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16.第 16 章

    葉青瑜看著被她逼出來的兩男一女,臉上倒沒有一絲波瀾,她握緊了手中的髓玉笛,身上的靈壓越來越重,很明顯是一副要動手的態度,但那兩個男的感覺出了她身上的靈壓,卻是齊齊松了一口氣。

    剛一開始他們並不能看出葉青瑜修為,才會如此的小心翼翼隱藏自己,如今見她身上不過是靈氣六層的壓力,這兩個男修自然就不用顧忌了。

    其中一個精瘦的男修上前一步,眼楮直直的看著劉存手里的那幾株月光草,嘴里說的話倒很客氣,但語氣中卻滿滿的不容拒絕。

    這男修道︰“我等找這月光草已經足足找了三個月了,沒想到如今在此處遇見,雖說是道友先找到,不過見者有份,這樣,道友不若讓出八株出來,我們可以用東西交換。”

    月光草一共只有十株,而此次外出任務最少要求七株,這男修一開口就要了八根月光草,哪來的臉,葉青瑜還是一臉平靜的樣子,劉存卻憋不住了,他冷哼了一聲,斷然拒絕,道︰“別說八株,一根也沒有,你們找了三年又怎樣,關我何事?”

    劉存的語氣極其傲然,眼神睥睨囂張到極致,一副完全未將他們放在眼里的樣子,他冷冷的看了這三人一眼,又面無表情的朝他們吐出一個滾字。

    劉存這態度當然讓這三男一女心生惱怒,尤其是這兩個男的,他們是七層靈力的修為,只高葉青瑜一層,剛才才不能一下看穿她的修為,不過劉存只是區區的靈力四層,一眼掃過去就知道,這兩個男修沒想到一個靈力四層的修士也敢這麼傲氣,當即被激的拿出了劍,身上的靈壓也朝著劉存壓過去,想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小子。

    不過那個一直未說話的女修卻眨了眨眼,攔住了自己的兩個同伴,讓他們收斂起自己的氣勢。

    她看了臉上絲毫沒有懼色的劉存,頓了頓,客客氣氣的道︰“抱歉,方才是我們說話不妥,讓道友心生誤會了,我們只是苦尋月光草許久未得,好不容易遇見了,這才心急了一些,想要用寶物交換,絕對沒有搶奪的意思,道友不答應也無礙。”

    頓了頓,這女子接著道︰“不知該如何稱呼兩位道友?我等先在這里賠不是了。”

    這女子看劉存一個修為這麼低的人都敢傲成這樣,擔心劉存確實有什麼厲害的身份,才強行按捺住了自己的怒火,他們三人都是一等大門派昆侖山的弟子,自然不畏懼劉存和葉青瑜是哪個宗門的,況且他們人多,就算強搶了鬧到宗門里,到時候倒打一耙也不是不行。

    不過這女子還是擔心,他們兩人是哪個大家族的弟子,那些家族對于自己的嫡系子弟可都是維護至極的,不管是誰的錯都只會找欺負了自家弟子的人的麻煩,這女子開口詢問劉存和葉青瑜的名字,也是想通過他們的姓氏推斷出來。

    劉存自然也看得明白,他呵呵一聲,卻不留痕跡的看了那兩個手里還拿著劍的人一眼。

    方才一瞬間,劉存感受到了這兩個修士爆發出的靈壓,他的修為太低,雖說看不出他們是幾層修為,但感覺到了這靈壓比葉青瑜還要厲害許多,也知道是這兩人比葉青瑜厲害了。

    打肯定是打不過的,不過劉存心里卻沒有什麼害怕的,別說葉青瑜的地位,就是他,也是修真界第二的大家族劉氏的嫡系,出來闖蕩,報個名字就無人敢招惹,此刻見這個女修問自己的名字,劉存抬了抬下巴,就想將自己的名號報出來,但也就是這時,他余光忽然瞥見一直一言不發的葉青瑜朝自己看過去。

    葉青瑜淡漠的眼神落在了劉存身上,帶了明顯的讓劉存住嘴的意思,

    劉存看出來了,不由一愣。

    葉青瑜見劉存沒有再開口說話,轉過頭繼續看向那兩男一女,而後將髓玉笛抵在了嘴邊,並不回答女修的問題就要動手。

    那兩男一女均是一愣,未曾想葉青瑜一字不說,修為不及他們也敢出手,不過既然如此,他們也不會客氣了。

    女子的修為不高,也只是靈力五層,她見狀,連忙退到一旁,以免被波及到。

    而劉存卻是愣在了原地,他的眉頭皺的厲害,不明白葉青瑜怎麼敢對上兩個修為比她高的修士,修為越到後面,靈力所帶來的差距就越大,,葉青瑜越階挑戰一個還有可能,可是兩個實在是太勉強了,就算成功了,她自己肯定也會受重傷。

    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干嘛要做?

