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1.第一章

    天清門位于天清山的頂峰,是修真界最為強大的門派,歷來處于修真界魁首的位置,無人能撼動。

    每逢十年,就是天清門收徒的時候,這樣的一等大門派,自然是他人擠破腦袋也想進來的,每到這個時候,都會有好幾十萬人前來,但到了最後,卻只有那麼幾百人能真正進了天清門。

    沈斂池也是想進這天清門的一個,早在一個月前,他就來了這天清山山腳下,等候天清門開始收徒,而現在,他終于等到了。

    沈斂池看了看熙熙攘攘的周圍,緩緩的吐出一口氣,這些都是他的競爭者,和他們比起來,沈斂池知道,他是不佔半點優勢的。

    沈斂池不是修真家族的子弟,沒有享受過那種從小被各種天材地寶環繞,細心栽培的日子,他甚至都沒有一副能夠稱得上健康的軀體,相反的是,因為常年處于饑餓的狀態,他的身體瘦弱不堪。

    沈斂池微微垂眸,攏了攏因為他太瘦支撐不起而空蕩蕩的衣袍。

    在修真界中,普遍以根骨定天資,修士將根骨劃分為十二等,根骨九以上為絕佳,七八為優,修士普遍都在四五六這三等,而根骨三根骨四的,就算是天資較差了。

    沈斂池的根骨為一,是最最末等,處于大街上隨便拉一個人都比他強的水平。

    沈斂池知道,以他的天資想進天清門無疑于痴人說夢,但只有這個門派能給他一個嘗試的機會,除了天清門,其它門派都將根骨作為了第一要求,而以沈斂池的天資,他連受到考驗的資格都沒有。

    所以,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不管希望有多渺茫,他都得竭盡全力。

    沈斂池緩緩吐出一口氣,將忐忑不安的心情拋之腦後,目光越發堅定。

    到了辰時,人群開始騷動,沈斂池面上依舊平靜,但也不由的緊張激動起來。

    辰時,就是歷來天清門收徒考驗開始的時刻。

    天清門向來準時,此刻也不例外,辰時一到,灰蒙蒙的天空就被一道霞光破開,沈斂池下意識抬頭,就看見霞光之中忽然飛出密密麻麻的木牌,每個木牌的精準的落到了底下等候著的人的手里,沈斂池低頭看了看,只見這木牌巴掌大小,十分光滑,上面沒有一絲痕跡。

    沈斂池並不知道這木牌是用來做什麼的,不過他也不擔心,他知道天清門自會做解釋,果不其然,就在他剛剛將木牌放進懷里的一瞬,空中就傳來了一人的聲音。

    是一名女子,語氣有些冷淡,帶著一種莫名的漠然感。

    那女子道︰“這木牌你們好好保存,若是中途有誰堅持不下,捏碎它之後這觸雲階上的陣法就會送你們下山,現在,天清門入門考驗就此開始,請諸位做好準備。”

    平靜的聲音抑制住了底下所有的混亂,而等到那女子說完了之後,人群驟然爆發出比剛才還嘈雜的響動,每個人臉上都是一副激動的不行的樣子,紛紛奔向了要上天清門必須經過的觸雲階。

    天清門收徒一般只設下兩關,第一關測驗品行,韌性,第二關測驗天賦,而這第一關的內容,則是從不更改的爬觸雲階了。

    十天時間,只要能爬完這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階的觸雲階就算過關。

    這觸雲階回旋環繞,曲折漫長,階梯高低不定,就算是只悶著頭一股腦的爬,按照尋常人的腳力,那怕除去了睡覺的時間,也要花費十余日,更別說這階梯上,還有真假難辨的幻境了。

    幾乎每一百層階梯中就會出現一個幻境來擾人心智,有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層階梯,意味著就要出現將近一千個幻境,這一千個幻境各有不同,愛恨嗔痴喜怒哀怨皆會涉足,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登頂是真的極為困難了。

    這也就是所謂的測驗韌性和品行。

    沈斂池收緊了手,一刻也不敢耽擱,也迅速的朝著觸雲階而去,幾十上百萬的人共同擠上觸雲階,也幸虧天清門在這台階上設有陣法,所有人都不能相互觸踫到,仿若靈魂一樣看得見卻摸不著,才能避免擁擠難行。

    這陣法實在巧妙,唯一的缺點就是人群疊在了一起,看上去都成了一團,倒是有些驚悚,沈斂池自然沒被這個嚇到,但也因為這樣看不清腳下的台階,這忽高忽低的台階讓他摔了好多次跤。

