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8.第 8 章

    即使帶頭圍著葉青瑜的是葉家人,葉青瑜也沒有多少閑心來和他們寒暄,她只是站在那里,和他們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

    葉青瑜徑直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準備繼續練習殞生曲。

    不過這一次她到沒有進自己的洞府了,她現在殞生曲還很不熟練,只能將洞府一次次的摧毀,不過好在作為天清門這一代的首席,她分配到的地方是極其大的。

    天清門直接用了一塊山峰來作為葉青瑜這一代弟子的住所,越靠近山巔的弟子越優秀,而各自的地方設下了結界保護,不能相互窺探,涯瑜作為第一,她的住所直接佔據了這塊山峰的最頂端。

    往常葉青瑜只是隨意的建了一塊洞府,其余地方都是一片空白的,青瑜想了想,直接在其余空白的地方種下慢慢的翠竹,靈種播下去,飛快的破土而出,一瞬間就長到了十幾米的高度。,一眼望去,滿眼都是翠綠,不見邊際。

    葉青瑜走到了最中心的位置,而後才拿出了髓玉笛,她只盯緊了一根竹子,而後就開始吹起殞生曲。

    殞生曲威力實在太大,葉青瑜現在只調用了純度為一的靈力,第一條靈脈中全是純度為一的靈力,不過要想吹起殞生曲,靈力的量完全不夠,葉青瑜吹殞生曲的時候,還要一邊在身體里將高純度的靈力轉換為低純度的。

    修士可以自主的將高純度的和低純度的靈力互相轉換,不過就像是純度之間的力量的差距一樣,由互相轉換時數量也會變化。

    純度為二的轉換為一的會變成兩倍,而純度為三的變成一的則是直接變成八倍,為四的變成一的就是六十四倍。

    按照這樣靈力的量來說,都達到了吹響完生曲和無憂曲兩首曲子所需要的靈力數量,不過很可惜,這兩首曲子從第五個音符開始,就至少要用純度為二的靈力了,葉青瑜完全用純度為一的,只能將殞生曲吹到第四個曲調。

    不過殞生曲的力量倒是出乎葉青瑜的意料,當她吹到第四個音符時,她眼前這片剛種下的翠竹林就被毀的干干淨淨了。

    葉青瑜剛才用的是三階靈種,靈力純度至少要為三才能將它摧毀,可殞生曲的力量,硬是將純度為一的力量發揮到了三的效果。

    若是等到她的靈力的量足夠的大,以後全用純度為六,甚至更高的力量來吹殞生曲,難以想象,它到底能發揮出怎樣的力量。

    葉青瑜驟然想起了她的祖先葉磣真人以靈力九層直接戰勝十層的傳說,她抿了抿唇,臉上的表情依舊平靜。

    葉青瑜相信,她會做到的。

    而這幾日,葉青瑜就一直在嘗試著控制殞生曲了,她也從一開始毀滅整個翠竹林到終于能特定的摧毀某一株。

    不過這對于葉青瑜來說遠遠不夠,她對自己向來苛刻,一定要精確到某一根枝干,某一片葉子,甚至只造成連肉眼也看不見的劃痕為止。

    而葉青瑜還發現,所造成的傷害範圍越小,力量就越大,當精確到一根竹子的時候,只需要吹到第二個曲調,這株竹子就瞬間湮滅了。

    葉青瑜看了看消失的竹子,又開始嘗試控制力量起來,畢竟她也不想讓一個修士也變成這個樣子。

    ……

    天清門的弟子,在沒有修煉到靈氣四層之前都是不能出去歷練的,而在這一代中,只有一個葉青瑜到了靈氣六層,其余的人,修煉到最厲害的也不過靈氣三層,都要和新弟子一起,听每日天清門各個長老講課。

    莫靈正用手撐著下巴,一臉昏昏欲睡的樣子。

    實在是太無聊了,上面的乘風長老還在滔滔不絕,但那些內容莫靈早已經知道了,只覺得無聊至極,也只有這些新人,才會這樣認真,莫靈側頭看著全神貫注盯著乘風長老的沈斂池,不由的想到。

