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12.第 12 章

    沈斂池再一次咳嗽了一聲,擦干了唇邊溢出的血絲。

    而他對面的修士已經被專門負責的師叔們抬走了,沈斂池的身體痛的厲害,但他尚有余力,還是拒絕了想要前來扶著他的師叔,選擇了自己走下去。

    那師叔看沈斂池並不需要幫忙,也收回了視線,開始念下一組的數字。

    沈斂池的那場比試花費的時間要比其余人多得多,而等到第十六場地迎來第二組的時候,數字也十分靠後。

    “第二組,四百五十七!”

    葉青瑜听到了這個數字,朝著第十六場地而去,而剛好,沈斂池也正慢慢的走下來。

    沈斂池看著朝他而來的葉青瑜,微微一愣,還以為她是特意來找他的,心都不由提了起來,不過下一瞬,沈斂池就反應過來是葉青瑜剛好輪到第十六場地了。

    沈斂池壓下心里隱隱約約的失落感,在經過葉青瑜的時候,突然開口叫住了她。

    葉青瑜轉頭,就見一臉蒼白的沈斂池看著自己,道︰“師姐定然能獲勝的。”

    葉青瑜別過頭,輕聲道了一句謝,就頭也不回的上去了。

    而沈斂池看著她淡青色的背影,微微一愣,忽然慢慢吐出一口氣來。

    他搖了搖頭,並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面對葉青瑜的時候,總會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想不明白,沈斂池也未多思考,而是重新抬腳,往著專門為受傷的修士準備的治傷處走去,不過還未等他多行幾步,沈斂池就突然听到人群出爆發出一陣歡呼,他抬起頭,就見所有人都目光都落在了他身後的第十六場地。

    沈斂池也下意識回頭看去,就見第十六場地中只站著葉青瑜一個人,而她面色如常,甚至連衣袂都沒有晃動一下,絲毫沒有動用了靈氣的樣子。

    但葉青瑜的對面卻倒下了一個修士。

    沈斂池頓住,愣愣的看著葉青瑜,與此同時,他的耳畔也響起了負責第十六場地的師叔的聲音。

    “勝者,葉青瑜!”

    沈斂池猛然回神。

    ……

    門派大比一般會持續十日,一般來說,最新進來的那批弟子都會在前面六日里淘汰完,而能留到第七日的,都是天資卓越至極的了。

    但沈斂池卻出乎意料的以根骨一的資質堅持了六日,他運氣極好,遇到的對手要麼是和他同一時間進來的,要麼則是一些天資不算好,修煉了十年也只是靈力一二層的,也因此,他竟然能呆到了第七日。

    在最新一批的弟子中,也只有寥寥幾個留到了現在,而其中還以大家族的弟子為主,唯一一個完全不同的沈斂池,就越發顯眼了。

    高坐于上台的那些長老看著沈斂池的目光都變得不同,這人悟性實在是極佳,竟然能憑借這樣的天資走到現在,實在令人震驚。

    這些長老雖說還是不願收一個這樣根骨差的弟子,但看到他這樣的表現,長老們都開始隱隱動搖起來。

    再觀望一下吧,這些長老想,若是沈斂池能真的能過了第七天,再考慮是否收他為徒也不遲。

    沈斂池並不知道他只要能過了第七天,就能有被這些長老看中的機會,他也沒想到自己能留到現在,畢竟他的修為和根骨都是極差,這些天,完全是靠著悟出的迷蹤步以及引靈劍法勉強支撐下來的。

    不可否認,他的運氣也實在是好,這麼多場比試,沒有遇到一個靈力三層的,而就算是遇到靈力二層的修士,也都是些實力不高的,這才讓他僥幸過了。

    沈斂池也不知道這樣的運氣能持續多久,不過無論如何他也會拼盡全力,沈斂池抿了抿唇,慢慢吐出一口氣,緩解他有些緊張的心情,而也就是在此刻,他再一次听到了比試台上師叔念出他抽到的數字。

    沈斂池一步步朝著比試台上走去,而余光中,他也看到了有一個淡青色的身影,同樣的朝著那個比試台前行。

    沈斂池微愣,腳步不由緩慢了起來,而那個淡青色的身影也因此先他一步站上了比試台,她深黑的眼眸全是淡漠,居高臨下,平靜的看著他。

    是葉青瑜。

    他這場比試的對手是葉青瑜。

    沈斂池的心不由一窒。

    沈斂池雖說自己沉默低調,但六天的門派大比也讓他出盡了風頭,讓人都注視起他來。

    誰都沒有預料到這個天資低劣的少年能走到這一步,但沈斂池卻又偏偏做到了這樣不可能的事,實在讓人不可置信。

    也因此,許多修士都關注著他,想看看這個少年究竟能到哪里。

    不過嘛,看到沈斂池這次遇到的是葉青瑜後,關注著第十六場地的修士心底都唏噓一聲。

    沈斂池的運氣就算是再逆天,也打不過大師姐的,而他若是這一場輸了,要想晉級,就必須在五場比試中至少打贏三場。

    沈斂池能走到這兒本來就是靠運氣,他的實力不高,剩下的修士沒有一個是比他差的,打得次數越多,對于沈斂池來說,只會越吃虧。

    各種各樣不看好的目光朝著沈斂池而來,但他都沒有在意,此刻,沈斂池的眼中只有台上漠然看著他的青瑜。

    沈斂池直直的看著大師姐,心里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他沒有想到會有機會和葉青瑜交手,當然,對于他來說,此刻遇上的是葉青瑜,這對他十分不利,但是沈斂池的心中除了沉重之外,卻還有另一種感覺。

