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天命為皇

27.第二十七章 滅殺

    因山上耽誤的時間不短,別了胡兒們,姐妹倆緊趕慢趕的下山,到家天都快黑了。

    在全家人擔憂不止的目光中,兩人被姜氏從頭數落到尾才算了事。

    吃了宋氏特意給留的熱湯飯,姚千枝跟家人說了一聲,“我明兒有事約了人,早上就得出去,許得一陣子,你們不用等我,下午不回來了。”

    “什麼事兒?怎麼一出去就一天啊?”姜氏語帶疑惑。

    “大事,很大的事!”姚千枝笑眯了眼楮,含糊著說。

    “你個小姑娘家家,能有什麼大事?還約了人?約了誰?”身為親娘,姜氏肯定擔憂,不免連聲追問。

    隨著她的話,一家人的眼光全聚集過來,注視著這邊兒。

    姚千枝就舔了舔嘴唇,別開臉——她怎麼說?去殺人滅口?去挑寨拔營?

    “額,那什麼,就是,是白家姐妹說前兒在老窩沃那發現顆桃樹,約我們一塊去摘,那麼老遠的地兒,我們覺著來回不方便,就想讓三嬸給備下干糧,狠干一天摘干淨,免得日後還得去。”姚千蔓急中生智,趕緊找了個借口,搪塞過去。

    “哦,那成,明兒我給你們準備好飯食。”姜氏聞言點了點頭,低頭盤算著,“你四伯娘昨兒買了些白糖回來,我給你們烙點糖餅帶著,不管涼熱都好吃。”一邊說,一邊往廚房去,“得快點發上面。”

    見親娘讓岔過去了,姚千枝就捂嘴笑,沖堂姐擠眉弄眼的。

    姚千蔓狠狠瞪她。

    夜幕降臨,秋蟲正眠,為了明日農活,姚家人早早都休息了。

    西偏房——姐妹幾人的住所,給妹妹們蓋了薄被,見她們都睡熟了,姚千蔓伸手拽了拽三妹的袖子,“你說,明兒那些小胡兒們會來嗎?”她壓著嗓子,聲音里滿是擔憂。

    白日里,三妹妹說了那番話後,沒強迫他們立刻做決定,只道︰若同意,次日便帶人在小河村村尾等著她。

    “別擔心,他們會去的,我了解。”姚千枝安慰她。抱團求生的孩子,同伴的最要性不可言諭。且,改變命運,對戰亂地區時時瀕死的人來說,哪怕只有一絲希望,就算付出性命,都是值得的。

    前世,她見過太多,早就習以為常了。

    “哦。”姚千蔓到沒她那麼自信,到也不潑冷水,沉默片刻,她道︰“你明天去,要不要大姐跟著?”

    “你跟著干什麼?在讓人抓了更麻煩。”姚千枝連忙擺手,“你還是去找白家姐妹去摘桃,把謊給圓了吧。”

    “好。”姚千蔓沒爭辯,知曉自個兒跟著不過是拖後腿,不過,哪怕明白,她心里依然還是慌亂害怕的很。想抓著人說話吧,既怕吵醒妹妹們,又見姚千枝已經躺下,生怕打擾了她明兒精神在不好,只能干瞪眼盯著房頂,在黑暗中無聲惶恐。

    這邊兒,姚千蔓一夜未眠,那邊兒,王狗子已經將事稟告了王大田,兩人借口匆匆找了霍錦城商討片刻,徹底定了計,隨尋了一眾原二溝子村的村民,又想方設想通知了後山女眷們,偷摸開始行動起來。

    月朗星稀,萬里無雲,夜鳥幾聲鳴叫,風卷樹葉嘩嘩做響,黑布般的星空里,月亮慢慢挪移,轉眼日起東方,小河村的公雞像瘋了一樣開始打鳴。

    將頭發挽起錮緊,換了身方便行動的短打,背著蘿筐,姚千枝和姚千蔓推門出院,往晉山方向走去。

    行至村尾,胡狸兒和胡逆從山石旁躍出,隨著他們,大樹後,草叢里……陸陸續續走來不少胡兒。

    都是男孩,個個成人身高,不過瘦弱的很,仔細看去,面容還很稚嫩。

    姚千枝打眼一望——二十六個。

    “來了!”看著胡狸兒行至身前,她含笑出聲。

    “嗯。”胡狸兒點頭,低聲解釋,“女子和十歲往下的,我都沒帶,他們看起來太小了。”

    “好。”姚千枝點頭,招呼聲,“那走吧。”

    胡狸兒就帶頭,一行人跟在她背後,迎著出升的朝陽,一步步走進深山。

    進了山里,把不情不願的姚千蔓打發走了,一眾人來至楓樹林,那里,霍錦城早就在等了。

    “狗子你認識,這是標子和力娃,田叔派來幫手的。”坐在竹椅上,他臉色慘白的咳嗽著,指向王狗子身邊的兩個壯漢,開口介紹。

    “女爺爺!!”標子和力娃點頭哈腰,滿臉陪笑的招呼。

    都是塢山趟出來的,姚千枝的厲害,他們眼睜瞧過,膽子都嚇破了,哪敢待慢。

    姚千枝隨意點點頭。

    “人都到齊了,就按昨兒說的,咱們走吧。”見這兩人的巴結態度,霍錦城對姚千枝的武力到是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心里越發著定了。

    “咱們……”姚千枝凝眉,“你也要去?”

