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天命為皇

15.第十五章 小河村

    姚千枝去干嘛了呢,其實並不難猜,她只是想借著晉江城繁華,尋個地方把玉墜賣了罷了。

    經過幾個月的相處,她覺得姚家人確實不錯,無論長幼都生了些感情,也願意為他們的未來打算。姚家抄家來的急,身上的家底兒有限,還被官差扒了一路,細算下來,真沒剩下多少銀子了。

    最起碼,如果下放到村莊,餓死是不至于,但要苦熬些日子,那是肯定的。

    流放嘛——不遇大赦基本幾輩子都要留在晉江城範圍內了,姚千枝同為姚家人,不想插桿兒立柱當土匪,做反民,肯定也要遵守大晉律法,當個普普通通的農女。

    拜‘習慣’所托,相比姚家人,姚千枝的‘私房’是很厚的,那袋金豆子她甘願奉送是為了讓姚家人活命,可玉墜是她留著保命用的,原沒打算拿出來,但……姚家人確實不錯,待她親人也似,一路上慢慢打動了她的心,到也讓她願意費些心意為他們打算。

    在現代長混戰亂地區,黑白兩道都是熟的,雖然古今相比大不一樣,然一法通則百法通,拐進個偏僻的小巷子里,約莫一頓飯的功夫,里頭發出‘ 里啪啦’的聲響,在隱隱約約的哀叫和求饒聲中,姚千枝擰著腕子走出來,朝東邊兒十字道口走去。

    沒多大功夫,穿過人群走到盡頭,三層的木制小樓高掛匾額,上書‘金玉坊’三個大字,朱紅的雕花大門,兩個穿著整齊的小二兒站在門邊兒,滿面堆笑。

    姚千枝抬步就進,小二兒笑盈盈的迎上來,“這位大姑,您瞧瞧您需要些什麼啊?小的給您介紹介紹?”打手一指屋里,櫃台中金碧輝煌,原是個賣首飾的金銀輔。

    “麻煩這小二哥兒,請掌櫃的出來一趟,我這兒有件玩意兒想出手。”姚千枝邁步進屋,對著店小二兒露出掌中的玉墜。

    姚千枝不買東西,沒得提成賺,小二兒依然客客氣氣的,“呦,這事兒小的還真做不了主,這位大姑請稍候,小的這就去請掌櫃的。”

    說完,小二兒轉身就走。

    “那成,煩勞了。”姚千枝就在屋里來回轉轉,四處瞧瞧,順便還打听打听價兒。沒多大會兒功夫,小二兒回轉,“這位大姑,掌櫃的里頭有請。”

    “你帶路吧!”姚千枝也沒怕。她進這家的時候就打听好了,店面不大,卻是正經買賣人家,壓價是有的,黑吃黑干不出來。

    小二兒在前引路,掀簾進內屋,上了杯香茶後退下。屋里坐著的約莫四十來歲,滿面和氣的中年男子站起身,“听駱子說,姑娘有玩意兒想出手,請給賞賞眼吧!”

    “賞眼不敢說,你瞧瞧吧!”姚千枝伸手把玉墜放在桌上。

    這墜子大概有小兒拳頭大,雕的是百福臨門捧青松——就是蝙蝠落樹釵上。雕工精湛,玉質細膩,水頭兒十足,拿手一搭,還有些溫度,是塊暖玉。

    美中不足的,就是玉料不大,當不成正經東西——不過,那是指燕京一等一富貴繁華地所說,像晉江城這等偏遠州府,姚千枝這塊兒玉,算是相當不錯了。

    “哎呦……”果然,掌櫃的打眼一望,忍不住摸了摸胡子,他湊近觀瞧,還拿在手里把玩一陣兒,這才小心放在桌子上,面向姚千枝哈哈一笑,“這位姑娘,我說今兒開輔的時候,怎麼喜鵲在房檐下一個勁兒的叫喚,左眼皮子直跳,後院早就枯死的大柳樹還發了新枝兒了,趕情是有貴人臨門!!”

    “您這東西是好玩意兒,咱們這地兒少見的精細雕工,玉料也好,百姓家用不起,只不知是個什麼來歷?你賞賞耳音?”

    “不瞞掌櫃的您說,東西確實是官家院的。不過,千傾良田難抵子孫不孝,人嘛,總有個落魄不湊手的時候,您要是看玩意兒還過眼,我就抵給您。”姚千枝含糊著應對過來。

    好在——晉江城嘛,邊關境地,時常都有官宦流放,掌櫃見多識廣,見姚千枝的行事打扮,心里就明白了,也沒捅破,只是沉吟半晌,“姑娘既這麼說了,我也不打虛的,您這東西……我給您二百兩,您看怎麼樣?”

    姚千枝這玉墜,是她周歲時外祖父賞的,當時花了足六百兩白銀,玉這東西都是越戴越貴,不管在甚個地方,閉眼都賣三百兩。只是如今這境地,晉江城這地方,又是舊物賣出,二百兩,不算少了。

    這還是首飾輔才會給這個價兒,要是賣到當輔去,那會更少!!

