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9.第 9 章

    葉青瑜花費了十幾日的時間,將她自己種下的翠竹林又摧毀的一干二淨,這才將殞生曲的範圍控制到了她想要的程度。

    不過她在力量上的熟練還有所欠缺,殞生曲太強,即使是用純度為一的靈力,也常常讓一株三階翠竹湮滅無痕,三階翠竹太過容易摧毀,葉青瑜便種下了更高階的靈種,再次用了差不多足月的時間,將自己的靈種消耗的一干二淨,在控制力量方面才勉強讓她有所滿意。

    殞生曲用純度為一的力量能輕易毀掉三階翠竹,傷到四階,用純度為二的力量能摧毀四階,傷到五階,用純度為三的靈力則能毀掉五階,但對六階來說效果不大,而她用純度為四的則能摧毀六階,卻傷不了七階翠竹分毫。

    純度為一,二,三,四的靈力都算是低階靈力,最多能吹到第二十個曲調,後面的曲調必須用更高的力量來驅動,而這首殞生曲吹得越到後面,力量越大,葉青瑜用四階靈力驅動殞生曲的時候,在前面十幾個曲調上確實是不能讓七階翠竹晃動一下,但她剛剛吹到第二十個的時候,能夠感覺到七階翠竹上的青葉即將被她割斷。

    但很可惜,後面的曲調不能只用四階靈力了,笛聲一終止,七階翠竹還是不動如山。

    純度為五,六,七的算是中階靈力,用純度為五的靈力最多能吹到第四十個曲調,葉青瑜將體內純度為六的靈力轉換為五的,靈力的量也足夠她吹到第四十個曲調,但很可惜,當葉青瑜吹到最後一個曲調的時候,才堪堪傷了七階翠竹。

    而葉青瑜現在就是靈力六階,低純度的靈力轉換為高純度的數量會大大減少,幾近于無,葉青瑜幾乎只能靠著她身體里的第六條靈脈中儲存的靈力驅動殞生笛,她也只能吹到第二十六個曲調。

    這二十六個曲調完全用純度為六的靈力,吹完二十六個之後,葉青瑜體內的靈力也被抽去的一干二淨,一點也不剩,而同樣是需要用盡靈力,六種純度一起夾雜最多能吹出的五十一個曲調卻反而比不上這二十六個曲調的力量。

    六種純度混合吹出來的五十一個曲調,能夠讓七階翠竹被葉青瑜重傷,但是只用純度為六的靈力吹出的二十六個曲調,卻能讓七階翠竹直接被摧毀。

    這些不同階級翠竹的強度可以對比成相應階級修士的力量,當然,修士遠比一株竹子要靈活許多,但在對于大部分修士來說,實力也就是相當這翠竹的強度了,不會偏差太多。

    也就是說,不管是五十一個曲調的殞生曲,還是二十六個曲調的,都能讓青瑜這個六階修士又能和七階修士抗衡的力量,甚至二十六個曲調的,能讓她打敗七階修士也說不定。

    中階修士能越階挑戰的少得可憐,而且其中能成功的,向來都是五階對六階,能以六層靈力打敗七層的寥寥無幾,而且無一不是天賦絕佳著。

    但葉青瑜對這個結果顯然並不滿意,她的祖輩葉磣真人曾經以九階的實力,打敗一個靈力為十層的修士,葉青瑜自覺還差的遠,沒有一點值得驕傲的。

    葉青瑜明白,她的筋脈雖說已經拓寬了三倍,但靈力的數量對于殞生曲和無憂曲來說,依舊少得可憐,遠遠不夠,現在的她,用純度為六的靈力只能吹到第二十六個曲調,可她知道,直到第六十個曲調的時候,才需要純度為七的靈力。

    她的靈力太少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修煉的再快一點,打通第七條經脈,成為靈力七層的修士,到那個時候,體內純度為七的靈力轉換為六的,才能足夠她吹到第六十個曲調。

    殞生曲越到後面力量越大,現在二十六個曲調已經足夠和七階修士抗衡了,葉青瑜相信,如果真的吹到第六十個,絕對是能和八階修士一較高下的,而這還僅僅純度為六的力量,若是純度為七,為八,為九,甚至為十二呢?

