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天命為皇

31.第三十一章 分贓(改錯)

    混戰持續了大半個時辰,黑風寨的丁壯被捆的捆,殺的殺,就連後山的老土匪都讓苦刺和狗子娘那群女人們打的半死不活,余下些許婦人和孩子,自然就不需要姚千枝出手了。

    坐在大堂虎皮太椅師中,手中拿著塊粗布,姚千枝一臉愛惜的擦著刀,“好東西啊,好東西,沒想到這里能有這麼好的兵刃。”喜不勝收的語氣,模樣跟得了玩具的孩子一樣。

    “這刀……看形狀不像大晉鑄的,反而似外物,晉江城靠著海邊,許是哪路海商讓寨里劫了,才得著的。”霍錦城低聲說,看都不敢看那刀一眼。

    姚千枝手里這柄刀,長約一米半,寬半米,通體雪亮,刀芒鋒刃,確實是柄百里挑一的好兵器,唯一的缺點——重四十斤,等閑人難得耍得動——對擁有天生神力的姚千枝來說,也算不得什麼。

    方才,姚千枝入寨,一馬當先,連砍帶殺,這柄刀起了不小的動用,按理霍錦城不該害怕,只……原這柄刀是大當家的所有,霍錦城是親眼看著姚千枝從燒成焦炭的大當家尸身上奪下,為此把大當家的半個胳膊都撕掉了……

    霍錦城︰娘啊,簡直就是惡夢!!!

    “女爺爺,我查點完了,土匪里面死了的不算,活著的讓咱們捆了九個,後山里婦人老土匪讓我娘她們打死七個,剩下十三個全鎖在原來關寨妓的土屋里,至于女人和孩子沒什麼傷亡,全捆著關後山了,有四十六個,其中三十五個是女人,九個孩子,有大有小……”屋外,王狗子帶人進來,立在一旁稟告。

    “竟然還活了這麼多。”姚千枝眉頭微挑,有些詫異。

    在現代的時候,她養父出任務,基本都是全滅啊,沒活口的。

    “女爺爺,溶洞那邊,咱們還關著二十來□□人呢。”力娃憨聲補充。

    霍錦城︰……那算活人嗎?已經燒的半熟了好嗎?

    “這些人……咱咋處理啊?”標子小聲嘀咕。

    雖然殺土匪,他們沒懼過,下手也是干淨利落,沒半點心軟,但已經投降抓住的,尤其還有女人和孩子……

    “我們殺了他們的兄弟,丈夫,父親……難道你指望放了他們,他們就會感激你們?”姚千枝靠在柔軟的虎皮上,嘴角勾著,“只有死了的敵人,才是最好的敵人。”

    這她養父的口頭禪,也是從小到大,戰場教給她的鐵的經驗!!

    無數懷里埋地雷的女人,腸子里縫□□的孩子帶給她的血的教訓!!

    “殺俘?這,這不好吧,不祥啊!!”姚千枝這話一脫口,霍錦城後背就出了層細密的汗。殺俘——大晉自認禮儀之邦,真是少有干這樣事兒,哪怕是邊關胡人,但凡讓抓了,朝廷方面都是不允許殺的——當然,私下沒讓發現的除外。

    教導他們,教化他們,讓他們一心誠奉‘上國’,這才朝廷一慣給百姓貫輸的概念,哪怕霍錦城心知這並不好,亦不反對殺胡人,可……寨子里這些……

    丁壯就算了,都是土匪手沾性命,殺了不算造孽,可後山的女人和孩子們……

    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霍錦城受的教育,讓他不能接受肆意殺戮無辜之人。

    “無辜?你說他們無辜?呵呵,他們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哪樣是天下掉下來了?”姚千枝輕笑,一臉冷然,“要按你的說法,女眷孩子全是無辜,那朝廷殺人的時候,就該只斬罪首,不該動輒就滅人三族五族的。”

    滅三族——這話真是直戳霍錦城的心髒,痛的他面目都扭曲了,他家就是讓人誅三族,女眷全進教司訪,連狗都殺干淨了。

    “不,不能這樣,若如此行事,我,我不就就跟他們一樣了嗎?”霍錦城低頭,拳頭握的緊緊的,死死垂著頭,他喃喃著,自己都沒發現,哪怕這般不願,他都不敢正面反對姚千枝的意見。

    明明初見時,他們倆的地位是平等的,甚至霍錦城還隱隱高她一頭,想著收服她呢。

    “呵。”見霍錦城如此,姚千枝無聲的咧了咧嘴。

    就如同一個狼群中只能有一個狼王般,他們這伙兒小小的臨時團體里,亦只能有一個‘聲音’,哪怕分了賊髒,哪怕分散各奔前程,最起碼,在還聚在一起的時候,這群人,就都得听她的!!

    不管是王狗兒那伙村民,還是胡狸兒手下的胡兒們,姚千枝自覺能跟她‘匹敵’的,只有霍錦城一個,所以,制住,或者說嚇壞他,肯定是首要任務。

    恐懼——從來都是上對下的利器,雖然並不長久,但眼下這一時半會兒,姚千枝覺得還是夠用的。

    “胡狸兒他們呢?”逼迫太緊容易斷弦,感覺差不多了,她沒在堅持,轉頭問王狗子,“怎麼一個胡兒都不見?”

