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天命為皇

2.第二章 棄 尸

    站在門口,姚千枝拎著官差的脖領子,把他沉重如死豬般的身體拽離了姚千蕊。脖子上的大動脈被割斷,他泊泊噴著血,四處飛濺。見此,姚千枝皺了皺眉,手上微微使力,把傷口對準地毯。

    西偏院外間,正院那邊兒隱隱約約還能傳來官差們興奮叫嚷‘打砸搶’的聲音,姚千枝心知手里這尸身絕對不能讓人發現,要不然姚家女眷們就鐵定進教訪司的命,心里沉了沉,她微吸口氣回首,“你們……”過來幫個忙,把她手里的‘東西’處理了!

    “千枝,你這臭丫頭,死孩子,你怎麼敢!你怎麼敢!!你不要命了啊!!”姚三夫人姜氏——就是姚千枝的親娘仿佛終于被這一聲兒喚醒,驚慌恐怒,她涕淚縱橫的撲上來,“你,你,你怎麼敢殺人!!這多險啊,那是大男人,還是帶刀的官差,萬一,萬一出了差錯,你出了事兒,你讓娘怎麼活??你這死孩子,你,嗚嗚,你嚇死娘了!!”

    她一邊拍打著女兒的背,一邊罵著,最後還是忍不住抱著女兒失聲痛哭起來。

    “額,那個……”姚千枝被抱了個滿懷,滿面尷尬的站在那兒,小心把尸體往旁邊挪了挪,免得鮮血染到姜氏的裙擺上。

    相處了兩個月,以她對姜氏的觀察,她這個‘娘’是清高講究,還多少有點潔癖的古代婦人,如今這舉止怕是太激動忘了形,一會兒反應過來,見染了一裙子血,她能直接抽過去。

    “老三媳婦,你快別罵了,孩子是被逼無奈,她救了咱們,救了千蕊……”老夫人季氏爬過來,顫抖著手去摸孫女的後背,一下一下的輕輕拍撫,“千枝,你別怕啊,你殺的是壞人,他要欺負你五妹妹,想殺咱們……你殺他是救人,你救了祖母,救了你四嬸……你是好孩子,殺他沒錯啊……”

    看得出來季老夫人也很害怕,眼角都不敢橫那官差的尸身一眼,卻還強忍著勸慰孫女,生怕她因殺人留下心理陰影。

    當然,就姚千枝而言。沒穿越之前,有個當雇佣兵的大咧咧養父,她七歲就開始混跡戰亂地區,九歲殺了第一個試圖強迫她的反動勢力人員……尸體嘛,在她眼里跟死豬肉沒什麼區別。

    ——畢竟都一樣沉。

    但季老夫人的舐犢之情,她還是領的,眉眼柔和了些,伸手將蜷縮在地上的姚千蕊扶起來推到季老夫人懷里,“祖,咳咳,祖母,你照看點千蕊,我看她是嚇壞了,四嬸,你也過來……”她朝宋氏招手,見宋氏連滾帶爬的靠近,抱著女兒無聲痛哭。

    默默搖頭嘆了口氣,她又吩咐,“大姐,二姐,四妹……你們把屋里的簾子拆一拆,把地上的血跡擦干淨,大伯母,二伯母,娘,你們力氣大一點兒,把地毯卷起來,扛著跟我走……”

    “千枝,你要干什麼?”姚千蔓從親娘李氏懷里探出頭,微泣著輕問。

    “干什麼?得把這些‘東西’處理了啊!”姚千枝伸手劃拉了著地毯和家具上飛淺的血跡,“咱們藏在西偏院里,雖然偏遠了點兒,終歸還是在姚府,听‘這個’的言語……”她晃了晃手上的尸體,“是個讓人排擠,偶然找過來的,殺了就殺了,亂轟轟的一時半會兒沒人察覺,但是……”

    “尸體擺在這兒,滿地的血,瞎子都能看出來吧……不趕緊借著那群抄家的還在正院搶東西的功夫,把屋子收拾了,一會兒他們找過來,可沒處說理去了。”

    “你要把他藏到哪兒去?”季老夫人到底老成些,知道孫女說的是正理,也顧不上害怕了,連忙開口問。

    “我記得院子里好像有口井吧,直接扔進去!!”姚千枝隨口說,拽著尸體往外拖。

    三十多歲的壯年男人,又是死挺兒,少說一百五,六十斤——按理一個十四歲的小姑娘,絕對是拽不動的,但姚千枝早就發現,她現在這個身體表面上細胳膊細腿兒,軟面條似的,實際力氣卻很大,甚至比前世經過無數緞練的她還來得有勁兒。

    穿越過來之後,她仔細測量過這具身體,皮膚嬌嫩,肌肉軟軟的,絕對沒經過什麼緞練,可是那股子勁兒——單手能拎起八十斤重的東西,還不覺得多大負擔,除了天生神力之外,姚千枝想不出別的解釋。

    而且,這小姑娘的家人也絕對是知道她這把子力氣的,沒看她殺了官差後,姚家人都只是怕她留下心理陰影,而沒人懷疑過她為什麼能殺嗎?

