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20.回憶

    原本斯嘉麗以為自己會一頓胖揍,莉莉絲卻只是愣了片刻,然後哈哈大笑起來,狀似滿意地拍拍她的頭,“怪不得!我算是明白了,主人這下可是踢到鐵板了!”

    留下這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後,她動作迅速地三兩下給斯佳麗包扎好的手臂打了個工整的蝴蝶結,示意她站起來,“好啦小公主,房間我也準備好了,出門上樓左拐就好,吃的東西也給你備下了,有什麼事你出來到樓梯口喊一聲,我听得到。”說罷,她站起身打算離去,出門前還朝斯佳麗擠擠眼,徒留下摸不著頭腦的斯佳麗傻傻呆在原地。

    不是!她剛剛可是直言要德古拉公爵的腦袋耶?!你就這樣的反應嗎?!難道按照正常劇情不是應該大吼一聲“大膽!”再把她掀翻在地嗎以示警告嗎?

    然而莉莉絲早已拍拍屁股走人,斯嘉麗對著空蕩蕩的房間發了會呆,直到肚子傳來的大聲抗議喚醒了她,她才如夢初醒般,拉開門朝著莉莉絲指點的方向走去。

    “主人,她不肯接受您的好意哦~”

    待斯嘉麗的身影走遠,門後走出兩人,正是方才離去的莉莉絲和已脫下外套的德古拉公爵,只是公爵臭著一張臉,似乎心情不佳。

    “你該改改說胡話的習慣了,看看你把我描述成什麼樣子——一個好心泛濫的白痴。”德古拉公爵凝目望向斯嘉麗的背影,一只手慢慢地撫摸著一個保養得當的金懷表,表針早已停住了,但懷表主人卻似乎沒有扔掉這個精美裝飾品的打算。

    莉莉絲聳聳肩,她的主人總是這麼口是心非︰“請您寬恕我的錯誤,我們都明白,您只是好奇斯嘉麗和狄修斯大人的共同處在哪里罷了。”

    “在我看來,他們雖然都愚蠢得令人發指,卻是相差甚遠的兩人。”德古拉公爵以指責的目光看向莉莉絲。

    “您是指什麼?”

    “狄修斯可從不會頂撞我,也不會咬我。”

    “.….哦,好吧。”莉莉絲無語。

    面對德古拉公爵拷問般的視線,莉莉絲視若無睹,她伸出手,握住從衣領里掉出來的一個銀色鏈子,“這就是您的結論嗎?但是我和您可是抱著相反的看法呢。斯嘉麗和狄修斯大人——他們即使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個體,但是他們的核心,他們的靈魂是一樣的。”

    “靈魂,又是靈魂,”德古拉公爵不耐煩地皺起眉,“莉莉絲,你要我重申多少遍,我們吸血鬼怎麼會有靈魂,而這個小公主,或許稱呼她為前公主比較合適,透過她百無一用的皮囊,我只能看到一個無聊的靈魂——如果有靈魂的話。”

    莉莉絲毫不掩飾地翻了個白眼,既然斯嘉麗真有您說的這麼一無是處,您干嘛每隔幾天都眼巴巴地跑過去看她,不要告訴我一個小破鎮能有這麼大吸引力。

    她長嘆一口氣,似乎是在感嘆自己的主人怎會一竅不通到如此地步,才慢吞吞道,“我倒是覺得斯嘉麗小姐可是難得的一個趣人兒,雖然是很傻很天真,但是傻得可愛不是嗎?如果可以,我倒想把她留在身邊天天逗著玩呢。”

    德古拉公爵眯起眼︰“你這是在向我宣示嗎?”

    “哦哦哦!”莉莉絲舉起雙手做投降狀,“我可不敢,畢竟斯嘉麗小姐是您看上的不是嗎?在您沒有失去興趣前,我會乖乖不出手的。”

    “算你識相。”德古拉公爵冷哼一聲,話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淡淡月色下。

    莉莉絲眨眨眼,在確認公爵的確離去後,對著窗外道,“你們兩個真是越發膽大包天了,居然敢偷听主人的牆角。”

    隨著她略帶諷刺的話音,兩個矯健的身影飛快翻入城堡,借著皎潔的月光,莉莉絲抱著雙臂,玩味地看著金和芬克斯兩人擦去滿頭的汗。

    “我真是傻了!居然听信你的餿主意!沒有被主人發現算我們走運。”

    金一邊把退上胳臂肘的袖子放下,一邊還不忘數落同樣形容狼狽的芬克斯。

    “不要告訴我你不好奇主人的打算,”芬克斯撇撇嘴,繼而面帶討好地問莉莉絲,“莉莉絲,你跟著主人的時間最長,肯定也最了解主人了,你看他總是關注著這個人類小妞是個什麼意思啊?”

