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13.第 13 章

    對于葉青瑜來說,門派大比很快就到了最後,九日里,她每天不過只需要打一場,就直接晉級到了到了第十日。

    第十日已經是選出了前十席,同樣是勝者直接晉級,不過與前幾日有區別的是,除了前三名,失敗的人不再有晉級的機會,而是和其他的輸家來相互比試,排出自己該得的名次了。

    當然,這樣來排出的名次確實是有些靠運氣的,哪怕是原本該有第二名的實力,如果在第一輪比試中就遇到了葉青瑜這樣的對手,名次也只會是第五名開外了。

    不過修真界同樣重視氣運,這樣的來排名,也沒有任何人有意見。

    莫成這次的氣運就不太好,在第一輪就直接對上了葉青瑜,即使他是上一次的門派大比的第二名,同樣也無法在葉青瑜手下撐過一招,很快的,他就被打下台來。

    莫靈極快的跑到了自己兄長身側,擔憂的看著他,而莫成見到自己妹妹臉上的憂慮,搖了搖頭表示無事。

    不過他這其實也只是強顏歡笑,門派大比前十席都有豐厚的獎勵,每次都不一樣,越到前面,獎勵就越豐厚。

    莫成自然沒有想過得到第一名,他這次的目標依舊是第二,這一次第二名的獎勵是由天清門掌門葉符親手降下的靈力灌頂,靈力灌頂是一種極其耗費靈力神識的秘法,至少由靈力十層的修士來施展,而現在的修真界靈力十層的也不過三人,機會極其難得。

    靈力灌頂這種秘術有極大的可能讓一個低階修士進階,莫成已經在靈力三層卡了許久了,對于他來說,這次就是一個極好的進階機會。

    不過在第一輪就遇上了葉青瑜,他自然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但莫成也只是失落了一會兒,他看著自己妹妹,又笑了笑,道︰“不要緊的,你還有機會,你不是一直想出去歷練嗎,靈力灌頂定然可以讓你到靈力四層的。”

    莫靈緊緊的看著自己的兄長,嗯了一聲答應下來,不過正在她剛想要承諾自己一定能爭到這個機會的時候,就听見了一聲熟悉的嗤笑,莫靈當然認出這人是誰,轉過頭瞪了那人一眼。

    劉存被莫靈瞪了一下,卻沒有生氣,而是勾起唇,露出莫靈許久沒見到的,帶著嘲諷和自傲的笑容。

    劉存上一次被莫靈壓在地上叫她師姐的時候,心里就不甘至極,他向來自負,出生于大家族而且自己也天賦不凡,更給了他自負的資本,怎麼可能甘願屈居人下,叫人師兄師姐。

    ——當然,葉青瑜不算,畢竟她的天賦實在厲害,劉存心里知道他就是從娘胎里修煉也趕不上。

    上一次被莫靈和莫成兄妹二人壓在了頭上,劉存心里憋屈極了,那次門派大比之後也前所未有的認真修煉起來,就是為了在這一次找回場子,打敗這兄妹二人,讓他們知道,大家族弟子是他們這些寒門怎麼也比不上的,現在看著莫成被葉青瑜打敗了,劉存雖說心底有些遺憾不是他親手把莫成打下場的,但也不會放過這個嘲笑的機會。

    莫靈見到劉存又露出了這幅自傲的嘴臉,心里的火氣就冒了上來,莫靈呵呵一聲,直接刺了他一句,道︰“師弟放心,上一次你是怎麼被打到叫我師姐的,這一次也會如此。”

    劉存眯了眯眼,倒是出乎意料的沒有生氣,而是看了一眼現在比試台上正打得熱火朝天的兩個修士。

    莫靈也下意識的跟著劉存的目光移到比試台上,她剛開始並不明白劉存想讓她看什麼,不過只看了幾息時間,莫靈的臉色頓時就變得蒼白,與此同時,劉存帶著漫不經心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劉存呵了一聲,道︰“你還真覺得你們這些寒門子弟能與我們相爭麼?你好好看看,這一次門派大比的前十席,除了你們兄妹,剩下的可都是我們大家族的弟子。”

    上一次門派大比之後,他們這群家族子弟的確都是被狠狠的打臉了,前十名中居然讓寒門佔據了大半部分,不過他們這些家族子弟能進天清門,自然也不是什麼爛泥扶不上牆的人,讓寒門子弟壓了一頭,都被激出了血性。

    這五年里,他們也是刻苦的修煉,本來就天資不凡,再加上了家族里的資源,當然迅速的就會趕超莫靈等人。

    劉存哼了一聲,道︰“你好好看看,別說讓我叫你師姐了,以你現在的實力,連第一輪都撐不過,還想和我爭第二?”

