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天命為皇

34.第三十四章 大刀寨

    苦刺帶著胡兒們和後山寨妓們歸順, 磕頭認下大當家, 姚千枝就算徹底在晉山上‘立了桿兒’。

    當然, 按理說土匪拔營立寨, 應該派下嘍   姆健 ﹥褪歉 H耐練宋訊 魴哦豪獻詠袢樟   愕扔惺旅壞缺鶉槍矗。br />
    周圍土匪也會稱量稱量‘新兄弟’的份量,或是交好, 或是順服,亦或是︰感覺實在太弱,直接吞並當個小弟使喚。

    以姚千枝的武力——這晉山之中沒有一個能打的。然而她那小破寨子, 確實是經不起‘稱量’。畢竟成年的丁男只有王狗子那一群,算算不過二十三個, 還都是專業種地, 業余土匪的半農民, 戰斗力非常有限。

    剩下的更慘——女人孩子。

    當然,胡兒們因生存環境艱難, 自理後個個能當人使喚,女人們呢,無論是苦刺還是狗子娘、王花兒, 她們的武力值都很讓姚千枝驚訝——她還以為古代女人全像姚家姐妹似的弱雞——只是, 比較可惜, 這群女人在土匪窩兒里擔驚受怕, 一旦脫險, 全都萎靡了。尤其是苦刺等寨妓, 身上是傷疊傷, 個個皮包骨,不好好養養,恐怕要有損壽命的。

    都是苦汁子里熬出來的人,姚千枝怎麼忍心壓榨她們?

    大筆一揮讓她們休息,寨子里的戰斗力銳減三分之二……

    沒辦法,女人比男人多,還個個都能打……

    大伙兒當眾比試較量的時候,王狗子讓苦刺打的跪地哭嚎,嘴里直喊‘娘’。

    礙著各色現實難題,通傳四方這程序暫時省略,姚千枝只領著人在山里圍了個鹿群,大伙兒滿嘴流油吃頓烤肉,就算了事。

    不過,到底立了寨子,手里亦是百多人,姚千枝要理清的事兒確實不少,這頭一件……

    “說說吧!”大馬金刀坐在虎皮椅中,看著下頭霍錦城、王大田、王狗子、苦刺、胡狸兒、胡逆……這一眾頭目,姚千枝滿面嚴肅,“我說的事兒,大伙都什麼想法?”她問著,把目光轉向苦刺。

    苦刺搭拉著臉,別過頭無聲沉默。

    姚千枝側身子,復又望向王大田和王狗子。

    “這……大當家的,我們,我們老農民,沒啥學問,這大的事,我們哪有啥想法!”兩叔佷齊齊偎進椅子里,鵪鶉樣兒縮著。

    “你們都沒意見……那咱們寨子叫個啥?總不能還叫黑風寨吧?多不吉利啊!!”姚千枝抓頭,為難‘嘖嘖’聲,又看胡狸兒和胡逆。

    小兄弟倆到是沒閃避,理直氣壯的回,“不認字!!”

    噎的姚千枝直翻白眼兒。

    “女爺爺,寨子叫啥?您是大家當的,肯定是您做主啊,您英勇神武,戰神下凡的,不拘叫個啥?日後肯定揚名。”王狗子趕緊奉承。

    擦!!就是知道日後會揚名,她這個起名廢才不敢隨便做決定好嗎?姚千枝苦著臉,背都拘嘍下來了,低著頭好半晌兒沒說話,突然她靈光一閃,異樣興奮的舉起靠在椅邊的四十斤長刀,“你們說,咱叫大刀寨怎麼樣?”即通俗易懂,還有威攝性,听著戰斗力就強。

    “哎!!別說,大當家這名兒起的挺好,大刀寨,听著比黑風寨就強!!”王狗子頭一個應合。

    “大當家的用刀好。”大刀片子橫飛人腦袋,“這寨名應咱大當家。”王大田琢磨琢磨,亦是贊同。

    苦刺沒說話,就是沒反對。

    “挺好的。”胡狸兒和胡逆對視一眼,齊齊回答。

    “那行,咱就叫大刀寨!!”姚千枝立時拍板。

    底下人就交口稱贊,你一句‘好’,我一句‘靈’,大堂里瞬間熱熱鬧鬧的。

    獨自坐在旁邊,一直沒輪上說話的霍錦城滿面絕望︰……

    這些人?都是什麼審美?大刀寨是哪個鬼?沒學問,不認識字兒來問他啊!!他中過狀元的呀!!

