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10.第 10 章

    葉青瑜伸手摸了摸這骨翠竹,只是輕松的拍了一拍,面前的那株骨翠竹就突然消失不見了。

    她將它收到了儲物手鐲之中。

    葉青瑜倒沒有真的收了一百株骨翠竹,她只取了十株就收了手。

    十株應當夠了,葉青瑜方才用靈力試探過,這八階骨翠竹的強度比她預料中還要硬,以她現在的靈力,即使驅動二十六曲調的殞生曲,恐怕也只能讓骨翠竹晃動一下。

    沈斂池見葉青瑜做的這樣干脆,一點忙也幫不上,只能沉默的跟在葉青瑜身後,此刻見她收完了,就帶她再次回靈草堂大殿去。

    骨翠林離靈草堂大殿很近,不過只路過一片松林和靈草地,沈斂池走在葉青瑜的身側,躊躇猶豫了許久才開口︰“大師姐。”

    沈斂池看見葉青瑜的目光移向他,不由頓了頓,過了一會兒才道了一句謝。

    這句謝謝說出口之後,沈斂池頓時松了一口氣,接下來的話也順暢多了,他繼續道︰“多謝師姐一直的幫忙,若不是你,我定然是進不了天清門的。”

    沈斂池還想開口說,師姐幫了他這麼多,今後無論讓他做什麼都可以,不過他其實心里也知道,恐怕他不能幫她任何的忙,說這些話實在是太大言不慚了,因此沈斂池話音落了之後,不由的再次停頓了一下,而等他再一次有勇氣開口的時候,葉青瑜卻已經轉移了視線,臉上一如既往地平靜,目視前方。

    葉青瑜听了沈斂池的話,臉上沒有半分波瀾,她只是說了一句不必,就沒有再開口。

    沈斂池听到這語氣,就知道葉青瑜並沒有將這些話放在心上了,一想到這個,不知為何,他心里忽然就有了一種沉甸甸的下墜感,有些失落和不知所措,他抿了抿唇,不再開口。

    而一直到走到了靈草堂大殿,兩人都沒有再說過話。

    靈草堂大殿里,莫靈本來是百無聊賴的坐著的,一看見葉青瑜立馬又筆直的站了起來,再次叫了一聲大師姐。

    葉青瑜嗯了一聲,微微抬了抬手,五塊上品靈石就落到了莫靈和沈斂池面前的桌子上,這是用來付她拿走的骨翠竹的。

    沈斂池上前去收靈石,而他的手才剛剛摸到靈石,再一次抬頭,就只能看見葉青瑜毫不留戀離開的背影了。

    沈斂池收著靈石的的動作不由緩慢了下來,頗有點心不在焉的感覺,而直到莫靈開口說話才讓他驟然回神。

    莫靈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終于放松了下來,對沈斂池道︰“大師姐實在太讓人有壓力了,她一來,我整個人都不敢多動一下。”

    沈斂池聞言有些詫異,葉青瑜雖說有些冷淡,但從來不會為難人,沈斂池並不明白莫靈為何如此怕她,而莫靈似乎看出來沈斂池的疑問,聳了聳肩,道︰“你是沒有經歷過,沒有和大師姐交過手,也沒有真正看過她冷漠的模樣。”

    莫靈想到五年前的門派大比,現在都還心有余悸。

    天清門門派大比五年一次,莫靈剛進門的時候就經歷過一次,不過那個時候她運氣好,實力也差,沒能和大師姐交手,但她當時看的時候,也被大師姐身上凌厲的靈力震懾的一動也不敢動。

    在那之後又過了五年,莫靈日夜刻苦修煉才打敗了劉存,不過也因此和大師姐交了手。

    莫靈永遠也忘不了當時的感覺,葉青瑜只是將髓玉笛剛剛拿到了唇邊,當她吹出了第一個曲調的時候,莫靈的心髒一瞬間就仿若被一只大手攥緊,幾乎快要窒息,她艱難的抬頭,就看見了葉青瑜冷淡平靜的眼神,仿若沒有將她放進眼里一般。

    莫靈一觸踫到這樣的眼神,心中不服,硬是咬牙想拿起自己的劍,然而卻一點用都沒有。

    她的手顫抖的厲害,整個人也顫抖的厲害,別說拿穩劍了,僅僅只是站著,就花光了她所有的力氣。

    那一瞬間,望著大師姐仿若高山一樣不可逾越的修為,她的所有的自得,勇氣都被摧毀的一干二淨。

    莫靈吸了一口氣,突然有些沮喪的道︰“我可是日日夜夜不停修煉,費勁千辛萬苦才好不容易打敗劉存的,當時別提多高興了,卻沒想到大師姐那麼厲害。”

    厲害的讓她心里都有了陰影。

    莫靈聳了聳肩,非常有自知之明的道︰“像我這樣的修士,能夠到靈力八九層就非常不錯了,不過大師姐定然是能到靈力十層,甚至更高的。”

    靈力十層整個靈域也只有三個,而十層以上的更是一個都沒有,可修為困在八九層的卻是幾百上千,越到後面,靈力就越難進步,幾乎窮盡一生也無法更上一層。

    “不過嘛,”莫靈說不出是高興還是失望,她道,“我們恐怕也接觸不了這樣的人,無論是天賦,修為,還是家世都是頂級,我們的交集,也就是在天清門的寥寥幾年了。”

    沈斂池沒有說話。

    ......