    現在修真界最高的修為就是靈力十層,但葉青瑜從來不會將眼界僅僅局限于靈力十層。

    自古以來,只出現了一個葉磣真人修煉到了頂峰,而後再無後人能出其右,可同樣是葉氏子弟,葉青瑜相信,她也能做到的。

    身為葉家下一任族長,她也必須做到。

    葉青瑜一共花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將自己的靈種也消耗的一干二淨,才堪堪達到上面的效果。

    她看了一眼光禿禿的,只剩下一些零星的斷竹的平地,慢慢的朝著天清門的靈草堂而去。

    靈草堂是天清門專門照料靈植的地方,里面也有靈種,葉青瑜已經習慣了自己住所被翠竹環繞的模樣,自然不想再看著它這樣光禿禿下去。

    她此次去靈草堂也是想要一些八階翠竹,純度為六的靈氣驅動的二十六個曲調能將七階翠竹毀了,葉青瑜雖說不抱太大希望,但也想看一看它是否能傷到八階一點。

    靈草堂內。

    沈斂池花費了兩個時辰多的時間,就將記載著上萬種靈植的書看完了,而一旁正無聊的數靈石的莫靈見他這麼快就翻完了,驚訝的看了他一眼。

    莫靈道︰“你看這麼快,能記住嗎?”

    沈斂池正把書小心的放好,听到莫靈的發問,點了點頭。

    莫靈聞言倒是驚訝了起來,修士過目不忘是尋常事,不過沈斂池一個剛剛引靈入體的人當然沒有那麼強的神識,那這定然是他與生俱來的本領了。

    這倒是有些稀奇。

    不過莫靈也沒有好奇太久,畢竟在修為提高之後誰都能做到這一點,沈斂池也不過是比他們早了這麼些年,不過想到這里,莫靈倒是為沈斂池可惜了一下。

    他什麼地方都行,可就是最重要的根骨實在太差了,差到完全無法彌補。

    這一代中,能進天清門的修士絕大多數,或者說得直白一點,除了沈斂池以外,天賦都不差,莫靈了解到的最次的根骨也有四,而和沈斂池同一時間進來的修士,幾乎都已經靈氣一層了。

