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11.第 11 章

    葉青瑜伸手摸出木片之後,只是看了一眼就放下,這倒是讓一旁偷瞄的修士們沒能來得及看清,只能悻悻的收回視線。

    葉青瑜已經是兩任首席了,現在也沒有冒出修為超過她的,那這一次的首席應該也是她了。

    幾乎所有人都在祈禱自己別遇上她,要不然至少要多比三次才能晉級。

    葉青瑜自然察覺到了這些時不時落在她身上的視線,她卻並沒有理會。

    她抽到的數字比較靠後,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才會到她,葉青瑜並不著急,而是隨意找了一個地方就閉目休息起來。

    沈斂池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木片,上面的數字是十六。

    一共有三十個比試場地,沈斂池的木片上的數字在三十以內,這就意味著,他是第一批上前比試的。

    馬上就要上去比試了。

    沈斂池捏緊了木片,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慢慢讓自己緊張的情緒平緩下來。

    等到所有人領到了自己的木片,三十塊比試場地也被清理了出來。

    每塊比試場地都有一名修士負責,這些修士站在上面,就開始念出一個個數字。

    沈斂池自主的站在了第十六個場地,而他的對面,也有一個精瘦的修士站了上來。

    這個精瘦的修士看到是沈斂池,臉上的表情頓時放松了下來,眼里都有了驚喜。

    他自然是認得沈斂池的,畢竟沈斂池是在天清台引靈入體,造成了那麼大的動靜。

    不過更為重要的是,他知道,沈斂池的根骨只有一,到現在還是引靈入體階段。

    他和沈斂池同一時間進門,不過他自己卻已經是靈力一層了,對上了這一個還只是引靈入體階段的人,是真的走了大運!

    沈斂池自然是看見了對面修士那面帶驚喜的表情,沈斂池緩緩吐出一口氣,倒也沒有覺得屈辱。

    他心里明白,誰抽到他大抵都會露出這樣一副表情,他的實力和天賦都在最低端,無論遇上誰都難以戰勝。

    但沈斂池卻並不會退縮,他來天清門就是為了修煉到最頂端,雖然這目標實在難以實現,但他定然會拼盡全力的。

    沈斂池舉起了手里的劍,目光堅定。

    這些弟子在下面打得熱火朝天,坐在高處的長老和掌門們也沒有閑著,都不停地看有沒有什麼好苗子,不過第一天通常是看不出什麼的,都是越到後面才會越精彩。

    第十六個比試場地最開始幾乎沒有長老關注著,在這場地上比試的兩個人修為都太差,一個靈氣一層,另一個甚至還只是引靈入體階段,這樣不出眾的天賦,自然是不會有人在意的。

    不過葉符的目光卻是時不時的落在了那上面。

    他還記得底下那個剛剛引靈入體的少年,這少年在劍道上面的天資實在出眾,居然能將引靈劍法練到極致,這麼多年了,葉符也沒見幾人能做到。

    而像沈斂池這樣只用了三個月的更是絕無僅有。

    葉符看著這少年,既是驚嘆又是惋惜。

    驚嘆于他的天資,也惋惜他的天資。

    不管在其它方面多出彩,可對于一個修士來說,最根本的還是靈力。

    靈力上不去,其他的再怎麼厲害也是白搭。

    實在可惜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葉符可惜這少年的天賦,時不時的將目光停留在他身上,才率先發現了這少年又一個讓人驚嘆的地方。

    葉符的眼神微微一凝,看著沈斂池的步伐,眼里忽然有了笑意。

    他還是難得看到,比試的時候居然會有人想到這樣來迷惑對手。

    沈斂池氣喘的十分厲害,他沒有管不停流下來的汗水,而是緊緊的盯著面前的對手。

    果不其然,他在沉重林里練習了這麼久的迷蹤步,是真的有用!

