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23.未來

    最終,斯嘉麗還是想好下一個落腳地。

    “這里--------紅翡翠城!”她興奮地指著地圖上王國分布圖的東邊,“我在地理課上有學到過,全國最大的佣兵城,擁有除帝都之外最大的魔法協會科爾澤科和賞金獵人組織雄獅之心!”

    “您的地理和人文學的很不錯呢。”德古拉公爵抱著手臂靠在書桌旁,不冷不淡地夸了一句。

    得了夸贊,斯嘉麗更為得意,不免一番賣弄,“那是!我可是班克老師最為得意的學生!”

    “殿下,您為什麼要去紅翡翠城呢?”萊拉擠在她左手邊,她還不習慣和吸血鬼靠那麼近,整個人快貼上斯嘉麗了,想之前她被芬克斯像個小雞仔一樣提過來時,這個可憐的小姑娘簡直快暈過去了,不得已之下大家翻了好久才找到一個小小的鼻煙盒放在她鼻子下給她聞,萊拉才緩過神來。

    “當然是因為那里魚龍混雜,不會被發現啊!”斯嘉麗打了下萊拉的頭,“而且我還可以以魔法師的身份參加一個佣兵會!佣兵團里沒有身份的人多了去了,沒有人會發現我的!”

    她喜滋滋地描繪著想象中的未來,萊拉可以去附近的酒館幫工,而自己則順利進了某個佣兵團,最近沒有听過魔獸侵犯城鎮的消息,想來這個工作應該很輕松,每月又可以拿工錢,簡直是為她量身定做啊!

    公爵在一旁搖搖頭,果然還是被保護的好好的溫室花朵,拿命換錢的佣兵團怎麼會如此輕松呢?也罷,等斯嘉麗去吃了苦頭,也就差不多從白日夢里醒悟了。

    既然如此,那就送佛送到西吧。

    “那我可以送你們一程。”

    “真的嗎?!”斯嘉麗睜大眼,欣喜道,又立刻換了副警惕的表情,“我們可什麼都不會給你哦!”

    德古拉公爵忍不住笑了︰“您覺得我可以從您身上拿到什麼呢?”

    金錢?她現在連下一頓飯都成問題,美色?公爵拿塊鏡子就可以自給自足了,鮮血?給了她也死了……

    好像…..是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他。

    看斯嘉麗一副左右為難的樣子,公爵決定不再逗她,“我說了,這是我對您的補償。既然您不願意接受我的幫助,起碼這點小事就讓我來做吧。”

    斯嘉麗是什麼人?16年一直心安理得接受別人好意的小公主呀!聞言,她也就不再糾結,“那真是太好了!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萊拉嚇了一跳,“殿下,現在嗎?!不會有些太趕了嗎?”

    “你懂什麼!”斯嘉麗瞪起眼教訓她的小侍女,“萬一柯南道爾逃出來了呢?以免夜長夢多,我們越早走越好!而且從這里去紅翡翠可是要將近兩天的路程啊!”

    “不需要那麼久。”

    公爵打斷她們,微笑道,“如果是我帶兩位過去的話,只需半天的時間。”

    真的嗎?難道他是快馬轉世?斯嘉麗狐疑地看著公爵,轉念想到之前公爵帶著她的時候的確是速度飛快,也就釋然了,說不定人家沒有夸大,半天就能到在王國另一端的紅翡翠了呢!

    這樣想著她又興奮起來,“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啟程吧!”

    其實她自己也藏了些小心思,試問哪個女孩不向往帥氣的騎士和瀟灑的佣兵呢?公主一直有個探險的夢,奈何在王宮里被皇後和家庭教師看得死死的,偶爾逮住覲見的騎士團,迫于規矩,她也沒有機會上去搭話,現在終于叫她逮住一個機會,能去夢寐以求的佣兵之城紅翡翠看看了!這叫她怎麼還能安穩地坐著?心早已飛向西邊了!

    三人身後,莉莉絲與芬克斯正嘀嘀咕咕。

    “不是吧?主人就這麼放小妞走了?”

    芬克斯嘟噥著,目光劃過萊拉的脖子,唉……看起來真是香嫩可口,可惜他不能享用了。

    “怎麼可能,你以為主人是教會那幫子只做善事的傻瓜蛋嗎?”莉莉絲扣著自己涂成鮮紅的指甲,“我打包票,主人肯定計劃著什麼呢!”