    葉青瑜緩緩的吐出一口氣,看著眼前只是輕輕晃動了的八階翠竹。

    如她所料,二十六個曲調的殞生曲完全沒有半分傷到八階骨翠竹,恐怕要吹到六十個曲調才能真正摧毀它。

    葉青瑜實驗夠了,收回了髓玉笛,再一次恢復靈力起來。

    這些日子她的靈力總是枯竭後又恢復,在這種反復循環里,她吸引靈力的速度倒比以往快了許多。

    葉青瑜打坐了幾個時辰,終于將六條靈脈一一填滿。

    到現在為止,她已經盡力的將殞生曲練到足夠的熟練了,至于忘憂曲只能在修士身上實驗,葉青瑜倒是不著急。

    葉青瑜睜開眼,看著眼前一片青翠的竹林。

    她七年前就已經達到了靈力四層,而後就一直在外歷練,並不會在天清門停留多久。

    現在也是如此,她已經在天清門待了快六個月,已經算是很長了。

    不過葉青瑜倒是還不能走,天清門門派大比五年一次,如今還有一月左右就又到了時候,等到門派大比之後,她才會再一次離開天清門。

    葉青瑜閉上眼,再一次閉目修煉。

    再呆一個月吧。

    一個月時間對于修士來說很快就過去了,而緊接著,五年一次的門派大比也終于來臨。

    天清門最為重要的事之一就是這門派大比了,所有最新一代的弟子都必須參加,不得缺席。

    大比的地點定在叢雲峰,那是天清門的最高處,開山掌門用劍將峰頂削去,就造出了一大片平地,而這一大片平地又被畫出了一個圈,分成三十塊,用來作為比試的場所。

    門派大比是盡可能的做到了公平,每個弟子采取抽簽的方式選擇對手,勝者直接晉級,而輸的人再次抽簽,共有五次抽簽的機會,只要能累積贏得三次也能晉級。

    而晉級的人同樣如此,重復上面的操作,一直循環直到選出前十席。

    在門派大比的第一天,一千六百名弟子就都上了叢雲峰,激動的站在平地上。

    葉符和天清門的眾位長老也來到了這里,這麼重要的時刻,作為天清門的領袖們,他們自然是不能缺席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門派大比是看各個弟子天賦心性的最好時機,這些長老來此處,幾乎都是打著收幾個好苗子的念頭。

    葉符這一次也有這樣的念頭,他沒有收過一個弟子,到了如今,也該是時候有一個徒弟了。

    他看了看下面攘攘熙熙的弟子們,心里十分欣慰,能進天清門的人都是十分優秀,葉符每次看到這些朝氣蓬勃的弟子,都仿若是看到了天清門越發興盛的未來。

    葉符咳嗽了一聲,清了清嗓子,蘊含著靈力的聲音就在這叢雲峰響了起來,而底下的騷動也在這一刻頓時停止。

    葉符道︰“門派大比沒有什麼多的規矩,只有不出現死亡就行。”

    他向來言簡意賅,此次也不例外,說完了這句話,頓了頓,葉符就道︰

    “現在,天清門門派大比,就此開始!”

    抽簽每一次都是由上一代弟子中還留在天清門的修士負責的,天清門有規矩,除非已經在門派里呆夠了五十年,不然只有靈力達到了四層才能出去。

    這些師叔大多數也就比這一代早了十年進門,這一次,他們來了十幾個人來負責抽簽。

    這一次的規矩和以前的一樣,這十幾個師叔互相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就將一早準備好的的東西拿了出來。

    這東西是一個像雲朵一樣的乳白色氣流團,共有三丈長,一丈寬,十分濃密,還有隔絕神識的效果,完全看不清里面。

    這氣流團里裝的就是一千六百塊木片,每塊木片上都記載了一個數字,有且只有兩個數字相同,一千六百個修士都會分到一塊木片,持有相同的兩個數字就是彼此的對手了。

    這些師叔弄好了之後,就招呼一個個修士上前,這些伸手往這翻滾的氣流團中一探,再一次出來時,手里就有了一塊長條木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