    劉存看了葉青瑜好幾眼,嘴唇翕動了一下,想要阻止她,但此刻,觸及到葉青瑜再一次投向他的冷淡目光,劉存最後到底是閉了嘴。

    葉青瑜不再理會劉存的欲言又止,而是一心一意的看著對面的兩個男修。

    殞生曲她只曾在骨翠竹上練習,到底沒有對上過修士,同階之中葉青瑜未曾遇見過敵手,若用了殞生曲,一瞬間就可以將對方打敗,毫無意義。

    對她來說,這次也是一個極好的練習機會。

    葉青瑜微微斂眸,瞬間調動了身上第五條靈脈中的靈氣,緩緩的吹起殞生曲,而用第五條靈脈中的靈氣吹奏的殞生曲,確實不能奈何七階骨翠竹,但七階修士的肉體強度當然比不上以硬度為主的骨翠竹,這兩個修士感受到了音波中夾雜的力量,相互對視一眼,俱是一驚。

    好厲害的音波!

    這女子修為不過是靈力六層,吹出來的音波,居然讓他們都心生忌憚起來。

    修真界中主要以劍修為主,不過也有專門以音波為攻擊的宗門,其中最厲害的就是水月宗了,這兩個修士心底暗想,難道這女修是水月宗的修士?

    當然,他們是昆侖山的人,同是相等地位的修士,自然不會畏懼水月門,這兩個修士感受到了音波中的力量之後,不敢硬抗,但他們也不退讓,而是也調用靈力,將靈氣注入劍中,形成一道劍身的虛影。

    兩道虛影不停的朝著音波釋放出劍氣,直接抗住了殞生曲所激蕩出的靈波。

    葉青瑜見他們兩人硬生生的抵住了,心里也沒有意外,殞生曲耗費的靈力極多,很快,葉青瑜就能感覺到她身上的第五根靈脈里的靈氣快要被抽的一干二淨,但葉青瑜只是頓了頓,卻並沒有停下,而是突然開始抽取第六條靈脈中的靈氣來,純度為六的靈力的力量是為五的三十二倍,由這種力量吹出的殞生曲,一瞬間力量就翻了好幾十倍。

    這兩個修士原本還能抵住這音波,卻沒有預料到這力量一下子加大了這麼多,毫無準備之下,一瞬間就被這音波掀飛,直直的砸在地上,嘔出一大口血。

    而葉青瑜見他們兩人被自己打飛,依舊沒有停下吹殞生曲,反而上前一步,嘗試讓這音波籠罩住二人。

    而她也做到了這一點,這層層的音波圍繞住兩個修士,不停的轉動,激蕩出隱隱的靈光,卻不傷害他們二人分毫,只是將這兩人圍了起來。

    這兩個男修被困在里面,見葉青瑜居然能做到這一點,心中大駭,不敢再輕敵,也使出全力來,他們將最為厲害的第七層靈力注入進手中的劍里,森然的劍光一瞬間升起,朝著音波圈而去。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即使他們不再輕敵,費了好大一股勁也無法破開這音波圈,兩個修士對視一眼,合力讓兩把劍的劍氣合二為一,才能一瞬間在葉青瑜營造出的密集音波中破開了一個口子。

    兩個修士縮小身體,迅速從這道口子中鑽了出去,不過這道裂縫邊緣的音波卻在這一瞬迅速攻擊起兩人來,這兩個修士雖說出去了,也受了不輕的傷。

    而好不容易逃出後,兩個男修又嘔出一口血,均是面帶殺意的看著葉青瑜,他們沒想到居然被一個靈氣六層的人傷成這樣,兩個修士拿起劍,直接欺身而上,向著葉青瑜劈過去。

    葉青瑜見狀,臉色也不曾變一下,層層音波擋在她面前,形成了一根透明的靈氣罩,生生的抵住了兩個修士的劍,讓他們不能更進一步。

    兩個男修見還是不能奈何葉青瑜,心里又是怒意又是驚懼。

    水月門何時出了一個這樣厲害的弟子?怎麼完全沒听說過,居然能用靈力六層的修為生生擋住了他們二人。

    這兩個修士深吸一口氣,更是加大了靈力的輸出,靈光纏繞在劍身上,越發奪目耀眼,與葉青瑜的音波相撞,竟然發出了一陣刺耳尖銳,讓人暈眩的聲音。

    葉青瑜直直的看著面前的這兩個男修,面容還是不帶一絲波瀾,只是漸漸的,她的臉色開始蒼白了起來。

    殞生曲威力巨大,但缺點也十分明顯,它要花費的靈力實在太多了,葉青瑜第六條靈脈中的靈氣也快要告罄,她只能緩緩的抽出一點其它靈脈里的靈氣,與純度六的靈力交融,填補進去,不過這樣一來,殞生曲的力量一下子就減少許多。

    兩個修士自然也感受到了音波的衰弱,頓時壓力驟減,他們看出葉青瑜的靈力快要用盡,心中一喜,更是咬牙又灌注了靈氣進劍身。

    頓時原本葉青瑜要佔據上風的局勢一下子被逆轉,葉青瑜面前音波形成的護罩,很明顯的被這兩個男修的劍向下壓了一點,甚至隨著時間的流逝,兩把劍的劍尖都快要抵上了葉青瑜的眉心。