    他驟然想起了在靈草堂時莫靈曾說過的話,他們這樣的人,和大師姐的交集只會是在天清門的這幾年,葉青瑜天資絕佳,舉世無雙,永遠都是他們觸踫不到的存在。

    當沈斂池想到這些都時候,再看著葉青瑜,那種對手是她的沉重感又緩解一些了。

    葉青瑜的天資如此之高,他和她交手的機會,恐怕也只有在這門派大比之中,而且極為渺茫,此次恰好抽到她,的確是不幸,但卻無法讓沈斂池心生難受。

    沈斂池驟然明白,也許是因為和這一代的第一人交手的機會難得,也許是因為……

    ……因為其它的,他說不出也尚未察覺出的緣由,他心底,是渴望能和葉青瑜交手的。

    沈斂池長長地吐出一口氣,而後走上了第十六場地,頓了頓,極為恭謹的喚了一聲大師姐。

    葉青瑜淡淡的嗯了一聲,看到是沈斂池,臉上也沒有任何其他的表情。

    對于她來說,對手是誰都無所謂,她雖說幫過沈斂池一次,但她的情緒一直難有起伏,歸根結底,這個少年並沒有給她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

    沈斂池不過剛剛引靈入體,連靈氣一層也沒有到,葉青瑜的比試向來結束的快,此刻更加沒有意外。

    遇上沈斂池,她甚至連髓玉笛都沒有拿出來,只是微微抬了抬眼,一股強大的靈壓就朝著沈斂池襲去。

    葉青瑜的修為高出同輩一大截,她的靈壓哪怕是現在排名第二的莫成也受不住,更別說是一個沈斂池了。

    沈斂池根本反應不過來,直接就被這樣的靈壓壓的跪了下來,他心中震驚,死死咬著牙,勉強用手中的靈劍支撐著身體,想要和這靈壓抗衡,但無論怎麼努力都是無濟于事。

    僅僅是一息時間,僅僅只過了一息。

    沈斂池身上驟然冒出了血珠,將他白色的衣服完全染紅,讓他瞬間變成一個血人。

    四肢百骸傳來巨大的痛楚,沈斂池悶哼一聲,強忍了下來,他沒有顧及身體上的疼痛,想要硬抗住這靈壓,但葉青瑜的高度,那怕他意志力再怎麼強悍,也是夠不上的。

    這是沈斂池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天壤之別,六天的門派大比中,他也遇到了許多強勁的對手,用盡全力才能僥幸取勝,可卻沒有一個,讓他真正感受到了這樣的絕望。

    所有的手段都沒有作用,引靈劍法沒有用,他千辛萬苦悟出的迷蹤步也沒有用。

    沈斂池甚至連動彈一下的機會都沒有,他只是抬一下頭,就耗費了所有的力氣。

    葉青瑜的靈壓像一座大山一樣壓著他,沈斂池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在感受著莫大的壓力,他每一寸肌膚都在發出哀鳴。

    沈斂池的心智極為堅定,哪怕是在觸雲階上不停歇的走了十天十夜他都堅持了下來,可是此刻,沈斂池的思緒卻一下子變得混沌不清,幾乎暈厥。

    沈斂池猛然吐了一口血,咬著舌尖硬是讓自己清醒一點,可是思緒還是濃稠黏膩成一團,勉強沒有昏過去罷了,他用盡所有力氣緩慢的抬起頭,覺得這過程極其漫長,實際上也只過了一息。

    沈斂池的額頭上全是混合著血的汗水,有些滾落進了他的眼里,刺痛的讓他快要睜不開眼。

    但他還是勉強睜開了一條眼縫,沈斂池知道,他現在做什麼都是徒勞,他不可能贏的,但沈斂池卻不知為何,硬是憋著一口氣也要看葉青瑜一眼。

    而他也終于如願以償的看見了葉青瑜此刻的表情,如他所預料的那樣,葉青瑜只是平靜的看著他,眼里沒有任何波瀾,似乎是冷漠,但實際上卻只是平淡,一種不曾將他看在眼里,他也不能牽動她任何情緒的平淡。

    從雲峰高聳入雲,旭日在這里更加的奪目耀眼,葉青瑜筆直的站著,淡青色的衣邊被日光鍍上了一層金邊,她白皙的面容也隱在日光中,目光不帶一點溫度,仿若神聖不可侵犯。

    沈斂池費力的抬頭看著她,只看到這樣的一幕,她高高在上,始終平靜無起伏,沒有任何其他情緒。

    而他卻是跪在她面前,傷痕累累,狼狽至極,就像她第一次遇到他時的樣子,就像沉重林中他在樹下仰望她的樣子,幾乎每一次遇到她,他都是這副不堪的模樣。

    沈斂池心里閃過這樣的念頭,而心底突然彌漫起了一種說不出的滋味,似乎是一種隱隱的不甘和痛楚,但沈斂池還未來得及深究這種感覺,他就徹徹底底的混了過去。

    “勝者,葉青瑜!”

    這是沈斂池昏迷之後听到的最後一句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