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21.墓碑

    另一邊,斯嘉麗在鋪著天鵝絨的四柱床上翻來覆去許久,猛地坐起身。

    “怕什麼!大不了就說我迷路了!”

    她自言自語地打氣,隨手撈了件羊毛披肩搭在肩頭,就躡手躡腳地出了房間。

    眼下夜色已深,除了偶爾窗外略過的幾只貓頭鷹發出低沉的叫聲,整個城堡宛如一個沉默的巨人,透出一股拒人之外的冰冷。斯嘉麗走得急,又因摸黑看不清腳下,一路走下來兩只絨拖鞋都掉了,一只在下樓梯時滾到了陰影里她沒敢撿,另一只也在她推開大門時卡在門口的裂縫處壯烈犧牲了,于是乎她現在只能一邊暗暗咒罵著,一邊不停地拍拍自己被凍的發紅的腳。

    那麼問題來了,膽小怕黑的公主殿下為什麼執意要到城堡外去呢?

    “混蛋!該死的吸血鬼!說立墓碑什麼的該不會是騙我玩吧?!”

    斯嘉麗終于受不住直透腳心的寒冷,蹲下身解下披肩捂住自己遭受酷刑的腳,雖然疼得她眼角泛淚,嘴上還不停休︰“果然吸血鬼都不是好東西!這麼騙人有意思嗎?敢惹我,我叫你們統統好看!”

    然而這位落魄的前公主咒怨了半天,也沒有吐出什麼實質性的威脅,倒是叫跟在她身後的人忍不住了︰“怎麼個好看法?”

    “當然是….啊啊啊啊啊!!!”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斯嘉麗不要說什麼打擊報復了,她連自己唯一能帶來溫暖的裹腳布都拋棄了,跳起來直接往遠離聲音的方向跑,但事與願違,沒撒開腳丫子幾步她就被人從身後揪住衣領子提了起來。

    “誰..誰啊!快放我下來!”何時被人這麼屈辱過,斯嘉麗憋紅了臉大聲威脅,兩只手還不忘拼命去夠身後。然而在來者眼里,這狐假虎威的呵斥也只不過同耗子的叫囂無二。

    “晚安吶殿下。”

    德古拉公爵那張令斯嘉麗躲之不及的臉又出現在她面前。

    斯嘉麗立刻進入三級防御狀態,雄赳赳氣昂昂地立起全身的刺︰“你有病啊!抓著人好玩嗎?快放我下來!”

    想公爵听她的話,除非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果不其然公爵對斯嘉麗的怒罵熟視無睹,兩手一交替,斯嘉麗就被他單手扣在了胸前︰“您這麼晚出來是散心嗎?”

    約瑟芬老師說過,淑女應時時與男子保持在半臂距離以上。斯嘉麗拿手擋在兩人中間,卻發現這無異于蜉蝣撼大樹之意圖,都只是徒然。

    “請您松開我!這實在是有失禮儀!”

    “既然公主殿下有如此好興致,不妨讓我帶殿下去個好地方吧。”

    公爵與她說話從來不在一條道上,沒等斯嘉麗拒絕,公爵就帶著她飛奔起來。不知是她的錯覺嗎,公爵那鐵箍般的手微微松了些,叫她能稍微遠離他的胸口。

    不知過了多久,在斯嘉麗吃了滿肚子冷風後,公爵終于停下了腳步。

    “這是哪里?”等公爵一放下斯嘉麗,她立刻警覺地後退好幾步,卻不想撞上了一座冰冷的雕塑。

    斯嘉麗齜牙咧嘴地捂住自己撞到的地方,回過頭一看,發現一座小小的灰白色墓碑矗立在身後,看清墓碑上的字後,她的眼神凝固了,揉著後腰的手也頓住了。

    “看來您明白了呢。”

    那是一座新建的墓碑,與她在帝王墓見過的那些極盡奢華的墓碑不同,這座還不到她半人高的灰石板上只寥寥刻了幾筆︰“她從黃昏中走來,從黑暗中經過,而將前往永生。”

    “這是……老師的墓碑嗎?”

    不需要德古拉公爵的回答,斯嘉麗已經跪倒在草地上,柔軟的青草像是最上等的鵝絨墊子,溫柔地托起她傷痕累累的膝蓋。斯嘉麗顫抖著伸出手,撫上略微有些粗糙的碑面︰“老師……”

    她的老師,如今就靜靜躺在層層泥土之下。

    “啪嗒”,“啪嗒”,淚水不听使喚似的,漸漸從斯嘉麗的臉龐上滑落,她慌忙拿手去擦,卻怎麼也擦不完淚水。

    不可以…..公主怎麼能總是哭泣呢。

    一個完美的公主,應該是堅強的,是時刻保持微笑的,因為她的一舉一動都會成為人民的榜樣,而一個總是哭泣的軟弱公主,是不合格的,是會叫她的家庭教師受人嗤笑。

    可是……可是她怎麼能夠止住淚水呢?斯嘉麗用她凍得通紅的手指貼在臉上,仿佛這樣就可以遮掉她的眼淚,陪伴了她十多年的那個人,現在正孤苦無依地躺在這里呀!

