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天命為皇

3.第三章 流 放

    這次河款貪污案鬧的挺大,光戶部就清空了大半,燕京讓抄家滅門的官員,連大帶小能上三位數——兵部的人就有點不大夠使喚。

    姚家官位不高,區區從五品,來府里抄家的——明面兒說是兵部官差,其實根本就是兵痞幫閑,地頭上收攏的流氓無賴,也不領月錢,就靠著那身官衣兒走街竄巷,今兒這搶些,明兒那拿點,收些保錢。

    像抄家這種活兒,那是頂頂的美差,得有背景又舍得花銀子的人才能搶得上,不過,這幫人層次低,就算是抄,也只能抄像姚家這樣中低層的官員,能‘打砸搶’的還是有限。

    “律法有例,當職官差不得騷擾毆打犯官女眷,就是被發賣或罰入教司訪的都不例外。”闖進門這隊人約莫二十來個,穿著同款的青布官衣,黑亮官靴,官帽尾端瓖著官翅兒,個個年輕力壯精神抖擻,看著就跟‘打砸搶’那群不一樣,非常專業的模樣。

    為首是個年輕人,二十來歲的年紀,穿著天青色的雲紋衣裳,身材高大,相貌長的很俊,一雙眼楮尤其吸引人,他皺著眉,帶著一股……恩,說不出是陰沉還是憂郁的氣質,看了眼滾在地上的母女倆,他問道︰“姚夫人,姚姑娘,沒傷到哪里吧?快快起身。”

    “可是……雲,雲都尉!?”季老夫人捂著被門打腫的臉頰,在兒媳的攙扶下艱難起身,眯起老眼看了來人好一會兒,她才恍惚認出來。

    雲止——萬聖長公主嫡子,當今萬歲爺親表哥,出生就得了先帝輕車都尉的封爵,如今在兵部任職,妥妥的實權派。

    季老夫人曾有幸參加過萬聖長公主的壽宴,坐在最偏遠的角落里,但雲止相貌確實出色好認,哪怕只遠遠看過一眼,沒說過話,她也認得出來。

    萬聖長公主的兒子帶著兵丁來了,這位家世雄厚,燕京頂尖兒貴公子,風傳又溫文而雅,肯定是不缺銀子的。

    跟那群‘打砸搶’不一樣,她們總算能走正常抄家流程了——季老夫人徐徐嘆了口氣,剛松下心神準備開口道謝幾句,在想法子問問丈夫兒子的情況,誰知……

    都六十多歲的人了,眼楮還那麼好使,無意識環視四周想確認兒媳和孫女們的現況——季老夫人一眼就瞧見井沿子邊上,正正搭著一塊染著血的半截裙子,好死不死還是白色的。

    灰撲撲的井,染著血的白裙子,顯眼的簡直無法形容。

    也是多虧了姚家女眷們被打的連滾帶爬,鬼哭狼嚎,吸引了雲止這群人的注意力,‘打砸搶’們也挨了訓,個個縮頭縮腦,暫時沒人發現。可是,那麼顯眼的玩意兒,掛的那麼突出,早晚的,這群人肯定能看見,也肯定會起疑,到時候真派人去搜井,發現那死挺兒……

    姚家要完吶!!

    眼前一黑,季老夫人使盡全身力氣控制著臉上的表情,深深吸氣穩住要倒的身子,她盡量自然的偷偷使眼色給跪在井邊的大孫女兒。

    姚千蔓活了十七年,頭一回做這麼刺激的事兒,又差點讓官差抓個正著,此刻正跪攤在井邊兒渾身酸軟麻著爪兒,猛然瞧見祖母的視線,眼角微撇順著看過去——

    染著血的裙子就那麼映入眼簾,姚千蔓頭皮發炸,整個人都酥了!!

    她就跪在井邊,離裙子的距離不算遠,但想要把它扔進井里,不管怎麼慎重,動作都不會太小。西偏院就那麼大點兒地方,院子里擠了這麼多人,她老實縮著是不起眼兒,但凡一動……

    誰看不見吶!!又不是瞎!!

    姚千蔓急的眼淚都快下來了,額上冷汗泊泊而出,她緊緊握著拳,身子發顫,想動——卻不敢!!

    站在高處一直注意著,季老夫人很快發覺了大孫女的為難處,腦子拼命運轉,她眼珠轉動,極力想應對之策——

    “雲,雲都尉啊!!”緊急關頭,顧不上臉了,季老夫人把心一橫,縱著身子往前撲,一把抱住雲止的大腿放聲痛哭,“大人吶,您發發慈悲,我們姚家是冤枉的啊!!我們老爺最老實不過的人,不可能貪污!!萬歲爺,您睜睜眼吧!!我的夫,我的兒,我的孫吶,全讓抓起來了!!蒼天吶,厚土啊!!可憐我這把歲數,半截土埋脖子的人啦,還要流放啊!!那是晉江城啊,是邊關啊,沒法活了!!我可活不了啦!!!!讓我死了吧!!!”

