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25.分食

    然而把柄握在別人手里,斯嘉麗只好灰溜溜地跟隨貝拉來到大廳的一個角落,那里孤零零地豎著兩塊招牌,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寫著“巧克力佣兵團”,三個人正圍坐在那里啃面包。

    巧……巧克力?

    那是什麼?

    看到斯嘉麗疑惑的目光,貝拉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這個是我起的名字,你不用在意啦,來來來!我給你介紹下我們團的成員!”

    她拉起離她們最近的一個女孩子︰“桑德拉!很少見的女盜賊哦!”

    桑德拉看起來是個非常高冷的女孩,但為人看起來很友好,即使吃飯突然被打斷,她還是超斯嘉麗點點頭,“你好。”

    “還有他!”來不及斯嘉麗阻攔,貝拉又一陣風似的跑到另一人身邊,“依諾克,據說獨自獵殺過黃金豹的弓箭手!”

    听到黃金豹,斯嘉麗不由對這個沉默寡言的男子側目。黃金豹可以說是最難捕獲的魔獸之一,它們行動迅猛,且擁有鋒利的獠牙和大爪,不僅如此,黃金豹最為棘手之處在于它們還會簡單的土系魔法!因此能夠單打獨斗殺死一只黃金豹是件很厲害的事情。

    依諾克也簡單地朝她點點頭,就繼續啃面包了。

    “又見到你了。”最後一人也站起身,斯嘉麗驚訝地發現這是個熟悉的面孔----- 昨天的那個青年。只是他今天換了一副更為休閑的打扮,短打的粗麻布上衣,袖口處綁上了結實的護手。

    “你們認識?”貝拉奇道。

    斯嘉麗連忙擺手,青年笑著替她解釋,“昨天在旅店里遇上的,”說罷,他友好的伸出手,“第二次見面了,我叫阿道夫。”

    對方都這麼客氣了,斯佳麗也只好伸出手,“您可以叫我斯佳麗。”她沒有報全名,畢竟對方也只說了名字。

    貝拉站在一旁,兩手一拍發出清脆的掌擊聲︰“太好了!這下我們的佣兵團人齊了?”

    斯佳麗瞪大眼楮,等等!她好像沒有說要加入他們吧?!

    “不!貝拉小姐,您誤會了……”她連忙說,“我還沒有做決定啊。”

    貝拉露出一個牙痛的表情,“你可以不要叫我小姐嗎?我情願你喊我奶奶。”

    真是個怪人,斯佳麗想著,也只好改了稱謂,“額.....貝拉,我還想去其他佣兵團看看,畢竟.....”

    畢竟你們真是怎麼看怎麼可疑啊!

    這後半句話被她含在嘴里,沒有說出口,只是用眼神委婉表達了自己的拒意。

    不料貝拉卻是個死纏爛打的主,看斯佳麗態度堅決,她眼珠轉轉,咧開嘴露出兩顆虎牙,看起來極像斯佳麗曾經養過的一只帕利斯牧羊犬,“既然你堅持,那我也不好強人所難,只是.....”她笑的更開心了,眼楮都彎成兩道月牙,“我也只好去告訴護衛隊,這里有人私自對人使用魔法.......”

    在那瞬間,貝拉可愛圓潤的臉龐立刻在斯佳麗眼里變成了堪比惡魔的嘴臉!

    “不等等!”她一把抓起貝拉的手,滿臉誠懇,“我想了想,還是決定加入你們!加入像你們這樣強大的佣兵團,一直是我的夢想......”

    斯佳麗嘴上這麼說著,心里卻在暗暗唾棄自己,她居然也淪落到被別人抓住把柄的地步了!

    面對她180度轉變的態度,貝拉露出奸計得逞的表情,“那真是太好了!歡迎你成為我們第五位巧克力佣兵團成員.....”

    這時,一只手半路插進來,把斯佳麗和貝拉交握的手按了下去,斯佳麗抬頭一看,阿道夫朝她露出一個表示歉意的微笑,他轉頭對貝拉道,“別胡鬧。”

    煮熟的鴨子要飛了,貝拉不樂意了,“我哪里胡鬧了!人家親口說要加入我們的!”