    姚千枝拖著尸身邁過門檻,姚家人眼睜睜看著那死挺兒的腦袋磕在紅漆門檻上,一直凸瞪的眼楮都仿佛動了一下,泛著死不瞑目的光……心里‘紜 畢歟 淼睦 梗 敲婷嫦嚓錚 詈螅 故羌糾戲蛉死系潰 扒Zλ檔牟淮恚 勖鍬淶秸餼車兀 捅鸞簿苛耍 轄 鹽葑郵帳傲耍 嬡梅 秩慫澇謖舛 恢乖勖牽 依錟腥碩際芡俠邸!br />
    做為婆婆,季老夫人還是挺有威嚴的,她既發了話,姚家女眷們不管多害怕,多惡心,也都忍住動作起來。撕了簾子和舊衣裙,姚千蔓領著兩個妹妹——姚千葉和姚千朵四處擦試零落的血跡,三位夫人臉對臉的跪在地上卷地毯,一邊做一邊嘔……

    都是閨閣女眷,平時殺雞都不敢看,誰干過這個呀?

    季老夫人和宋氏抱著姚千蕊,緊趕慢趕的給她換衣裳,用錦巾沾涼茶給她擦頭臉,人就是被殺死在她跟前兒的,她身上痕跡最多,而且,她年紀又小,方才那通兒恐怕嚇著她,不管姚千枝說了什麼,季老夫人怎麼安慰,她都懵怔怔的瞪著眼楮,一句話都不說。

    事關性命,女眷們動作還是挺快的,姑娘們拎著沾滿血的布,夫人們扛著地毯顫兢兢的出門,一抬眼就看見院子左邊,葡萄架下姚千枝正抱著尸體的腰,舉著他大頭沖下往井里塞呢!!

    姚家女眷們︰……

    畢竟是內院的井,井口並不大,官差個大老爺們,身上還帶著不少零碎東西,支支愣愣的,確實不大好塞。

    “我剛才把偏院的門拴上了,你們看著堆點東西在門口,我听正院那邊動靜不對,恐怕有人要過來了。”看見姚家女眷們出現,姚千枝弩了弩嘴,示意腳下,“你們把東西放這兒,去堵門吧。”她吩咐。

    女眷們話都沒來得及說,就被支使的滴溜兒亂轉,趕緊把手上的地毯濕布堆到姚千枝腳下,她們手腳並用,連扛帶踢把些什麼‘矮凳、炕桌、椅子……’挪到正門口,只是,剛剛支上門,就听見外頭急促的腳步聲。

    ‘當當當’很快的,砸門聲響起,還有男人驚喜的喊嚷,“頭兒,你快過來,這門讓堵上了,里頭有人!!”

    “有人?哼,姚家那些娘們,趕情藏這兒了!”在正院‘打砸搶’完了,官差們終于想起正職——把姚家人不論男女聚到一塊兒,一起去流放,這才四處尋找起來。

    姚家本來就不大,三進的宅子。就像姚千枝說的,在偏僻能偏僻到那兒去,人家二十多號大男人,四處找找可不就尋著了!

    “開門,里頭的趕緊把門打開!!別讓爺們費事!!”‘   ’的踢門聲伴隨著粗魯的大罵。

    “千,千枝……”女眷們駭的遍身冷汗,慘白著臉回頭看,就見姚千枝已經把官差的尸身塞進井里大半,只剩下兩條腿在外晃當著。

    “你們拖一會兒,先把門頂住了!!”姚千枝一步跨上井沿,抬腿沖著尸身的大胯踹過去,她下足了狠力氣,連踹了三四腳,听得‘鼓 ’一聲,尸身終于艱難無比的順下井去。

    而且,非常萬幸的沒有卡住。

    門邊,姚家女眷們拿身子頂著門,被踹的一晃一晃的,門栓發出‘  ’聲響,眼看就要折了。

    “媽的,什麼玩意兒?姚家娘們,趕緊把門打開!!”罵罵咧咧聲音極怒,仿佛是氣急了。

    尸身終于落下,姚千枝跳下井沿,抱起地毯卷著扔進井里,又飛快的去抓散落在地上沾血的布,姚千蔓見狀也趕緊跑過來,跪在地上就撿,頭都不抬往井里扔。

    緊趕慢趕的,總算把眼前能看見的全扔井里了,紅漆院門也終于不敵男人巨力,‘ 當’一聲大敞四開。

    “哎唉!”姚家女眷們都讓大開的門打中臉和身子,疼的哀哀直叫,四下歪倒。

    “媽了個巴子的,你們這群臭娘們聾了,堵著門干啥,都是犯官還能逃過去啊!!欠X的臭娘們!!”撞門累的一身臭汗,率先闖進的官差二話沒說,抬腳就往離他最近的姜氏身上踹去。

    “啊啊!!”姜氏被踢的滾倒在地,抱著身子痛呼出聲。

    眼看親娘受難,姚千枝眸光閃了閃,咬著牙舉步往姜氏身邊撲,拿身體擋住了她。

    娘倆滾在地上,眼看就要挨打,就在這緊要關頭。外間突然闖進來兩隊人馬,領頭的長眉一皺,沉聲道︰“你們這是做什麼,還不住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