    她會怕黑嗎?

    她會感到寒冷嗎?

    她會寂寞嗎?

    斯嘉麗彎下身,雙手拂過微微隆起的墳頭,好似這樣就能穿過冰冷的泥土,踫到她那總是板著一張臉的嚴厲教師,然而手所觸及之處,只有細嫩的青草。

    德古拉公爵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她的側臉,那張總是明媚飽滿的臉上如今卻透著刻骨的哀傷,抽動的肩膀單薄地好似脆弱的積木,一推便可傾倒碎裂。

    她看著石碑,而他看著她。

    森林間穿過一陣風,好似一聲悵然若失的輕嘆,喚醒了石雕般的斯嘉麗。她恍然驚起,粗魯地擦去臉上的淚痕,挺直腰想要站起時,卻發現自己的腳已經麻了,這下疼得她發出一聲慘叫,腿一軟就要跌坐回地上。

    這時一雙手拎住斯嘉麗的衣領,輕柔卻有力地把她提起來。

    斯嘉麗茫然抬起頭,德古拉公爵柔軟的發梢掃過她的臉。

    “.……你還在這里啊。”此時斯嘉麗早已沒有力氣大吵大鬧,她低下頭,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德古拉公爵皺起眉頭,仿佛看不慣斯嘉麗這樣無精打采的模樣,他拎著斯嘉麗,讓她坐在臨近的一塊石頭上︰“你的腳很痛嗎?”

    “什麼?”斯嘉麗一時間沒有弄明白,她眨眨眼才反應過來公爵的話,連忙擺手,“哦!已經不怎麼痛了,凍了那麼久都麻木了。”

    公爵仍舊不依不饒︰“那你的胳膊還疼嗎?”

    “也沒有…..”

    “是沒有吃飽嗎?”

    “我吃了很多了。”

    “那你為什麼…..”公爵停了下,仿佛在尋找合適的詞語,“你看起來快死了。”

    “你才要死了!”斯嘉麗立刻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跳起來,誰料踩到腳上凍傷的地方,又歪著嘴倒下,“我生龍活虎的很!”

    公爵被她齜牙咧嘴的模樣逗笑了,但也只是風輕雲淡的一抹微笑,很快便消失在他的眼底︰“那你還有什麼不開心的呢?”

    斯嘉麗︰“?”

    “我讓人包扎了你的傷口,為你提供了住食,還幫你的家庭教師立了墓碑,”他偏著頭思考片刻,“你為什麼還是死氣沉沉的樣子?還是說這些都不符合你的心意?”

    斯嘉麗猛地抬頭看他,像是要從德古拉公爵的眼里找出一絲開玩笑的意思,然而對方也毫不回避的盯著她,眼里看不出任何笑意。對峙片刻,她敗下陣來,低聲咕噥道︰“母後說的沒錯,吸血鬼果然不是人啊,思維方式不是同一種呢!”

    “恩?”

    “我是說,你的問題很好笑啊,”終于找到機會打壓公爵,斯嘉麗立刻滔滔不絕講起來,“我原本是個公主,可是父王母後都在叛亂中喪命,原本屬于我的財富和地位都化為泡沫了,連老師也….”她住了口,勉強說道,“老師也去了,只剩下萊拉和我相依為命,可是我們隨時有被叛軍發現的危險,身上的錢也會有用完的那天,你現在只是給了我一個晚上的休息,卻沒有解決我日後的生活,更何況你還是個隨時就能殺了我的吸血鬼,這叫我怎麼笑得出來啊。”

    ***************************************************************

    情人節特輯︰

    檸檬君︰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虐狗日....阿不情人們的狂歡日——情人節!!想必大家都很好奇各位是如何度過他們的情人節的吧?下面就讓我們拉近鏡頭,走進兩位男女主的情人節生活!

    斯嘉麗︰啊?情人節?送巧克力?(不屑的笑聲)我送什麼巧克力,每次別人送的巧克力都要把我的寢宮淹沒了好嗎?

    公爵︰收巧克力?我沒有收到過巧克力呢....唉?別的代表愛的禮物?別人砍下孝敬我的人頭算不算?

    檸檬君(擦汗)︰好的請導演把這一段全部擦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