    至于德古拉公爵有什麼計劃,那便是日後談了。

    半日後。

    站在紅翡翠城門下,斯嘉麗扶著自己歪掉的臉,開始後悔早上自己做下的草率決定。

    早知道還不如乘馬車……她現在連做表情都不行,長時間被猛烈的風吹著,整張臉早就凍僵了。

    “那麼,我們就在此道別吧?”

    即使不停歇地跑了幾個小時,德古拉公爵看起來仍舊風度翩翩,他優雅地欠身,對斯嘉麗道,“祝光明女神與您常在。”

    “你們也會信奉光明女神嗎?”斯嘉麗好奇道。

    公爵笑了,“不,只是我想您大概不會希望冥王哈迪斯永伴您身邊吧?”

    “哦…..當然……”

    “那麼。”德古拉公爵抬手舉舉帽子,隨後便化為一道黑色的風,消失在遠方。

    她要是魔力再多些就好了,這種簡單的瞬移風系魔法她也會啊!

    斯嘉麗羨慕的想著,隨後對同樣慘不忍睹的萊拉說,“今天已經很晚了,我們找個地方休息吧?”

    萊拉自然沒有異議,二人于是互相扶著朝城內走去--------沒辦法,四肢也凍僵了。

    佣兵城擁有全國最大的人流量,所以幾乎每家斯嘉麗她們找到的酒館都已客滿。不過雖然費了一番功夫,她們還是在一家店面不大的地方訂到一間房。

    “沒有身份手札?”

    滿臉橫肉的店主眯著眼打量眼前的小女孩們,大的那個不會超過18歲,小的那個就更不用說了,更別說她們還沒有證明身份的有效文件,著實讓人覺得可疑。

    不過也罷,這座城市里的外來客哪個不是沒有些不可告人的過去?他從抽屜里扒拉兩下,翻出一個掛著髒兮兮吊牌的鑰匙,“四樓盡頭,租金一天15銅幣。”

    “您願意租房子給我們?!”原本做好被拒絕的準備,沒想到這一臉凶相的老板居然這麼好說話,斯嘉麗驚訝了。

    店主不耐煩地作勢要收回鑰匙,“那我就不借了。”

    “不不不!我們要租房!”

    斯嘉麗連忙一把奪過鑰匙,想想覺得太髒,又換手帕裹住鑰匙,在店主看神經的視線下,帶著萊拉上了樓梯。

    和店主壯實的身材不同,盤旋而上的樓梯實在是過于狹窄。一個不留神,斯嘉麗不小心撞到了下樓的客人。

    “不好意思!”被撞了一下,那人手中拿的長方形布包也掉了下來,斯嘉麗連忙去撿,沒想到布包居然沉得沒有撿起來。

    “還是我來吧,這對您來說太重了。”

    那人走過來,輕輕松松單手拾起布包,深色兜帽下露出一張年輕的臉龐,淺褐色的頭發映襯著白皙的皮膚,只是一道猙獰的疤痕盤橫在他的左側臉,破壞了整體的美感。而最叫人驚奇的是那雙深紅的眼眸,像紅寶石一樣璀璨奪目。

    那是一張朝氣蓬勃卻不失穩重的臉,只是不知為何,青年美麗的眼中縈繞著一股散不去的憂愁,他朝斯嘉麗點點頭,走向一樓。

    “小姐!”待青年離去,萊拉連忙撲向斯嘉麗,“您沒有事吧?”

    “沒事沒事。”斯嘉麗嘴里喃喃著,心里還想著方才那人。

    剛剛青年拿過布包時,她不慎踫到了他的手,那粗糙的手感說明了主人一定是經常訓練,風吹雨打才鍛煉出的粗糙皮膚,或者舞刀弄劍,而且在青年的舉動間可以看到斗篷下隱隱約約泛著銀光的鎧甲,再結合那個沉重的包裹….難道她剛剛遇到的是一個騎士?!

    斯嘉麗興奮了,騎士唉!還這麼年輕!要知道有資格佩劍的騎士都是經過層層訓練,有天賦者也要少說花上十多年的功夫,那個青年想來肯定是出類拔萃之人了!

    “您怎麼啦?”萊拉莫名看著突然雀躍的斯嘉麗,有的時候她真搞不懂這小公主在想什麼。

    “沒事!我們快走吧,我困死了!”

    斯嘉麗拉起萊拉,蹬蹬踩過老舊的地板,來到四樓最後一個房間。一想到明天遇上各種書里才有的人物的可能性,她的一顆心就止不住激動起來,連房間內簡陋的陳設都忽略了。

    明天!

    充滿未知的明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