    “是你強迫的吧?”

    斯佳麗淚眼汪汪點頭,沒錯沒錯啊!

    阿道夫溫和地對斯佳麗說︰“請允許我代替貝拉向您道歉,她被我們給寵壞了,但是本性還是個好孩子。”

    斯佳麗連連擺手,“不不不,是我不好,沒有明確表明自己的態度。”

    “您真是位通情達理的女士。”阿道夫笑了。

    即使不用照鏡子,斯佳麗也知道自己臉肯定像隻果一樣紅,一半是因為她還是第一次被別人稱贊“通情達理”,一半是因為阿道夫那如同冬日陽光般溫暖的笑臉,在那目光的注視下,天不怕地不怕的斯佳麗也變得手足無措起來。

    “不過,”阿道夫微微收斂笑意,變得鄭重起來,“如果可以,我還是想請斯佳麗小姐考慮下加入我們的可能性,畢竟一個毫無資歷的新人很難被大型佣兵團接受,而我們也的確需要一個魔法師。”

    他講的如此誠懇,倒叫拒絕他們的斯佳麗不禁心生抱歉。其實阿道夫說的話也不無道理,她一個沒有背景的女孩子,比起好高騖遠去報名那些大牌佣兵團,中小級的組織的確更容易接收她。

    然而斯佳麗還是抱了幾分撞大運的僥幸心理,在剩下的時間里又走了幾家,卻仍舊一無所獲。

    就在她漫無目的的在大廳里逛第十圈時,一名做弓箭手打扮的男子叫住了她。

    “小姑娘!”

    斯佳麗左右看看,周圍都是壯實的大漢,那人總不會叫他們吧?就指指自己,“您喊我?”

    “沒錯沒錯,”那人走過來,“你是想進佣兵團嗎?”

    “唔.....”

    斯佳麗打量他幾眼,很普通的打扮,但還是心生警惕,說話就開始含糊起來,“還好吧。”

    那人也不在意,很自來熟地湊過來,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我看剛剛那個小妖女纏著你,好心忠告你,千萬不要進他們隊!”

    小妖女?他是指貝拉嗎?

    斯佳麗疑惑,“為什麼?”

    那人又四下張望,沒發現貝拉一行人後,才放心對斯佳麗說,“先不說那身份可疑的妖女,單單因為他們隊里有‘背叛之狼’阿道夫,許多人就對他們如避蛇蠍呢!所以我也勸你啊,不管他們花言巧語和你說什麼,都不要加入他們,否則到時候慘的可是你!”

    “背叛之狼”?這個怎麼看都不是褒義詞的叫法怎麼會用來稱呼彬彬有禮的阿道夫?

    斯佳麗更加疑惑了,但當她想再多問兩句時,絲毫沒有預兆的,大廳里突然響起尖銳的警報。

    “四級警報!”男子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他站直身體,把斯佳麗拉到一邊,“小姑娘,你該回去了,看起來有要緊事。”說完,他三步並兩跟上另外一名步履輕巧的男子,朝內廳走去。

    被他推到一邊,斯佳麗正摸不清頭腦,抬頭一看大廳內,卻發現許多佣兵團都收了攤子,裝死各異的人們匯成人流,朝著同一個目的地——內廳走去。

    “愣著干什麼!閑雜人等立刻離開佣兵協會!”一個人正在大廳里大聲嚷嚷,他發現了呆呆站立的斯佳麗,開始對她吼。

    凶.....凶什麼啊!

    被嚇了一跳,斯佳麗撫著胸口,卻也不敢耽擱,趕緊跟著其他人朝出口走去。

    結果等她走出佣兵團的大樓,天色已近黃昏,“咕——”肚子發出大聲的抗議,經過斯佳麗身邊的一名女子善意地捂住嘴笑了,斯佳麗連忙窘迫地按住肚子,丟死人了!

    “小姐!”

    一聲細細的呼喚從遠處傳來,斯佳麗抬頭一看,萊拉氣喘吁吁地跑過來,手里還挎著一個竹編籃。

    面對萊拉亮晶晶的眼,斯佳麗忽然發現自己如鯁在喉,那句“我沒能找到願意接收我的佣兵團”,像是黏在她喉嚨里的橡皮泥,怎麼也吐不出來。

    “萊拉,我.....”