    沈斂池確實是十分專注,不願放過乘風長老說的每一個字,他自知根骨極為差勁,因此更加明白基礎的重要性,乘風長老現在講述的是他對靈氣的感悟,正是沈斂池極其需要的,他就更不願意錯過了。

    天清門共有一百多個長老,而每一個長老都會在特定的時間傳授知識,而天清門中沒有修煉到靈力四層的弟子,每一日都至少要去听一個長老講座。

    不過沈斂池自進門以來就極其勤奮,這些長老的講座都是錯開的,而他每一日,則會將所有長老的授課都听完。

    一炷香之後,乘風長老終于說完了,莫靈總算松了一口氣,和自己的哥哥莫成一起出了殿堂,不過正在這時,莫靈卻突然看到沈斂池被人圍了起來,圍住他的那幾個人莫靈也認識,正是劉存等人。

    莫靈一驚,連忙拉了拉自己的兄長,而莫成也隨著自家妹子所指的方向看過去,也見到了這一幕。

    沈斂池看著將他圍住的人,眼里閃過了一絲不耐煩,他不明白這些人為什麼總是閑著沒事來找他,前面兩次的針對差點就害的他入不了天清門,現在還不肯放過他。

    沈斂池自知他現在是沒有實力和劉存爭斗的,只有退避,可是劉存一副特意找麻煩的樣子,他也避無可避。

    劉存當然不是那種特別無聊的人,不過誰叫這小子運氣不好,偏偏又給他踫到了,這小子害他泡了那麼久的反思池,劉存現在想到那個感覺還心有余悸,現在遇到了這小子,劉存當然不會放過他。

    劉存那日並沒有去天清台,也不知道沈斂池居然進了天清門,他方才在听乘風長老授課時就發現了他,心里還十分詫異他居然真的進了天清門,劉存有些好奇他這樣的根骨是怎樣進來的,想到自己因為這人受罰又心有不甘,于是閑著沒事,再一次堵住他。

    劉存看著沈斂池一眼,道︰“你這麼差的天賦,也能在三個月內引靈入體,是吃了什麼天材地寶才做到的?”

    沈斂池只以為這人是在故意找茬,沒有理他。

    劉存本來都不想計較這人讓自己受罰的事了,畢竟想到他真的能進天清門,而自己差點害他過不了第一關,劉存心里還有有一點愧疚的,不過他是一個天之驕子,向來自傲,那點愧疚本來就不多,現在看到沈斂池這冷淡的模樣,更加是消失的一干二淨了,劉存見他不答話,心里不舒坦起來,冷笑一聲,道︰“不過,我估計以你的根骨,就算是能引靈入體也成不了大氣,恐怕你連靈氣一層也做不到吧。”

    劉存話音剛落,和他一伙的人頓時都笑了起來,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惡意,沈斂池冷冷的看了這些人一眼,並不理會他們,而是直接離開。

    不過劉存可不願意這麼簡單就放過他,見他這樣就想走了,劉存頓時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沈斂池的肩膀,可他的手還沒來得及摸到沈斂池的衣服,就被一把劍給挑開了,劉存皺眉,轉頭看過去,正想說是誰這麼大膽管他的事,就見到了莫家那兩兄妹。

    又是這兩個人,劉存心中一煩,正想破口大罵,就見莫靈看著他,笑嘻嘻的道︰“啊,我當是誰呀,原來是劉師弟啊。”

    莫靈重重的咬住師弟這兩個字,笑的眼楮都眯了起來,莫靈道︰“劉師弟,怎麼,你看見我都不叫一聲師姐的嗎?”

