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天命為皇

25.第二十五章 鹽湖

    在王狗子嘴里,這位姓霍名錦的年輕男子,自稱是南邊來的鄉紳子弟,讀過幾年書,因家鄉發水舉族逃難,半路途中一場時疫死了干淨,他渾渾噩噩往北邊走,讓土匪給劫了,一刀砍向胸口,差點丟了命,好在人聰明,讓土匪留下當了師爺。

    不過,他是個讀書人,傲氣的很,不願意屈就從賊,就勾結外人,直接把寨子給挑了。

    “女爺爺,他伙同的外人就是我們,挑的寨子是塢山匪,咱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我們後來給燒了,能挑了那地方,多虧了霍師爺幫忙,人家厲害著呢!”一提起霍錦,王狗子贊不絕口,又挺可惜的道︰“就是啊,霍師爺身體不好,整天介兒病殃殃的,這疼那疼,走山路還能撅過去,要不是剛回村的時候他燒著,咋叫不醒,我們說不定早就辦成戶籍,買了良田,成富家翁了。”

    “根本不能讓二當家給綁了,花兒也不能讓他糟蹋了,我娘她們……”王狗子抽了抽鼻子,蔫巴巴的。

    “這姓霍的,如今也在黑山寨里?”在的話,她們怎麼找?

    “沒有,沒有,二當家嫌他病歪,怕過人,不讓進寨子,我們把他安排在老拐彎那邊的樹屋里,輪留照顧著呢。”

    霍錦病的厲害,還缺衣少藥,初時一直處在瀕死狀態,如今好些了也是時醒時昏,下不得床,但,不得不說,有智商跟沒智商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概念,王狗子這一伙兒能在黑風寨混得平穩不挨欺負,喝酒吃肉的,都多虧了霍錦相助,就連王花兒個村姑,都因他的提點,成了二當家的寵妾,有幾分臉面了。

    “咱去找他,讓他給咱出主意。”王狗子拍著大腿,躍躍欲試。

    姚千枝沉吟著,思考利弊,好半晌,回頭看了眼大堂姐,見她嬌花般容顏上掩不住的驚慌擔憂,不由嘆了口氣,“成,那就去!!”

    見見這位霍‘智商擔當’。

    ——

    打定主意,一行人收拾了收拾——就是把羅黑子的尸身從山崖邊扔下去毀尸滅跡,姚千枝‘勸通’了兩個小胡兒,便起身行動了。

    胡狸兒,胡逆︰我們是被逼的,她舉著拳頭看我們笑,多滲人吶!!誰敢不跟著!!

    翻山躍嶺,拐彎抹角的走了大約兩刻鐘的功夫,她們來到一處楓樹林子,如今臨近秋天,樹葉泛黃,打風一吹飄飄灑灑,葉落如黃金,看起來還挺漂亮。

    “喲,許久沒見這顏色了,還真個景兒。”姚千蔓停下腳步,緊了緊手臂,滿眼贊嘆。

    “是啊,真好看。”被她攬在懷里的胡雪兒連忙點頭,笑的眯眯著眼。

    她們身後,胡狸兒和胡逆嘟著臉恨恨的瞧著,眼里全是委屈,什麼姚家溫柔大姐姐,全是騙人噠!!抱著他們柳兒不撒手,還帶綁架人質的!!他們能不跟著嗎??

    說了兩句進林子,踩著金黃的樹葉,她們來到一處三人合抱的大楓樹旁,就見諾大的樹冠底下,貼著大樹建了做極小的屋子,俱是木制的。草扎的屋頂,小小的院子,外頭是葛藤纏木樁的籬笆,炸著刺兒。

    王狗子領頭上前開院門,引著人往里走,幾步進屋,一行六人把個小小的房間塞的滿滿當當。

    定楮去看,屋里一輔大炕,兩床鋪蓋,一個起火的爐子,余下的桌椅板凳一應沒有,干干淨淨,根本不像能住人的地方。

    不過,炕上,紅面綠花的大被下供著個人行,似乎听見門響,他艱難蠕動著撐起脖子,“是誰來了?怎麼這麼早?”

    “哎喲,我的霍大哥,你可別亂動,小心把胸口傷伸開。”王狗子驚呼一聲,連忙上前去扶他,“我來,我來。”他小心扶著那人的肩,一點一點把他撐坐起來,那模樣,跟伺候親爹似的。

    借這功夫,姚千枝也仔細打量這‘智商擔當’。

    越打量,眉頭皺的就越緊。

    王狗子說︰姓霍的是南邊鄉紳家的公子,但她瞧著這人的面骼骨架,完全是北方人的體格,而且,哪怕臉色臘黃,形容憔悴,那眉眼依然透著一股鋒厲,不大像個讀書人,通身氣派十足,是居移氣養移體的尊貴,鄉下土財主,養得出這樣的兒子?

    姚千枝表示懷疑。

    據她看,這位霍師爺給她的整體感覺……更像姚千蔓,就是那種受過家族教養的嫡長子女,哪怕受難,依然堅韌穩重,不過,跟姚千蔓不同的,面前這男人的眼神,那股子藏在深處,卻掩也掩不掉的恨意,到有些像姚千朵,被硬生生強走親娘,失去親人卻無能為力的感覺。

    霍師爺——有故事啊!!

    姚千枝抿了抿唇,笑容帶著幾分深意,霍……這姓還挺熟悉,連累她們的禍首,戶部那犯事讓殺了三族的主謀,不就姓霍嗎?