    靈氣一層要比引靈入體簡單許多,畢竟引靈入體才是由凡到仙的第一步,而那些修士能在三個月以內引靈入體,自然大部分都能在兩個月內修煉到靈力一層。

    可是沈斂池已經如此勤奮了,現在卻還沒有摸到靈氣一層的邊緣,實在讓人惋惜。

    莫靈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別開了目光。

    沈斂池向來對外界事物敏銳,自然察覺到了莫靈同情的目光。

    不過他卻並不會覺得自尊心受挫,自從他知道自己根骨為一之後,這樣的眼神他看得多了,也早已習慣。

    沈斂池低下頭,將寫著各類靈植名字的木牌一一放好。

    他習慣了這樣的眼神,卻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需要同情的。

    他雖然天賦極差,但他相信自己能修煉到頂峰的,即使不行,為了這個目標拼盡全力,他也了無遺憾了。

    這兩個月以來,沈斂池除了每天要去听各個長老講的克之外,就是修煉,還有在靈植堂照顧這些靈種,靈植了。

    天清門的弟子總要每個月總要領些差事,沈斂池就選了這個,即可以多了解一些修真界的靈物,也能夠賺些靈石。

    雖然事情繁雜了一些,但沈斂池還是很滿意的。

    而莫靈恰巧也選了這個,她上個月才選了一個殺靈獸的任務,這個月就想選一點輕松的,不過好的都被跳完了,也就只剩下這個還算看得過去。

    恰巧還遇上了沈斂池,莫靈也就更高興了,雖說這人性子太沉悶,一副多說幾句話都嫌多的樣子,太過無趣,但莫靈本身大大咧咧的,也不介意。

    終于將一切收拾好了,莫靈癱在椅子上,沈斂池則又拿出另一本書看了起來。

    這是介紹一些陣法的,沈斂池特意從藏書閣里借了出來,細心研究。

    他總要多了解一些東西,符篆,陣法,靈植,靈獸,這些東西他都會認真的去看,也許總有一日就會用上。

    沈斂池專注的沉浸在這些陣法之中,直到一個女子的聲音讓他回過神來,沈斂池听到了這熟悉的,清冷似竹的聲音時,頓時抬起頭。

    是葉青瑜,大師姐。

    他已經有兩個月的時間未曾見過大師姐了,如今突然見到,沈斂池除了驚訝之外,心里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他怔了怔,看著葉青瑜那一如既往冷淡的臉,抿了抿唇,開口正想喚一聲大師姐,莫靈的聲音卻早他一步開了口。

    莫靈的聲音不復平日的輕快,這個時候倒是正經極了,她叫了一聲大師姐之後,就安靜的站在一旁,沒敢多說一個字。

    而沈斂池的聲音緊接著也響了起來,他看著葉青瑜,道︰“師姐。”

    葉青瑜向著兩人頷首,這才說出了自己此次來的目的,她問道︰“這里有骨翠竹的靈種嗎?”

    “有。”沈斂池點頭,接著道,“師姐想要多少?”

    葉青瑜開口要了一百顆七階的和一百顆八階的,沈斂池一怔,沒有想到葉青瑜需要那麼多,愣了之下他才道︰“七階的靈種夠了,不過八階骨翠竹並沒有多少,而且都已經長成靈植了。”

    葉青瑜要來是為了練習殞生曲的,也不在意它是不是長成靈植了,她點了點頭,道︰“那就要靈植。”

    沈斂池嗯了一聲,主動的帶葉青瑜去了骨翠竹林,本來高階靈植應該是比較少的,不會骨翠竹卻是個例外,七階八階的十分多,而且十分堅硬。

    本來這麼堅硬的骨翠竹用來做防御也是極好的,可自從被發現它有極其畏懼火這個缺點之後,也就只剩下了拿給修士當練習靈力劍法的用處。

    八階骨翠竹的靈種已經沒了,也只有靈植,沈斂池將葉青瑜帶到了骨翠林,找到了八階骨翠竹,就準備幫她挖出來。

    葉青瑜此刻卻阻止了他,她上前一步,抬眼自上而下,仔細的看著這骨翠竹。

    骨翠竹微微搖晃,卻並不是被風吹的,當然,風也沒有辦法吹動它。

    骨翠竹雖說沒有神識,但已經到了高階,還是有那麼一點靈性的,它很喜歡眼前的女子,喜歡她身上和它相似的感覺,它微微伸展了一下,青色的竹葉就簌簌而落。

    沈斂池離葉青瑜差不多一丈遠,看著竹葉在葉青瑜身旁飄蕩。

    穿著淡青色衣服的女子筆直的站著,發黑如墨,膚白勝雪,眉目清冷,正專注的看著綠竹。

    翠色的竹葉飄蕩在她四周,落的很慢,時不時的在她身旁打著旋,似乎是很親近她,眷戀著不想落地。

    這一切的一切,像極了一副安靜的,墨綠色的畫卷,讓人不忍破壞。

    沈斂池看著,突然屏住了呼吸,心跳快了幾分。

    也正在這時,一片翠竹葉子不經意的飄到了他身旁,沈斂池下意識的就伸出了手。

    然而骨翠竹是八階靈物,自然不是沈斂池可以觸踫的,這竹葉有靈性,沒有傷害葉青瑜半分,但沈斂池僅僅是觸踫了一下葉子的邊緣,就被它突然割傷。

    沈斂池一愣,看著指尖的血珠,驟然回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