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4.第 4 章

    夜已經深了。

    天清門位于山巔,滿月懸掛于頭頂,仿若觸手可及。

    葉青瑜坐在沉重林的樹上,頭倚著樹干,有一搭沒一搭的摸著手里的木盒。

    父母去世時她雖說尚年幼,但卻依舊能清楚的記得他們兩人的面貌,葉家是修真界家族中的鰲頭,每逢什麼天災人禍也是第一個站出來的,十幾年前,魔修破開無盡邊界,氣勢洶洶的朝著正道所在的靈域而來,那個時候,也是葉家連同各個大派,率領修士將他們打了回去的。

    葉青瑜的父母就是在那場戰役中逝世的。

    葉青瑜再次摸了摸手中的盒子,沉默了一瞬,忽然將它慢慢打開。

    褐色的木盒中放的是一顆泛著月光色的藏納珠,葉青瑜滴了一滴血在這顆珠子上,一瞬間,藏納珠便消失不見。

    葉青瑜眼里也沒有半分詫異,她慢慢閉上眼,將神識探進了識海中,果不其然,藏納珠正安靜的呆在那里。

    葉青瑜心念一動,腦子里就出現了這顆藏納珠裝載的傳承。

    葉氏曲譜。

    葉氏曲譜的前七章都是葉家弟子可以學的東西,葉青瑜自然也看過,這七章里已經包含了近千種樂譜,森羅萬象,極其難學,尋常的葉氏子弟能學會十種都了不得了。

    葉青瑜從三歲就開始練習這樂譜,她的天資極其出眾,但饒是這樣,也花費了將近二十年時間才能完全學會。

    葉青瑜的眼神從前面七章掃過,而後看向了第八章。

    第八章只有兩首曲子,無憂曲,殞生曲。

    無憂曲讓人忘憂,殞生曲斷人生機。

    葉青瑜想了想,拿出了自己的髓玉笛。

    髓玉笛是葉青瑜的父母花費了近十年才尋到的一只笛子,他們把髓玉笛送給葉青瑜時,恰逢魔修進攻,而後兩人就一刻不停歇的奔去無盡邊界,最後也永遠的留在了那里。

    髓玉笛也算是葉青瑜父母留給她最後的東西了,葉青瑜看著這只笛子,心情忽然就差了起來,她將髓玉笛放到唇邊,開始慢慢的吹奏剛才記下的無憂曲。

    高高低低的笛音一瞬間在沉重林里回響起來。

    沈斂池已經在沉重林里繞了將近一個時辰,最後他實在是走不動了,才靠著一顆樹坐了下來。

    沉重林之中設有陣法,進入這里的人身體會瞬間沉重三倍,對于沈斂池這種沒有修煉過的人來說,更是舉步維艱。

    今早,一位天清門的修士來通知他,所有弟子都必須要來這里等著,等著他宣布第二關是什麼,沈斂池便按時來了,可等他到了這里,卻發現只有一個修士在那里。

    那個修士就是今早通知他來這里的人。

    當時,沈斂池看到只有他一個人在那兒,而周圍卻沒有其他通過第一關的人的時候,沈斂池心里就隱隱有了不妙的感覺,果不其然,那個修士見到沈斂池真的來了,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狠狠的嘲諷了他幾句。

    嘲諷完之後就將他一個人留在了這里,還告訴他如果今晚不能走出沉重林,那他定然會錯過明天一早的要宣布的第二關測驗,他就永遠也不會有進天清門的機會了。

    沈斂池听了之後只覺得氣惱和荒唐可笑,他能想清楚這些人這樣對他是為什麼,恐怕是因為前幾日他曾和那個劉存發生的爭執,但那本來就不是他的錯,沈斂池也不覺得自己就活該遭受到那個劉存毫無理由的針對。

    但沈斂池有些心灰意冷的明白,不管他有多麼覺得那些人沒有道理,現在的他依舊沒有辦法做什麼。

    沈斂池抬頭看了看天色,也知道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他必須快點走出去,要不然就真的如同那個修士說的那樣,不會有進入天清門的機會,更別提報這些修士莫名其妙針對他的仇恨了。

    可是沉重林比沈斂池想象中復雜難走的多,大半個時辰過去了,他卻是一直繞著原地打轉,沈斂池明白,這里恐怕是設有障眼法,要不然他也不至于現在都走不出去。

    不足兩個時辰天就會亮了。

    沈斂池平日里再怎麼鎮定也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少年,此刻也不由急切起來,他其實知道以他的資質,過第二關難如登天,可無論如何,沈斂池也不甘心連個嘗試的機會也沒有。

