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天命為皇

24.第二十四章 胡女

    二溝子村被屠的突然,村子里有屋有地,柴伙糧食都還盡有,附近的人又忌諱這里不吉利,少有願意來的,這十里八鄉沒人管的孤胡們,就抱團兒在這里落了腳。

    都是些孩子,最大的不過十五,六歲,野生野長,也沒人管他們。

    姚家在二溝子村有地,姚千蔓姐妹們又可憐那些個小胡女,時常施舍她們吃食。做為‘姚家弱雞’的保護者,姚千枝當然不會不了解自己‘地盤’中的‘勢力’。

    住在二溝子村的胡兒——約莫有三,四十人,最大的就是眼前這個叫胡狸兒的孩子,其次便是胡逆,這倆算是領頭的,拽著一幫半大不小的胡男胡女,掙扎求活。

    做為‘地主’,姚千枝早把他們摸的透透的,知道這倆孩子從來謹慎的很,不同胡柳兒年幼愛親近人,他倆做為‘頭領’,長的還格外好,幾乎從不出現在人前,哪怕以姚千枝的眼力和警惕,也不過遠遠打過幾個照面而已。

    此一回,這倆人跟過來,礙著已經死挺了的羅黑子一路叫喚著,姚千枝心里有事,還真沒察覺,要不是方才她動手——腦花四濺,許是嚇著了他們,弄出些動靜,她還真不一定能察覺。

    口中‘嘖嘖’兩聲,姚千枝擦了擦手上沾到的血腥,心里暗贊著︰靈敏警惕,行動隱蔽,還真是干偵查的好料子。

    “姚,姚家姐姐,我,我們什麼都看見,你別殺我們,我,我……”看著滿臉都是‘腦花’的殺神一步步向他走來,胡逆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控制不住踉蹌著往後退,他牙齒都在打顫兒。

    野生野長這麼多年,他不是什麼都沒見過的軟娃娃,甚至手上還沾著人命,按理不該害怕,可是……

    滿石滿樹的血啊,夾著白花花還冒著熱氣的腦漿子,撲鼻是咸腥欲令人嘔的血腥味兒,平素凶狠異常的羅黑子軟塌塌躺在那兒,腦門稀爛,兩眼圓睜,妥妥的死不瞑目。

    偏巧,他那瞪著的眼珠子還直勾勾沖著胡逆,泛著股死魚般的詭異無神,嚇的胡逆腦漿子沸騰,什麼都想不起來,只本能的辯解著。

    “你們……什麼都沒看見?”姚千枝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伸出沾滿血的手,“你覺得我傻?”還是你們瞎?

    “姚,姚姐姐,您別生氣,他,他是讓嚇壞了,我們不過是些孤兒,多虧了姚姐姐這樣的善心人,才能在這地面上討生活,羅黑子是壞人,他是土匪,打我們,還抓我們的人,我們都恨他恨的不行,姚姐姐你殺他是,是為民除害,是幫我們……”胡狸兒到底年紀大點兒,性格穩重,強忍著害怕,他一手抱著胡柳兒,一手拽著胡逆,嘴里不停的說著,腿卻繃的緊,身子微側,看動作——隨時準備要跑。

    “對,對對對,狸子哥說的對,姚姐姐,你殺了羅黑子,我們高興還來不及,肯定不會亂往出說,更何況,就我們這樣的人,就是說了,也沒人會相信。”胡逆也反應過來,連忙跟進。

    小哥兒倆拼命說著好話,小心翼翼瞧向姚千枝,就怕她殺的起性,再順手結果了他們仨兒。

    到是姚千枝,沒太注意他們的神色,反而擰了擰眉,“你說,羅黑子抓了你們的人?什麼時候?”

    小哥兒倆一愣,像是沒想到她會問這個,一時懵住了,有一會兒,胡狸兒才反應過來,小心開口,“姚姐姐,這附近十里八鄉,像我們這樣的孤兒有好些,抱團活一塊兒,有男有女的,都是半大的沒人願意要,不過,山上那些人到是愛抓我們……”

    “光我知道的,這些年,沃子溝那邊有三,四個被抓,白家村附近那伙也有五,六個,就連我們都讓劫走了兩個人,前天,胡雪也不見了!”

    “什麼,雪兒姐姐也讓壞人抓走了?”胡狸兒懷里,胡雪兒猛然掙扎開,抬頭急急的問,大眼楮里含著淚水。

    胡狸兒抿了抿唇,神色黯然,胡逆也別過頭去,不願回答。

    卻原來,這小河村附近生活的孤胡們不止胡狸兒這一伙,林林叢叢好些,多則三,五十,少則七,八個,都是吃的多,干的少的半大孩子,或者剛剛被家里扔出來的嬰幼兒。

    這樣的孩子,不管是賣身為奴,還是上山做匪都沒人願意要,干不了活不說,還得白吃飯養活著,就扔在野地里自生自滅,待得天幸長大了,十七,八歲成人,在自謀活路。

    他們的成活率是很低的,十里能存一就不錯了,畢竟,除了生存的磨難,他們還得面對外力的威脅,就比如說,胡狸兒說的土匪抓人。

    其實,土匪抓人如果是為了讓其入伙,胡兒們還真未必不願意,做為混血,他們的選擇相當少,就算長大了,也有相當一部分人的前程,就是做土匪,做炮灰,能當良民的,少之又少。

    若是早早就被抓進山里,哪怕挨打挨罵呢,能混個飽肚就高興了——胡兒們的要求,非常少。

    可惜,哪怕只有這一點點要求,老天都不會滿足他們。

    晉胡混血的孩子,普遍相貌都在及格線以上,一部分還長的格外好,就像胡柳兒雪娃娃似的可愛,胡逆和胡狸兒也是俊美的很,土匪抓的就是他們這類的。

    十歲往上的年紀,不拘男女,抓住了或充做寨妓,或賣到青樓相館,都是大筆收入,還沒人追究,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錢?

