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2.第二章

    沈斂池被劉存的聲音喚回神志之後,這才發現到了,他渾身都是汗和淋灕的鮮血,眼前也是一片模糊猩紅,沈斂池咬了咬舌尖,刺激自己清醒一些,這才勉強看清楚了站在他面前的兩個修士。

    修士的五感極其靈敏,劉存擰眉看了沈斂池一眼,立刻就被他身上濃重的血味和汗味刺激的後退了一步,他捂住鼻子,臉色難看至極。

    能走完觸雲階的基本上都是修真家族的子弟,也只有他們從小被各種珍貴藥材淬煉出的身體和神魂才能支撐這十日不停的行走和變換莫測的幻境,因此相比之下,能上天清山的寒門子弟少的可憐。

    那些通過測驗的修真家族子弟雖說也是滿臉疲憊,但每一個身上都是干干淨淨的,沒有一點異味,他們身上的衣物都有清潔的效果,即使走了十日,也不會像這樣不堪。

    劉存眉心皺得都快能夾蒼蠅了,他十分嫌棄這少年的模樣,頗為不善的看了他一眼,這才向一旁傻站著的趙方使了個眼色,趙方這才回過神來,也看出了劉存的嫌棄,無奈之下只能連忙上前,招呼起沈斂池來。

    趙方對沈斂池也沒有過分親近,也是一臉嫌惡的樣子,生怕劉存覺得他瞧得上沈斂池這種人,把他也一同看低了。

    趙方不咸不淡的道︰“恭喜你通過了第一關,來,先記一下你的名字。”

    沈斂池咳嗽了一聲,慢慢的擦掉了嘴邊溢出的鮮血,忍受住喉嚨中的刺痛,才開口道︰“沈斂池。”

    趙方漫不經心的嗯了一聲,問清楚他這名字是哪三個字之後就填了上去,緊接著,他又隨手拿出一塊石頭,道︰“把手放上去吧。”

    沈斂池抬眼看了看那石頭,那是驗骨石,是用來測根骨的,沈斂池抿了抿唇,才將手放了上去。

    驗骨石里面慢慢引出一道靈氣來,躥進沈斂池的身體里,在他的筋脈之中游走了一圈,才又一次回到石頭里,緊接著,原本灰撲撲的石頭慢慢變得澄澈起來,顯露出了透亮的白色。

    白色,根骨一!

    趙方一怔,驚訝的看著沈斂池。

    雖說天清門的第一關並不直接考驗天賦,但能培養出那樣的身體強度,堅韌的心智的人,天賦定然是不會差的,再不濟根骨也應該是中流,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一個根骨這樣末等的人。

    劉存也是愣了一會兒,才皺眉道︰“你這個可不行,你這樣的天賦別說正道魁首天清門了,就算是那些三流門派也不會接納你的,你不能進天清……“

    “天清門只有兩個要求,一個是年齡不低于十四,一個是未曾修煉過靈力。”

    沈斂池抿了抿干澀到起皮的唇,干裂的唇上傳來的刺痛讓他又清醒了一些,他盯著這個說話的修士道︰“這兩樣我都做到了,你沒有理由不讓我進去。“

    劉存話被打斷之後就一臉不快,他看了看渾身髒亂的像乞丐的沈斂池,越發不耐煩了。

    劉存嘲諷的笑了一聲,道︰“什麼行不行,你這個根骨這麼差,怕是連靈氣都吸引不過來,就算僥幸過了第一關,第二關你也鐵定過不了的,你還不如此刻就下山,免得浪費時間。”

    說完之後,劉存隨意的伸了伸手,就將沈斂池懷中的木牌拿了過來,他的五指收攏,竟然是一副要將沈斂池木牌毀了的模樣。

    一時間,一直沒說話的趙方都愣住了,他沒有想到劉存竟然如此的荒唐膽大,居然要將沈斂池的木牌毀了,讓這觸雲階上的陣法送他下山。

    趙方連忙想要阻止,但手指剛剛動彈了一下又猛然收了回去。

    趙方突然意識到劉存為何對這少年如此看不順眼了,一直以來,天清門中的修士都是以大家族出身為多的,他們這一代也是如此,但和以往不同的是,這一代修為最頂端的人絕大多數卻是寒門子弟。