    莫靈心沉了下來。

    而正如劉存所說的那樣,莫靈的確沒有撐過第一輪,她的對手並不是劉存,而是另一位大家族的子弟,他們同樣是靈力三層,不過莫靈卻敗在了那位大家族子弟精妙的劍法和層出不窮的秘法手上。

    這些是他們這些寒門永遠也接觸不到的東西,屬于一個家族的底蘊,秘不可宣,這些東西帶來的差距,不是依靠努力就能彌補的,更別提是在這些家族子弟同樣努力的情況下了。

    而當此次門派大比第一輪結束之後,一改上一次家族子弟被壓的窘況,前面五名,沒有一個是寒門。

    莫靈和莫成在輸家中相互比試時,兩人也不過分別得了一個第八和第十。

    劉存看到這樣的情況,總算是吐出一口氣,高興的眉頭都快要揚起來,他一路贏下去,直接進了前三,然後就遇上了大師姐葉青瑜。

    葉青瑜看了他一眼,拿出了髓玉笛,不過吹響了第一個曲調,劉存就被鋪天蓋地的靈氣給擊飛了出去。

    ……

    十天的門派大比總算是結束了,葉青瑜已經在天清門呆了太久了,總算可以外出歷練。

    她先到落月峰向葉符告知自己要離開的消息,而這一次葉符倒是沒有再挽留她,只是點了點頭,讓她不要等到下一次門派大比才回來。

    葉青瑜嗯了一聲,直接就去任務堂領了一個外出的任務。

    靈力到了四層就可以外出歷練,不過出去的時候還是要領一個規定了時限的外出任務,這也是為了防止這些弟子一出去就是好幾年,回都不回天清門一次。

    葉青瑜和以前一樣,挑了一個時間最長的任務,足足有四年,不過這個任務要兩個人一起完成,葉青瑜還需要等另一個人接這個任務。

    一般來說只需要等一兩天就行,葉青瑜也不著急,她頓了頓,直接去了沉重林。

    沉重林里的迷蹤陣和三倍重力使得很少有弟子會來這里,不過葉青瑜以前卻經常在這個地方修煉。

    這三倍的重力讓可以讓修士更快的觸踫到極限,葉青瑜以前練習曲譜的時候,時常在這里將靈力耗盡,然後憑借著身體扛住這三倍的重力,在這樣極限的情況下一次次的練習葉家的身法。

    不過等到她靈力四層以後,就很少會來這里了,她的身體早已被萃練的堅韌,這三倍的重量並不能再讓她感受到什麼壓力,于她而言,這里不過是一個安靜到可以沉浸下來的地方。

    葉青瑜如常的坐在一根樹枝上,背靠著樹干,拿出髓玉笛,不帶任何靈力,慢慢的吹起葉家最簡單的曲子。

    這還是她的父母教給她的,不過二十多個調子,很快就能學會,不過葉青瑜還沒吹過幾次給她父母听,他們兩人,就永遠的留在了無盡邊界。

    葉青瑜垂下眼眸,夕陽的余輝映在她臉上,模糊了她此刻的神色。

    日光漸漸退卻,黑暗緩緩地籠罩住沉重林,不過沒等一會兒,溫和的月色又夾雜在了黑夜之中,讓沉重林中泛起了一層月光。

    迷蹤陣已經再也不能阻擋沈斂池進沉重林,他腳步不停,很快的就到了沉重林深處,而後沈斂池拿出木劍,想要如往常一樣的開始練劍。

    不過沉重林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沈斂池停住腳步,凝神下來,忽然就听到了一陣笛聲,混雜著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一同傳來。

    他並沒有听過這種曲調的笛聲,但沈斂池心跳卻猛然加快起來,他抿了抿唇,想起來幾個月前大師姐也來了沉重林吹笛子,雖說這聲音和上一次听到的不同,但沈斂池莫名覺得,現在這個吹著笛子的人還是大師姐。

    沈斂池的心跳的更快了,他毫不猶豫的朝著笛聲的方向走去,穿過一顆顆的樹林,很快的,他找到了吹這笛聲的人。

    月色下,穿著淡青色衣衫的女子站在他面前,抬眼看著他,白皙的臉上並無詫異,她的目光也不帶一絲溫度,清冷到不可思議。

    果然是葉青瑜,沈斂池停下腳步,直直的看著她,極快的心跳又忽然沉緩下來,像是落到了一團棉里,說不出的柔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