    胡狸兒說的胡雪,就是他們這一團伙里長的最好的胡女,才十四歲,前天去山里挖野菜,就在沒回來,胡逆和胡狸兒發動人四處去找,在沃子溝那邊得了消息,說有人看見她讓羅黑子抓走了,兩人便尋著羅黑子,想找機會打探打探情況,看看有沒有辦法救回來?

    誰知道就能遇見姚千枝這麼個殺神奶奶,直接讓堵住了!!

    “狸子哥,逆子哥,雪兒姐姐……嗚嗚,不能不管她,要救她,不然,又要像苦刺姨姨一樣,在也看不見了。”打小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兩人一沉默,胡柳兒就明白是什麼意思了,哀求兩句,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胡狸兒和胡逆眼眶也紅了,小聲抽泣起來。

    苦刺——是撿了胡狸兒和胡逆,照顧他們長大的人,對他們來說,跟親娘差不多,五年前被抓走,在沒見過。

    見三個胡兒抱在一起艾艾期期的,姚千蔓不由憐惜,伸手拉了拉堂妹的袖子,示意別在為難他們,姚千枝便聳了聳肩,沒在逼問,反而垂下頭,眸光閃爍不知在思考什麼,好一會兒,她突然抬頭看向王狗子,“哎,狗子,他們說的那胡女,你在黑風寨里看見沒有?”

    “啊?!”沒想到會被點名,王狗子一哆嗦,隨後沒口子的點頭,“見過,見過,黑風寨就管著小河村這片兒,抓的胡女多了去了,說不定他們說的那個什麼苦刺的,都在寨子里呢。”

    聞他此言,三個胡兒瞬間止住哭,猛的抬頭滿眼期盼的望著他。

    “真的?”姚千枝突的挑眉,不咸不淡的問。

    王狗子正想點頭保證什麼,卻見‘女爺爺’那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心里直突突,他陪笑著,“那個,女爺爺,前車之鑒這擺著呢!”他指了指羅黑子,“小的哪敢騙您吶,前兒寨子里確實是抓了個胡女,小的遠遠望過兩眼,長的怪好看,至于是不是他們說的胡雪,小的就不知道了。”

    “寨子後山,也確實關著許多女人,大多數都是胡女,全是附近抓的,留給寨子里的大爺們用,說不定就有那個苦刺呢。”他喃喃著,小心翼翼偷窺著姚千枝的臉色,低聲嘟囔著,“那些人總挨打,看著太可憐,我還托過親娘照顧她們呢!”

    “所以,你親娘,或者說你們二溝村這些人的家眷,也都在後山關著了。”沒理會王狗子的辯解,姚千枝一語挑破真相,見他臉色訕訕的,便道︰“對了,你方才不是說,那個王叔的女兒,也讓二當家給強納了嗎?”

    “你這麼熱心,是想挑著我出頭,幫你們脫苦海吧!”她一副了然模樣,像沒看見王狗子突然變幻的臉色,驚恐的神情,反而不解道︰“我竟不明白了,你們那一群……二,三十個大老爺們都辦不成的事兒,怎麼就指望起我一個小姑娘來了?”

    “我單槍匹馬的,就是能以一擋十,黑風寨二,三百的人,我能殺幾個?還是你打算拿我當槍使,用過就丟啊?”姚千枝面上笑著,眸光卻是冷然。

    王狗子頭皮都炸了,“不敢,不敢,小的哪敢騙您,就是,就是覺得……女爺爺您英雄了得,威武神勇的,跟我們刨地兒的不一樣,想求您幫忙,到底,您姐姐那事兒……”他一指姚千蔓,“總得解決不是?我們這一群,就算不中用,好歹是大老爺們,在您英勇的時候,幫著跑跑腿,至于我們家眷,就是順便,順便……”

    “兩,三百的人寨子,你真覺得我一個人就管用?”這是智商有問題,還是把她奧特曼了?她都沒有一挑三百的勇氣,又是誰給了王狗子她超人無敵的錯覺。

    “也不是,就是覺得您……”實在太神勇,大刀橫剁腦袋亂飛給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而且,病急亂投醫,好不容易抓到根救命稻草,王狗子實在不想放棄,“女爺爺,咱們人雖然少,但有心算無心,有您神武,有霍師爺幫著出主意,肯定能贏。”

    “再說了,咱人也沒少多少,我們有二十多人,我娘還攏住了後山的女人們,到時候她們也能幫忙,在說了……”王狗子陪笑著指了指胡狸兒三人,“不是還有他們那群嗎?就算歲數小,好歹也是助力嘛!”

    算的到是精,姚千枝挑了挑嘴角,到是沒否認什麼,只是略帶疑惑的問,“霍師爺?什麼人?”

    “您是不知道,霍師爺可是了不起的人物,特別聰明,別看病殃殃跟小雞子似的,但我們能安穩在寨子里生活,可多虧了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