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5.第 5 章

    青瑜離開沉重林之後就回到自己的洞府里調息。

    這麼久了,她的靈力只恢復了一二層,如今身體還是處于靈力枯竭狀態,極為難受。

    不過好在她已經習慣了,葉青瑜隨意的布下了一個簡單的聚靈陣,調息了四五個時辰,靈力就已經恢復了七層。

    頓了頓,葉青瑜停止了修煉,忽然將神識沉入識海,查看起葉家的傳承來。

    忘憂曲實在是太耗費靈力了,她已經靈力六層,可卻只能吹出十七個曲調。

    這樣的情況下,即使是她到了靈力八層,真正能接受傳承,成為葉氏家主的時候,她的靈力也不會夠吹完一首忘憂曲的。

    葉青瑜不相信傳承里會沒有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果不其然,她上一次只將曲譜看完就走了,而當她這一次去看的時候,才發現傳承中還有另一本名叫藏靈的秘籍。

    修真界中,無論是處在魔域的魔修還是在靈域的靈修,普遍都認定一個修士實力的頂峰就是達到十二層。

    區別不過是魔修是魔氣十二層,而靈修是靈力十二層罷了。

    每一個修士身體里都有十二條特殊的筋脈,魔修稱為魔脈,用來承裝魔氣,而靈修稱為靈脈,用來承裝靈力。

    在一個人剛誕生時,十二條脈都是封閉的,而到開始修煉時,每修煉到一個時候,就會打通一條脈。

    十二條脈每一條都不一樣,並且極其有規律的排列,最左邊的一條是最細最薄的,而向右則變得越來越粗,越來越厚,而從最細薄的脈開始,打通第幾條脈,就是修煉到了第幾層。

    就好比青瑜,她現在是靈力六層,就代表她打通了第六條靈脈,這也是為什麼修真界認定一個人只能修煉到第十二層的原因,一個人身體里,只有這十二條脈。

    而事實也證明這樣的推測是正確的,上萬年間,終于能有一人能真正修煉到了第十二層,而在他打通第十二條靈脈,溝通了天地之後,的確是發現十二層就是頂峰。

    而在修士修煉到第十二層之後,才真正算得上修煉至圓滿,實現了所有修士都夢寐以求的,壽與天齊,永生不死!

    這個修煉到了第十二層的人是葉家的祖先,葉磣真人,這也是為什麼葉家被逢為修真界第一大家族的原因。

    只是很可惜,為了結束千年之前的那場動蕩,葉磣真人還是隕落了。

    葉青瑜收回思緒,繼續看向藏靈這本書起來。

    每個修士身體中的這十二條脈幾乎都是一樣的,區別不大,這也就是說,如果兩個修士打通到了第六條脈,那他們的靈力最大儲存量都是一樣的,在除去其他手段,比如劍意,陣法等等的因素,他們的實力也是一樣的。

    當然,不同的人學的東西和經驗都不一樣,在同等階級,加上了這些因素,實力自然大相徑庭,對于低階修士來說,殺死一個比自己高一階,甚至兩階的人都不是不可能。

    不過當修煉到了靈力四層之後,就基本上不會出現越階殺人的情況了。

    這還是因為到了後面,每一層帶來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若是對于靈修來說,第一條靈脈能儲存數量為一,純度為一的靈力,那麼第二靈脈可儲存數量為二,純度也為二的,第三層則是數量為四,純度也為四的。

    到了第五層,和第四層的差距光是在靈力的量上就相差了八,更別說再加上靈力的純度了。

    靈力的純度指的是這條脈中靈力能發揮的力量,純度為二的能發揮為一的兩倍力量,為三的則能發揮為二的四倍。

    到了純度為六的,能發揮為五的三十二倍力量。

    天壤之別也不過如此,到了後面,遇上低自己一階的修士,碾死他就像碾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而靈力一層到四層稱為低階修士,五層到七層稱為中階修士,八層以上,都算做高階。

    不過高階修士少的可憐,在現在這個修真界,已知的實力最深的,也就是天清門的掌門葉符,昆侖山的掌門陸成和水月門的掌門茯苓了。

    這三人皆是靈力十層,其中葉符的實力最高,這也是天清門被稱作第一大派的根本原因。

    而青瑜手里的這本藏靈書......

