岌可危的“安全距離”。畢竟比起曾經壞脾氣但救過她的金,這個芬克斯不管從長相還是行為上來看都更像個吸血鬼。

    “她受傷了啊,”芬克斯抽抽鼻子,面露苦惱,“有血的味道,我怕我到時候忍不住襲擊她唉,金你確定主人是叫我來處理這個小姑娘嗎?他知道我定力很差的。”

    斯佳麗︰!!!!!

    “你敢咬她一口,主人肯定會把你埋進土里當花肥。”

    “那怎麼辦....”

    “別唧唧歪歪了。”

    這時,一名女子突然出現在二人中間,她抱著雙臂,一雙微微翹起的貓眼將斯佳麗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才道,“我來安頓她吧,畢竟還要幫她處理傷口,你們兩個笨手笨腳的弄不來吧?”

    她的話得到了金和芬克斯的一致反抗。

    “你才笨手笨腳!”

    “莉莉絲你注意點!又想和我切磋了嗎?!”

    莉莉絲頭痛地揉揉眉心,不再和吵吵嚷嚷的兩人廢話,直接抓起哆嗦的斯佳麗,大步跨進餐廳,一甩門把金和芬克斯關在門外。

    斯佳麗被她像拖麻袋一樣拉到餐桌前,這位風風火火的女子椅子一拉,伸腿一踢斯佳麗的膝蓋後處,斯佳麗就不由得兩腿一彎,跌坐在椅子上。

    “疼!你這人怎麼動作這麼粗魯!”這下公主不樂意了。

    “嗯?”莉莉絲眉毛豎起。

    “我....我是說我受傷了,麻煩你輕一點....”迫于雙方巨大實力差,斯佳麗委委屈屈地夾起尾巴。

    一邊莉莉絲不知從哪里翻出一個小銅箱,從里面掏出來許多紗布和瓶瓶罐罐,然後作勢要撕開斯佳麗的袖子。

    “等等下!”斯佳麗連忙護住搖搖欲墜的袖子。

    “怎麼了?要我幫你直接脫衣服嗎?”

    “不不不是!”斯佳麗覺得自己今晚就沒有擼直舌頭說過話,“你真的要幫我上藥嗎?可是之前你們明明要殺我.....”

    莉莉絲放下手中的紗布,玩味地打量在椅子不安扭動的女孩︰“那你認為我是現在扭斷你的脖子比較好?”

    “當然不是!”她還想活久點,于是斯佳麗飛快打斷她,“我是說,這樣有點奇怪啊,而且德古拉....公爵也沒有說過要替我療傷,說不定是捉我回來當第二天的早餐.....”

    說到這里,斯佳麗這才崩潰地反應過來,自己算不算自投羅網?!

    想不到這小公主想的還挺多,莉莉絲一邊隔開斯佳麗阻擋的手,一邊亮出爪子直接扯下斯佳麗的袖子,在斯佳麗肉痛的“我最後一件博格達綢的衣服!”哀嚎中,慢條斯理道,“主人不會吃了你的。”

    斯佳麗停下抹眼淚的動作︰“嗯?”

    嘴上說著話,莉莉絲手上動作也不慢,她飛快挑開粘在斯佳麗皮膚上的碎石和沙粒,拿起布一點一點擦去血跡,露出被磕踫得青一塊紫一塊的胳膊︰“主人是為了補償你。”

    “補償我?補償我什麼?”

    “你的家庭教師,就是那個叫約瑟芬什麼的,”莉莉絲偏頭想了想,“不是死了嗎,她倒是我見過最有膽量的女子了,想必主人心里也是佩服她的吧,這樣的人死了倒是可惜,主人還叫芬克斯給她立了塊墓碑呢。唉,看她也沒什麼野心,估計最關心的就是你的安危吧?所以主人大概抱著幫你一把的心思,也算是對你的老師的補償了。”

    斯佳麗放在桌上拳頭捏緊又放松了好幾次,才得以平復自己波動的心情,她盡量忽略在莉莉絲提起約瑟芬時內心閃過的絞痛之情,以僵硬的語調說道,“但是老師還是死了。”

    莉莉絲不耐煩地皺起眉頭,手下動作也加快了,“所以說主人打算幫幫你啊……”

    “不需要!”斯佳麗硬聲打斷她,“之前我也遇到過你家主人,想必這就是他的他所謂的‘關照’了吧?我感謝他的好意,但是人死了就什麼也無法彌補,如果德古拉公爵真的想要顯示他的誠意,要麼讓約瑟芬老師復活,要麼就把他的命給我吧。”

    斯佳麗自覺自己這番話說的實在是大逆不道,心下雖有些害怕,但也感到稍許快意,畢竟放狠話這種機會還是很少有,現在就算對方當場掀了桌子她也不後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