    沈斂池第一次進沉重林的時候,就因為沉重林里的迷蹤陣法找不到出去的路,還是大師姐幫了他,在跟葉青瑜出去的途中,沈斂池被沉重林里三倍的重力壓的難受至極,只要靠著看葉青瑜走出這迷蹤陣的步伐來轉移注意力。

    而他向來過目不忘,葉青瑜如何走出去的被他牢牢記在了心底,沈斂池後來為了能在極限的情況下練劍,還特意走進沉重林去感受那三倍的重力,再憑借著過高的記憶力復制葉青瑜的步伐走出去。

    再然後,走得多了,他對沉重林里的迷蹤陣法漸漸有了體會,還悟出了一套迷蹤步。

    他的修為完全不敵對面的修士,現在也只有用這自己悟出來的迷蹤步來迷惑對手,能有用處,確實讓沈斂池松了一口氣。

    他贏得可能性又大了一點。

    對面的修士頓時懵了,他明明感覺自己的劍是應該正刺到沈斂池的,可不知為何總是莫名其妙的撲了個空。

    這修士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對付一個沈斂池居然都花了這麼大力氣,他心中不愉,手下也越發著急。

    沈斂池一直不慌不忙,只是一味的運用迷蹤步來躲避對面修士的劍,從不主動攻擊。

    而那精瘦的修士的劍屢次不中,都著急的出了汗,手上的劍也漸漸亂了起來,沈斂池看了出來,心里卻越發鎮定。

    他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對面的修士身上,注意力的過度集中讓他的頭疼的厲害。

    但沈斂池忽略了這一切,在戰斗中,他飛速的進步著,身法越來越流暢,而手中的劍也從一開始的只能用來躲避變成了終于主動出擊。

    沈斂池竟然慢慢的佔據了上風!

    以剛剛引靈入體的實力打敗一個靈力一層的修士其實並不罕見,大部分天賦強的人都能做到這一點,不過一個根骨只有區區的一的修士打敗一個根骨比他強,實力也比他強的修士就不怎麼能看得見了。

    漸漸的,許多人都目光都被吸引到了第十六場地,而坐在上面的長老們也開始把目光投向了那里。

    一個根骨為一的小子反倒站了上風,這還真是稀奇,更何況,讓這群長老更為關注的是,這少年運用到身法。

    他們沒有見過這樣的身法,但這些長老自然看得出來,這身法極像沉重林的迷蹤陣。

    這就有些稀奇了,居然能有人從迷蹤陣中悟出一套身法,這得需要多高的悟性!

    只是……

    這些長老看著這少年,感慨他的悟性,卻沒有一個動了收他為徒的心思。

    這樣的悟性,居然落在了如此的根骨之上,實在可惜。

    沈斂池完全忽略了他人的目光,他只是一心一意的看著眼前的對手,始終是用盡全力,不曾有一絲松懈。

    而與此相反的,沈斂池對面的修士臉色卻慢慢慘白起來,他的身形越來越凝滯,劍法也越來越慢。

    這修士知道,再這樣下去,他定然會輸了。

    他怎麼會甘心輸給一個根骨為一,現在還只是引靈入體的小子!

    輸給了一個這樣的人,他還有什麼臉面在天清門呆下去,這修士咬了咬牙,還是從懷里摸出一張靈符來。

    這是兩階靈符,可以重傷兩階修士。

    原本他是不打算用靈符的,門派大比雖說不計較任何手段,但其實,基本上都不會有人會用靈符這些東西的。

    比較天清門中的修士大多是大家族的弟子,都有傲氣,追求最公平的比試,怎麼會願意用這些外物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但是不管怎樣,用靈符取勝也比輸給一個根骨為一的修士要好,況且世人只重結果不重過程,被一個根骨這樣差的人越階挑戰成功了才是真的丟人。

    這修士猶豫了一瞬,最後還是將靈符丟了出去,而沈斂池一直關注著這人的動靜,見他臉色有異頓時就戒備了起來,此刻看到他從懷里掏出了一樣東西,沈斂池頓時就拉開了距離。

    這是靈符,沈斂池雖說沒有多余的靈石買一張,但他認真听了天清門中專門講述靈符的長老的課,自然認得這東西。

    沈斂池深吸一口氣,突然將手里的劍橫亙在身前,一只手抓著劍柄,另一只手抵著劍身,而後驟然調用身體里微薄的靈力,想要以此來抵抗靈符的威力。

    但他的身體卻越來越緊繃,沈斂池感覺出了那靈符上的靈力波動,那是兩階靈符,以他現在的實力,絕對抵抗不了!