    沈斂池的身體已經不停的顫抖,三倍的重量讓他苦不堪言,他身上一直在冒汗,整個人就像是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

    沈斂池也開始嘗試著從荊棘處穿過,試試打破這障眼法,不過最後,他還是帶著一身被荊棘割破出的傷口再一次回到了原點,沈斂池咬了咬牙,正當心里已經開始絕望了的時候,忽然听見遠處似乎傳來了一陣笛聲。

    沈斂池一怔,他從未听過如此特殊的笛聲,他現在還只是凡胎肉體,並不能體會到這笛聲中蘊含的力量,但即使他感受不到靈力,沈斂池也覺得仿若一陣暖流一樣流過了他的四肢百骸,讓他疲憊的身心頓時變得說不出的舒坦。

    沈斂池下意識朝著笛聲處走去。

    而青瑜只吹了十幾個曲調就不得不放下了髓玉笛。

    葉家的傳承自然非同凡響,以青瑜現在的力量根本無法駕馭,忘憂曲耗費的靈力也遠比葉青瑜想象的多得多。

    在第一個曲調出來的時候,青瑜就感覺到了自身的靈力瘋狂的在減少,她現在已經靈氣六層,靈力自然豐裕,但對于忘憂曲來說卻遠遠不夠,忘憂曲有一百個曲調,青瑜現在卻只能吹到第十七個,靈力就已經用盡。

    不過葉青瑜早已習慣了靈力用盡的感覺,她隨意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而後就開始調息起來,不過剛過了十幾息的時間,葉青瑜就察覺到樹下傳來了一陣動靜,她向下一望,就看見了在底下站著的沈斂池。

    沈斂池也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看見葉青瑜,他不過順著笛聲而來,抬頭一看,就見到葉青瑜坐在樹上。

    月光太明亮,沈斂池可以清楚的看見葉青瑜的面容在晃動的層層綠葉中若隱若現,冰冷的墨綠色也掩蓋不住她白皙的面孔,不過最引人注目的,永遠都是葉青瑜那雙毫無情緒冷漠至極的眼,一觸踫到她的眼神,沈斂池竟不知,是這綠葉更冷,還是她的眼神更冷。

    被這樣的目光吸引住,沈斂池不由的微微失了神。

    葉青瑜掃了沈斂池一眼,忽然伸手在樹枝上撐了撐,而後就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她正好落在沈斂池的面前,葉青瑜看著沈斂池,開口道︰“你怎麼會在在這里?”

    青瑜的聲音也讓沈斂池瞬間回神,看見站在他面前,離他不過一步之遙的青瑜,沈斂池下意識後退半步,停住身形,沈斂池才開口回話。

    “昨日早晨有一位修士來找我,說是夜間在沉重林宣布第二關測驗,不過我來到這里之後才知道被騙了,只是卻迷失在了這里,不能出去。”

    沈斂池頓了頓,心里也不確定這位大師姐會不會幫他,畢竟她的眼神實在是冷漠,但無論如何,總要嘗試一番,況且青瑜上次也幫了他,沈斂池還是心存希望的道︰“葉……葉仙子能帶我走出這里嗎?”

    葉青瑜雖說冷淡,但也不至于如此袖手旁觀,只是她現在身上靈力枯竭,這沉重林之中又布下了迷蹤陣,她倒不能變出尋路蝶來為沈斂池引路了。

    葉青瑜頓了頓,而後對沈斂池道︰“跟著我。”

    沈斂池見葉青瑜久久未答話,還以為她不會答應了,如今峰回路轉,心里一松,連忙跟上葉青瑜。

    即使葉青瑜現在身上沒有靈力,這沉重林的三倍重力對于她來說也是無妨的,不過在沈斂池身上卻十分難受,方才他的疲乏因為葉青瑜的笛聲都減緩多了,但現在為了緊跟她的步伐,那種沉重到苦不堪言的感覺就又出現了。

    沈斂池咬了咬牙,沒有說話,通過觀察起這沉重林的迷蹤陣來轉移注意力,而這種辦法也十分有效,沈斂池看著看著,頓時入了迷,直到徹底走出這里才回過神來。

    沈斂池看著葉青瑜,滿眼感激道︰“多謝仙子,若不是仙子,我恐怕趕不上今早的第二關測驗,我……”