    葉青瑜仔細看下去,微微一愣。

    這本藏靈書竟然講述的是如何拓寬靈脈,儲存更多靈力的。

    每個修士同樣的脈中能儲存的靈力數量基本一致,而學會這本藏靈,卻可以將每一條經脈拓寬到三倍,青瑜現在已經是靈力六層,若是將每一條筋脈拓寬三倍,則靈力儲存量都堪比靈力八層的人了。

    青瑜眼神微凝,逐字逐句的看了起來。

    要做到這一切是先修煉出一股特殊的力量,這股力量可以用來滋養經脈,淬煉經脈,還有修補拓寬靈脈時帶來的損傷。

    而按照藏靈這本書里所說,這種特殊的靈力其實隨處可見,修真界中,除了能十分容易被吸入體內的靈力和魔氣,還存在這第三種力量,藏靈。

    而藏靈肉眼看不見,神識也感覺不到,呼吸吐納也吸收不了,唯一能引入體內的辦法,就是通過葉氏能夠傳承下去的嫡系一脈才知道的心法,用純度至少為六的靈力來循環,才能將藏靈引入體內。

    葉青瑜當然是知道這個心法的,自她年幼起,她的父母就讓她牢記,而且逐字逐句的讓她理解,葉青瑜剛修煉的時候也按照這心法來循環靈力過,卻一直沒感覺到有什麼用處。

    沒想到是要用純度至少為六的靈力。

    葉青瑜拋開思緒,一心一意的循環靈力起來。

    聚靈成體,循環不休。

    破脈而生,環流耳胸。

    繞心循環,茲泉閉下。

    將第六層靈力聚為一體,從處在眉心處的破脈中開始循環,而後流經耳後,胸前,環繞心口處的經脈運行一周,直直的往在腳下的茲泉脈中流去。

    葉青瑜的身上漸漸冒出冷汗來。

    當葉青瑜開始按照心法來運行時,一股猛烈的刺痛突然從經脈中傳來,心法中所說的經脈,基本上都是沒有經歷過靈力的,自然堵塞難行,而今被這第六層靈力沖洗,干涸的筋脈一下子承受不住這種靈氣,都快要皸裂破碎。

    不過葉青瑜沒有顧忌這些,反倒加快了靈力運轉的速度,讓第六層經脈的靈力一遍遍地流過這些經脈,而在這過程中,痛苦也越來越深,靈氣將封閉的經脈一點點的打破,所到之處,如同刀刮一樣,每一次的循環,都會引起一種讓人心悸的痛楚。

    葉青瑜的身上已經被汗水打濕,身體各處也漸漸出現了血珠,她咬了咬舌尖,忍下這種痛苦,保持靈台的清明。

    藏靈……

    葉青瑜還是感受不到這種力量的存在,但她沒有放棄,反倒是固執的再一次循環起來,漸漸的,這些經脈終于習慣了突如其來的靈力,開始順暢的運轉起來,可是這個時候,葉青瑜的經脈已經破損的極其厲害。

    葉青瑜知道,如果再沒有吸引藏靈入體,她這一次就必須暫時放棄了,不過也就是此刻,她突然有了一種極其特別的感覺,沒有憑借雙目,也沒有依靠神識,她真的看到外面有了一種特殊的靈氣,在一片漆黑的周圍,泛著淡淡的綠光,隱隱超她聚集而來。

    葉青瑜一瞬間打消了放棄的念頭,而是不管不顧的循環靈力,破損的經脈越發的疼痛,她整個人也是鮮血淋灕,不過淡淡的綠光,終于一點點的滲進了她的皮膚,消融進了她的身體。

    不管是靈力和魔氣,進入體內時都應該是沒有感覺的,可在這一瞬,葉青瑜卻突然感受到了一種冰涼,卻十分舒適的溫度,她的所有痛楚在此刻都消失得一干二淨,而方才破損的經脈,也被這種靈力一一滋補,變得更加堅韌起來。

    葉青瑜知道,這種綠色的靈力就是藏靈了。

    不過顯然藏靈是一種消耗品,葉青瑜吸引進來的大部分藏靈都用來滋補流轉第六層靈力時留下的傷痕了,而她將所有純度為六的靈氣用盡,也不過凝練出了一團拇指大小的靈氣,只能堪堪包裹住第一條靈脈。