    “我不還掌櫃的,就按您說的給吧!”姚千枝沒在掙兌,點頭答應了。

    掌櫃的也爽快,給拿了三張五十兩的銀票,四個十兩一個的銀錠和十兩碎銀子,滿面堆笑的把姚千枝送出了來。

    站在輔子里,姚千枝邁步剛想往外走,就見街上由拐角處過來個穿著藍色短打,頭戴綠方巾,膀大圓腰的男人,一溜兒小跑的往前走,奇怪的是,身上還扛著個年輕女人,正垂著眼眸,端端正正坐在他肩頭,素白的臉兒,細長的眼兒,打扮的花枝招展,一雙小腳兒垂下來,晃蕩在男人腰間。

    “那是什麼?”姚千枝挑了挑眉,打眼望著覺得很新鮮。

    “大姑,那扛的是長三書寓,叫幕三兩,不是甚好人家,您別瞧了。”一旁,小二兒插嘴。

    長三書寓——是晉江城高級妓.女的稱呼,一般都是樓子里的紅牌姑子,琴棋書畫樣樣俱全,還得吹拉彈唱甚事都會,相貌要好,氣質要佳,提筆能寫文章,開口會吟詩書,這才能得長三書寓的稱號。

    “听說那還是個官家姑娘,以前是澤州那邊兒有名的才女,後來家里犯事讓打成官妓了,來往都是貴人,進得門甚事不干,光喝杯茶就要三兩白銀,就得了個渾號叫‘幕三兩’。”小二兒嘖嘖有聲的說,看著幕三兩雙眼放光。

    “哦?是個紅姑啊,那這扛著是做什麼呢?”姚千枝現代人,哪見過這個?根本不覺自家個閨閣女眷打听妓.女有甚不好,還挺興致勃勃的。

    “是出台啊!肯定是有哪個大戶人家相邀了,這伴當才扛著過去的。大姑,您不知道,咱們大晉的規矩,像那下等的妓人是要裹腳的,小小巧巧的貴人喜歡,可行動就不大方便了,這才得讓人扛著!”小二兒說的口沫橫飛,眼里帶著憧憬。

    “個臭小子,跟姑娘胡咧咧什麼呢?嘴上沒把門的,啥都往外說!!”越听越不像話,掌櫃的一個大巴掌就沖小二兒後腦勺來了,打的他一個踉蹌顯些沒摔個狗搶屎。

    “哎呀!!”小二兒嚎了一聲,捂著腦袋不敢說話了。

    “掌櫃的,您別怪他,都是我多嘴,這沒見過怪新鮮的,順口問兩句。”姚千枝忙笑著幫忙解釋。自覺出來有段時間了,就跟掌櫃的告辭,邁步離開了。

    走在街上,她還回頭看了那被扛著的幕三兩一眼,見她瘦瘦小小,面無表情讓勒著腰,扛著往前走,心里怪不自在的,無意識的嘆了口氣,她轉身離開返回府衙。

    順著角門進了內院,打眼一望,她正看見姚千蔓一臉驚喜的撲上來,“三妹妹,你這上哪兒去了,陳大人帶著宋師爺出來,給咱們點了地方,眼看就要出發了!!”

    “這麼快啊!”姚千枝忙問,“點了哪里?”

    “是晉山南山腳下的小河村,村中有三百戶,約莫千人,是個大村子。”陳大郎走上前,低聲說著,“三姑娘,我本想著給你家尋個晉江城邊上的村子,有駐軍守著時時尋查,多少安全點。但後來仔細琢磨琢磨吧,萬一胡人打進來,晉江城城門一關,離得在近,進不得城也是沒用!”

    “或是像您說的,尋個晉山腳下百來人的小村莊,我也是找了,確實有不少,我知道您的打算,您家是外來的,又都是女眷讀書人,怕不好融入,可我又轉念一想,胡人犯邊屠村,屠的多數都那等人少的小村莊,像小河村這樣千戶人家的,胡人很少招惹,就算招惹了,人多終歸好辦事兒,就是逃命都有放哨的,日常警惕之流,也得有人不是。”

    “一般流放人家不沾大村子,是怕挨欺負,可是姚家有您在……”您不提刀殺人就僥天幸了,誰敢欺負您吶!!回想姚千枝殺人的‘英姿’,陳大郎覺得心里直突突。

    “你這麼說到也對,那就這兒吧!”姚千枝覺得他說的挺有道理,並未反對,點頭允了。

    一行人就開始收拾東西。三輛大騾車,本來說好到了地方就送官差們的。但姚千枝發了威,陳大郎等人怎麼敢在白撈她東西,連三推辭著不肯要。姚千枝就做主留了一輛騾車在府衙,讓他們能坐著回燕京,剩下兩輛,姚家人坐上,出了府衙,奔城門方向往小河村去了。

    小河村——陳大郎特意給挑的,端是依山傍水,土地肥沃的好所在。出了城走了約莫半天的功夫,一行人來至片挺大的竹林子,趕著騾車順著黃土路繼續慢行,過了小山坡兒,沒多大會兒便進了小河村的範圍,還沒等定晴瞧瞧日後居住的所在環境呢,就直接傻了眼了……

    只見黃土路上,鄉村門口,連男帶女足有百十來人,都舉著扁擔鋤頭,你來我往,打的血肉模糊,罵的口沫橫飛。

    官差們︰……

    姚家人︰……

    姚千枝︰……濺我這一臉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