    “您餓壞了吧!”

    “唉?”斯佳麗呆住。

    萊拉把斯佳麗拉到一邊,找到一張小桌坐下,她手腳麻利地從籃子里掏出一瓶牛奶,一大塊白面包和腌火腿,甚至還有一塊小小的奶酪,全部堆到斯佳麗面前,“我只買到這些,不知道合不合您胃口?”

    聞著面包散發出的淡淡奶香,饑腸轆轆的斯佳麗早已忍不住,她一把抓起面包,連手都沒顧上擦一擦,便大快朵頤起來。

    “唔.....好次!”

    斯佳麗邊狼吞虎咽,邊含糊不清地講。

    “您喜歡就好!”

    萊拉蹲坐在斯佳麗身邊,雙手托著下巴笑了,不遠處的商店街燈火通明,照映著她小小的臉蛋,替她染上淡淡的火光。

    就在斯佳麗幾乎把一塊面包吃完時,她才後知後覺問起萊拉,“你吃了嗎?”

    萊拉擺擺手,“我等您吃完,怕這些不夠。”

    “你還沒吃?!”斯佳麗驚了,“那你一整天都在做什麼?”

    “我在等您啊,您不是說讓我在外面等著嗎?”萊拉拿手一指三點鐘方向,那里搭著幾個小帳篷,“我就坐在那里,順便替人家看了會鋪子,這些吃的也是拿那人給的工錢買的哩!”她吐吐舌頭,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後來佣兵都出來了,他們一個個看起來好凶啊。我有點怕,就沒再看攤位了。”

    “那你也可以先吃一點啊。”斯佳麗看向手中的面包,原本松軟的面包被她捏的髒兮兮的,這樣也不好意思再給萊拉吃,她感到有些過意不去。

    “那怎麼行!”萊拉瞪大眼楮,仿佛斯佳麗剛剛說了怎樣驚世駭俗的話,“我要是走開了,您想找我怎麼辦?”

    她說的這樣理所當然,落在斯佳麗眼里卻反而叫她更難過起來。

    明明自己已近不是公主了,萊拉卻還是把她當成高高在上的貴族一樣供著,連吃飯這種事都要她優先。

    我已經既沒有錢,也沒有地位了啊……

    手里那小半塊面包是怎麼也吃不下去了,斯佳麗惡狠狠把它扔進籃子里,對萊拉道,“飽了!剩下的你全吃了!”

    “啊?!小姐……您連肉都沒有吃.....”

    “我減肥!”

    斯佳麗“霍——”地站起身,氣勢洶洶往旅店的方向走去,走了沒幾步,又折回來。

    萊拉︰“?”

    只見斯佳麗費力捋起袖子,亮出她白白細細的胳膊,從上面解下一環鐲子,“這個給你。”

    萊拉疑惑地接過來,借著路邊的燈一看,差點沒跪下去。

    “這這這....這是皇後殿下送給您的寶石鐲!”

    震驚之下,萊拉都變得有點口吃了,她把斯佳麗伸出來的手推回去,“萊拉不能收!”

    “我要你拿你就拿!”

    論倔誰都比不過斯佳麗,她干脆直接抓住萊拉的胳膊,一掰一扣,鐲子就套上萊拉的胳膊,因為尺寸有些大,鐲子在萊拉縴瘦的胳膊上搖搖欲墜。

    斯佳麗有些不情不願地解釋道,“這個就算給你的工錢,我現在沒多少錢,等我進了佣兵團,就把該補給你的錢都還了,現在你就拿這個湊合吧。”

    想了想,她還別扭加上一句,“不許嫌少!也不許摘下來!”

    說罷,斯佳麗扭頭,像追債一樣氣勢洶洶走向旅館。

    萊拉被她一番搶白,連個字都沒吐出來。她站在原地,手上的鐲子貼著自己的皮膚,因為一直戴在斯佳麗手上,被她的體溫溫暖過,暖暖的熱度像斯佳麗剛剛握住她的細軟手指,萊拉摸著鐲子,不禁笑了。

    她最喜歡,最喜歡小公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