    沈斂池摸了摸身上摔出來的淤青,深吸一口氣,越發鎮定下來。

    他不能著急,過于急切會讓幻境鑽了空子,反倒阻礙他的腳步。

    沈斂池抬起了頭,目光直直的看著那高聳入雲的天清門宮殿。

    他一定會進去的。

    實際上來到天清門山腳下的人都抱有和沈斂池一樣的希望,哪怕他們其實心里也明白這希望實在渺茫,他們也要竭盡全力的去爭取。

    但顯而易見,並不是所有的事拼盡全力就能做到的,天清門試驗第一關就是萬里挑一的難度,別說走完這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層台階了,就是這第一個一百階就難倒了許多人。

    沈斂池踏上第一百層階梯時,也是心神恍惚了一瞬,他心下一突,也知道這是幻境要來了,可還未等他心生防備,那種莫名其妙的恍惚感就突然不見了。

    沈斂池一愣,繼續抬頭,眼前依舊是那副人影重疊的樣子,他又回頭望了望,身後也是。

    沈斂池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幻境,但在此刻,他也只能不停的前行,而等到連續不停走了幾天幾夜之後,沈斂池才發現眼前的都是真實。

    這觸雲階上的幻境竟然奈何不了他!

    這當然是一件好事,沈斂池眼神漸漸亮了起來。

    他的嘴唇因為失水過多而干澀到皸裂起皮,呼吸之間都是鐵蛌爾{味,他的雙腿也如同貫了鉛一般沉重,沈斂池沒有低頭看,但也知道他的腳恐怕此刻已經鮮血淋灕。

    但這並不要緊,沈斂池知道,這觸雲階上獨特的陣法會時時刻刻為他滋養身體,始終護住他的心脈,並不會讓他因為這樣過度疲勞而死去,只要他保持頭腦清醒不暈倒,在觸雲階上的幻境沒能耽誤他的情況下,說不定……

    說不定他真的能有機會進天清門!

    沈斂池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或許是他心智堅定遠勝過常人的緣故,這觸雲階上的幻境竟沒有一個出現了,比起旁人,他只需要不停的走就行。

    當然,他沒有那些修真世家的子弟那樣堅韌的身體,就是這樣的走也讓他苦不堪言,好幾次,他都險些暈了過去,走到最後,沈斂池已經完全神志不清,心神麻木,完全憑著一股勁在走了。

    他的身旁也從滿滿都是疊加模糊的人影變成了空空蕩蕩。

    十個白晝都悄無聲息的過去,黑夜也是走了又來,現在,第十個夜晚也出現了。

    天清門位于天清山之上,天清山高聳入雲,在山巔之上站著,抬頭就能看見星羅棋布,璀璨迷人的天空。

    但在這里等候了快要十日的兩個修士可沒有閑情逸致再欣賞這樣的美景了。

    趙方看了看這天色,總算松了口氣,對著一旁的修士道︰“終于到第十日了,還有兩個時辰就可以回去。”

    “還有兩個時辰?”

    劉存一臉不耐煩的道︰“這差事太無聊了,下次我可再也不來了。”

    趙方附和著笑了一下,眉宇之間頗有些小心翼翼的神色,劉存雖說和他一樣的修為,可兩人的地位卻天差地別。

    劉存是大家族的子弟,可不像他是從一個小的修真家族里來的,他自然得處處小心,看他臉色。

    想到這里,趙方的態度更加恭敬了,他還想多說什麼來拉近和劉存的關系,可還未等他開口,就看見劉存一臉驚訝的看向了觸雲階處,趙方也下意識看了過去,疑心是什麼能讓劉存露出那樣的神色,而等他看清楚了,也不由的心神一震。

    通過觸雲階自然是千難萬險,趙方這十日里也見多了那些上來的人狼狽不堪的模樣,可沒有一位,能比得上這個這麼淒慘。

    觸雲階上全是這名少年行走之間留下的血跡,蜿蜒悠長,染紅了高高低低的石階,少年看上去已經是疲憊到了極致,雙眼渙散無神,嘴唇干裂,皮膚慘白,沒有一點血色,他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滿是灰土和干凝結塊的鮮血,看上去髒污不堪。

    趙方看著這少年慘烈的模樣,一時間瞠目結舌,愣在原地,還是劉存先反應過來,皺眉出聲。

    沈斂池已經數不清他自己在這觸雲階上摔了多少次跤,也不知道他現在是怎樣一副狼狽的模樣,他已經思緒混亂,只是憑著一股勁的在走,甚至莫名其妙的,階梯已經不見了他都沒能回過神來,還是那等候的不耐煩的修士驚醒了他。

    “喂,你都已經到了,還走什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