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27.夢境2

    斯佳麗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一片混沌中,她只記得萊拉在黑暗中的一絲輕微的啜泣,就再也沒有聲音了,任憑她怎樣呼喊哀求,木門後只剩一片寂靜。

    最後,她還是離開了,離開了那座歸于寂靜的房子,那個看起來一臉凶相的店主,還有她只有十二歲的小侍女。

    現在她跑在凹凸不平的小路上,身後不時傳來野獸的嘶吼和人們的哭喊,斯佳麗腳下一個磕絆,跌倒在地,再爬起來時,兩條膝蓋都被蹭破了皮,流下蜿蜒的血跡。

    她的身後漸漸傳來野獸沉重的呼吸聲,似乎有數頭魔獸發現了她這漏網的小魚,成群結隊地追捕她。

    啊,因為我流血了啊,它們跟著血的味道追過來的。

    斯佳麗看著自己慘不忍睹的手和胳膊,暈乎乎地想,魔獸中嗅覺最靈敏的是什麼來著?馬哲斑紋豹?

    看來萊拉好不容易換來的這條命,最終還是要交給這些魔獸啊。

    斯佳麗這樣想著,連腳下的動作也慢了起來,不過此時她距離佣兵協會只剩下百米的距離,近到她已經可以看到組織有序的佣兵們在獵殺逃竄的魔獸,這也叫緊咬在她身後的追兵投鼠忌器地放慢了腳步,一時間竟也沒有追上斯佳麗。

    一個個晃動的人影在斯佳麗面前閃過,他們明明看起來距離她很近,那一小段路卻怎麼也跑不完。斯佳麗的眼從那些面目模糊的人身上一個個跳過,最終停在了一個熟悉的背影上。

    她不禁笑出聲,看來自己果然要死了,居然連幻覺也出現,否則怎麼會在這里看到那個人呢?

    不…..等等!

    不是幻覺!

    斯佳麗瞪大眼,緊緊盯住那一片黑影,他還是穿著黑色的斗篷,猩紅的內底在喧囂的風中露出一角,那人似乎在尋找什麼,快步走過一個又一個逃竄的人們。

    是他!是他!

    追上那個人,她就可以得救了!

    一瞬間斯佳麗體內爆發出一股力量,支撐起她疲軟的腳步,奔向那名男子。

    15米.....10米.....5米.....

    明明只是一個看似熟悉的背影,斯佳麗卻沒有半分猶豫,直直沖向那人。

    她的腦里沒有思考過萬一對方不是她所知道的那個人,或者更糟糕,是個陌生的吸血鬼,那她該怎麼辦?

    只是看到那個背影,她的腳已經做出了回答。

    斯佳麗一點一點向著那人靠近,在她的指尖觸及到他背後的一剎那,男人也心有靈犀般,轉過了身。

    德古拉公爵揚起他始終蒼白的臉,鮮紅的嘴角掛起一絲微笑。

    “你來了.......”

    斯佳麗喃喃道,將自己的身體拋向公爵。

    “嗯。”

    “那我終于......”

    “你不用怕了。”

    因為我在這里。

    斯佳麗做了一個夢。

    夢里她的傷口沒有再流血,身上的衣服也干干淨淨的,棉質的布料散發出蘭花的香味。

    奇怪.....我這是在哪里?

    她迷惑地看向四周,發現自己坐在一個漂亮的花園里,四周全是盛開的鮮花,只是它們都被玻璃罩單獨罩起來,而且有的花明明還在盛放,有的卻只剩下幾片枯萎發卷的葉子了。

    “你醒了?”

    身後傳來一個溫柔的女聲,斯佳麗猛的回頭,她的母後站在那里,言笑晏晏的看著她。

    “母後!”

    斯佳麗失聲道,她立刻想沖上去抱住她溫柔的母親,跑到一半卻突然撞上了一個透明的東西,發出令人牙痛的撞擊聲。她探出手去摸,好像有無形的屏障樹在那里。

    斯佳麗定楮一看,發現皇後站在一條用不知名文字刻成的線後,而她,剛剛好被攔在線外。

    “我不能過來,對嗎?”她問道。

    “還不是時候,我的孩子。”她的母親微微笑著,微風揚起她的發絲,那一頭和斯佳麗如出一轍的長發。

    “那我什麼時候能過來?”斯佳麗緊盯著她,“父王,約瑟芬老師還有萊拉,你們都在對面是嗎?”

    皇後輕嘆一聲,“佩爾,我的孩子,你一直很聰明。”

    “我想過來,”斯佳麗單刀直入道,“是要我做什麼嗎?是不是我殺了自己就可以和你們一起了?”

    “為什麼要這麼做?”她的母親問道,溫柔的藍色眼楮倒映著大海,“約瑟芬,還有萊拉,她們好不容易救了你不是嗎?”

    “可是那不是我想要的!”

    一股出離的憤怒涌上心頭,斯佳麗握緊拳頭,朝著皇後發火,“你們都一個個走了!嘴里說著希望我活下去,其實都是拋棄我了!我知道!你們都不要我了!”

    “孩子,你怎麼會這麼想?”

    “否則呢?”斯佳麗紅了眼眶,大顆大顆的淚珠順著她的臉頰滑下,“難不成是為了我好嗎?可是我根本不在乎能不能活多久,只要有人陪著我就好了,要我孤獨一人活下去,我還不如去死!”