    “哦!他們吶,在後山牆那邊兒見著個胡女,就是他們上回說叫苦刺的那個,還真在黑風寨里……這會兒遇見了,正抱著哭呢。”不知為什麼,王狗子心下突然松了口氣,“還有胡雪兒,就前兒他們讓抓的那個,也找著了。”

    “這樣啊,那到是幸事,不免他們跟著忙活一場。”姚千枝垂了垂眼眸,笑了笑。

    “哎哎哎,您說的對,是神仙保佑,神仙保佑。”見她神色松動下來,王狗子滿臉陪笑,聲音都比往常大。

    “行了,俘虜的事兒,咱們往後在說,趕緊把庫房里的東西點點,別白拼了場命。”姚千枝‘霍’的起身,邊往外走邊吩咐,“你去找胡狸兒和胡逆,讓他們來一個,還有後山那些充做寨妓的女人里,挑兩個說話算數的,她們也跟著拼命了,如今分髒,不能白著她們。”

    “至于你們嘛,是你做主,還是請人來啊?”她側頭調侃著問王狗子。

    “女爺爺,小的去請大田叔。”王狗子縮著肩膀‘嘿嘿’笑,一溜煙兒的就跑了。

    “這小子顧頭不顧 ,就這麼竄了,庫房在哪呢?”站在門口,姚千枝環顧去望,茫茫一片,不由嗤笑著罵。

    “女爺爺跟我們來吧,我們知道。”力娃和標子一左一右抬著霍錦城,邁步左拐。

    姚千枝‘嗯’了聲,緊步跟上前。

    黑風寨不愧是犯私鹽的,庫房之豐足,滿比得上那千人的大寨子,一百兩一錠的銀子有兩箱,點點足有六千兩,各色首飾擺件兩箱,有金有銀,字畫一箱……這個姚千枝不認識,據霍錦城說沒有太好的東西,當了卻也值五千余。

    谷倉有六座,那噸量,足夠三百人吃兩年的。

    精鹽五百斤,粗鹽兩千斤,據讓人打的半死,被俘虜的寨里白紙扇(就是師爺)說,是剛熬出來,還沒來得及‘出貨’的。

    齊齊攏起來,將將兩萬白銀。

    “發啦,這回發啦……”王大田頭昏眼花,一屁股坐在地上,掰著手指頭算,“這得有多少啊,得買多少地,夠蓋多少房……”他顫抖著,滿臉脹紅,額頭青筋暴出,看著就跟要中風一樣。

    胡狸兒和胡逆一左在右,偎在苦刺身邊,雖然沒說話,但肉眼可見的臉頰發紅,瞳孔擴大,太陽穴都鼓著。

    苦刺的拳緊緊握著,呼吸急促,發出‘哧哧’聲響。

    就連霍錦城都難免側目,兩萬兩的白銀,雖不過他家里年余收入,但……在燕京人眼中荒山野嶺,未開化土匪們竟然能攢下這般豐厚的家底。

    那大當家的果然很善經營。

    死的有點可惜了!!

    “王大田,胡狸兒和苦刺一人搬一千兩,好好分了……”姚千枝低頭琢磨片刻,開口吩咐,在幾人眼中露出喜悅時,又沉下聲,“別讓我知道你們獨吞,要不然,我手里這刀可不認人。”

    她惦了惦四十斤的大刀。

    庫房內眾人均露出畏懼的表情,連聲稱‘是’,就連苦刺都不例外。

    畢竟,她帶著女人們‘收拾’的那些一截一截的尸體,全是這位給‘分’的。

    “至于剩下這些……”姚千枝指了指糧庫鹽庫,又踢了腳裝金飾字畫的箱子,“今天兒不早了,砍殺一天,大家都該累了,反正這些東西短時間內處理不了,咱們明兒在商量吧。”

    “我得先下山了!”這天都快黑了,姚家人肯定急了,她不回去,說不定就要進山來找,“狗子,你帶點人把溶洞那邊的土匪押回來,王大田派人看守寨子押管俘虜,胡狸兒和胡逆帶著胡兒們看管後山老弱,至于苦刺,他們歲數小,你帶人幫著點兒……”

    她一一吩咐著,見眾人,包括霍錦城在內都沒有異議,頻頻點頭稱‘是’,才滿意的笑笑。

    拒絕了王狗子送她下山的殷勤,姚千枝簡單收拾干淨身上血跡,就離開了黑風寨。

    俗話說的好︰上山容易下山難,天黑路滑,山道艱險。翻山越嶺花了上山時兩倍的時間,姚千枝才落到平地上。

    這一天,做為最主要的戰斗力,她真是累的夠嗆,偏偏面對霍錦城等人時還不能表露出來,得裝得精神百倍,如今終于離開,姚千枝粗粗的喘著氣,邁著沉重的腳步,一路來到家門前。

    還沒等她調整呼吸,想著用什麼借口塘塞家人,突然間,耳邊隱隱傳來嘈雜的人聲和大伯姚天從的怒吼,姚千枝一怔,腳步加快轉過拐角,院門映入眼前。

    ——籬笆牆外,足有二,三十個農民一團團,一簇簇的圍著,交頭接耳,切切私語,而院子里,她家人都站在門口,手中舉著鋤頭鏟刀,連姚千蕊都拎著個洗衣棒,滿面怒容的簇擁著額頭紅腫的姚敬榮。

    站在他們對面,跟他們對峙的則是六個皂衣烏帽的兵痞,都拿著兵器,正罵罵咧咧著。

    姚千枝︰她才出去一天,她爺就讓人打了??到底是哪個孫子生啃河豚,有這等作死的勇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