    沈斂池的瞳孔一縮,腦子也飛快的轉動起來。

    他該怎麼做?

    而坐在上面的長老們看到沈斂池的對手將靈符拿了出來,紛紛搖頭嘆息。

    這下子,這少年是輸定了。

    就像是沈斂池對面的修士所想的那樣,不管沈斂池表現的如何出眾,輸了就不會留下一絲痕跡,最多讓人惋惜一下。

    只有一直贏下去,才會有人關注他。

    葉符開始也是這樣想的,不過看著沈斂池此刻的模樣,慢慢的,葉符居然感覺出一絲不對勁來,他微微皺眉,用神識查探了一下沈斂池此刻身體里的狀況,等到看清楚了一切,葉符一愣,眼里不由得有了驚喜。

    沈斂池還真的是將引靈劍法練到了極致!

    葉符開始激動了起來,自古以來,雖然稀少,但並非沒有僅僅只靠引靈劍法吸引靈氣而達到引靈入體階段的人,但是像沈斂池這樣,硬生生的依靠著引靈劍法,以身為劍,以人為劍,強行吸引靈力至周身為己用的卻是絕無僅有了。

    沈斂池周圍的靈力是被引靈劍法吸引而來的,並不屬于他自己,也不能被他吸入體內,但他卻憑著在劍道上極高的悟性,借用了這外面的靈氣。

    引靈劍法是一套能打破凡人和修士之間桎梏的劍法,而天清門的引靈劍法尤為厲害,自誕生以來更是引起了天地雷劫!

    天清門的引靈劍法,不僅可以強行將靈力壓進身體,替代修士感悟靈氣,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引靈劍法還可以吸引靈氣,聚集在握劍人的身旁,讓握劍人直接調用外在靈氣!

    修士想要用靈力,必須從身體里的靈脈中抽取,可是沈斂池憑借著引靈劍法,居然直接用了外面的靈力。

    這從未有人能做到過,引靈劍法的這一用處已經是一個傳說,但葉符沒想到,在這個少年身上,他居然看到了!

    這如何不讓葉符激動!

    沈斂池完全忘卻了周遭,而是進入到了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

    他並不知道這是因為什麼,但他卻感覺出了數不清的靈力都朝他匯聚而來,任由他調動。

    沈斂池眼神一凝,沒有錯過這個機會,孤注一擲的將所有靈力都擋在身前,做成了一個靈氣護盾,來抵抗這兩階靈符。

    而此刻,對面那修士手中的靈符也朝沈斂池擲了過來。

    兩階靈符和護盾一瞬間踫撞,而後形成了一股靈氣波動,朝外擴散,這靈氣波動對于一階修士和二階修士來說都難以抵抗,不得不退讓躲開,不過對于三階修士及以上的來說就不算什麼了。

    這些人先發現了勝者是誰,紛紛開始議論起來,而等到那些修為較淺的人終于能看清的時候,負責第十六個場地的師叔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勝者,沈斂池!”

    沈斂池咳嗽了一聲,身體已經被靈氣割裂的鮮血淋灕,眼前也是一片模糊不清,不過不像他對面的修士已經昏倒,此刻的他,還是筆直的站著的。

    听到了師叔宣布的最後結果,沈斂池的心才重重的落了下來,再一次抬頭,頗有些恍惚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的感覺,而也是當他抬起頭的時候,才發現許多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