    對于葉青瑜需要的拓寬六條經脈的量來說,遠遠不夠。

    不過葉青瑜並不急于一朝一夕,她將所有的第六層靈力耗盡之後,就停止了凝聚藏靈,開始慢慢恢復靈氣起來。

    而時間一點點過去,漸漸的,也到了她和沈斂池約定的時候,葉青瑜看了看天色,起身去藏書閣里拿了引靈劍譜,就去往了沉重林。

    沈斂池很早就來了沉重林外,而後就他一直在那里等候葉青瑜。

    終于,他看見了葉青瑜從遠處慢慢的走來。

    沈斂池微微一愣,看得出她臉色似乎有些蒼白,沈斂池還以為她受了傷,不由的想要開口詢問,不過還未等他說出口,葉青瑜看了出來,她冷淡的眼神就落在了他身上。

    沈斂池觸踫到她的目光,微微一頓,頓時咽下了想說的話。

    沈斂池看出來了,這位師姐明顯不願他多探究有關她的事,沈斂池當然閉上了嘴。

    而葉青瑜走到了沈斂池面前,就將儲物玉鐲中的引靈劍譜拿了出來,交給了他,沈斂池終于拿到了引靈劍譜,緩緩的吐出一口氣,十分感激的向葉青瑜道謝。

    葉青瑜的態度依舊沒有什麼變化,她看著有些激動的沈斂池,淡淡道︰“我只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來練這個劍法,一個時辰之後,我就會將這本劍譜拿走。”

    沈斂池聞言一愣,但下一刻也反應了過來,前日早晨教引靈劍法的時間恐怕也只有一個時辰,如今她也只給他一個時辰,也算是一視同仁。

    沈斂池當然不會心生怨懟,他感激這位師姐的一視同仁,才讓他有了拿到這個劍譜的機會,沈斂池點了點頭,立馬開始翻越劍譜起來。

    也許是老天為了彌補他那過分差勁的根骨,沈斂池在記憶東西方面極為擅長,簡直是過目不忘,不過花了一點時間,沈斂池就將整本劍譜都記了下來。

    他抿了抿嘴,拿起一根樹枝就開始將剛才看到的劍法一點點使出來。

    引靈劍法在通過招式的帶動讓身體熟悉靈力的流轉過程,而使出劍法的呼吸吐納之間也是為了感受吸引靈力的方式。

    各個門派的引靈劍法都大同小異,不過天清門的引靈劍法卻是與眾不同的厲害,據說這種劍法練到了極致,哪怕根骨再差勁,也能夠任由劍法來帶動靈氣,做到引靈入體。

    沈斂池自己也知道,他在修煉靈力上並無天賦,即使有引靈劍法的幫助,能自己感受到靈力的可能也微乎其微,因此,沈斂池更多的事將希望寄托于將引靈劍法練到極致身上的。

    不過沈斂池不知道的是,他對天清門的引靈劍法太想當然了,他並不知道即使是在天清門,也沒有幾個人能做到引靈劍法練到極致的。

    引靈劍法雖說是入門劍法,十分簡單易學,但它卻是一套能讓凡人打破桎梏,成為修士的劍法。

    這是一種逆天的劍法!這也是各個門派秘不可宣的原因。

    但沈斂池不知道這些,他也別無選擇,只能將希望寄托于這套劍法之上,等到他能完整的將這套劍法練完之後,沈斂池頓時松了一口氣。

    不管怎樣,他總算能有進天清門的希望了。

    葉青瑜並沒有關注沈斂池,在他練劍的過程中,她一直在一旁打坐,繼續凝練靈力,而等到沈斂池將目光放在她身上的時候,葉青瑜察覺到了,這才慢慢的睜開眼。

    此刻不過過去了不到一盞茶時間,沈斂池就學會了引靈劍法。

    葉青瑜當然沒有預料到沈斂池學得如此之快,畢竟引靈劍法只是相對而言的簡單,一般來說還是要花上大半個時辰才能學會的。

    不過葉青瑜到沒有興趣探究什麼,此刻見沈斂池將劍譜還給了她,葉青瑜微微點了點頭,就起身離開。

    沈斂池早已經習慣了葉青瑜冷淡的態度,他當然不會心生不快,對于這位大師姐,他心中只有感激,不過此刻他看著葉青瑜離開的背影,沈斂池心里還是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沈斂池知道,無論是他的根骨還是他此刻的修為都實在太差,並沒有讓她將自己放進眼里的資格。

    沈斂池抿了抿嘴,不再在意這些,而是一心一意的練起劍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