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14.第 14 章

    早在沈斂池朝她而來的時候,葉青瑜就感覺到了,她也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遇上這個少年,但葉青瑜並沒有什麼探究他為何會出現在這里的心思,而是直接從樹上落了下來,準備離開。

    不過頓了頓,葉青瑜听見這少年急急忙忙朝她趕來,以為他是找她有什麼急事,到底還是等了等他。

    但沈斂池如此著急的趕過來,見到葉青瑜卻猛然停住了腳步,而後便直直的看著她,一副怔愣的樣子,葉青瑜等了他好一會兒,也未見他說一句話。

    葉青瑜見狀,平靜的看了沈斂池一眼,就移開了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不再等他說話,而是轉身想要離開。

    沈斂池在見到葉青瑜之後,心里就莫名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讓他不知所措心神恍惚,喉嚨像是被堵住了一般,完全說不出一句話,但在見到葉青瑜想要離開的時候,他又下意識的叫住了她,不想讓她就這樣走了。

    而葉青瑜听到了身後沈斂池的聲音,也再一次轉過身去看他,這個時候,觸及到葉青瑜平淡的眼神,沈斂池總算是回過神來了。

    沈斂池抿了抿嘴,看著葉青瑜,腦子里都是一片空白的,他努力的去想該說什麼,而在吞吞吐吐,停頓了許久之後,他總算能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師姐……”

    沈斂池深吸一口氣,莫名的極為緊張,他費力的不讓自己這種緊張的情緒明顯的表露出來,停頓了一下,他繼續道︰

    “多謝師姐上一次在沉重林里的幫助,我才能靠著迷蹤陣悟出了迷蹤步,支撐到門派大比第七日。”

    雖說第七日里他是被葉青瑜打敗的,而後也未能贏到三場再次晉級,但沈斂池心中當然不會有任何怨懟,而是一如既往的感激。

    不過葉青瑜听到沈斂池這話卻是有些意外,她並沒有關注過沈斂池,自然不知道他在門派大比中讓人驚艷的身法,但葉青瑜臉上也沒有什麼異樣,她道︰

    “這和我無關,是你自己的努力。”

    沈斂池卻搖了搖頭,看著葉青瑜的眼里有說不出的情緒,他頓了頓,極為認真鄭重的道︰“沒有師姐,我絕不能走到這一步的 。”

    葉青瑜看到沈斂池眼里的認真,沉凝了一瞬,不再說話。

    沈斂池鼓起勇氣說完這些之後,再一次沉默起來,他並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而他看了看葉青瑜,看到此刻的表情,也知道若再不想辦法挽留,她就會毫不猶豫的離開。

    不過沈斂池實在不知道說什麼,也是,他和葉青瑜之間本來就距離很遠,能有一兩次交集已經是極為僥幸,原本就不會是能有話說得的兩個人。

    但沈斂池心中那股隱隱約約的不甘又在此刻冒了出來,一如當日在比試台,他狼狽不堪的跪在她面前,無法掙扎只能勉強抬起頭,仰望著她的不甘。

    沈斂池再一次深呼一口氣,抬眼看著葉青瑜,忽然問道︰“師姐明日還會來沉重林嗎?”

    葉青瑜道︰“不會。”

    沈斂池心下一沉,忍不住再開口問︰“那師姐何時會……”

    葉青瑜卻突然在此刻打斷了沈斂池的話,她看了一眼沈斂池,神情忽然更加冷淡了下來,甚至隱隱夾雜了一絲冷漠,她道︰“近段時間我會外出歷練,不會留在天清門。”

    沈斂池一怔,看著葉青瑜忽然冷漠的表情,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他頓了頓,心里有了說不出的滋味。

    沈斂池剛才一見到葉青瑜,莫名其妙開始發昏的頭腦終于清醒了起來,他不該問這些問題的,他不該多探究她的,以葉青瑜的身世地位,定然遇到過許多想要貼上去的人,他如此急切的問這些,只會讓葉青瑜以為他是看中了葉家的地位,想要攀附上她。

    而實際上,沈斂池垂下眼眸,實際上他和葉青瑜的地位如此的天差地別,葉青瑜這麼想也正常,他也確實沒資格,也無理由多問什麼。

    “師姐。”

    沈斂池頓了頓,緩緩吐出一口氣,不再去嘗試和葉青瑜搭話,也不再嘗試接近她,而是懷著無法理清的復雜情感,望著葉青瑜,聲音有些喑啞的道︰“大師姐,一路小心。”

