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6.第 6 章

    三個月很快就過去了,葉青瑜在這幾個月里,一步也沒有出洞府,而是日夜不停積攢藏靈,而當她花費了一個月,將需要的藏靈攢齊之後,就開始了拓寬靈脈。

    拓寬靈脈足足用了葉青瑜兩個月的時間,而其中的過程極其痛苦,靈氣的每一次沖刷都讓她的身體有了一種快要炸裂的感覺,葉青瑜一聲不吭,硬生生的忍下這種痛楚,而後將凝聚起的綠色靈氣纏繞在靈脈上,修補出現破損的經脈。

    而每拓寬一次留下的傷痕都被綠色靈力一一修補,而這樣不停的鍛造淬煉之下,葉青瑜的經脈竟然比之前還要堅韌。

    葉青瑜就這樣將六條經脈一一拓寬,而完成之後,她的靈力比成為了以往的三倍,這比以往多了兩倍的靈力,也讓葉青瑜能夠將無憂曲吹到第五十一的音符。

    葉青瑜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將注意力放在了第二首曲子,殞生曲身上。

    無憂曲使人忘憂,對于己方有凝神靜氣,恢復靈力的效果,而對于敵方,則是讓人心神恍惚,神魂晃蕩,也就是說,無憂曲主要是安撫神魂,攻擊神魂。

    而殞生曲斷人生機,它的力量更多的是作用在肢體上,每一次的音波,都可以震傷他人的軀體,且傷勢極難恢復。

    葉家能成為第一大家族,留下來的傳承定然是不同凡響的,葉氏曲譜共八章,前面七章的所有能作為攻擊的曲譜,在低階修士中,都有能越階挑戰的效果,甚至如果學到了登峰造極,即使是面對中階修士,都可能做到越階挑戰。

    而曲譜的第八章無憂曲和殞生曲,效果更是不同凡響,雖然葉家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這種天才了,但在以前,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修煉到了靈力十二層的葉磣,他在靈力九階的時候,就曾用這兩首曲子,打敗了一位靈力十層的前輩。

    靈力九層和靈力十層,這其中的懸殊宛如天地,可是這種幾乎不可能的事,葉磣偏偏就做到了,而後他便名揚天下,等到修煉至十二層時,更加是無人不知。

    這便是葉氏的祖先,葉氏曾出過這樣一個人物,威望可想而知!

    至此之後,葉家就猛然成為了修真界第一大家族,葉家的興盛也由此開始,而後的葉氏子孫,出類拔萃者猶如過江之鯽,歷代族長更是超然出眾,哪怕是葉磣在千年之前隕落了,也沒有任何一個家族能撼動葉氏的地位。

    而葉青瑜,作為已定下的下一任葉氏族長,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人關注著。

    葉青瑜自幼就知道她的責任,也因此,哪怕天賦世俗罕見,她也從不懈怠,日夜苦修。

    她知道不管有多優秀都是她應該做到的,她也必須做到。

    葉青瑜緩緩呼出一口,將六條靈脈一一填滿後,就拿出髓玉笛,慢慢吹奏起殞生曲來,殞生曲和長生曲一樣有一百個曲調,葉青瑜最多同樣只能吹到第五十一個,殞生曲的威力極大,不像忘憂曲那樣只對神魂有傷害,而葉青瑜剛剛開始學,並不能控制的太好,等到她將第五十一個曲調吹完,她的洞府已經被摧毀到不成樣子了。

    這還是她極力控制的效果,葉青瑜站在外面,看了一眼已經被音波震塌的山洞,開始打坐,慢慢恢復靈力起來。

    殞生曲傷害太大,必須盡快熟練,不然根本無法用。

    她還得再天清門多呆一段時間。

    葉符來的時候就看見葉青瑜正坐在外面修煉,而她的山洞已經倒塌的不成模樣,葉符見狀倒是笑了笑,對葉青瑜道︰“你這是做了什麼?把自己的洞府弄成這個樣子。”

    葉青瑜見到葉符來了,這才起身,慢慢站了起來,喚了他一聲大伯之後才回答了他的問題。

    葉青瑜道︰“這是殞生曲做的。”

    “殞生曲?”葉符一愣,而後頓時高興起來,他欣慰的看著葉青瑜,道,“你已經在學殞生曲了?現在能吹到第幾個曲調了?”

    “最多五十一個。”

    “五十一個?”

    葉符一驚,而後眼神瞬間亮了起來,他激動的連說了好幾個好字,才繼續道︰“你母親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最多只能吹到第二十七個,你的天賦比你母親高多了。”

    甚至豈止比她母親高多了,就葉符所知,葉青瑜的天賦竟和當初祖先葉磣差不多。

    葉符的心情好極了,一點都沒有平日里的仙風道骨,他在葉青瑜面前來回走了十幾遍才平靜下來,想起了今日來的目的。

    葉符道︰“對了,今日是檢測那些弟子第二關測驗結果的時候,你跟我一起去,也讓他們認認你這個大師姐。”

    葉符知道葉青瑜難得回天清門,和她一同進門的,在前幾年還能看到她的人,而到了後面,除了什麼門派大比,根本連影子都見不到了,葉符怕葉青瑜在天清門里呆不了幾日又得走,到時候,這群弟子連這個大師姐的臉都沒有見過。