    這讓那些大家族都極為沒臉,竟然被他們一直看不上的寒門騎在了頭上,大家族出身的修士也自然敵視起這些寒門子弟來。

    眼前這位沈斂池一看就知道又是一個寒門,自然讓劉存心生不快。

    其實若是沈斂池根骨稍微好一點還好說,劉存定然不敢這樣大膽,可他的根骨只有一,差成這樣,再加上前些天劉存這一派人正好和那群寒門修士發生了摩擦……

    這沈斂池是恰巧撞了上來,成為劉存的出氣筒了呀。

    想到這里,趙方驟然收起了幫沈斂池的心思,他沒有必要為這樣一個沒前途的人惹得劉存不高興。

    沈斂池在木牌被奪走之後下意識就想搶回來,但他剛剛動了一下就被劉存揮手定住,沈斂池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劉存捏著木牌的手慢慢收力。

    沈斂池咬著牙,不甘的情緒如同一張網一樣,將他整個人包裹住,他沒想到好不容易登上了觸雲階,卻莫名其妙得到了這樣的結局,沈斂池睜大眼緊緊的看著劉存,目光越發冰冷,心中卻已經有了一絲絕望。

    沈斂池明白,以他的天資,做一個無人指點的散修,別說是修煉了,恐怕連引靈都做不到,也是因此,他才格外珍惜這個機會,在觸雲階上流了那麼多血都沒放棄。

    但沒想到他爬上了觸雲階,卻被阻攔在了天清門前。

    沈斂池心底的絕望越來越深,他的身體因為怒氣而隱隱顫抖,惹得傷口越發的痛了,但他此刻卻完全沒有將注意力放在這傷痛上面,沈斂池深吸一口氣,心下沉的及其厲害。

    能培養出劉存這種人的門派不去也罷,沒什麼好可惜的,沈斂池按捺住心底的怒氣,不停的對自己道。

    劉存冷哼一聲,微微用力就將木牌粉碎成灰,他只是推了推沈斂池,沈斂池就一瞬間就跌倒在身後的觸雲階上,沒有木牌的他一下子就引起了陣法波動,沈斂池的身影虛晃起來,眼看著就要被陣法傳送出去。

    但就在沈斂池已經放棄的時候,他的肩膀忽然被人輕輕拍了一下,瞬間,他的身形就因為這觸踫而凝實起來,原本跌坐在地的他也被一股力量拉了起來,沈斂池還沒回過神來,下意識抬起頭看向了身旁拍了他一下的人。

    是一個女子,穿著淡青色衣衫,眉眼如畫,發黑如墨,膚白勝雪,清雅絕倫,此刻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正平靜的看著方才將沈斂池推下觸雲階的劉存。

    沈斂池的目光也跟著轉移到劉存身上,卻見到剛才還一副趾高氣揚模樣的他頓時臉色大變,而站在一旁一直袖手旁觀的趙方也是驚慌失措。

    沈斂池一怔,再次轉頭看向身旁的女子,他還未來得及猜測這位出手幫了他的女子是誰,便看見劉存和趙方瞬間站直,齊聲道︰

    “大師姐!”

    大師姐?

    沈斂池望向身旁的女子,心中錯愕。

    他知道,天清門向來是以實力論排名的,這女子是天清門的大師姐,定然就是這一代中的第一人了。

    這便是天清門這一代的第一人嗎?

    沈斂池深吸一口氣,看著這女子的目光頓時復雜了起來,有驚訝,有感激,還有一絲隱隱約約,他自己也沒有察覺到的妄念。

    他想超過這位天清門的第一人!

    葉青瑜察覺到了沈斂池復雜的目光,但她依舊沒有看沈斂池,反而皺眉對劉存開口,道︰“你為何把他推向觸雲階?”