    葉青瑜淡淡的嗯了一聲。

    ……

    葉青瑜只等了一日,任務堂里就傳來有另一個人領了和葉青瑜同樣的外出任務的消息,知道這個之後,葉青瑜並不耽擱,迅速的就去了任務堂,而此刻的任務堂中,劉存也正一臉得瑟的等著該和他一起走的修士。

    劉存今早,在天清門掌門葉符的靈氣灌頂之下,終于達到了靈力四層,在天清門中待了十年,他總算是有能出去歷練的機會了。

    一到靈力四層,劉存就迫不及待地來了任務堂,直接接下了一個最長的外出任務,而且還是兩個人的。

    在天清門這一代中,達到了靈力四層的只有自己和大師姐,劉存不覺得以葉青瑜的本事,會和他一樣,去接這種沒有任何凶險,只是簡簡單單采靈草的任務,那和他一起去的,定然是上一代的某個師叔了。

    劉存甚至都想好了,反正是兩個人一起接下的任務,那他給另一個師叔一些好處,讓他自己全做了也不是不成,這樣一來,他就有整整四年的時間不用會天清門了。

    整整四年,劉存想到這里,臉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他許久都沒有回劉家了,趁著這段時間,他甚至都能在劉家里住上一年,然後讓族中的長老們帶著他去歷練。

    安全又省事,簡直不能再好。

    不過正當劉存沉浸在這樣的幻想之中時,余光猛然間掃到了朝著這里來的葉青瑜,劉存一愣,頓時收斂了笑容,筆直的站了起來,一本正經的喚了一聲大師姐。

    葉青瑜嗯了一聲,向著任務堂中掃了一眼,此刻任務堂里除了執事弟子並無他人,來領任務的只有一個劉存,那他定然是自己此次的同伴了,頓了頓,葉青瑜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劉存的身上。

    劉存開始並沒有在意,不過葉青瑜的眼神在他身上停留的時間過于長了,劉存自然也發現了一絲不對勁,他心中忽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僵硬了一瞬,劉存硬著頭皮開口問道︰“師姐,你領了外出采靈草的任務?”

    葉青瑜嗯了一聲。

    劉存︰“……”

    葉青瑜沒有理會劉存驟然復雜變幻的表情,她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現在就離開天清門,可以嗎?”

    雖說是詢問的話,但葉青瑜的語氣中卻並未帶著任何詢問的意思,修士原本帶著一個儲物袋就可以走了,自然不需要再收拾什麼,葉青瑜見劉存緩慢僵硬的點了點頭,輕輕頷首,就立馬動身了。

    劉存見葉青瑜這樣就要離開了,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咬牙跟上,他看著葉青瑜的背影,卻暗自叫苦。

    這一下子,他所有的計劃都被打亂了,其實在劉存剛進天清門的時候,確實是起過和葉青瑜,這個下一任葉家族長結交的想法,不過沒想到葉青瑜的性格如此冷淡,天賦又高的離譜,一下子就成為了連他也只能仰望的存在,漸漸的,劉存也歇了和葉青瑜說話的心思。

    和葉青瑜一起出去歷練,若放在一年前,劉存興許還有興趣,不過在被她罰去泡反思池之後,劉存再也沒有接近她的想法了。

    沒想到偏偏陰差陽錯,第一次外出任務居然遇上了她,別說開口讓葉青瑜自己采草藥,劉存連中途回一趟劉家的念頭也起不來了,只能老老實實和葉青瑜一起。

    這個外出任務實際上並不困難,不過路途遙遠,甚至都接近靈域的邊界無盡山脈了,一來一去,確實要花費許久的時間,當然,想要迅速的到達無盡邊界也不是沒有辦法,只需要交不菲的靈石,通過傳送陣就能一瞬間抵達了。

    但劉存和葉青瑜此次是出去歷練,劉存自己雖說有偷奸耍滑的心思,但他並不認為葉青瑜肯去坐傳送陣去往無盡邊界,像她這樣的人,定然是一心一意,固執的要靠自己,一路跋山涉水,千辛萬苦到目的地,才能算得上是歷練。

    劉存心底嘆氣,已經做好了跟著葉青瑜疲憊奔波四年的準備,他看著葉青瑜出了天清門之後,完全靠著自己走,甚至連靈舟都沒有乘坐的舉動,更加確信了自己這個觀點。

    然後他就跟著葉青瑜,絲毫不停歇的走了一天一夜,然後看著她熟門熟路的,毫不猶豫的,帶他走到了傳送陣里,一瞬間啟動傳送陣,眼前一花,就到了無盡邊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