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7.第 7 章

    沈斂池看著葉青瑜朝著他走來,而後在他面前停住。

    沈斂池抿了抿唇,直直的看著她。

    葉青瑜見到他,臉上沒有什麼特殊的表情,沈斂池看見她這個模樣,也知道她並不意外他沒能成功引靈了。

    沈斂池深吸了一口氣,沒等葉青瑜伸手,主動的將懷里的木牌拿了出來,他的指腹摩擦了一下這木牌上刻下的名字,才將它交給了葉青瑜。

    這木牌上的名字還是葉青瑜為他刻下的,沈斂池微微垂眸,不想看葉青瑜將木牌毀了的樣子,可是雖說他垂下了眸,余光卻依舊不由自主的看向葉青瑜的手,她的動作極其干脆,只是輕輕合了合手掌,木牌就湮滅無痕。

    沈斂池的心里越發苦澀,他再次看向了葉青瑜,就見她伸出白皙無暇的手指,要往他的眉心而來。

    只要她的指尖一觸踫到他眉心,他腦中的引靈劍法就會不見。

    沈斂池心里一窒,看著葉青瑜那平靜的眼,竟然有了一種想要後退的沖動,他咬牙抑制住自己,才讓自己忍住了後退。

    沒有關系,大不了再等十年,等到十年之後,他還有機會。

    可是沈斂池心中卻明白,若是再等十年,即使他進了天清門,做到引靈入體也不知道要花費多久,而耽擱了這麼久的時間,可能還沒等到他到靈力兩層,壽命就已經耗盡。

    剛剛引靈入體和靈力一層的修士,壽命和普通人是一樣的,區別就是身體要強壯一點罷了,沈斂池心中知道,若是他耽擱十年,十年里都不嘗試引靈入體,別說到達頂峰,他幾乎一生都只能是低階修士了。

    可若是他在這十年里做到了引靈入體,那他就不再符合天清門招收的沒有修煉過靈氣弟子的規定,他進不了天清門,只能做個散修,一輩子也只會是個低階修士。

    這幾乎是個無解之題,他本來想修煉到頂峰都是痴人說夢,錯過了這一次進入天清門的機會,就真的是一點可能也沒有了。

    引靈劍法!引靈劍法!

    為何已經練了上萬遍,還是一點也不能感受到靈力。

    沈斂池看著葉青瑜越來越近的指尖,猛然閉上了眼,再一次回想即將忘記的引靈劍法,這劍法已經熟練到刻進了他的身體,即使是他現在一步未動,也知道該怎麼使出來。

    沈斂池腦海里全是自己一遍遍練習劍法的身影,全是自己拿著樹枝,一次次劈砍轉動的身影,引靈劍法,修煉到了極致,即使根骨再差,這種劍法也能打破桎梏,代替人感受靈氣,代替人引靈入體!

    沈斂池緊閉著眼,腦海中那揮舞著樹枝的身影越來越明顯,可漸漸的,那樹枝卻不見了蹤跡,那個揮舞著的身影也突然變得扭曲了起來,變得越來越細,越來越凝實,最後,竟然成了一把劍的模樣。

    一把正在演練著引靈劍法的模樣。

    可是沈斂池現在來不及驚訝,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腦海中的這把劍吸引了。

    什麼是修煉到了極致,人就是劍,劍即是人!

    沈斂池當然做不到這種境界,可是通過揮舞了成千上萬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引靈劍法,他卻莫名其妙的有了這種詭異的感覺,他就是一把劍,一把正揮舞著的劍。

    劍招緩緩的在空中劃過,引起空氣的戰栗,這流轉的軌跡,慢慢的開始吸引力量追隨,而後,這種被吸引而來的力量,自劍尖而上,慢慢地朝著劍柄而去,再然後,莫名其妙的,那個舞劍人忽然又出現了,手里揮舞著的也不再是劍,而是一根樹枝,川流不息的力量通過樹枝傳遞到了舞劍人身上,過了許久,才漸漸停止。

    沈斂池入了迷,他覺得這過程極其漫長,但其實真正只過去了一瞬,他著迷的看著那黑影,完全忘記了周遭,直到感覺到了眉心處的沁涼,沈斂池才猛然驚醒了過來。

    他一睜開眼,才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天清台,天清台上所有人都看著他,葉青瑜也正看著他。

    沈斂池有些茫然,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也緊緊的看著葉青瑜,看著她那白皙的臉,可她雖說正看著他,黑色的眼里依舊是平淡,讀不出任何情緒。

    沈斂池看著葉青瑜的雙眸,張了張嘴,正想開口問出什麼事了,就見葉青瑜忽然緩緩的將觸踫著他的指尖收了回去,而她五指閉攏,手心張開,沈斂池便見到,那手心上又出現了一塊新的木牌,而葉青瑜的另一只手的指尖劃了劃,這木牌上就出現了沈斂池這三個字。

    葉青瑜清冷的如同綠竹一般的聲音緩緩的在他的耳側響起,而她再一次說了沈斂池熟悉的,曾經在觸雲階前听到的話。

    “滴一滴血上去,這木牌代表你的身份,好好保存。”

    頓了頓,葉青瑜看著他,道,“你已經是天清門的弟子了。”

    沈斂池頓時睜大了眼,直接僵硬在了原地,耳邊像時隔了一層水霧一般听不見任何聲音,唯有葉青瑜的話不停的在他耳中回蕩。

    他已經是天清門的弟子了?

    他通過了第二關?