    劉存聞言心中一虛,眼神閃了閃,本想說些什麼來將過錯推到沈斂池身上,但青瑜卻忽然將視線轉向趙方,淡淡開口道︰“你說。”

    趙方一愣,看著青瑜那平靜,卻讓人心底莫名發慌的眼神,也不敢說謊了,便盡量委婉的將來龍去脈交代清楚,葉青瑜一言不發的听著,等著趙方說完之後,她才再次開口︰“第一關只有一個要求,只要上了觸雲階便算過,你們沒有理由攔著他。“

    葉青瑜看著兩人,將他們二人的表情盡收眼底,她剛剛回到天清門,並不是很清楚這些修真家族的弟子和那些寒門發生的齟齬,她也就自然不明白劉存和趙方為何要刁難沈斂池。

    但她也不關心緣由,無論如何,他們兩人都沒理由攔住沈斂池的,青瑜看了兩人一眼,不容置疑的道︰“是你們破壞了規矩,去刑訊門領罰吧。”

    劉存和趙方一听說是去刑訊門領罰,心里都松了一口氣,刑訊門本來是他們這些人的地盤,進去了也是小懲大誡,兩人忌憚青瑜,也不敢再多說,應了一聲就消失在了原地。

    青瑜看了看兩人消失的身影,這才將目光轉向了沈斂池,而此刻,沈斂池也正望著青瑜。

    用絕處逢生來形容沈斂池此刻的心情也不為過,沈斂池身上的傷口越來越痛,但他此刻的卻是一下子就輕松下來,沈斂池緊抿著唇,滿是感激的對青瑜道︰“多謝……這位師姐。”

    沈斂池頓了一下,有些不知道如何稱呼這位女子,葉青瑜看了看他,道︰“我叫葉青瑜,你不是我天清門的弟子,不必喚我師姐,你也不用向我道謝,你通過了這第一關,沒有理由被攔在這里。”

    葉青瑜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也及其平靜,頗有些沒把沈斂池放在眼里的感覺,沈斂池察覺出了葉青瑜的冷淡,方才激動的心情也稍稍減輕了一絲,他嗯了一聲,抿了抿干裂的唇,心里依舊有著對葉青瑜的感激,卻不再說話。

    葉青瑜抬步走到了劉存和趙方搬來的桌子前,她看了一眼放在最上面的紙,道︰“你的名字是沈斂池?”

    沈斂池道了一聲是。

    葉青瑜點了點頭,她知道他的木牌被劉存毀了,微微抬了抬手,手心便又出現了一塊新的木牌,葉青瑜轉身看著沈斂池,眼神在他身上的傷口處掃了一眼,知道他現在站著都是勉強,便自己幫著沈斂池在木牌上刻下了名字,葉青瑜將木牌遞給他,道︰“滴一滴血上去。”

    沈斂池身上到處都是血,隨意的抹了抹就感覺到這木牌發燙起來,沈斂池一驚,低頭仔細的看著這木牌,這才發現了它褐色的周圍隱隱泛起了玉色,仿若在這一刻徹底活了起來。

    葉青瑜的聲音也在這一刻響起,她道︰“這木牌代表著你的身份,好好保存,有了它你才能進入天清門。”

    說完這句話,葉青瑜又隨意的點了一片地上的落葉,落葉立刻變成了一只蝴蝶模樣,在沈斂池的周圍飛來飛去。

    沈斂池心中驚訝,看著葉青瑜這幅隨意輕松就施展出來這樣神通的樣子,眼神越發明亮,而此刻,葉青瑜的話又在沈斂池的耳畔響起了。

    葉青瑜道︰“這葉子會帶你去你該去的地方,也會有人為你送上療傷的藥,叮囑你各種需要注意的事,你跟著這葉子走就行。”

    沈斂池點頭,正想再道一句謝,眼前就一瞬間消失了葉青瑜的身影。

    沈斂池抿了抿唇,葉青瑜冷漠的態度讓他心中有了說不出的滋味,他深吸一口氣,緩緩摸了摸剛才葉青瑜幫他刻下的名字,心里越發堅定起來。

    他一定要進天清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