    而且,葉青瑜的存在也能刺激一下那些弟子,葉符知道,那些剛進天清門的弟子都以為自己的天資出眾的不得了,一個個驕縱的不行,葉符把葉青瑜帶到他們面前,也讓他們看看這一代,真正能做魁首的人是什麼樣子,好搓搓他們的傲氣。

    葉青瑜看了葉符一眼,也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她雖說覺得麻煩,但還是答應了下來。

    葉符是她現在最重要的親人了,青瑜當然不會拒絕他。

    ……

    不管能不能在三個月內引靈,所有參加測驗的人都要來天清台等著了,天清台是天清門大門後的那一大片平地,所有人都在這片平地上站著,能引靈的就留下,不能的就從門口出去,被觸雲階傳送著離開。

    其實對比以往,這一次天清門的第二關已經簡單太多了,能通過觸雲階的基本上天資都不會差,三個月引靈對于他們大多數人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所以現在站在天清台上的人,基本上都是眉飛色舞的在等著宣布他們為天清門的弟子,垂頭喪氣的少之又少。

    沈斂池沒有看著周圍,而是緊抿著嘴,筆直的在這個地方站著。

    他臉上看不出一點難過,但死死攥緊的手卻出賣了他的情緒。

    他並沒有做到引靈,他失敗了。

    在這三個月,沈斂池幾乎是日夜不停的練著引靈劍法,可是一點用都沒有。

    他完全感受不到靈氣,不管揮了多少次劍,不管那些劍招他已經熟練到了何種地步,他還是一點也感覺不到。

    他進不了天清門了。

    沈斂池緊緊咬著牙,腦中翁的一聲,一片空白。

    他的根骨只有一,連天清門的引靈劍法都不能讓他感受到一點靈氣,他進不了天清門,只能做一個散修,而沈斂池心中明白,若是做一個散修,他一輩子都只能是個低階修士,甚至更可能的是,他連引靈都做不到。

    別說修煉到頂峰了,他連入門的資格也沒有。

    沈斂池額頭上都隱隱沁出了汗水,他現在精神都不由恍惚了起來。

    他不知道該怎麼做,走出了身後的大門,他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他該怎麼辦?

    葉符和葉青瑜來到了天清台。

    葉符隨意的點了點,天清台上就驟然升起了一個片高地,葉符帶著青瑜一起站了上去,就將下面的所有人盡收眼底。

    見到葉符,這些在天清台上站著的大部分人都頓時騷動了起來,只有極其少量的人臉上還是一片茫然。

    這里大部分人都是修仙家族的弟子,哪怕沒有見過葉掌門,家里的長輩也拿過畫像給他們看,此刻,他們當然知道台上男子是誰,而緊接著,當他們的目光落在葉符身後的青衣女子身上時,心情更是激動。

    葉青瑜,根骨十二的天才!

    葉氏的下一任族長!

    這些家族子弟看見葉青瑜,腦中都浮現了這兩行字。

    葉符雖說現在名義上是葉氏家族的掌門,但其實他只是暫代,葉氏族長的名單中都不會有他的名字,只有真正葉家嫡系,葉青瑜,才有資格被稱作是葉氏族長。

    當然,這並不是說葉符的地位不及葉青瑜,葉符還是天清門的掌門,哪怕葉青瑜已經是葉氏族長,在她修為不及葉符的情況下,她的份量也是不足葉符的。

    這些新人之所以看到葉青瑜更加激動,還是因為他們同屬于一代,葉符是他們的前輩,而葉青瑜,才真正是他們這一代的第一,他們仰望想要追趕的第一!

    這些大家族弟子看著葉青瑜的目光都是炙熱的,其中崇拜,想要超越,渴望追隨的情感都朝著葉青瑜襲來,葉青瑜看著這一切,表情卻是一如既往的漠然。

    她早已習慣了這樣的視線。

    葉符當然是很滿意這樣的效果的,看到時候差不多了,他才輕輕的哼了一聲,帶著一絲靈力,終于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歷來新弟子入門都是大事,需要掌門來走個過場,這是必不可少的,不過這些人並不都是天清門的新弟子,葉符向葉青瑜示意了一下,葉青瑜也點了點頭。

    她緩緩的走下去,掃了一眼,就看出了那些人沒有通過第二關。

    此次走過了觸雲階的共有一千余人,而沒有通過第二關的,則有一百多個。

    葉青瑜走到這些人面前,收回了他們的木牌,並且在他們的眉心處輕輕點了點。

    這是為了抹去他們關于引靈劍法的記憶,各個門派的引靈劍法都秘不可宣,天清門自然也是如此,等到抹掉了他們的記憶之後,葉青瑜才示意這些人離開。

    沈斂池恰巧站到最後,而他就看著那些和他一樣,沒能引靈的人超著他的方向走來,而後經過他,走出天清門的大門。

    沈斂池忍住沒有回頭看,但他也知道,那些被收走了木牌的人,等到他們走到觸雲階之中,便會被觸雲階上的陣法傳送離開,要再等到十年後,才有進天清門的機會。

    而他,也即將是他們中的一員。

    沈斂池看著朝著他而來的葉青瑜,心里這樣想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