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天命為皇

28.第二十八章 盡誅

    漆黑的溶洞里,鐵豹抱著謝四的腦袋連滾帶爬的奔竄著,東南西北都不分,只知往沒人的地方跑。

    耳邊,全是曾大塊吃肉,大口喝酒的兄弟們的慘叫,偶爾還能听見尸身倒地的悶響。

    “天佛老爺吶,滿天神仙啊……”口中無神的念著,他嚇的整張臉都是呆怔的,一點表情都沒有。

    做為土匪,鐵豹不是沒殺過人,甚至他還是寨子里的精丁,只是方才那情景……連人影都沒看見,謝四腦袋就飛了,章頭領一個照面沒打過,人無聲無息倒地咽氣,實在是……

    娘勒~~別是個精魂鬼怪找上門了吧!!

    鐵豹渾渾噩噩的悶頭跑,頭昏腦脹分不清東南西北,恍惚間,他隱隱听見仿佛有人‘嘰里咕嚕’的在說話,那動靜是……

    胡人!!

    寨子里是賣私鹽的,晉江城查的緊的時候,大當家就跟胡人做過買賣,他有幸在旁邊守衛,平時也殺過個把流竄過來的胡匪胡兵,胡話他不會說,听音兒總懂……

    確實是胡話!!進得溶洞時間長了,眼楮慢慢適應黑暗,鐵豹恍惚能看清些事物了,嘴唇顫抖著他停住腳步,縮頭去看,就見溶洞里七扭八歪的倒著無數死尸——那是他的弟兄們,還有少數活著的或四處逃竄,或舉刀迎敵,跟人撕殺著……

    他們的對手——溶洞里太黑了,鐵豹看不清楚容貌,只覺得個子不高,矮蹲蹲的,不過偶爾他們兵器閃過的反光下,鐵豹能看見,他們的眼楮,是,是藍的!

    是胡人!真的是胡人!不是鬼!!確實了不是鬼魂索命,鐵豹那顆好像要跳出腔子的心竟然定了下來,腦子慢慢恢復正常,他深吸了口氣,四下掃射,突然眼光一亮,對著個角落跑過去,正要蹲身去撿刀撕殺……

    橫著一個‘東西’狠狠撞過來,正中胸口,疼的鐵豹‘嚎’一聲,趕緊轉頭提刀去防,他眯眼,“大全?”竟是他兄弟,“這群是胡人,快,把人喊一塊兒,殺退他們,派人告訴寨子里……”他急急的說著,不過話還沒未,就見靠著他那兄弟眼珠子突然瞪起來,嘴角血沫泛出。

    “嘔……”脖子僵硬著低頭,就見兄弟胸口透體而出半截鋼刀,寒光閃閃,刃上還帶著血絲,刺的他眼楮生疼。

    像死魚一樣,兄弟的嘴一張一合的,跟串糖葫蘆般‘掛’在刀上。

    “媽啊!!娘勒!!”方聚集起來那點勇氣瞬間被擊潰,在提不起任何斗志,鐵豹連滾帶爬的奔著那點亮光——溶洞口撒腿狂奔,那屁滾尿流的模樣,真是恨爹娘少生兩條腿。

    不過,早逝爹娘或許還是保佑了他,鐵豹一路狂奔,竟然沒人阻攔,跑出洞口一躍而出見著陽光的那刻,他好像獲得了新生。

    咽了口吐沫,他亡命樣撒腿往寨子方向奔,邊跑邊下意識的回頭,就見洞口處有半個背影晃過,映在陽光里,那微微卷起的栗色頭發被風吹的一晃一晃的,像羊毛一樣。

    ——

    溶洞里,姚千枝坐在石頭上,微微喘著氣。

    她周圍,胡狸兒,胡逆等一眾小胡兒滿身的血或坐或靠,甚至直接攤在地上,東扭西歪的,看得出是累壞了。

    霍錦城坐在竹椅里,正指揮著標子和力娃搬尸體,全都堆放在角落,他抬頭望了望洞外,吩咐道︰“時候差不多,狗兒追上去吧。”

    “哎,我知道了。”王狗子點點頭,擦了把手上的血,抹頭出了溶洞,追著鐵豹離開方向去了。

    見王狗子的身影消失不見,霍錦城輕咳兩聲,臉色又白了些,喘了一會兒,他轉頭,“姚姑娘,諸位小兄弟,狗兒已去,片刻黑風寨就要派人來,我等該行動起來了。”

    “此一回人數不會少,想將其困住,需仔細布置。”他招手,胡狸兒和胡逆等人就听話的站起來,拖的疲憊的身體隨他吩咐的搬石挪蔓,在溶洞口布置起來。

    姚千枝坐在石上不動,無聲的看著,霍錦城並不叫她,知曉過會兒還得讓她出力,得讓她歇夠了,只指揮胡兒們。

    好半晌兒,看霍錦城端坐竹椅把標子力娃和胡兒們支使的溜溜兒亂轉,姚千枝突然站起身,“你……不想殺人?只想把來人困住?”她蹙著眉問。

    眼前的布署,根本不像有殺傷力的模樣。

    “我知姚姑娘英勇……”霍錦城微怔,苦笑解釋,“不過此回來人不會少,以一敵百並不可取,諸位小兄弟亦已疲累,如硬踫硬有些傷亡就太可惜了……”

    他話說的客氣,其實根本意思還是打不過人家。姚千枝的武力他看見了,真是厲害!!如果不是怕跑了幾個,剛才那一場他覺得這位都不用暗殺,完全可以正面剛,但終歸是小姑娘,力氣是有的,韌性卻不夠,一場做過,霍錦城見她臉都白了。

    胡兒們同樣下了力氣,悍不畏死,甚至還打殺了兩人,可他們終歸年幼,群毆偷襲還行,直面迎敵,還是悍匪……不是霍錦城說喪氣話,一打三都打不過!!

