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3.第 3 章

    葉青瑜徑直去了刑訊門,而她一進去,就見到原本應該接受懲罰的劉存和趙方正坐得穩穩當當的喝著茶。

    葉青瑜掃了這兩人一眼,還沒有說什麼,就見坐在椅子上的兩人頓時彈了起來,僵硬的站著,齊齊變了臉色。

    葉青瑜在這一代中威望高到離譜,她的天資極為出眾,根骨九以上便是上佳,而葉青瑜的根骨卻是十二。

    根骨十二!

    別說在天清門里,就算是在整個修真界,也已經有近百年沒有出現過這樣天賦絕佳的人了,葉青瑜的名聲可想而知。

    而對于像劉存這樣重視門第的人來說,更重要的是,葉青瑜所在的葉家還是修真界第一大家族,是任何人都仰望的存在,葉青瑜身為葉氏子弟,本來就讓劉存等人渴望追隨,更別提她本身還有這樣厲害的天賦了。

    劉存和趙方都是尊敬葉青瑜這個大師姐的,雖說她常年不在天清門,但這一點也不影響她在他們心中的地位,也是如此,今日在被她發現自己犯錯的時候,劉存和趙方才會這樣驚慌。

    無論是誰,都不希望在自己崇拜的大師姐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葉青瑜可不知道這兩人對自己的崇敬,不過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在意,她看著他們,心中也知道著刑訊門是這些修真家族子弟的地盤,沆瀣一氣,別說公正的懲罰了,沒有把他們供起來都算好的了。

    她看見這兩人在這里舒舒服服的坐著,一點也不覺得意外,葉青瑜向來性子冷淡,原本是不會多管閑事的,但考驗新人的第一關是她接下來的任務,也是由她全權負責,葉青瑜自然要懲罰這些在其中犯錯的人。

    葉青瑜只在這里站了十幾息時間,便立馬又刑訊門的修士急切的趕來了,這些人一見到青瑜,立馬恭敬的叫了一聲大師姐,葉青瑜點點頭,指著劉存和趙方兩人,視線卻落在了這些刑訊門修士的身上。

    葉青瑜臉上不見任何怒氣,依舊平靜至極,她道︰“這兩人犯了大錯,依照門規應當在反思池中泡上一天一夜。”

    反思池是專門用來懲罰犯錯弟子的地方,又名蝕骨池,一沾上這池水,便是剜肉刮骨的滋味,直讓人痛不欲生。

    刑訊門的人心中一驚,他們自然明白依照門規應當如何處置,趙方也就罷了,可他們這些一直都是和劉存同流合污的,怎麼願意這樣處置他。

    一時間,眾人的臉色都發白起來,遲疑著不想答應。

    葉青瑜見他們都不說話,也沒有生氣,她的情緒向來平緩,極少有什麼事能引起她心中波動,葉青瑜只是抬了抬眸,身上驟然爆發出六層靈力的氣勢,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樣的氣勢壓的跪了下來,一些修為差的,還因此嘔出一大口血。

    葉青瑜掃了眾人一眼,道︰“既然你們不願意,那就一起去反思池泡著,反正反思池也足夠的大。”

    眾人齊齊噤聲,不敢說話,暗地里互相使了個眼色,過了好一會兒,才有兩人面如金紙的站了起來,面露歉意的看著劉存,將他和趙方押去反思池。

    葉青瑜這才將身上的靈力收了回來,一下子,那種逼人的便消失氣勢不見,跪在地上的人都松了口氣,不過他們剛剛抬起頭,就見到方才還站在這里的葉青瑜已經不見了。

    當然,不管他們平時如何的尊敬追崇想接近葉青瑜,現在她走了都讓他們松了口氣,這些修士互相攙扶著起身,心有余悸的道︰“大師姐的修為好像又深了。”

    一旁的人也是點了點頭,接著道︰“上次門派大比的時候,大師姐就是靈氣五層,現在的氣勢比之之前還要高深許多,怕是現在,已經是靈力六層了。”

    這話音剛落,眾人都齊齊吸了一口涼氣,天清門每十年招收一次弟子,每五十年招收的弟子並為一代,而他們這一代也剛剛輪了第一個十年,都是只修行了十年。

    但現在,除卻葉青瑜,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在靈氣三層徘徊,能進天清門的根骨和毅力都不可能差,可卻都是被葉青瑜遠遠的甩在了身後,難以企及。

    而葉青瑜現在也不過是二十余歲,這麼年輕,眾人都可以預見她以後會有怎樣的造化。

    刑訊門的修士當然不敢因為今天發生的事而怨恨葉青瑜,更何況葉青瑜還是葉氏子弟,無論是從天賦,實力,還是家世來說,葉青瑜都是他們不能得罪的,這件事也只能就算這麼過去了。

    但這到底是讓人心里有些不舒服,這股火不能,也不願朝著葉青瑜,只能在別處發泄了。

    眾人眼神閃了閃,忽然有人道︰“今天害的劉存受罰的那人叫沈斂池是不是?”