    “你們都沒有問過我,就自說自話把自己認為的好東西塞給我,誰稀罕像條癩皮狗一樣活著啊,我寧願和母後們一起快快樂樂地死了!”

    她越說越委屈,到最後干脆蹲在地上,一個人捂著臉開始嚎啕大哭起來。皇後看著斯佳麗團成一個球的小小身影,眼里閃過疼痛復雜的情緒。

    過了許久,等斯佳麗抽抽噎噎停止了哭泣,皇後才開口,耐心問她,“你覺得是我們拋棄你了嗎?”

    “沒錯!”

    “你覺得活著比死更痛苦嗎?”

    “我只是討厭一個人活著。”

    “可是,我的孩子,”皇後蹲下身,將視線與斯佳麗持平,“你有沒有想過,不管這一切有沒有發生,相同的結局總會來臨。”

    “您是說死亡嗎?”

    看著斯佳麗疑惑的臉,皇後微微笑了,眼里帶著疼惜,“不,是孤單。”

    “假設我和你的父親仍活在世上,過了五十年,或許五十年都不到,我們也會到死去的年紀。而約瑟芬,她總不會一直陪在你身邊吧?同理,等萊拉長大後,她也會離開王宮,離開你的身邊。”

    但是不管皇後勸解什麼,斯佳麗似乎打定主意要和她唱反調︰“那在你們走前也有好幾十年的功夫啊!”

    皇後搖頭,“佩爾,你不能總將目光凝聚在我們身上。這個世界這麼大,一寸方圓滿足不了你的。”

    斯佳麗不服氣︰“母後又不是我!怎麼知道我的想法!”

    “好吧,那我們換個角度。”

    面對斯佳麗的胡攪蠻纏,皇後一直保持著溫和的態度,“你知道為什麼我們會甘願放棄生命嗎?”

    斯佳麗垂頭不語,沉默。

    “那是因為,有著我們更為看重的東西,讓我們甘願放棄自己的一切,”皇後說道,她的目光聚集在斯佳麗的手心處,那里還留著木刺的傷痕,“來,你猜猜看是什麼?”

    “您總不會說是我吧?”斯佳麗沒好氣道。

    “是啊,我的孩子。”

    听到皇後的話,斯佳麗猛然抬起頭,對上皇後溫柔的視線,“是....是這樣嗎?”

    “沒錯。”

    “比....比成千上萬的財富還要重要?”

    “比成千上萬的財富還要重要。”

    “比遼闊的帝國還要重要?”

    “比遼闊的帝國還要重要。”

    “比....”

    斯佳麗說不下去了,皇後接過她的話頭,溫柔的聲音像流淌過的月光。

    “比我們的生命還要重要。”

    “我的孩子,我們願意成為你腳下的基石,為你鋪下一條小小的道路,即使你因此會失去我們的庇護,會孤獨一人,如果再給我們一次選擇,我們仍舊會做出相同的判斷。因為.....活著才有無限可能,不是嗎?”

    “即使失去自己的可能性嗎?”

    斯佳麗想到了萊拉,心里不禁一陣抽痛。

    皇後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寬慰道,“那是萊拉自己選擇的結局,也許在她心里,她願意拿自己的生命換取你的生命。”

    “好好活下去吧,佩爾,這個世界還有那麼多你從未領略過的魅力,”皇後勾起嘴角,面對自己的女兒,她知道如何吸引她的興趣,“想想看,你可以去看藍寶石灣的帆船港。”

    斯佳麗的注意力被皇後描述的東西轉移了,她一下子興奮起來︰“您不是一直不允許我去嗎?”

    “不我的孩子,你應該多走走。”

    “那!那我也可以去傳說中的精靈之森嗎?”

    皇後頷首,“當然可以。”

    “還有南邊的玫瑰小鎮!底比斯沙漠里的月光泉!”

    “都去看看吧,”皇後拿寵溺的眼神看著激動的小公主,“去替母後走走那些地方,回來後講給母後听,母後也沒有去過呢。”

    想到皇後話里的潛台詞,斯佳麗一下子振奮起來︰“我以後還可以見到您嗎?!”

    誰料皇後露出一個抱歉的表情,“不,我想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斯佳麗面露無措,“那我再也見不到您了嗎?我不想一個人....不想忘記你們.....”

    “佩爾,不要害怕,”皇後安慰她,“我們會一直與你在一起。”

    “可是你們都不在人世了啊……”

    “但我們與你常在,你看,”皇後指指自己的胸口,那是心髒的位置,“我們在這里呢。”

    “所以你不用害怕,大膽往前走吧,母後和你的父王他們會守護你的。”

    隨著皇後話音漸漸落下,她的身影也開始像沾上水的畫卷一般淡去,先是腳,很快蔓延到了胸口。已經經歷過一次的斯佳麗明白,道別的時候到了,但是這次她卻沒有那麼慌張了。

    “去吧,我的孩子。”

    “嗯!”

    斯佳麗站起身,擦去臉上的淚痕,揚起一個明快的笑容,“那母後,我走了!”

    原本郁結在心中的恐慌與害怕似乎一掃而空,如雨後晴空般湛藍。

    這一次,她先轉過身,向著一望無際的地平線走去,她能感到身體里仿佛有股源源不斷的能量,支撐著她向前進,在這股力量的支持下,分別也似乎不是那麼難以忍受的事情了。

    因為,沒有什麼好怕的。

    她從來不是一個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