    葉青瑜卻打斷了沈斂池的話,道,“第二關測驗已經開始了,從昨日早晨就開始了。”

    沈斂池昨日早晨遇到的那個修士是在宣布完第二關測驗後才趕來找他的。

    那個修士不但把沈斂池騙進了沉重林,還告訴他測驗在明日一早,這樣即使沈斂池千辛萬苦走出了沉重林,也是錯過了宣布測驗的時候。

    沈斂池愣了一下之後也明白了這一切,他臉色突然煞白,半響,他才啞著嗓子道︰“已經開始了?”

    葉青瑜看著他蒼白的臉,輕輕的嗯了一聲。

    沈斂池得到了肯定的答復,心里一點僥幸也沒有了他深吸了口氣,即便他一向沉穩,此刻腦袋也不由一片空白。

    沈斂池不知道該怎麼辦,錯過了這個機會,想要再進天清門,只有再等十年,或者他從此以後就做一個散修,而以他的資質,恐怕一輩子都只能做一個低級修士。

    不過正當沈斂池心里絕望時,葉青瑜卻看著他,淡淡道︰“你還有機會。”

    沈斂池猛地看向青瑜。

    葉青瑜道︰“第二關考驗的是能不能在三個月內引靈入體,昨日早晨只是宣布測驗內容,教了天清門的引靈劍法,你錯過了也沒關系,無論如何,只要你能在三個月內引靈入體,就能通過。”

    沈斂池愣住,而後眼神驟然亮了起來,不過突然想到什麼,沈斂池那一點喜意又被淋得一干二淨。

    沈斂池心中苦澀起來,他來天清門最重要的兩個原因,一個是只有天清門沒有根骨要求,第二個就是為了天清門的引靈劍法了。

    修士想要引靈入體,除非天資極其卓越,不然都要學會引靈劍法才行。

    這也是無人願意做散修的原因,各派的引靈劍法都秘不可宣,散修根本沒機會學引靈劍法,只能靠自己感悟,也因此,許多散修終其一生連引靈都做不到。

    沈斂池的根骨只有一,想要在三個月內引靈入體,根本不可能,即使有引靈劍法都難如登天,更別說靠自己感悟了。

    沈斂池的心沉了下來,他僵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為何天清門這一次的第二關偏偏考驗的是這個,他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青瑜也看見了沈斂池臉上的苦澀和絕望,可她卻並沒有感到同情。

    修煉本就不易,即便她天資極高,能夠在這個年紀有這樣的實力,青瑜也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

    自她外出歷練起,幾乎每一日身上都布滿了傷,在幾次三番的死里逃生之後,她的靈力才會增長的這樣快。

    葉青瑜願意幫沈斂池一把,也是因為他一直不願放棄,可如今他已經灰心喪氣,葉青瑜自然不會再多管閑事了。

    青瑜不再說話,而是轉身離去,不過再她剛走了幾步的時候,突然听見了沈斂池的聲音。

    沈斂池直直的望著葉青瑜的背影,眼看著她的身影快要消失在夜幕里,他頓時不再猶豫,出聲叫住了他。

    沈斂池實在是太想變強了,他渴望修煉到頂峰,怎麼甘心在最開始就被攔截了下來。

    不管此次天清門的測試對他如何不利,他都要拼盡全力。

    “葉仙子!”

    沈斂池知道,現在可能會幫他的也只有葉青瑜了,他充滿絕望又滿懷希望,黑眸里像藏了一團火,在夜幕中熠熠生輝,沈斂池看著前面那淡青色的背影,就像看著救命稻草一般,孤注一擲的道︰“葉仙子,求您教我劍法,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求您教我劍法!”

    葉青瑜沒有轉身,只是停住了腳步。

    過了一會兒,她那清冷如竹的聲音才緩緩響起。

    葉青瑜道︰“我沒有學過引靈劍法。”

    沈斂池一愣,而後心髒瞬間下沉。

    也是,這位大師姐定然是天賦極強的,應該靠自己感悟而引靈入體。

    沈斂池低下了頭,有些不知所措,但在這時,青瑜的聲音卻又響了起來。

    她轉身看著這個少年,道︰“明日我會將引靈劍譜帶來,你在此處等我。”

    沈斂池的眼神亮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