    ——

    辦好了立寨的頭一件‘大事’,次日,姚千枝就開始準備著手處理‘俘虜’。溶洞那邊還二十多個半燒熟的人呢,硬熬了幾天,傷重的都死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七個輕傷的還活著。

    在加上寨子里的俘虜,壯丁算起來不到三十,反倒是老幼女眷更多,礙著霍錦城那點莫名的‘堅持’,和大刀寨確實很缺人,姚千枝就沒直接殺了他們。

    活著的壯丁們,粗魯的抹了藥之後,姚千枝就開始給他們‘上課’。

    她是現代最頂尖佣兵營里出來的,什麼人沒見識過,不管是逼供還是勸降,她其實都有很多辦法。尤其是——土匪嘛,能有多忠心?剔除一個死活不降的‘硬漢’,又請了苦刺分辨分辨人品,姚千枝就得到了十七個能下大力,狠操練的丁男。

    當然,剛剛入伙,他們是不可能跟胡狸兒和王狗子一個待遇,肯定要受些熬難,但對比那些烤熟劈爛的‘兄弟們’,他們其實還欣慰的。

    好歹命保住了。

    至于後山老弱,女人就不用說了,都是跟苦刺般被搶拐上來的,能妥協給仇人當老婆,性格強不強硬可想而知,面對投降或死亡的選擇,想想前幾天讓拖出去半截半截的尸身,就連平素很有威望的三當家媳婦都默默臣服了。

    女人服了,孩子更不用說。黑風寨立寨時間不長,最大的娃才八歲,懂個甚啊?還不是娘讓干啥就干啥。

    這幫女人孩子,姚千枝交給了狗子娘她們管理,這群老娘們的戰斗力出乎她的意料,收拾幫女人孩子手掐把拿。

    剩余有些難辦的,其實是老土匪們。

    他們年紀大,經驗足,戰斗力是不行了,但智商還在。尤其是姚千枝在溶洞火燒的那群里,有不少是這些人的子佷輩,隔著血仇,怎麼會降?

    就算降了?誰敢信吶?

    “要不干脆……”王狗子面露狠色,抬手做出個殺的手勢。

    霍錦城眸光閃了閃,亦沒反對。對人命,他是有原則,又不是傻,他們沒那麼多人手看管,而這群戰斗經驗豐富的男人,卻能造成極大的損害。

    “殺……都是勞力,有點浪費啊!”姚千枝沉吟了半晌,只道︰“留他們或許還有別的用,等我先去看看鹽湖在說。”

    晉山有鹽湖,入目無邊,乃黑風寨主要收入‘產業’,大當家看的無比重要,如今落在姚千枝手里,被普及了一臉鹽‘知識’,她同樣很重視。

    從後山牢房里抓過原黑風寨的白紙扇——就是師爺,她領著一眾人,親自開路往溶洞方向去了。

    穿過烏漆麻黑,燒的一股子焦糊味兒的溶洞,幾人腰彎鑽出洞口,已經適應了黑暗的雙眼被陽光直射,下意識的眯住,半晌,沒那麼酸痛後,才展目去望。

    “我的天吶!”王狗子張大嘴,愣愣的喊。

    入目就望都望不到邊的天湖,湖面如鏡面般反射著天空的美景,風吹過波光影動如碎鑽般,湖中潔白怪石林立,湖邊則是寸草不生,俱是焦黃的土,

    溶洞口距離湖邊約有數百米,這其間則架著三,四十架鐵鍋,山壁旁堆著成山的柴伙,林林叢叢好幾十堆,都劈的極粗糙——小腿粗細,上頭還枝著樹椏和葉子。

    “這是?”姚千枝皺了皺眉,側目疑問的看向白紙扇。

    黑風寨的白紙扇三,四十歲的年紀,臉色臘黃,一雙眯眯眼鼻下留著兩撇黑亮小胡子,身材瘦小干枯,看起來就不像個正經人。

    姓夏名崔,據他自己說曾是個讀書的,還中過秀才,落魄流落至此,被大當家擄劫,為保性命才當了個師爺。

    本無甚忠心可言,自抓了都沒人逼他,特別干脆就降了。

    如今見新主用著他了,夏崔忙不迭的道︰“大王有所不知,這鹽湖雖好,然山高入雲,溶洞崎嶇,運輸不便,不拘燃物還是熬鹽,均需壯力,又要敝人耳目,往日大當家便派了不少精丁在此駐扎……”徐徐點點,他陪笑著把原寨子那點事兒全兜出來了。

    “熬鹽?怎麼還用熬的?”姚千枝就皺眉,這山高路遠,還要砍柴,還要搬運,溶洞的路又不好走……最後架大鍋熬,得多廢事?

    做什麼不用的曬的?山頂大太陽直晃人眼,打風一吹渾身通透,修幾個池子,把湖水引出來一曬,哪怕沒有熬起來快,可多省人力啊!!

    在說了,想多出‘貨’,池子修的大點,多修幾個不就完事了嗎?

    姚千枝百思不得其解。

    “這……大王,這鹽不用的熬的?還能用什麼?”夏崔一愣,兩撇小胡子上下晃晃,非常忠誠的反應了主人內心的疑惑。

    大晉的治鹽法就是熬煮,連朝廷都不例外。不過這法子極端費柴費人費力,就導致鹽價居高不下,私鹽猖獗。

    畢竟,比起官府的雪花細白鹽,焦黃的大粗鹽粒子便宜點是很正常的事情。

    夏崔這話一問,眾人便點頭應事,齊齊把蘊含‘不通世俗,果然是落魄大小姐’意味的目光轉向姚千枝,到是霍錦城敏感些,“姚姑娘……難道有旁的熬鹽法子?”他不敢置信的問!!

    所以大晉……果然是連曬鹽都不會嗎?姚千枝挑了挑眉,看了看面前一眾‘無知的羔羊’,她緩慢搓搓手,突然咧嘴,笑容特別燦爛。

    ——來來來,爸爸帶你們看金魚……額,不是,是走進科學,打開新世界大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