    天清門以實力輪高低,每隔五年就會舉行一次門派大比,在大比中排行多少,就是第多少師兄或師姐,莫靈上一次排行第三,正好高了劉存一名。

    劉存這人仗著他是劉家人,經常欺負他們這些平民出身的,莫靈和莫成以往就經常受他的冷嘲熱諷,心里一直都憋了一口氣。

    不過好在他們這群寒門子弟在這樣的情況下擰成了一條繩,互相探討,艱苦的修煉,在實力和資源落後一大截的情況下,終于慢慢的追上甚至超越了以劉存為代表的這些大家族子弟,讓他們這群天之驕子都沒了臉,才狠狠的打擊了他們的囂張氣焰。

    在上一次的門派大比中,莫靈就打敗了劉存,按著劉存的頭讓他叫了她師姐,從此以後,劉存這人看著莫靈都是繞道走的。

    這一次也是如此,劉存看見莫靈,臉一黑,沒理會她,直接就走了。

    莫靈卻不想放過他,還想再嘲諷一下,一旁的莫成察覺到了自己妹妹的心思,無可奈何的道︰“劉存好歹是劉家人,你別太過分了,收斂一點。”

    莫靈哼了一聲,再次看了一眼劉存的背影,這才歇了心思,而這時,她才看向沈斂池。

    沈斂池看了這兩兄妹一眼,認出了他們兩人正是那日在天清台上拉住他的師兄師姐,不過那日盡管他們倆拉住了他,沈斂池也沒跟著他們,而是自己離開了。

    沈斂池看著兩人,道︰“多謝師兄師姐幫忙。”

    莫靈和莫成一同嗯了一聲,那天沈斂池雖說沒跟著他們二人走,但他們對他的印象卻都不差,沈斂池根骨只有一,還能進了天清門,這得有多大的毅力!

    兩兄妹性格豪爽,最佩服有毅力的人,更何況沈斂池和他們一樣出身平凡,不會像那些大家族弟子,眼楮都長都漲到天邊去了,莫靈和莫成就更想和沈斂池結交了。

    莫靈性格比他兄長活潑的多,對沈斂池眨了眨眼楮,道︰“這點小事有什麼好感激的,我老早就看劉存不順眼了,今天沒你我也會懟他的。”

    莫成又無奈的看了自己妹妹一眼,再次讓她收斂一點,莫靈切了一聲,又看向沈斂池,忽然問道︰“不過你才來,怎麼惹到那劉存了?”

    莫靈和莫成剛才還幫了他,現在問他問題,沈斂池自然不會隱瞞,不過沈斂池剛想開口回答,就見莫成突然阻止了他,道︰“這里人太多了,正好此刻也到了飯點,去靈膳樓說吧。”

    修士要到了靈力四層才能完全闢谷,靈膳樓是就是天清門特意為這些不能闢谷的弟子準備的吃飯的地方,天清門中弟子的待遇十分好,一切吃穿住行都是包了的,當然,這些給的都是最基礎的東西,如果想要更好的,還是要交額外的靈石。

    沈斂池他們這些人是寒門出身,自然沒有多少靈石去吃更好的,不過好在膳食樓中不花錢的食物也算是能入肚。

    莫靈和莫成兩兄妹已經在這里呆了十年,自然知道哪些食物更美味,他們兩個拉著沈斂池一一搶到,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滿滿的堆在了桌子上,才松了口氣坐下來。

    莫靈坐下來之後還對著沈斂池道︰“看到沒有,膳食樓就這些東西做的好吃一點,其他的都不行,你以後端吃的,還是要這些。”

    沈斂池道了一聲謝,對于他來說,食物能果腹就行,他並沒有太多要求,以後也不會特意去找,不過他知道這兩人是好心幫他,沈斂池口頭上自然不會多說什麼了。

    莫靈依舊是笑嘻嘻的模樣,也是這時,她才繼續剛才的話題,道︰“對了,你還沒說劉存為什麼針對你呢?”

    沈斂池這才將來龍去脈說清楚。

    “他居然阻止你過第一關?”

    莫靈一臉震驚,而後突然憤怒起來,道,“他怎麼能這樣!虧我還覺得他本性不壞,只是太驕傲了!”

