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24.佣兵

    第二天,面對佣兵所里人頭攢動的景象,斯嘉麗傻眼了。

    她有設想過各種困難,但沒想到連進介紹所都成問題!

    “小姐…….我看我們還是放棄吧…..”萊拉可沒有她那麼重的英雄情結,瞬間就打退堂鼓。

    “不行!來都來了,我就不信擠不進去!你在外面等我就好!”

    望著連腳都難以插足的擁擠空間,斯嘉麗一咬牙,擠不進去她不可以使壞?她就不信這群人冷熱不怕!

    這樣想著,斯嘉麗一邊給自己打氣,一邊沖了進去。不過在踫到人的那一剎那,斯嘉麗暗暗使出火系魔法,讓自己的手肘處纏繞上一根細細的火帶,雖然沒有什麼實質傷害,但是乍一踫到還是會叫人下意識呼痛,更不用提那些經常露出大片肌膚,做清涼打扮的佣兵們了。

    “啊!”

    “疼啊!”

    “誰這麼缺德!”

    眾人紛紛讓開道,卻找不到始作俑者。斯嘉麗借機像條泥鰍一樣擠過人群,一口氣沖到登記處。

    “您好!我想登記佣兵!”她猛地撲到櫃台前,差點沒嚇死那個瘦弱的登記員。

    “登記就登記,不知道的以為你打劫啊,”登記員摸著胸膛,不滿道,“拿去填。”

    他甩過來一張輕飄飄的紙,斯嘉麗連忙伸手接過,湊到鼻子下仔細看起來。

    名字….年齡…..她很快跳過這些司空見慣的東西,看向申請書的下半部分,個人經歷?特技?擅長領域?這些都是什麼啊?

    她不得不抬起頭,“不好意思,我有點看不懂。”

    這小妞怎麼事情這麼多?登記員不耐煩地嘖了一聲,不情不願講解,“個人經歷就是指你有沒有參加過什麼佣兵團,如果是那種大名鼎鼎的比如玫瑰騎士或者暗夜之影的都可以寫上去,特技就是說你擅長什麼了。騎士的話就是攻擊或者防御,魔法師的話就是哪一類魔法……還有這個擅長領域就是說你擅長哪一方面的工作,比方說捕獵魔獸,追蹤吸血鬼之類的。”

    “追蹤吸血鬼?!”斯嘉麗失聲道,“不是說四大陸上都沒有吸血鬼了嗎?!”

    “哈哈哈哈哈,這位小姐,你該不是相信帝國的說法吧?”登記員哈哈大笑,“也就你這種天真小妞會信沒有作為的帝國了,我告訴你,”他突然神神秘秘湊過來,悄悄告訴斯嘉麗,“最近我們西邊可不太平呢!已經發現好幾具被吸干的尸體了!而且也發生好幾次魔獸暴動呢。”

    “但是…..但是帝國不是沒有收到什麼消息嗎?!”

    登記員輕蔑地撇撇嘴,“這不是廢話嘛,在自己的管轄領域發現這種事情,不就是說明管理不當嗎?那幾個官員和諸侯怎麼會攬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活,還不是都把事情壓下去,只是苦了我們佣兵會!”

    大概是總算找到了听眾,他開始源源不斷地倒苦水,“還好羅斯男爵推翻了舊王國,據說帝都現在正準備派王家騎士團到各地支援呢!否則單憑民間的力量怎麼能夠解決喲!”

    “你這樣說好像之前的帝國沒有一丁點作為一樣,”斯嘉麗心里有些不舒服,忍不住反駁,“我看之前的帝國治理下不也很太平嗎?”

    登記員搖搖頭,看這小姑娘養尊處優的樣子,一看就是流落過來的貴族,還忍不住為舊帝國維護,這不是分分鐘暴露身份的事情嗎?算了,自己就做做好事,當沒看到了,不過她接下來怎麼辦可都看自身造化了,“不和你說了,快去填申請表吧,再過一個小時就午休了。”

    得了登記員的提醒,斯嘉麗連忙打消與他爭論的念頭,在花了40分鐘苦思冥想後,她總算是填滿了所有空格,把這張勉勉強強的申請表交到登記口。

    “行了,自己去佣兵大廳看看吧,剛好現在是招新旺季。”

    登記員粗粗瀏覽兩遍,給申請表敲了幾個章,就把斯嘉麗辛辛苦苦的產物扔了出來,拉上窗口的小簾子---------總算可以吃飯了。

    這什麼服務態度!

    斯嘉麗手忙腳亂接住自己被揉成一團的申請表,想要罵人卻苦于對方早已拍拍屁股走了,只好暗自在心里記下一筆,女子報仇,十年不晚!

    眼看時間也不早了,她把萊拉叫來,告訴她自己還要再多留一會,讓她先去吃飯,然後轉身走進佣兵大廳,畢竟此時大廳內還是聚集了不少佣兵團,她得在人招滿前找到幾個下家。

    可惜事與願違,斯嘉麗一開始找的幾家大牌佣兵團都不要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小姑娘,雖有幾個佣兵團,想著說不定是高人不外露,在看到她慘不忍睹的申請表後也就打消了念頭-------這種比白紙還新的新人,傻子才會要!

    很快斯嘉麗就把圓形的大廳走了一圈,可是除了只有幾個成員的小型佣兵團向她拋出了橄欖枝外,她自己比較青睞的選擇則是無不對她關上了大門。

    不是吧,她看起來有那麼菜嗎?斯嘉麗沮喪的踢開腳邊的小石子,也許她也該學學那些人,在自己衣服上劃幾個口子,臉上抹點泥讓自己看上去滄桑點會比較好?

    “喂!”

    這時有個人喊住了她,斯嘉麗回頭一看,是個作教會打扮的女孩子,手里拿了根長杖。

    “有什麼事嗎?”

    她雖然有些郁悶,還是保持禮儀行了個屈膝禮。

    看到她的行禮,那女孩像從來沒見過一樣睜大了眼楮,“哇塞!原來這就是屈膝禮啊!”

    斯嘉麗︰“……”

    搞什麼,這個人干嘛用這種夸張的口氣啊,好像她不是行禮而是在原地翻了個前空翻一樣,搞的她好尷尬。

    “哦哦哦!不好意思啊,我這個人從鄉下地方來的。”那個女孩大大咧咧地拍她的肩膀,力道之大,把斯嘉麗拍的一口老血就要噴出來了。

    不是!不管她是不是鄉下來的,這種詭異的打招呼方式她怎麼從來不知道啊!

    “咳咳咳,我是說,你要不要來我們佣兵團看看?”

    許是發現斯嘉麗臉上的不情願,那個女孩收回手,笑嘻嘻地介紹自己︰“你就叫我貝拉吧,我名字太長了自己也記不住。”

    連名字都記不住……比自己還可疑啊,斯嘉麗悄悄打量女孩,妄圖從她臉上看出點蛛絲馬跡。可惜要不是她多心了,要不就是對方實在是個個中好手,貝拉坦然的臉上寫滿了真誠,倒是叫斯嘉麗開始羞愧起來,也許人家只是想招個人,並沒有什麼其他打算?

    “你可不要拒絕哦,我剛剛看到你用火系魔法,你知道私自對人使用魔法要被抓起來的吧?”

    貝拉突然湊過來,笑嘻嘻道。明明是一張親切的笑臉,只是她嘴里吐出來的字可叫斯嘉麗心驚肉跳。

    斯嘉麗︰“!!!!!!!!”

    這個人絕對可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