    葉青瑜臉色越發蒼白了,靈力的透支讓她的身體一陣陣的發痛,極其干澀的痛楚,一瞬間,她嘴邊的殞生曲都開始凝滯起來。

    但即使這樣,葉青瑜也不肯後退半步,她突然收走了髓玉笛,足尖一點,身形一動,仿若羽毛一般輕盈,險險的躲開了兩個修士的劍,而後葉青瑜轉過身,以髓玉笛為介,揮出一道靈光,這兩個修士各自躲開了靈光,但也是這時,最左邊的那個修士眼前一花,發現葉青瑜又突然出現在了他面前。

    葉青瑜用的是葉家最為精妙的身法,靈活莫測,她趁著兩個修士未反應過來,一瞬間就再次拉近距離,與此同時,她手中的髓玉笛又抵上了唇邊,而她面前的這修士來不及防備,硬生生的受了撲面而來的音波。

    盡管已經是靈力七層,這修士的身體強度也是抵抗不了殞生曲的,當葉青瑜開始吹第一個調時,男修就承受不住,直接暈了過去,葉青瑜見狀,再一次轉動身形,避開右邊那個修士的攻擊。

    另一個男修見到自己的同伴就這樣暈了過去,心中更加忌憚葉青瑜了,他的反應也不慢,劍氣迅速就朝著葉青瑜去,但還是撲了個空,男修見狀,眉頭更是皺了起來。

    這女子的身形怎麼如此詭異,他未曾見過這樣的身法,靈活成這模樣,絲毫不受他劍氣的干擾,都被她躲了過去。

    男修深呼一口氣,心里已經有了退意,不過葉青瑜看了他一眼,看出他不想打了,卻忽然不躲不避起來,就在那里站著,再一次吹起殞生曲。

    男修看到這場景,先是一愣,而後勃然大怒,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女子是拿他來練曲子了,他呵了一聲,也隨了葉青瑜的願,用出最厲害的劍法,直直朝著葉青瑜而去。

    葉青瑜不為所動,殞生曲卻不停,她第六條靈脈中的靈氣已經快要用盡,不停的用其它靈脈的靈力來填補空缺,威力自然大打折扣,不過現在對面只有男修一人,已經比剛才好對付太多,即使殞生曲的力量不若以前,暫時也真的抗住了。

    局面再一次僵持下來,葉青瑜和男修都被對方牽制住,不能動彈,而站在一旁,什麼也插手不上的劉存只能一臉茫然震驚的看著。

    他沒想到葉青瑜居然真的能以靈力六層對付兩個靈力七層的,而且還打暈了一個,劉存緊緊的看著站在他面前的葉青瑜,她的臉色已經蒼白到極致,顯然是靈力快要枯竭,不過她對面的修士也沒好到哪去,葉青瑜的音波總能在不經意間透過劍氣,震傷那修士一次,這麼短的時間里,那男修已經是鮮血淋灕。

    劉存抿了抿唇,再次看了一眼葉青瑜,頓時被她身上那種凌然的氣勢一攝。

    葉青瑜還是一臉平靜的樣子,但這麼久了,卻是一步也不曾後退,絲毫不畏懼這兩個比她修為高的修士,反倒步步緊逼。

    這麼長的時間,劉存也看出了葉青瑜是拿這兩人來練曲子了。

    劉存吸了一口氣,這葉青瑜還真是大膽,看起來平靜淡漠的樣子,實際上比他還囂張自負多了,居然敢找兩個修為比自己還高的人練手,還不表明身份,也不怕直接死在他們手上。

    劉存看著她,想到自己剛才只想憑借劉家的名號讓這些人退卻,臉上不顯,心里卻隱隱有些羞愧起來,他抿了抿唇,也想要做些什麼,但看著葉青瑜,卻還是沒有出手。

    葉青瑜這樣子,明顯是想要靠自己對付這兩人,劉存看著她毫無血色的臉,心里頓時有了說不出的滋味。

    不過劉存沒有做什麼,對面那個一直旁觀著的女修卻忍不住了,她沒有想到葉青瑜這樣厲害,兩個人都沒能打過她,女修眼神閃了閃,忽然在儲物袋里拿出一張四階靈符。

    靈符越高階的越難得,女修手里也沒有太高階的,更何況葉青瑜如此厲害,定然是宗門中悉心栽培的弟子,她也不敢就這樣殺了葉青瑜,只是朝她扔了一張四階的,想要助自己同伴一臂之力。

    而還在一旁旁觀的劉存看到了那女修的動作,心中一驚,緊接著火也竄了上來,他飛身到了女修面前,同樣扔出一張符去,瞬間就和女修的靈符相抵。

    劉存拿起劍,冷哼一聲,咬了咬牙,看了還在僵持的葉青瑜一眼,對女修道︰“兩邊都有只能拖後腿干看著的,你敢去插手,是看不起我嗎?”
Back to Top