    ……

    葉青瑜只接下了考驗新弟子第一關的任務,剩下來的事也不該她管了,葉青瑜在天清門又呆了幾天,終于坐不住,思索了一下,便毫不猶豫的往著掌門所在的落月峰而去。

    天清門有規矩,修為達到靈力四層之後才能出去歷練,葉青瑜幾年之前修為便達到了四層,而後便一直在外歷練,難得回來。

    她這次回來也不過一個月,就被安排去負責考驗新弟子的第一關,而如今任務已經完成,葉青瑜也不想在天清門一直待著,就想離開天清門。

    不過在走之前,青瑜還是要去見見掌門的。

    天清門的掌門也是葉家的人,算起來,還是葉青瑜的大伯,葉青瑜小的時候父母就去世了,葉家嫡系只有葉掌門葉符和葉青瑜這兩脈,葉青瑜也是由葉符照料長大的,感情自然非比尋常。

    葉青瑜剛到落月峰葉符就察覺到了,他也及時的出現在了葉青瑜的面前,葉青瑜見到他突然現身,眼神中沒有半點詫異,她開口道︰“掌門。”

    葉符皺起了眉,沒答應她,葉青瑜見了他的臉色,這才頓了頓,重新道︰“大伯。”

    葉符臉上這才有了笑意,他輕輕咳嗽了一聲,掩飾听到葉青瑜喚他大伯是他心中的高興,葉符道︰“你難得來看我一眼,這次來又是因為什麼事?”

    葉青瑜道︰“我要再離開天清門一段時間。”

    葉符听後,眉頭又擰了起來,他看了看葉青瑜這修為,並不答應,而是道︰“你的修為升的太快了,必須穩固一段時間,沒有比天清門還適合你穩固修為的地方了,這段時間你就在這里呆著,不許出去。”

    葉青瑜搖了搖頭,不想答應,葉符見狀,也知道她生性固執,不會輕易改變主意。

    往常葉符也由著葉青瑜去了,但他見她修為增長的實在過快,容易心境不穩滋生心魔,葉符這一次便不想答應葉青瑜了。

    他想了想,忽然讓葉青瑜隨他去了落月峰中的一個密室,密室位于落月峰巔峰之處,外設了好幾個陣法,防人窺探。

    葉符隨意的就打開了禁制,期間也不避諱葉青瑜,故意讓她看得明白。

    葉青瑜跟著葉符進了密室,室里有些寬闊,陰沉昏暗,唯有兩側牆壁上瓖嵌著的夜明珠在悠悠的發著光,密室里極其安靜,只听得見葉青瑜和葉符兩人輕緩的腳步聲,葉符一直走到了盡頭,才終于停了下來,他抬眼看了看面前的這堵牆壁,忽然在牆壁上摸索了一陣,而後,手中就驟然出現了一個木盒。

    葉符慢慢摩擦著這個木盒,表情極其復雜,半響,他嘆了口氣,轉頭看向葉青瑜。

    葉符道︰“你還記得這個木盒嗎?”

    葉青瑜的視線落在了這個盒子上,她的眼中也沒有以往的平靜,而是有了一絲波瀾,過了一會兒,葉青瑜才道︰“這是葉家的傳承?”

    葉符嗯了一聲,葉家旁系眾多,而嫡系能傳承下來的也只有葉青瑜這一脈,葉符自己算是葉家嫡系,但他的後代卻不能說是了。

    葉青瑜父母去世的早,當時葉青瑜尚且年幼,家主這個位置就暫且由葉符擔著,但現在,葉青瑜修為也已經到了靈力六層,再提升兩層就能到做葉家家主的最低底線,以她的天賦也要不了多少年,如今也可以開始準備了。

    葉符將手里的木盒遞給了葉青瑜,道︰“這里面就是葉氏傳承下來的完整的曲譜,只有你才能打開,原本應該再過些年給你的,但你現在的修為也可以開始學它們了。”

    葉青瑜沉默著接了過來。

    修真界最常見的武器是劍,不過葉家主要修音,一直以笛子作為本命法寶,葉青瑜的武器就是一根由萬年靈玉做成的髓玉笛。

    葉家最重要的傳承則是葉氏曲譜,曲譜分為八章,其中的七章葉家人都可以學習,不過最精髓的第八章卻只有葉家的家主能看了。

    葉符雖說也是家主,但他只是暫代,況且他的武器是劍,也用不著這個,這麼多年了,他也是替葉青瑜保存這東西而已,如今物歸原主,也算妥當。

    葉符笑道︰“你的修為進步太快,根基不穩,就在這天清門多呆些日子,好好學學這曲譜。”

    頓了頓,葉符的聲音漸漸帶了一絲說不清的情緒,他道︰“你父母倘若在世,恐怕也會是如此希望的,青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