    心里有了些猜測,姚千枝什麼都沒說,只靜靜看著王狗子忙上忙下扶他坐起,嘴里念叨叨的說︰“霍大哥,你不是說,你其實辦法幫我們逃了黑風寨,就是手里人不夠嗎?今天我給你帶了女爺爺過來,這位,我以前跟你提過,就是在塢山放過我們的那女殺神,特別厲害,他家人還多,雖然都是念書人,女人也多,好歹能壯門面……”

    “還有,這些小胡兒,他們這邊湊湊還有三十好幾口子呢,加上咱們,外帶後山的女人,有一百來了,哪怕都是老弱病殘,但女爺爺不一樣,一個頂百個……”他沒口子的夸,順便把姚千枝的神威夸大一百倍。

    霍錦城歪在床上,抬起眼皮看過來,神色淡淡的,說不出什麼感覺,只眸光有些閃爍,仿佛懷念,“姚姑娘,在晉山中,黑風寨雖不算大,好歹有兩百多的丁壯,哪怕有王叔他們里應外合,終歸不算好謀,羅黑子已死,令姐之事,暫時有緩,你真的要冒風險挑了寨子嗎?”

    他頓了頓,捂唇咳嗽兩聲,脖子上透著青筋,“以狗兒所言,你武藝高強,到不如滅了羅賓,在暗殺二當家來得妥當。”

    “霍大哥,我好不容易找來女爺爺,你怎麼……”沒等姚千枝回話,王狗子急切的插嘴。

    “咳咳咳!!狗兒,人,咳咳,人命關天,系著姚姑娘一家的安危前程,咳咳,不能強求,必要講清厲害才是。”霍錦城捂著嘴,咳的滿臉通紅,依然強撐著。

    “你就是讀書人,臭講究。”王狗子嘟囔著。

    “霍……先生,我這人一向講究先下手為強,畢竟家里女眷多,還有好幾個姐妹,有危險直接掐滅了最好。”姚千枝道,不顧姚千蔓使勁拉她袖子,笑了笑,話鋒一轉,“不過,萬事不能強求,黑風寨具體什麼情況,我初來乍到,知曉不深,本不想冒進,但狗子說你智謀超群,便來討個主意罷了。”

    “若成,當然斬草除根更好。”

    話里的意思很明顯,如果霍錦城出不了讓她覺得‘成’的主意,她肯定不會出手,“到底,您瞧瞧,我手邊還有這些可憐孩子,我得為他們著想呢。”她說著,一把拉過胡狸兒,摸了摸他的頭發。

    胡狸兒︰擦,摸的老子頭皮都炸起來了!!

    胡逆︰誰是可憐孩子?誰讓你為我們著想了?明明是你硬拉著我們來的!!我們打根上就不想參與啊!!

    “所以,您有什麼打算?咱們商量商量!”把一群胡兒拉到自個兒陣地,向霍錦城展示了她的‘勢力’,姚千枝正色的問。

    霍錦城也不含糊,事實上他早就受夠了眼前的環境,傷成這樣沒醫沒藥,如今還活著,不過是熬壽命,眼看有得救的希望,哪怕很渺茫,他還是緊緊抓牢,微微垂眸,他在心下盤算著手里這些人,“姚姑娘,黑風寨共有兩百八十七人,其中老弱女眷佔了近百余,這部分女眷多是山下搶來柔順的,孩子都不大,到是老人要警惕些。”

    “余下一百八,九都是正當年的漢子,這些人最難對付,不過,有了姚姑娘帶來的胡兒們……我到是有個主意。”

    “黑風寨三面環峰,易守難攻,若在外攻打,哪怕數倍兵馬,亦是難破,且,寨內屯糧頗巨,並不懼圍,咱們也沒有那麼多的人,所幸有王叔他們做內應,不過,依然人數太少,便要用上姚姑娘的人了。”他眯著眼看了看胡狸兒等人。

    胡狸兒和胡逆齊齊退了一步,臉上滿是警惕,雙眼充滿控訴︰你們這兩個無恥的大人,究竟想干什麼?

    “你打算怎麼用?”姚千枝沉聲。

    “從黑風寨向北兩里外有一險峰,四面環繞,然中凹陷,內有怪石巨湖,惜山高入雲,攀爬不得,不過,黑風寨寨主得天幸,知曉一溶洞,直通內湖,遂建秘牆,命眾人把守……你等胡兒們只需佯做胡兵胡匪誤入此中,殺了看守人,在放個回去通信兒,黑風寨必派人前來震壓,我估計,不會下百余……”

    “到時,只需將這些人困在溶洞中,黑風寨里剩余的丁壯就不多了,我等有心算無心,還是有些把握的。只要能控制住黑風寨,到時,哪怕外出壯丁脫離回來,依山谷之勢,我等也能與其周旋,慢慢解決。”霍錦城弱聲弱氣的說著,眼神閃著寒光。

    “你之計若能成事,到是有可為,不過,你怎敢肯定,內湖被佔,還是被群半大孩子佔領,黑風寨就會查都不查,直接派出百多壯丁?”那可是山寨里大半的戰半力啊!哪個頭領會這麼草率。

    “若旁處被佔,他們自然不會,但內湖卻是不同!”霍錦城著定。

    “為何?”姚千枝追問。

    “因為那湖乃是鹽湖!!”霍錦城一臉的胸有成竹。

    “鹽湖!!”屋內人,包括姚千枝在內,齊齊驚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