    “不錯。”霍錦城肯定。

    “你傷成這樣,並不方便走動,翻山躍嶺在伸了傷口……”死在半道上多不吉利,“還是算了吧,你留這兒等消息好了。”

    “不行,不親自跟著,我不放心。”霍錦城連連搖頭,“標子和力娃會抬著我,小心些,沒事的。”他保證著。

    見他堅持,姚千枝便不多說什麼,“那行,你自己決定吧。”

    商量好了,一眾人開始準備起來,按霍錦城的計劃,昨兒王狗子回寨之後,下晚兒就和王大田等人擦黑摸了個小庫房,打里頭偷出不少衣裳和兵刃——狼牙棒大砍刀什麼的,全都給胡狸兒等人武裝上。

    混血兒長的本來就高大,穿戴上還挺像那麼回事,姚千枝出主意往他們臉上抹了黑灰,掩蓋稚色,又令其解了頭發,披散開來。粟色的卷發在風中飛舞,或藍或綠或棕的眼瞳,加上胡逆和胡狸兒多多少少還會說幾句胡語,‘唔哩哇啦’的做張牙舞爪狀,打眼一看,還真挺像四處流竄打谷草的胡人逃兵。

    姚千枝同樣裝扮,為了掩蓋頭發顏色不同,還戴了個毛氈帽子。

    四處看看,都準備妥當了,王狗子打頭,姚千枝一邊安撫胡兒們,一邊領著他們往外走,標子和力娃則抬著霍錦城的竹椅,緊隨其後。

    山路難走,還得抬著個活人,約莫一個時辰的功夫,才到了溶洞口。

    蹲在草叢里,姚千枝雙眸如鷹般閃爍,一瞬不瞬的盯著洞口,“大幕要拉開啦!”她笑著舔了舔嘴角,露出一口白牙,在陽光下泛著寒光。

    ——

    溶洞口,謝四踏拉著鞋子往外走,一手拎著褲腰帶,一手揉著□□,打著哈欠,他罵罵咧咧的,“娘的,偏趕上這時節抽中守門的差兒,貼秋膘的時候,寨子里天天大魚大肉,滿嘴流油,咱們就啃窩窩頭就涼水,狗娘X的。”

    “行了,手氣不好,就別滿嘴噴糞,萬一讓章領頭听見,不得打劈了你。”在他身旁,鐵豹拎著刀踢他,“撒泡尿那麼多話,真是閑得你。”

    “還不趕緊的,萬一讓人看見,漏了咱寨子里的底兒,大家當能活剮了你片肉。”

    “得了吧,這荒山野嶺,鳥都拉屎的地方,誰能看見啊!”謝四嗤笑,不屑的呸了兩口,慢吞吞的往前挪,解開褲腰帶,掏出玩意兒,開始‘嘩嘩’放水。

    一股尿臊味迎面而來。

    “哎啊,你多長時間沒洗了,臊的你!!”鐵豹被沖的迎頭打臉,扔了刀雙手捂鼻子。

    “咋?兄弟這是爺們味,你毛沒長整不懂欣賞,要讓咱後山那些小娘們看見,不得浪紅了眼……”謝四笑罵他,一轉身還用尿去打。

    “滾滾滾,惡心不惡心!!”鐵豹正被掃中,臊轟轟濕淋淋,惡心的不行,連連往後退。

    一時間,倆人的心神全散了,誰都沒在警惕,只顧著打鬧,就在這當口兒,突然草叢微晃,鐵豹耳朵一動,轉頭剛想示警,就看見眼前黑影閃動,謝四‘嚎’的一聲。

    “四哥!!你……”脫口而出,話還沒說完,鐵豹就讓一股腥咸的液體潑了滿臉,打的眼楮生疼,趕緊伸手去揉,鼻端滿是血腥味兒,好不容易忍著酸意微睜開眼,目光所視處俱是腥紅。

    腦子一片空白,他本能的想彎腰撿刀,突的,不遠處黑糊糊的東西快速向他飛來,鐵豹下意識的伸手接住,定楮去看。

    ——入目就是謝四帶著半截脖子的腦袋,眼楮還圓瞪著,面目做獰猙狀。

    “四哥!!!媽啊!!來人啊,敵襲,敵襲!!”鐵豹徹底被嚇尿了,刀都顧不上撿,轉身就往溶洞里跑,一邊跑一邊喊。

    溶洞里,頭領章春正帶人坐在地上啃肉干,听見這鬼哭狼嚎的動靜,抓起刀趕緊起來,“有情況!!快迎敵。”他高喊一聲。

    坐在他身邊的人也都急匆匆起身,跟著他往外跑。

    章春打頭,一手火把,一手大刀,腳下不停幾步奔來,迎面就見鐵豹抱著個腦袋,滿身滿頭的血,臉上鼻涕一把淚一把,嗷嗷叫著往前竄。

    一個腿絆兒踹倒他,沒等他開口問,就听見‘輟 囊簧 飭料 矍八布 詘怠br />
    是火把讓人打滅了。

    “都提防著!!人進來了!!”他高喊,眯眼剛想往後退,突然感覺勁間一涼,什麼東西噴涌而出,身子陣陣發軟,他兩眼上翻,軟倒在地。

    “章頭領讓人殺了!!”失去知覺前,他還隱隱听見兄弟們心慌的喊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