    抱著雲止的大腿,她一邊哭一邊喊,拍著大腿老淚縱橫,還順便把眼淚鼻涕抹到雲止褲腿上。

    雲止︰……

    姚老夫人這麼一放悲聲,姚家女眷雖然驚訝素來莊重沉穩的祖母/婆婆突然這般行事,可想起被關進大牢里的丈夫/父親,回憶方才受到的驚嚇,也忍不住抽泣起來。

    “嗚嗚嗚……”

    “相公!”

    “爹爹……”

    “我們是冤枉的啊,哇哇……”

    一時間,西偏院跟死了人似的,充滿了鬼哭狼嚎女人的‘叫喪’聲,還不止一個女人!!

    ——是一群吶!!

    這樣的動靜自然吸引了官差們的注意,姚老夫人一邊哭一邊用眼角描著,就見跪在井邊的大孫女低垂著頭,不聲不響的一點點用膝蓋跪挪,拿身子擋住井沿,她轉過手去緩緩把白裙推進井里。

    就算染了血,裙子也是布做的,悄無聲息的掉進井里,一點動靜都沒有,季老夫人卻仿佛听見‘  ’一聲,那是她提著的心終于落了地。

    “老,老夫人!”雲止臉色有些僵,伸手不知該不該去扶季老夫人,他是萬聖長公主的兒子,又沒長成紈褲,脾氣還出名的好,在燕京這地介兒,那是最尊貴的公子,生平從來沒讓個年過六旬的老太太抱腿嚎喪過。

    雖然這老太太是犯官之妻吧,可人家年歲擺在那兒,雲止還算是個君子,不管是斥責還是拿腳踹開,這都不符合他的行事原則,“老夫人不必擔憂,陛下聖明,自不會……”說到底,戶部尚書霍言因貪污而死,誅連三族,是屬于黨爭失敗的結果,戶部里的小官們兒,包括姚家在內,都是被殃及的池魚……

    雲止心里明白,這群或砍頭或抄家的小官兒們,大部分都是被連累,算是無辜的。但他個公主之子,面對御座上才七歲的小皇帝,和皇太後的親爹韓首輔,他能說什麼?

    “老夫人且帶著晚輩回屋去吧,先讓雲某把皇差辦了,但事一了,雲某便送諸位出城,姚家諸君還在等著你們呢。”雲止嘆了口氣,低頭對季老夫人溫言道︰“姚老先生並未受刑,幾位姚兄精神也算康健,老夫人,且听雲某一言,此等時節,旁個不說,能一家團聚便是福了。”

    戶部有那麼些個砍頭腰斬的,都血流成河。女眷不是發賣就是入教司教,姚家雖然流放,好歹全身而退,未死一人,還有什麼奢求的?

    “雲都尉說的是,老身失禮了。”季老夫人本就不是強求的人,到這等地步一家平安就是萬幸。之所以那般情態,不過是時勢所逼——得吸引人注意力罷了。現今大孫女兒手快,危急解除,她當然恢復往日雍容,只是眼淚依然不斷而已。

    到不是放不下,而是……唉,想她季氏這一生,哪怕農戶出身,亦是小家碧玉,久讀詩書之輩。到燕京成了官夫人,跟那些個名門貴族出身的姑娘夫人交際,也沒誰挑出她的不是來,都贊她端莊自持,沉穩有度,誰知臨了臨了,還成老無賴了!!

    扒人家大小伙子褲腿,耍混放悲聲,又讓兒媳婦和孫女們目睹,但凡一想來,她這張老臉吶!!

    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招呼著晚輩,“老大媳婦,帶著孩子們跟我來。”她率先邁開腿,往里屋走去。

    姚家女眷們也互相攙扶著,跟隨季老夫人,姚千枝裝老實的低頭混了進去,誰都沒察覺官差里頭少了一個人,院子井里塞了個死挺兒。

    見女眷們——尤其是季老夫人進了屋,雲止隱晦的松了口氣,開口吩咐手下,“將姚家家產查點入冊,貼封條。”開始走起正常的抄家流程。

    “是。”兩隊官兵齊聲應是,領著幫閑的散開,各自辦事。

    站在院子里,雲止看著砸門時散落一地的家具,耳邊還隱隱傳來外院里,被捆住的丫鬟小廝的哭喊聲,他面色陰郁,幽幽嘆了口氣。

    少帝年幼,外戚當道,先帝留下的顧命大臣已被韓首輔除的差不多了,如今霍大人這一去,保皇派群龍失首,少帝不過七歲的年紀,被韓太後捏在手里,握的緊緊的,哪怕他母親——身為少帝親姑姑的萬聖長公主都很少能見。南方水患,今年糧食怕要失產,邊關胡人虎視眈眈,但軍資卻因朝庭黨爭,到如今都未發下……

    大晉,這是風雨飄搖了。

    霍家被誅連了三族,午門砍了上百個人頭,俱是他親自監斬的。想起好友錦城——霍大人獨子那滴血的眼神,雲止心都在抽搐。

    哪怕冒險換出了好友,救了他的性命,可想到錦城狀元之才卻要一輩子隱姓埋名,終生不敢示與人前,雲止周身的氣場,就越來越沉郁,越來越低靡……

    唉,不知錦城現在是否平安出了燕京,又逃到哪里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