    更何況如今是人家人多,三打一他們呢。

    “霍師爺,這你就不懂了,陰謀算計——我不如你在行,可論殺人……”姚千枝跳下石頭,踩著很有節奏感的腳步踱到霍錦城身前,俯身咧嘴一笑,“我才是行家!!”

    ——

    黑風寨大堂。

    大當家正坐在虎皮太師椅上跟人說話,“老三,近秋了,鹽湖那邊你看的緊點,襯著冬日來前多熬點鹽出來,咱們過個肥年。”

    “成,我知道了。”三當家點頭,復又猶豫,“不過,大哥,晉江城那狗府台不知發了什麼瘋,又開始查了,咱這鹽不好出……”

    “這狗官!!年都不讓人過好。”大當家黑下臉,伸手絡著連鬢的大胡子,罵罵咧咧的,“沒事,你不用擔心,狗官不讓人消停,我去找那些胡人,讓他們吃了鹽,狠狠打那些狗殺官。”

    “哈哈哈,還是大哥有辦法……”三當家拍著大腿。

    兩兄弟有說有笑正美著呢,外頭急切的腳步聲響起,小嘍  蘩嗆康謀脊矗 按蟺奔業模 奔業牟緩昧耍 芏茨潛叱鍪氯萌甦劑耍 勖強詞氐娜巳 蒙繃耍 揮刑 芑乩幢ㄐ哦  br />
    “什麼!!!”聞此言,兩人同時站起身,大當家眼楮瞪的滾圓,一手拎起小嘍 牟繃熳櫻 尤 鵠戳耍 澳塹胤餃萌朔 至耍浚浚克  至耍浚克 嫉模。。 br />
    小嘍 渙嗟陌冑眨 巒テ優緦艘渙常  乃檬忠荒  膊桓掖 轄艫潰骸按蟺奔業模 〉牟恢 潰 〉木褪潛ㄐ擰   諭饌罰 仕 仕。 br />
    “廢物!!”大當家的怒吼,隨手把他往旁邊一扔,大跨步往出走。

    三當家趕緊隨後跟著。

    小嘍 沙鋈ャ紜 囊簧采杴劍 [拍源鄣泥穢恢苯謝健br />
    大堂外頭空地上,鐵豹抱著謝四的腦袋攤著,累的眼前直冒火星,拉風匣似的喘著粗氣,一口一口正抽著呢,眼前模糊著就見大當家氣勢洶洶沖過來,拽著他脖領子,“你是鐵豹啊!!溶洞那邊怎麼回事?誰來打的?消息泄露了??”

    “大,大當家的,嗄……”鐵豹臉漲的通紅,雙腳玩命的蹬,仿佛快咽氣似的,“是,是胡人!!我們的人都死了,有好多,地方讓他們佔了,胡,胡……”他斷斷續續的說。

    “胡人?這還沒秋收呢,怎麼會有胡人來打谷草?難道是叢領子那邊的胡匪,還是哪個寨子里的胡雜兒?這麼突然,我怎麼覺得……”大當家沉吟著思索,拳頭下意識收緊。

    鐵豹瞬間被勒的眼仁翻白兒,腿腳抽搐著,胳膊發軟。

    謝四的腦袋從他臂彎里落下,順著空地的坡路,‘咕嚕咕嚕’的往下滾,直撞到人腳邊才停下來。

    “大哥,顧不得想那麼多了,鹽湖關系著咱們弟兄的富貴,萬萬不能出了問題,那群胡人,不管從哪來的,咱得先把他們滅了,把鹽湖奪回手里是正糟啊!”三當家急切的勸,“萬一晚了,讓他們把消息泄露出去,咱以後咋活呀??”

    “這……”大當家眉頭擰成了個鐵疙瘩,猶豫著。

    “大哥,快啊,沒時間想了!!”見他如此,三當家跺著腳催。

    大當家被催的臉都綠了,神色變幻,他狠狠磨了磨牙,把鐵豹往地上一執,“老三,你點上人,咱們走!!”他指著三當家恨聲。

    “是。”三當家連忙應聲,轉身就跑了。

    大當家踢開拘嘍在地的鐵豹,隨手抓過空地旁站哨的守衛,急聲吩咐,“你去告訴二當家的,我和老三領人出去了,讓他把寨門關上,好好守住家,那邊的消息我會時刻派人傳回來,讓他警醒著點兒。”說罷,頭都沒回,追著三當家去了。

    他身後,被抓過的守衛——王狗子肅手而立,“是,大當家的,小的知道了。”他高聲回著,低垂的臉龐上掛出一抹得意的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