    莉莉絲轉轉眼珠︰“你們掛在外面那麼久,不都听到了嗎?”

    “唉!”芬克斯抓抓本來就亂蓬蓬的頭發,懊惱道,“今天風太大了,我們又不敢太靠近,就零零散散听到一些。”

    比起芬克斯的拐彎抹角,金就直接多了,他單刀直入問莉莉絲,“你就直說了吧,主人該不會真的是把她帶回來當預備口糧吧?”

    “是又如何?”

    “是的話….我…….”金猶豫了。

    他一般不會執著于某人,能救便救,救不下的也就隨緣了,畢竟主人才是他最大的恩人,可是想到斯嘉麗一雙綠色的眼楮充滿神采的樣子,他又覺得主人不該殺掉有這樣一雙漂亮眼楮的人。

    看著他臉上躊躇的表情,莉莉絲寬恕地笑了,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呢,“你不用想那麼多,主人不會殺了她的。”

    這下輪到芬克斯亢奮起來︰“什麼?!難道主人喜歡上她了?!”

    莉莉絲無語︰“你怎麼會得出這個奇葩結論的?”

    “這小子,”芬克斯一把揪過金,“說主人之前還特意陪那小妞去人類酒館喝酒!我就說主人最近怎麼總是往外面跑,原來他終于按奈不住了啊!”

    另外兩人均是一臉無語地看他一副發現驚天大秘密的樣子,莉莉絲忍住想打開他腦袋看看里面裝的是腦子還是爛泥的沖動,磨牙道,“你以為主人是瞎的嗎?”

    “不是你說這小妞好生有趣嗎?”

    “那也不代表主人打算找她當伴侶啊。何止是伴侶,你看主人這幾百年身邊有過女人嗎?”

    兩個男人陷入沉默,這麼說好像真沒有。

    莉莉絲好笑地看著他們,“主人對她有興趣,可以說他現在挺喜歡斯嘉麗小姐,但不代表主人會選擇她。更何況誰能保證他的興趣能持續多久?十年?還是五十年?又或者維持短短幾個月已經是極限了。不過,”她頓了頓,才道,“我想如果可能,主人也許會在斯嘉麗活著的一生保證她的安危的。”

    “為什麼?”金忍不住問。

    原本從窗外傾灑在牆壁上的月光漸漸暗淡了,一大片雲正晃悠悠地移動,遮住了散發柔和光芒的月亮,而莉莉絲也在這片黑暗中沉默了。

    過了許久,兩人才听到她輕輕的聲音︰“也許是為了贖罪吧。”

    聞言,原本吊兒郎當的芬克斯嘆了口氣。

    “也罷,他是我的主人,我只要遵從指示就行了。”他說完,一手撐著窗沿躍起,從二樓直接跳了下去。

    “什麼?主人要贖什麼罪?”金听不懂,追問道。

    他年輕的臉龐上透出迷茫不解,一雙眼直直的盯著莉莉絲。莉莉絲心下輕嘆,罕見地擺出溫柔的態度,拍拍金的頭,“也是,你那時還小呢。”

    金惱怒地拍開她的手︰“不要把我當小孩子看!我已經一百歲了!”

    “一百歲也很小啊,”莉莉絲笑了,“凡事不要問太多,好奇心旺盛的小貓咪,有些事忘掉了比較好。”說罷,她也轉身順著長廊離去。

    “喂!你們都在神神秘秘的搞什麼啊!”金對著莉莉絲的背影大喊。

    莉莉絲頭也沒有回,只是晃悠悠沖他擺擺手。

    此時籠罩月亮的烏雲已經散去,月光重新照耀了整座城堡,莉莉絲看著寂靜的花園和延綿到遠方的森林,眼前的一切似乎和幾百年前沒有任何變化,城堡仿佛在時光里停滯了。

    每每這時,她總會控制不住地去想,如果當初她能勇敢地撲上去,為狄修斯大人擋去陽光的烈火,狄修斯大人就不會死去,主人也不會在這一百年的時間里越發沉默,而她也不會只能握著狄修斯大人送的吊墜卻什麼都做不到。

    然而沒有什麼如果。

    不管他人如何干涉,命運絕不會停下它永恆的腳步。

    狄修斯大人仍舊會因對陽光的渴望而掙脫黑暗。

    主人仍舊會因內心的拒絕而袖手旁觀。

    而她,她對狄修斯大人的愛會給她足夠的勇氣去抵抗吸血鬼致命的烈焰嗎?

    吸血鬼都是自私的冷漠的,像她這樣的另類少之又少,然而即便如此,她也沒有足夠的信心自己能夠毫不猶豫的拿生命去賭愛情。

    她會仍舊龜縮在陰影中嗎?

    還是勇敢地站出來?

    她不知道答案。

    也永遠不知道答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