    沈斂池猛然回神,這才發現了自己身體突然充斥了一種說不出的力量,十分舒適,沈斂池沒有感受過這種力量,可他也明白,這就是靈力。

    他夢寐以求的靈力!

    他引靈入體了!

    他真的引靈入體了!

    沈斂池頓時激動了起來,他向來沉穩,面上雖說不顯,可是眼神卻明顯的亮了起來,葉青瑜看著他這有些發亮的眼神,也知道他此刻處于亢奮狀態。

    葉青瑜的聲音便帶上了靈力,讓沈斂池頓時鎮靜了下來。

    葉青瑜的手心伸到了沈斂池面前,道︰“你的木牌。”

    葉青瑜的聲音讓沈斂池瞬間清醒,他看了一眼她的臉,就伸手拿過了葉青瑜手心的木牌,木牌上仿若還帶著她手心的溫度,並不像她指尖那樣沁涼,反而是極其溫暖的。

    沈斂池接過了木牌,對葉青瑜道︰“多謝仙子,多謝你……”

    “你不必像我道謝,這是你自己得到的。”

    葉青瑜轉身朝著高台走,淡淡的道。

    沈斂池捏緊了手里的木牌,听了葉青瑜這話,頓時住了嘴,不過也就是在這時,他卻听見她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葉青瑜道︰“還有,你現在是天清門的弟子,應該叫我師姐。”

    沈斂池一怔,看著葉青瑜的背影,頓時捏緊了手里的木牌。

    “師姐。”

    他下意識念了這兩個字,莫名的,心里有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葉青瑜回到高台之後就一言不發的站在葉符身旁,葉符的目光這才從沈斂池身上收了回來,不過想到什麼,又忍不住看了那個少年一眼。

    他是個劍修,自然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這個少年居然憑借著將引靈劍法練到極致而引靈入體,哪怕是在天清門劍修如雲的地方,歷來能夠做到的都寥寥無幾,這一代葉符更是只發現了他這一個,這少年能將引靈劍法練到極致,定然在劍道上天賦極高!

    他是劍修,自然極其欣賞這樣的對劍道領悟性這樣高的苗子,而他這些年也起了收徒的心思,只是一直沒有遇到合適的罷了。

    如今見到這個少年,倒真的讓葉符心動了一瞬,可他看了這少年的根骨,還是十分遺憾的收回了目光。

    葉符並不是太在意根骨的人,將來徒弟的根骨次點也無所謂,可是根骨一實在是太差了。

    這樣的根骨,連第一條靈脈都難以打通,沈斂池引靈入體能靠著劍法,可是往後修煉,還是要憑借感應靈力啊。

    無論如何,根骨一實在不行。

    葉符心中可惜極了,收回這目光,嘆了口氣才開始了一如既往的發言,葉符主要也就是向這些新弟子說一下門派的規定,他向來不是拖泥帶水的人,很快就講完了他想說的。

    說完了,葉符也就離開了這里,讓那些師兄師姐帶著這些新弟子好好熟悉天清門,不過臨走之前,葉符還是沒忍住又看了一眼沈斂池。

    真是可惜了!

    等到葉符說完了之後,葉青瑜本來也打算離開,可她剛下了高台,頓時就被那些熱烈的新弟子給圍住了,葉青瑜掃了一眼,涌到了她前面的,都是些大家族的弟子,還有幾個,還是她葉氏家族里的人。

    每個家族弟子的衣服上都有獨特的標記,現在這些新弟子還沒有領到屬于門派發下來的服飾,自然穿的是刻有自己家族符號的衣服了。

    葉氏的標記是一片葉子,葉青瑜並不認識這些湊到她面前的葉家人,不過看見了他們衣服上的綠葉,原本想走的葉青瑜還是停住了腳步。

    而那些原本內心忐忑的靠近葉青瑜的弟子,看見她並未離開,都是松了一口氣,連忙熱情的叫起大師姐來。

    此次通過天清門入門測驗的一共有八百九十七人,而其中有八百八十個人,都是朝著葉青瑜那個方向的,不過那些新弟子卻詭異的有序,真正圍著葉青瑜,站在她面前的也只有那麼十個左右,其余人零散分開,並不密切,沈斂池在外面,也能隱隱約約的看見葉青瑜的身影。

    他頓了頓,下意識的也想去找葉青瑜,不過剛走了那麼一兩步就被兩個人拉住了。

    沈斂池一愣,轉頭去看,只見是一男一女,一起拉住了他的右臂。

    這兩個人都穿著天清門的弟子服,很明顯是一位師兄和師姐,沈斂池不知道這兩人拉住他做什麼,他也不喜歡旁人離他太近,沈斂池微微蹙眉,抽出了自己的手臂,而也是在這時,他听見那名師姐嬌脆的聲音響了起來。

    “誒,你去那里做什麼?那里都是家族弟子,是瞧不起我們這種出身平凡的。”這位師姐說完,還向沈斂池指了指他身後,道,“看見沒,那里才是我們該去的地方。”

    沈斂池不明所以,下意識的朝著這個師姐指的方向看去,就看見了在他身後不遠處,正站著二十幾個人,除了身著天清門弟子服的,都是衣服上沒有任何家族標記的。

    沈斂池一愣,再一次轉頭看向前面,葉青瑜依舊被眾星捧月般的圍在那里,和他身後的冷清截然不同。

    他和拉住他的師兄師姐,正處在這兩者的交界處,仿若一條線一般,將兩邊隔開。

    涇渭分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