    莫靈十分生氣,嘩得一聲站了起來,想要去找劉存算賬,而莫成見狀,連忙拉住了她,不讓她離開。

    沈斂池不明白這位師姐怎麼會這樣生氣,他看了看莫靈那滲著火的眼,有些詫異,不過他並不是一個喜歡探究別人事的人,只是看了一眼就移開了目光。

    而一旁的莫成似乎什麼都明白的樣子,他再一次按住了自己的妹妹,嘆息一聲,讓她冷靜一點。

    莫靈抿了抿嘴,也意識到自己太沖動,最後冷靜了一下,還是不情不願的坐了下來,不過心情卻實在不好,悶在一旁,不再說話。

    莫成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心底又嘆息一聲,重新看向沈斂池,見沈斂池目光沒有落在她妹妹身上,並未探究什麼,頓時松了一口氣。

    莫成對沈斂池道︰“既然如此,你平日里避開劉存一點就行。”

    頓了頓,莫成還是提醒道︰“劉存那人只是性格太急躁,一般來說他是不會特意折騰你的,不過劉家是個一等的大家族,平日里有不少人想攀上劉存,今日劉存將你圍住的時候有很多人都看見了,恐怕這些想攀附劉存的人會盯上你。”

    莫成話音剛落,沈斂池還沒答話,莫靈就插嘴了,她直接道︰“沒事,師弟你不必害怕,我們都會幫你的。”

    沈斂池並沒有害怕,不過他還是道了一聲謝,莫成看著沈斂池沒有絲毫慌亂的眼眸,不由有些欣賞他。

    沈斂池還是個少年,小小年紀如此沉穩,心性實在不錯。

    莫成又想到天清台那日,沈斂池在最後一刻引靈入體的場景,莫成看不出沈斂池是將引靈劍法練到極致之後才引靈入體的,只以為他是走了大運,不過修煉也需要氣運,這也算實力的一部分,莫成便覺得,沈斂池的氣運也是極好的。

    不過可惜了,沈斂池的根骨只有一。

    莫成不由為這個少年感到惋惜,根骨只有一,實在是太差了,再強的氣運也逆轉不了呀。

    莫成心里想了這麼多,臉上卻並不顯,他道︰“天清門中大部分都是家族子弟,是極其看不上我們這些出身平凡之人的,就算上一次門派大比中,我們寒門子弟在前十席中佔據了一大半,這樣的情況也沒有改善。”

    修真界中雖說是以實力為尊,但家族的力量更是強大,就算是一個高階修士,也不敢踫那些大家族的認真栽培的嫡系子弟,因此除非他們願意舍棄姓氏,加入一些大家族,否則還是要避開那些人的鋒芒。

    但莫成看著沈斂池,還是露出了一個善意的笑,他道︰“但在天清門里,大家都是同門,即使是針對也不會太過分,這一點師弟可以放心,況且我們寒門子弟關系都是極好的,平時也會相互照料。”

    上一次他和莫靈拉住沈斂池也是想說這個,不過很可惜,當時的沈斂池拒絕了他們,莫成接著道︰“我們這些人的修為能跑到那些家族弟子前面去,除了各自的努力,和彼此互相幫忙也是分不開的,你以後有事也可以直說,我們絕不會袖手旁觀的。”

    沈斂池一怔,望著莫成的眼楮,半響才點了點頭,除了在葉青瑜身上,這還是他第一次感覺到外人的善意,沈斂池心里十分感激,不過頓了頓,他忽然想起了幾日前在他前面,被那群家族子弟炙熱的目光看著的葉青瑜,突然問道︰“那大師姐也是家族子弟嗎?”

    “大師姐?”

    莫成不知是該疑惑沈斂池為何會突然問這個問題,還是該驚訝沈斂池連這個都不知道,他道︰“大師姐是葉家嫡系子弟。”

    看著沈斂池一副不知道葉家的樣子,莫成愣了一下,繼續解釋道︰“葉家是修真界第一大家族,地位甚至等同于天清門這一個大門派。”

    從來沒有那個家族的威望能等同于一個門派的,可偏偏葉家就做到了,絕無僅有的做到了,莫成道︰“大師姐是葉家唯一的嫡系子弟,以後也會是葉家的族長,就算是劉存等人,也只能仰望的存在。”

    沈斂池一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